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66 一人傳說

面具人9隊一絲不落地將在金甲女人面前所受到的待遇,成功地轉嫁到這群無權無勢的小民身上。
  他們見到什么拿什么,口袋里裝得滿滿的,像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瘦個面具人放肆一個女人的**,然后哈哈大笑地看著女人受驚地奔跑,慌亂一頭撞在其他面具人的盾牌上。
  沒人敢出來阻止面具人的惡行,就像是約定俗成的一般,更像是一個不知道操練了多少年的“流程”施暴的人麻木了,被虐的人也麻木了。
  在這片叢林城市,各個面具人轄區,不同的地方,不停地上演著同樣的一幕。
  女人被面具人拖入了旁邊的矮屋,其他只被“拿”走一部分東西的人群,終于松了一口氣,因為這意味著“流程”已經到了快結束的時候了,意味著他們又一次幸運地沒有成為最倒霉的一個。
  這也是約定俗成的規矩,面具人不會拿走所有的東西,有人的,“財產”甚至碰都沒碰,但每次總也有一到兩個不配合的人被拿個精光,每次也都有倒霉的女人被拖入矮物,所能慶幸的,每次都不是自己而已。
  老孫一般不準隨便殺人,并不是他有多么善良,或許他曾經有,但現在沒有,現在他只是覺得殺人會給他帶來一些晦氣和不必要的麻煩。
  有幾個“攤位”似乎大一些的物主,像哈巴狗一樣恭維著老孫,掏出各種“,好東西”赤孝敬他,老孫此刻搖身一變,儼然從剛才的一個孫子,成了一個大爺。
  “孫隊,聽說了嗎?”一個前額寬大,下巴正方,帶著還算周正的帽子的物主湊近老孫耳邊小聲道。
  “聽說什么?”老孫拿著一袋阿爾卑斯奶糖,對著光線,左右翻看生產日期,漫不經心地說。
  “聽說來了一個頂級高手,只一招,就一招,殺了ua仙子,本以為是璧主親自出的手,后來才知道不是,現在東西植物林都在暗找這個人。”那人看了看四周低聲道。
  老孫手一抖,下意識地看了看靠在墻角的楚云升一眼,迅即又搖了搖頭。
  “這事傳得可玄乎了,你們上面不知道,這下面前傳瘋了,有人說……”那人謹慎地咬著老孫地耳朵,細聲道:“有人說是天下第一人,只能他有這個本事,一招內搞定!”
  老孫驚訝地說道:“胡扯吧,不是說那人早已經死了嗎再說那也只是傳說而已,鬼才知道真假,一人對陣……操,這年頭,你們還當真了,真是什么都敢扯!”
  那人古怪地認真道:“這怎么是胡扯呢,聽說兩位璧主都坐立不安!”
  老孫這回眼皮都懶得抬了撇了撇嘴道:,“這不是胡扯?連我都不知道璧主的情況,你們怎么知道的?別瞎基巴胡咧咧了,說正事,告訴你一個消息……”
  楚云升丟掉快燒到手的煙頭,踩了兩腳對他來說,這也是一個流程,仿佛不踩一下就不能算在野外抽煙一樣。
  他將長矛插在地上,快地穿過畏畏縮縮地站在兩邊地人群,剛剛他看到一樣東西,勾起了他的一點回憶。
  一個滿臉污垢地纖弱女孩驚慌地看著楚云升靜靜地站在她面前,女孩不敢看楚云升目光,將頭深深地埋在臟兮兮地破棉衣里一副要什么隨便拿的樣子。
  楚云升的手指輕輕滑過一只殘破卻很干凈的粉sèxiong罩,他微微一笑仿佛見到了大蟲頭頂著它,沖著自己傻傻怪笑。
  接著他的手指落在一個灰sè毛線頭套上,這種式樣的頭套,自黑暗降臨后,他戴了很久很久,往日的一幕幕如電影一般浮現在眼前。
  “我靠,老十七,你不會這妞了吧。”面具人老六提著ku子從矮屋剛出來,就見到楚云升在一個女孩面前呆,忽然道。
  他仿佛來了興致,在手上吐了吐沫,捏著女孩的下巴,用吐沫在女孩臉上擦了擦,1u出一絲柔nèn的**,對楚云升使著眼sè道:“喲,老十七有你的啊,眼光不錯,不過你可要快點了,老大要收隊了。”
  這時,旁邊一個楚云升熟悉的老頭,擠了過來,賠笑道:“兩位軍爺,這閨女是個啞巴,啞巴。”
  老六楞了一下,一口氣沒憋不出道:“啞巴?啞巴好啊,絕,絕配!哈一”
  他憋不住想笑,卻硬生生地被楚云升冷漠的眼sè嚇了回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憋紅了臉,訕訕走開。
  楚云升在女孩端著的破塑料盆,丟下一塊食物做交換,晃了晃毛線頭套,塞入自己的衣服。
  “多了,多了,年輕人,這頭套值不了這個價錢,我給你找兩果子,以后還得靠您照應著。”老頭急忙從自己盆里拿出兩個黃黃的果子,遞送過來。
  楚云升沒有接,他很奇怪,這老頭竟然還認識自己,雖說面具能1u出臉型,但他和這個老頭也不過一面之緣,更何況,他一直是胡子拉碴,連他自己就算照鏡子也不會認識自己。
  老頭仿佛看穿了楚云升心思,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
