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62 東西土璧

第三百六十二章東西土璧
  如果是陽光時代,楚云升能被幽暗中的這種怪物活活地嚇死,這和蟲子的恐怖性不同,蟲子的恐怖之處只在于它的兇殘外形與血腥殺戮。
  而這種人頭植物身的怪物,卻讓他活生生地生出一種突兀的寒意,一種森然鬼怪的異覺。
  但他沒有驚叫,甚至沒有任何太大的動作。
  時至今日,他每當忽然碰到任何危險,或是未知怪物的時候,數年來千錘百磨出的心理素質足以令他很快就能鎮定自若,不論他擁有力量時,還是沒有力量的時候。
  只在這一刻,他每次都仿佛變了一個人似地,截然不同,冷靜、鎮定、凌厲、尋找任何機會。
  完全不同于他獨自一人時的彷徨。
  他一直未曾注意過這點,他其實很早就將這兩種矛盾的東西,完美地運行地相互在他的潛意識之中。
  人頭植物的藤莖上長滿了寬大的樹葉,土綠色,半遮半掩,幽暗中更顯得神神秘秘的恐怖;人頭上長長地頭也并不意味它可能是個“女性”,拉著楚云升所在拖尸車的兩個男拉夫,同樣也留著黏在一起,不知多久未曾洗過的頭。
  除了拉尸的拖車,右邊還有一些衣衫襤褸的男女,在零星地幾個手持黃色盾牌與長矛的面具人看管下,老老實實地朝著一座高高的植物密林深處移動。
  他并不打算和它生什么沖突,他只是路過,昏倒在路邊,也只是因為三個東西一直在他封印體中動元氣混戰。
  但他“忽然”詐尸般地醒來,立即驚動了人頭植物,一條悉悉索索地藤條,順著地面,從它的主藤上延伸游動探來。
  楚云升雖暫時沒有元氣可用,但二元天巔峰狀態的身體力量也亦非常人。
  他雙腿一縱,輕盈地從拖尸車上一躍而下,立即避開來意不明地藤條。
  這時,人頭植物忽然很驚奇地轉過腦袋,盯著他,楚云升冷僻地眼神,似乎令它十分地不舒服。
  面具人此時也立即跑來了兩個,平端長矛,示意楚云升立即去衣衫襤褸的隊伍。
  奪矛,獲得武器,然后沖撞開,接著以直線疾馳楚云升冷靜地站在原地,等待著面具人逼近,心中分秒不差地計算著。
  人頭植物忽然又轉過頭,看向衫襤褸的隊伍,接著又立即看向他,如是反復了三次,仿佛出了什么狀況。
  楚云升自不會管它如何,他正準備動手之際,忽然衫襤褸的隊伍群中暴起三道人影,赫赫火能,頓時映紅地面。
  眼見就要逼近楚云升的兩個面具人,立即掉頭平刺長矛沖向暴起的三人。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楚云升決意不管和自己無關的事情,世道迷惘,誰知對錯?
  他平躍而起,急急如風,朝著拖尸車來的方向,快奔馳。
  身后,三名火能身影已經和五六名面具人戰到一處,人群頓時大亂處躲藏逃跑。
  嗦嗦……
  楚云升腳下一阻,像是被什么纏住了,高的慣性立即令他撲到在地上。
  呸,呸
  楚云升吐出口中泥土,翻身一看,竟現地下冒出無數地藤條,不僅緊緊地纏住他,其他亂跑地人類無一遺漏。
  火能三人似乎隱隱受到面具人的克制,攻擊屢屢受挫,已經被壓縮包圍到一起。
  這時,從密林深處閃出一道刺眼的金光,一個身穿金甲地短女子,破空射來,精純的金元氣從橫交錯,一路催殺蔓藤。
  她轉眼就突襲到包圍火能三人的面具人跟前,極為熟稔地摔開**地雙腿,交叉八踢。
  嘭,嘭
  她的度與力量都極快極強,兩名面具人來不及躲避,當場被踢飛。
  剩下地四名面具人似乎十分畏懼此人,相互對望一眼,愣是端著長矛卻不敢前進半步。
  人頭植物此刻顯得十分猙獰,它瘋狂地扭動著蔓藤,試圖阻止這群人的去路。
  這時,密林中想起一串十分悅耳地聲音。
  只見,那金甲短女人微微凝聚目光,稍稍蹙眉,像是在擔心什么。
  她五指并攏,雙手搓合,相互拉開,一道金光熠熠地長槍令楚云升驚訝地出現在她手上。
  嘸
  她騰空而起,槍光大作,金光閃閃,朵朵槍芒如花綻放,只是頃刻間,不知道她已經刺出了多少槍
  但當她挺槍沖下來地時候,人頭植物揮舞地蔓藤,幾乎落了一地,全部斷為一節一節。
  盯
  她冷酷地一槍凜冽刺入古怪植物的人頭人,金光暴起,頭顱四分五裂。
  余槍挑起,連斷四名面具人搶來救援地長矛。
  矛斷人頭死,剩下的四個面具人似乎更加害怕這個女人,連忙向兩邊地密林退卻。
  火能三人解圍后,一邊跟隨那個女人,一邊快地在慌亂地人群中穿過,火光陣陣,順帶紛紛砍斷束縛藤條。
  人頭植物雖死,但地下冒出的藤條似乎影響不大,依舊緊緊束縛。
  尤其是束縛楚云升的這條,竟帶著堅固地土元氣能量,僅憑**力量,一時竟掙**不開。
  此時,密林中的聲音更加近了。
  金甲短女人,背槍臨立,略略顰眉,第一個沖身拔起,迅離開。
  一個頭松蓬的老頭,悄悄地撿起斷矛,躲閃著來到楚云升跟前,聲道:“年輕人,剛才老頭我都看到了,你的度很快,我幫你砍斷土藤,你帶我離開這里,怎么樣?”
