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354 敵立天下

第三百五十四章敵立天下
  ……
  “封,你親自了結它,或者我親自了結它只有這兩個選擇。”炎珉不帶任何感**彩地傳出信息。
  楚云升靜靜地聽著,一言不發,末了,平靜地說道:“這應該是殤的決定吧?你不會有權利讓我做選擇的。”
  炎珉嘆息了一聲,道:“封,你很聰明,也很獨特,從一開始我就始終看錯了你,從沒有看對過,以前是,現在也是,但這次,你錯了,是我向殤建議的。”
  楚云升微微一動,道:“那是為什么?”
  炎珉過了片刻,才道:“封,你不是珉,卻能和珉交流;你不是珉,卻能和珉一樣控制著戰蟲;你不是珉,卻有著純正的珉的氣息,連我都一直無法識破,一開始以為是擁有三星級蟲巢的珉,后來又認為你是擁有四星級的,我總在為你的特別之處尋找解釋,因為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真正的珉”
  楚云升沒有驚慌,也沒有害怕,當殤降臨后,他就知道自己的偽珉身份遲早要被揭穿,所以他仍能保持鎮定地說道:“殤,的確什么都知道。”
  炎珉沒有否認,坦白道:“是,封,當你第一次進入殤的主體巢蜂,殤就發現了你,并為你打開所有權限通道,讓你一路通行,它一直跟著你、觀察你、留意你……殤其實早已裁決,但它對你很好奇,這些天,一直向我詢問有關你的信息,每一個地方都不曾遺漏。”
  楚云升自嘲地笑了笑,他原以為殤重傷無暇處理傻大蟲的事情,卻不料它不僅第一時間就注意到自己,甚至因為他才耽擱了這么久,問非所問地道:“因為好奇,所以,殤并不準備殺我?”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否則也沒有他和炎珉的這番談話,而楚云升真正想知道的是,殤為何明知自己是偽珉,卻仍不殺他?
  炎珉卻沒有直接回答楚云升的問題,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必要,雙方心知肚明,答非所答地道:“我剛才已經說了,你不是真正的珉,卻擁有真正的珉的能力,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楚云升此刻也毫不避諱地道:“也許我也被異源污染了,或者,我和傻大蟲一樣,也是個叛亂者”
  炎珉淡淡地回答道:“叛亂者?如果你是叛亂者,就不會有我們之間談話,被異源污染倒是有可能,但殤已經十分肯定地否決了這個可能。”
  楚云升思索了一下,他想知道更多一點的信息,這對馬上即將開戰后的情況,或許會有些幫助,一旦徹底翻臉之后,類似的談話絕不可能再有機會。
  “因為我無法降低戰蟲體內的仇恨印記?”他能想到的只有這一點。
  炎珉似乎并不在意和楚云升多說一些,肯定道:“這是你和傻大蟲的本質區別,也是叛亂者的標志性特征,所以它必須被銷毀。
  而你卻不同,你沒有這種能力,也沒有異源污染的跡象,所以殤一直對很有興趣,它希望在了結這件事后,你能通過我的將要孵化完成的時空門去殤之地,它想見你。”
  楚云升抬起頭,陣陣道:“殤就一定斷定能了結的了?”
  炎珉毫無疑問地說道:“封,你沒有別的的選擇”
  “不,有。”楚云升同樣也萬分平靜,卻萬般堅彌地說道:“我們還有第三個選擇。”
  他沒有說“我”,而是“我們”,且把“我們”兩個字咬的很重,很重。
  炎珉卻沒有驚訝,像是早就意料到一般,它沉默了一會,一聲長長嘆息道:“封,你這樣做,會與整個吾族為敵,殤會判定你為叛亂同情者,一并誅殺。”
  楚云升淡淡一笑,道:“縱使敵立天下,我亦不負昔日恩情。”
  炎珉默默地反復念著“敵立天下”“昔日恩情”,語氣頗為感慨道:“封,我始終無法了解你,甚至殤也無法了解。但你同樣不了解我們,不了解殤,如果說殺絕異源是我們存在的意義,那么叛亂者就是我們存在的毀滅者
  所以,它必須被銷毀且不計任何代價
  然而,的確有第三個選擇,但不是你的,而是殤的”
  它話音剛落,楚云升不知道為何身體中忽然一疼,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東西,有什么被割斷了一般。
  炎珉的聲音忽然像是從另外一個世界傳來的一般,淡漠而充滿寒意,道:“是殤的,由殤親自終結它,封,一切都結束了,結束了……”
  楚云升不敢置信,還沒開始怎么就結束了?他準備了那么多,打還沒打,怎么就結束了?
