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358 我們贏了

此刻,幽黑的甲身正緩緩鉆出黑霧。
  蟲子了瘋一樣,不顧死亡地沖了上來。
  更多蟲子在后面瘋狂地鳴叫。
  珉的本體已經冉冉升起,在遠遠地地方”開始和他一樣,熔鑄珉體。
  楚云升掙扎著身體,揮舞著手的蟲之子的脊椎。
  這根脊椎極為堅韌,他以目前的能力,想盡了辦法也無法融解。
  只好將其當做了自己的兵器一一槍。
  雖說是無奈之舉,但效果卻十分驚人,用它ji黑sè閃電的威力,是楚云升本體ji的數倍有余。
  他每揮擊一次,纏纏黑焰,以及黑sè閃電,風風帶起大片大片的生命。
  炎珉的巨墳開始傾倒,它以比楚云升更快的度熔鑄。
  楚云升不知道生了什么”在他估計里,炎珉不會這么快顯出本體”更不要熔鑄了。
  他甚至和霍家山說好,特意“制造”出十八個人蟲怪物,從地下挖掘通道,并為他們的“炸彈”保駕護航,從地下掀翻炎珉的巨墳。
  雖然霍家山閃爍其詞,沒有說是什么炸彈,但楚云升豈能不耕除了核彈,還有什么炸彈能夠有這個能力?
  不過,此時已無這個必要,因為炎珉已經主動出現,融墳鑄身,剩下的就是他和炎珉之間的決戰了。
  他努力擺**身后的黑霧,卻十分艱難。
  炎珉在加熔鑄珉體,楚云升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最好的攻擊機會從眼前失去。
  他先熔鑄,卻被拖在這團黑霧上,不知道怎么回事,ua費了半天”也只掙**了半截身體。
  而此刻的炎珉,已經被團團紫氣包裹。
  楚云升覺得自己簡直倒霉到家了,老天爺似乎處處和自己作對,連熔鑄珉體都慢人家一大節。
  “長”情況似乎有變?”一個軍官放下紅外望遠鏡,不解地說道。
  他們頭疼了幾年的巨墳”竟然在一天之內,全部倒塌了,連保留到最后的戰術核武彈頭都沒用上。
  “他們在進行一場我們未知形態的內戰,通知各部隊,按兵不定,等待時機。”武方候迅決定道”這時候沖上去,誰都知道是找死。
  單體的蟲子已經讓他們無法應付”現在所有的蟲子融合到一起,不用腦袋想也知道會恐怖到什么程度。~
  他心微動,揮手招來制服奇特的軍官,低頭si語。
  那人滿臉驚駭,卻很快又壓了下去,匆匆離開。
  坐在一旁的珂陣兒忽然站了起來,她驚訝地現手的嘯云之弓”蠢蠢yu動,但這一次”卻不是以前那般〖興〗奮地弦鳴,而是像是遇到仇敵一般,yu殺之而后快!
  緊接著,她驚駭地現嘯云之弓對她的力量封鎖”層層打開,一直到她本身力量快無法控制的地步”才堪堪停下。
  這是怎么回事?
  沒人告訴她”她也不會告訴別人。
  但這股力量來的太突然,她猛地現自己竟然不敢試射!
  她毫不懷疑她現在只要一箭”就能轟殺那懸浮在半空的其一個怪物”但她也知道,她渺小的力量”只能夠射出一箭,而敵人卻有兩個!
  必須等,等到最好的機會。
  珂陣兒隱隱地覺得有些心亂,她覺自己越來越不了解這只弓,似乎距離它越來越遠…
  嚯!