  楚云升點了點頭,那老頭將斷矛遞了過來,大約是怕楚云升不守信,又加了一句:“年輕人,你是外鄉來的吧,尸體大都是在外面撿的……帶我出去后,我告訴你如何在這里活下去。”
  楚云升一聲不吭,實際上也吭不出來,一把接過斷矛,聚起臂力,重重砍下,矛上也有土能量,兩對土能量撞擊在一起,再加上楚云升雙腿力一掙,藤條頓時碎落。
  他抬頭看了老頭一樣,揪起老頭的衣領,激射而去。
  后面的人群紛紛跟在他們的后面,奪路狂奔。
  楚云升忽然冒出一個奇怪地念頭:為什么要跑?難道就是因為那個怪物?
  他正莫名其妙著,卻抬頭見到那個金甲女人停了下來,提槍目視前方。
  空氣中一陣擾動,一個淡黃色地花一樣地東西從霧氣中顯出身形,還是人頭,不過這個人頭比起剛才那個,精致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有一種刻意地絕美感,她的**是**且似倒立的花朵,如裙子一樣,一條纖弱地細騰托著她整個身軀。
  她體態輕盈,身形美麗,纏繞著強烈地土元氣,出悅耳的聲音。
  楚云升對第一次遇見地未知怪物,一般都會細心觀察,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
  卻不料,手中的老頭忽然伸手擋住他的眼睛,告誡道:“年輕人,不想變成泥土,就趕緊別再看它”
  老頭話音剛落,數道黃芒四射,楚云升立即聽到身后一陣陣嗤嗤聲。
  他扭頭一看,心中頓時驚疑,竟果然有幾人頃刻間化為土形人雕。
  一群人中,只有那金甲短女人敢盯著那個花身人頭地怪物,就連火能三人都不敢逼視。
  但金甲短女人似乎十分忌憚花身人頭,緊緊握著槍身,積蓄著力量。
  黃芒越來越盛,越來越多的人遮不住眼睛,活生生地被化為土形人雕,楚云升手中的老頭也不得不雙手緊緊按住自己眼睛,生怕有一絲黃芒刺入進來。
  他手縮回去的猝然,楚云升來不及閉上自己的眼睛,只見一道包含怪異土元氣的光線直刺入他的眼睛。
  然后,它開始順著自己眼睛的神經系統,迅擴散,層層推進。
  楚云升沒有元氣阻隔它,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已經張狂地浸入了楚云升的全身。
  然而,偃旗息鼓已久的古書、弓、蟲身,在接觸到這絲土元氣的瞬間,就如同巨人華麗轉身一樣,洶涌澎湃地反攻
  這一攻,還是三個
  如果用“摧枯拉朽”來形容這三物的共同反擊,都顯得有些單薄,因為只在反攻的一開始,反攻就結束了
  古書,弓以及帶著黑氣的蟲身,又有哪個是等閑之物?
  無論其都足以驚世駭俗了。
  它們三物相互打架壓制,卻不代表其他東西可以插一腳進來。
  花身怪物精致如精靈般地面孔上,浮現著如見到最可怕的事情一般地驚恐表情,并永遠地停留在那一刻。
  她身下的花體一瓣瓣凋零,一片片枯萎,風兒吹過,消散一空
  火能三人不敢置信地面面相覷,不知道生了什么,最難纏地敵人竟然就這么死了?
  金甲短女人眼神中閃過一絲微弱地詫異,迅回頭掃視所有的人,但似乎沒有任何異樣狀況。
  此刻,楚云升卻剛剛捂上自己眼睛,三物的反攻太快了,快到他都來不及停下阻擋黃芒的動作。
  “年輕人,你還真命大啊”老頭許久后才敢松開自己的眼睛,感嘆道:“趕緊逃吧,被他們抓到了,會當成敵人同黨一起處死的。”
  然而,楚云升跟著人群,走出了這個植物林,卻現又到了另外一個植物林。
  “年輕人,別想一個人走出這里,你是被【東璧】的人被拉進來的,不知道這里的狀況,從來沒有普通人可以離開兩對敵對的【土璧】控制的植物范圍,老老實實在【西壁】呆著吧,這邊的工作報酬比那邊高多了。”老頭不知道何時,又從人群冒出來,像是看出了楚云升想要離開的心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