  但他和傻大蟲同巢同包孵化出生的那絲聯系,剛剛在忽然刺痛后,陡然消失了
  他連連后退,搖著頭,劇烈地起伏胸腔道:“不,不會,不會的,它沒有那么傻,不會的,絕對不會的,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
  嚯
  楚云升猛然張開飛翼,噴氣并用,用盡全力,沖向1號巨墳。
  “哇,哇哇……”
  半路上,蟲之子的嚎啕大哭,讓楚云升如入冰窟,渾身劇烈顫抖,差點從空中跌落下來。
  “封,它已經被銷毀,殤親自對它下達的自我毀滅的命令,它還沒有成為真正的叛亂者,殤的命令,它無法抗拒”炎珉漠漠地聲音,從空中響起。
  “滾給老子滾”楚云升知道自己被騙了,愚蠢地被騙了
  他如火電一樣的身影,連從墳口進入的時間也沒有,直接刺穿墳壁,闖入1號巨墳。
  “哇,哇哇……”
  蟲之子見到他,啼哭聲更為響亮。
  在它的旁邊,一具冰冷地尸體,還睜著眼睛,憐愛地看著蟲之子,安靜地看著他。
  十座巨墳的最高控制權頓時轉移到他身上,他踉蹌了一下,眼睛一黑,如鋼鐵一般的蟲腿竟然如泥土一樣癱軟,跌落在距離它十幾米的平臺上。
  僅僅十幾米的距離,確如天塹鴻溝一般,隔絕世間萬情。
  他憔悴地看著那句冰冷而熟悉的尸體,此刻,他沒有眼淚,他的眼淚已經流干;他也沒有悲痛,他的悲痛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陳放;他更沒有仇恨,他的仇恨已經到了盡頭;
  只有一絲淡淡地哀傷,一抹深深地憐愛,以及一片空落落地冰心。
  “封,我必須吸引你的注意力,否則你的特殊存在,有可能會干擾到它對殤的命令執行。”炎珉的聲音跟進了1號巨墳,淡淡地說道:“但你無需自責,你不可能永遠和它在一起,我們總會有機會,剛才殤的命令,它幾乎沒有任何能力反抗。”
  楚云升無言地伸出前刀腿,像是要止住炎珉再繼續說話一樣,他不想聽了,或者說它說什么,此刻對他已經不再重要,一切都不再重要。
  他輕輕地起身,拖著沉重如灌入鉛石一般的四肢,一步一步爬向那句冰冷的尸體。
  蟲之子稚嫩地小手拍打著尸體冰冷的面孔,一聲又一聲地喚著:巴巴……巴巴,巴巴……
  但那具尸體永遠不會再回應它,只有那睜開的眼睛,像是死后也要把它映入眼底,記入心中,更像是還要見一個“蟲子”一面,才肯閉上一般。
  蟲之子哭累了,叫累了,昏昏沉沉地靠著尸體香香地睡著了。
  楚云升輕輕地將它攬入懷中,“**”著大蟲的冰冷地腦袋,默默無言,靜若無聲。
  漸漸地,漸漸地……
  他的臉上,浮現出一落哀傷的笑容。
  對蟲之子來說,傻大蟲就像父親一樣,而對傻大蟲來,他何嘗又不是一個如兄弟般地父親。
  他教會了它一生中第一個字,教會了它許多故事,教會了它如何說話,教會了它怎樣辨認男女,教會了它什么是感情,教會了許許多多……
  當自己的“孩子”,變成一具冰冷地尸體,躺在自己的面前,那種哀傷可以填平整個太平洋
  他失去過父母,失去過愛情,失去過親人,失去過好友,失去過身體,如今又失去了大蟲,“舊墳”再添“新墳”,他的心已經容不下那么多的“墳頭”了。
  那具冰冷再也不會說話的尸體,無言地告訴他,除了那些新墳、舊墳,他已經一無所有了
  他這輩子,輸光了一切……
  如果一部古書可以換回這一切,他一億個愿意立刻交換。
  “封,我是殤,你是在悲傷嗎?它和你一樣,你們的情緒讓我感到困惑,它在臨死前,只提出了一個要求,懇求我不要殺你和那個異源人類……”殤渾厚地聲音從1號巨墳中透射出來。
  楚云升沒有任何知覺,麻木地直接掐斷了這種聯系,他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和傻大蟲呆在一起,送走它最后一程,不想被任何人、任何東西打擾,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過了許久,許久,天空中微光初露……
  蟲之子悠悠轉醒,大概是餓了,哇哇大哭。
  楚云升愴然起身,他火紅的甲殼,一夜之間,盡默全黑,從里到外,一俱如是。
  他叼起蟲之子,輕輕地放入大蟲為它精心編制的“xiong罩搖籃”,招來大蟲獨具匠心設計的凈化喂養管道……
  “大蟲,”楚云升對著冰冷地尸體,仿佛它還在一樣,商量般地“自言自語”道:“我想把蟲之子送還給人類,其實前幾天就想和你說了,但是怕你舍不得,所以準備等到開戰前再說,這也是為它好,你說對吧?怎么不說話?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
  [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