  楚云升幾乎和炎珉同時擺**各自的霧氣。
  他身形剛顯,地下坍塌巨墳下,一直被所有蟲子遺忘的十八粘液包,頓時也破體而出。
  他們的身形”幾乎和楚云升一模一樣,如戴著頭盔面具的頭部”堅固的鎖甲,渾身戰甲包裹,猶如人形。
  手臂上各有一只可收縮地甲刀,五指如人手,握著一只長長的堅韌甲槍。
  所不同的是,楚云升周身幽黑,纏繞黑sè霧氣,卻感覺不到火能量。
  十八蟲人卻是一身赤sè,身冒火焰,充斥著火能量。
  另外它們的甲槍也是由蟲子碎片融合而成,和楚云升所持蟲之子的脊椎完全不同。
  但楚云升此刻已經控制不了他們,并非是他們還保留人類意識的緣故”是因為他的珉的氣息已經完全鉆入了封獸符,無影無蹤。
  他在十八蟲人身體保留的自己的珉控制xing,已經完全和他斷絕,除非冥立即出來,否則就是炎珉也控制不了擁有人xing的他們。
  這都出乎了楚云升的預料”但他連想都沒想,這種事情他遇到太多了”還有比他現在力量飛受到壓制更倒霉的事情嗎?
  他剛一擺**黑霧,就立即張開飛翼,如同一團黑氣,夾雜著閃電,沖入迎面阻擋的青甲蟲群。~
  雖然它們已經很少了,大部分都被炎珉融合了。
  但當他如恐怖之子一樣將它們撕成一片片血霧后,卻驚駭地現封獸符的古書像是十分討厭他現在身軀上的黑氣一般,悍然動壓制。
  楚云升哪里是古書的對手,只在一瞬間”他的力量幾乎完全遭受到古書的壓制,直接從空墜落下來。
  這時,炎珉已經雷厲風行地沖了過來,帶起滿世界的紫炎,炙熱焚燒。
  楚云升暗罵一聲,立即彈跳起來,躲過最前面的一擊紫炎攻擊”緊急試圖斷絕封獸符和他的聯系。
  但古書的強悍其實他能抵抗地,他剛一掐斷聯系,沒過幾秒種,立刻又被古書沖破,剛剛冒頭的力量,又被壓制下去。
  幾十次下來,他徹底放棄了,只能一會掌控力量,一會失去力量。
  當掌控力量的時候,他明顯比炎珉強大一些,一次黑sè閃電襲擊”就能殺出幾十米的距離。
  然而失去力量的時候,他除了防御能力奇強,攻擊力恐怕連一只赤甲蟲都不如這么古怪地戰斗”就像一會是人,一會是小孩一樣,每當他有機會重創炎珉的時候”黑氣頓時被古書壓制的無影無蹤。
  令他更不解地是”此刻,炎珉似乎比他還ji動,事情像是完全反過來了”哪里還是他尋殺炎珉,簡直就是炎珉主動追殺他。
  他越來越感覺到炎珉的焦急,每次它逼近的時候,似乎都想和自己同歸于盡。
  楚云升雖然不怕,但他得選擇最佳的瀕死機會”如果直接被轟殺成渣”那可就真成渣了!
  漸漸地,炎珉現了楚云升的力量不能持續,它的進攻立即有效多了。
  蓬!
  楚云升被炎珉紫火沖擊,擊飛了出去。
  他已經退到原傻大蟲的枯液區位置,十八蟲人剛剛將炎珉剩下的戰蟲屠殺干凈”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炎珉的攻擊范圍覆蓋。
  他們長的太像楚云升了,立即就被炎珉鎖定為必須消滅的范圍。
  十八蟲人幾乎沒有任何選擇地被逼和炎珉接戰,它們的度沒有炎珉快,攻擊沒有炎珉遠,想活就必須反擊。
  有了他們的加入”楚云升終于獲得難得的攻擊機會,利用空擋不停以黑sè閃電襲擊炎珉。
  十八蟲人加力量不穩定的楚云升,堪堪和炎珉打成了平手”陷入了短暫的僵局。
  之所以是短暫,是因為十八蟲人漸漸出現傷亡”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他們根本不是炎珉的對手”如果不是楚云升屢屢重創炎珉,他們早就全部倒下了。
  楚云升又一次強行將封獸符隔絕,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必須立即殺死炎珉,恢復人身。
  這是他最大的憑仗,他不在乎炎珉和它同歸于盡地打法,他只是在尋找一個更好的機鈺現在炎珉已經被他消耗不少火能量,即便是馬上自爆,瀕死的過程”大概也足夠他逆轉封獸符了!