  楚云升這才恍然大悟,面具人軍團本是有專門制服的,但如今高層不知生了什么混亂,不但下面極度混亂**各種物資也極度緊缺,像9隊這種治安隊,他又是剛來的,有盾有矛就不錯了,其他想也不要想。
  是以,他一直還穿著原來那身港城外撿來的破爛棉衣。
  他看了看老頭手的破盆,除了果子,還有一些非生活必需的日常用品,心一動,他聽瘦個面具人說過,這里的黑市交易者,大都是借著出去搬運尸體的機會,弄些“走si品”進來。
  只要有安全出去的機會,他都要試一試。
  而且他也不想住在面具人9隊的駐扎地,實際上也沒幾個人住在那里,治安隊雖然和一線作戰隊不能比沒有他們集體出動,以搜索食物為名,安全地撈油水的機會。
  但治安隊也有一線作戰隊所沒有的好處,他們不用遵行那么嚴格的紀律,只要地方上不出事,他們每天就是打醬油,按時點個卯,然后隨便逛幾圈,就算交差了,沒有任何生命危險。
  一個兩個面具人甚至一個像9隊這樣的小隊,都絕對不敢闖到外面的世界,哪怕是現在蟲子忽然莫名其妙的退了。
  只有大部隊行動,搜索一個村莊又一個村莊,一座城鎮又一座城鎮,作戰隊他們才有膽子和機會。
  所以楚云升得先找到一個獨立的住處,然后再考慮是等待機會托人進入一線作戰隊還是從老頭這里另辟蹊徑。
  在矮屋幾個女人的低聲哭泣,老孫吹響了哨音,收隊。
  楚云升受傷的肩膀一直在自行愈合,二元天強悍的融元體身軀展現出驚人地自我修復能力。
  他和老孫請了一咋,傷病假,拒絕了老三要帶他去樹屋某個銷金窩見識見識的提議,尾隨著老頭,一路來到一個茅草屋前。
  老頭很驚訝楚云升的出現,而住在旁邊的那個啞巴女,則是略有些慌亂。
  “識字嗎?”楚云升用樹枝在地上畫道。
  老頭點了點頭。
  “我要買個房子。”楚云升將金甲女人給的“養傷費”放在地上,一盒植物林高層食用的果干一小袋從植物加工提煉的糖。
  老頭頓時兩眼放光,高層食用的果干可不是他盆子里的普通果子可以比擬的,也不知道這今年輕人又走了什么**運,連這種東西都能得到,提煉糖更是見都沒見過的東西立即回答道:“年輕人,這種破茅屋根本不需要買,只要你能提供一天的普通食物,找幾個人幫你蓋一座就走了,現在這個世道,唯一的好處就是地皮不要錢。”
  楚云升點了點頭分出一部分糖,推給老頭,接著寫道:“你幫我拿果干去換食物另外和我說一下這里的具體情況,我用糖作交換。”
  老頭是知道他是被當成死尸拉進來的人楚云升也不用瞞他,只是寫到“糖”的時候,竟然一時想不起怎么寫的了,胡亂畫一下糊弄過去,親筆寫字即便在陽光時代,對他來說都是遙遠的事情。
  卻不料,老頭將糖推了回來,笑道:“怎么敢收您的東西,您以后稍微照應我們一點就行了。”
  “一事歸一事。”楚云升冷峻地寫道,自他邁出港城的第一天起,就決定永遠不再和陌生人產生交情,永遠不摻和到和他無關的事情。
  如果上天注定自己是天煞孤星,他也會毫不皺眉地堅強面對這樣的命運!當他走出那只心靈牢籠,一切已歸于寧靜。
  老頭感覺到楚云升冷漠的氣息,也不多說什么,做在地上,看著楚云升隨手抓起一片冰雪塞入口,敘述道:“…………東西兩位璧主,聽一對戀人,璧分兩片,兩人各掌一片,蟲子日夜攻打的時候,兩位璧主同生共死,血戰死拼,才保住了這塊地方,后來蟲子退了,不知為何反倒鬧了意見,越來越不和,到如今,已經是勢成水火,誰都想把對方吞并了。
  聽說我們西璧的璧主已經很長時間沒有1u面了,下面議論紛紛,謠言四起,三大督領又忙著爭權奪勢,早已不是原來的那個植物林。
  東璧更慘,東璧主為了擴張植物林的地盤和實力,動輒殺人,制造植物人,上次我能遇見你,就是因為出去抬尸被東璧的人襲擊俘虜了。
  人這東西,常常能共患難,卻不能共享富貴與權力,尤其是權力,多少人死在這上面。
  ……”
  老頭提供的只是最簡單的信息,但這已經足夠楚云升想要的知道得了,他對這里的上層的爭斗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趣。
  半夜,楚云升思收意斂,黑暗時代以來,第一次平靜地、不急不躁地沉入元氣的世界,和它們融為一體,大規模調動純凈天地元氣進入體內,心神合一,攻固催堅!
  三物混亂久局之下,他參戰了!
  心靈的桎梏被拿掉后,他的思維也像是被解**了一般。
  他不愿再做“被動挨打”的角sè,他要主動出擊!
  楚云升攜帶著滾滾地純厚元氣,氣勢逼人地殺入古書、弓、蟲身之間的戰爭。
  他拋去了僵化日久的思維,毅然地站到蟲身一邊,對陣古書與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