  他反提著“閃電槍”,拍打著翅膀,主動沖了上去。
  炎珉將十八蟲人殺得只剩一半,見楚云升悍然沖過來,立即放棄對剩下九個蟲人的攻擊,嘶吼一聲,迎著它沖了上去。
  轟隆!
  兩股力量撞擊在一起,飛沙走石。
  楚云升的甲殼都被撞飛了半片,但他的長槍卻死死地插在炎珉的體內。
  就在他準備硬接炎珉自爆的時候”一架人類飛機呼嘯沖了過來!
  楚云升心一冷!
  這個時候還有飛機沖出來,它上面有什么,不言而喻!
  他豈能和核彈相抗衡?
  千鈞一之際,他乘力量還在,戮力動黑sè閃電”將炎珉轟向飛機”而自己則倉狂飛離!鎖!轟,“…
  一個小型地蘑菇云在他身后升起。
  這枚戰術核武,正常地爆炸的范圍僅僅是一千多米,現在受到暗能量地限制,只覆蓋了六百多米的距離。
  楚云升抵死切斷著古書的聯系”以恐怖之子的度疾飛行,逃離這段不算太遠地爆炸沖擊bo范圍。
  忽然,他身形一滯,力量全無,身后卻同時有什么靠了上來,將他強行向外圍推去。
  竟然是炎珉帶著殘破地身軀,從火光沖了出來,死死地抱著他。
  “炎,你失算了,你會死,而我不會!”飛行,楚云升靜靜地等待著它的自爆,淡淡地說道。
  “封,你這次真的錯了,因為想殺你的,不止我一個!”炎珉竟然笑道。
  它死死地抱著已經失去力量的楚云升,沖向人類陣地。
  一個凌厲地身影升天而起,一張古弓,循循拉開,天地暗淡,弓道極光!
  嘯!律!
  一道亮到刺眼地強光將他們以泰山壓頂之勢,轟殺墜地,漫天的飛塵,肆虐地沖擊bo,竟一點不亞于剛剛的戰術核彈。
  珂陣兒口吐鮮血,飄然落下。
  科學院的儀器上紅光大閃,最紅歸為一片綠sè、平靜!
  沉寂了許久之后……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醒悟過來的人類,忽然瘋狂地大喊,奔走相告。
  “我們贏了!”
  “我們贏了,蟲子死絕了!”
  “我們終于贏了!”
  “我們終于報仇了!”
  無數地士兵跪地哭泣,仰天長嘶,泄著心的悲憤!
  武方候淚流滿面,他身后的軍官,全體**去軍帽,為曾戰死的戰友、人類,默哀。
  “報信,喜訊,我們贏了”收復港城!”武方候最后一個**去鋼盔,卻一點沒有高興地mo樣。
  這場災難死去的人實在太多,太多……
  珂陣兒欣慰地靠在椅子上,一切終于結束了。
  遙在千里之外地殤,一直和熔鑄后的炎珉保持聯系,在最后一刻,感受到那股毀滅能量終于被銷毀干凈,長長松了一口,撤回了它所有的援軍。
  人類軍隊對面的沖天火光,洶洶燃燒,像是要焚燒一切似地。
  人們看著火光,相擁而泣,競相慶賀,慶賀這個偉大的時刻。
  俄而……
  大地開始顫動,數不清地蟲尸、碎片、石塊抖動著漂浮起來!
  一股精純的天地元氣逼人襲來。
  懸浮”懸浮!
  火光,火光外,一切碎物全都漂浮起來,圍繞周圍,ji烈地顫動。
  慶祝勝利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笑容僵硬在臉龐上,眼淚懸停在半空。
  他們一動不動,怔怔地看著熊熊大火。
  一個赤身1uo體”人形的生物,一步,一步,從飛舞地火光,踏焰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