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352 兄弟請再罵我一次

之后,便再無聲息。9www.booksrc.net8
  微光之下,到處靜謐。
  火雨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消失于無垠,只留下被焚化的底坑作為“證據”。
  枯液之地的蟲子們恢復了秩序,除傻大蟲和他這個偽珉之外,它們剛剛駐足仰望地并不是遠在千里之外的殤,而是火雨背后的世界。
  過了一會,楚云升聯系上傻大蟲,擔憂地問道:“大蟲,你沒事吧?”
  傻大蟲又過了很久,壽難過地說道:“為什么,為什么,它們,都不,不愿意我,說話?””……”
  楚云升一愣,不知道它在說什么,疑道:“什么不和你說話?”
  傻大蟲委屈地說道:“它們好多,好多珉,在說話,可是,沒一個,愿意理我,就,就連炎,都不理,我,我聽到,它們在,議論我。”
  楚云升心中突突,更加驚奇了,急忙道:“大蟲,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你聽到誰說話了?你又怎么能夠聽到它們說話的?”
  傻大蟲自卑地回答道:“它們,一定,覺得,我不是,真正的珉,對么?我原來,只是個,小小的戰蟲“…………可,可它們,說,我連蟲,都不配……”
  楚云升立即意識到問題似乎十分嚴重,傻大蟲的情緒bo動十分劇烈,竟然第一次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
  他急忙拔掉身上的管道,從修復巨墳中鉆了出來,迅速趕往傻大蟲本體所在的,號巨墳。
  當他見到傻大蟲的時候,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喇一向傻乎乎、天真快樂的傻大蟲,陡然之間像是“蒼老”了很多,可憐兮兮地抱著蟲之子,萎縮在巨墳管道角落,雙眼再無以往神采,取而代之是一片強烈地自卑。
  蟲之子仿佛是感受到了傻大蟲的悲傷,依依呀呀地伸出粉nè,努力地撫o著傻大蟲那張恐怖的蟲臉,像是要逗它開心一般。
  楚云升一陣心疼,他從未見過傻大蟲如現在這般如遭慘擊,難道殤裁決了?拋棄它了?
  他心中一顫,那種被同族拋棄的感覺,在i霧之城、在江北炸墳、在神域被圍,他親生經歷,感同身受,那種悲哀和無望,又豈是一言兩語能夠說得清楚的!?
  傻大蟲此刻看向楚云升的目光,完全是一種渴望,一種尋求最后的依靠,一種被拋棄的自卑,一種無言地孤獨,一種對親人的訴求…………
  楚云升竟不敢對視它這種目光,顫栗著前刀tui如手一樣觸o它的腦袋”同情而理解地緩緩道:“大蟲,不要急,沒事的,沒事……不是還有我嗎”不是還有蟲之子嗎?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傻矢蟲閃爍著淚光,卻猶豫萬分,仿佛在害怕什么。
  但楚云升一瞬間便讀懂子它拙劣的掩飾,它在害怕,害怕告訴自己后,最后一個它的寄托之所在,也會失去”也會拋棄它。
  楚云升心中微顫,強迫自己lu出一個他們倆個都會的恐怖式的笑容,盡力安慰道:“大蟲,告訴我,我才可以幫你”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你和我始終都是兄弟,現在是,以后是,永遠都是!”
  楚云升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殤是怎么裁決的?
  傻大蟲不知不覺中落下眼淚,瞬著面孔,滑入蟲之子的小手中,濕潤溫暖,片刻后”方才下定了決心一般,渴求般地說道:“你”你能,最,最后,再,再罵,我一次嗎?”
  楚云升深吸了一口氣,他已經敢肯定傻大蟲一定以為自己也會和其他珉一樣,將會徹底拋棄它,不再理會它,甚至開始仇視它,它一定聽到了什么,知道了那個秘密,甚至殤已經裁決了。
  他簡直不敢想象傻大蟲此刻的心情,被自己的同族拋棄,被它一向堅信并為之奮斗的東西完全拋棄!
  那是何等的絕望,傷心,凄慘!
  而它此刻最后的愿望,竟然是希望楚云升在得知真相并也拋棄它之前,再如同往日兄弟般地罵它最后一聲。
  如此可憐而廉價的心愿,為的不過是幼稚地希望在心底永遠保存最后一份“美好”。
  楚云升久久地說不出話來,傻大蟲地曰光越來越悲觀,越來越自卑,它好害怕,它不知道如何面對,幾乎乞求道:“可,可以,么?求,求你,了…………然,然后,我會帶,帶蟲之子,離,離開……,求……,……,。”
  這時,蟲之子忽然停住子含混不清地依依呀呀地,看著傻大蟲,一張一合著小口,清晰若辯地發出:“巴……巴……巴巴!”
  接著一絲微弱卻精純地土元氣,從蟲之子地肚臍眼中揮發出來。
  楚云升忽然間笑了,仰天大笑,雖然樣子極其難看,笑得眼淚四射,但他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大蟲,你真**是個土蟲!”楚云升提氣縱聲道:“你知道蟲之子剛才叫你什么嗎?它叫**爸!是爸爸啊!你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嗎?包含著什么嗎?
  那是比兄弟還親的親人!你狗日地知道什么是親人嗎?縱使你被整個世界遺棄,縱使你一無所有,縱使你窮途潦倒,縱使你生老病死,一一一一他們依舊!永遠!地會站在你的身邊!不離不棄!蟲之子是,我也是!
  如果有些事令你為難,不敢告訴我,那就不用告訴我,但我要告訴你,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不會拋棄你,都會和你并肩作戰,哪怕是戰死,哪怕是尸骨無存,我亦永不后悔!”
  說道最后,楚云升冷冷發笑,不就是死戰嗎,不就是死逃嗎,他楚云升哪樣沒干過!?
  傻大蟲極為認真地聽著,像是要把每個字都記在心里一般,它和楚云升都被情緒jidg著,愣是都沒有關注到蟲之子詭異的土元氣“泄lu”。
  楚云升恢復了平靜,堅定地望著傻大蟲,冷靜地說道:“我的身體修復已到最關鍵的時候,大蟲,這個時候,你要堅持住”就算是為了我,為了蟲之子,你也堅持住!”
  說完,他準備返回修復巨墳,他相信傻大蟲一定能夠度過這一關。
  “等,等等。”傻大蟲忽然道,接著令楚云升十分不解地將,號巨墳的控制權轉移給他。
  嗡嗡嗡……英英茶……
  一陣陣從未有過的雜bo一樣的音頻由,號巨墳穿透他的腦袋。
  接著,他像是又被帶入了殤降臨的地方,不同地是,這次”他出現在殤如鳥巢一樣的身體中。
  各種紅光閃閃的光亮,瞬閃流逝,一道道信息,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穿棱在網道之中。
  “坐標……一……”燎珉,十一座異源城市摧的……”
  “坐標…能……”洶珉,破城,殺異源二十萬,接敵孢子…………”
  “坐標……”烙珉,大破復蘇異源,殘敵少部南逃,諸珉注意攔截……”
  “坐標……,…………,三珉齊攻異源東京城,破城再即”請示殤,暫停攻勢準備火能量,還是繼續攻擊……”
  “坐標……,,……緊急求援,緊急求援”孢子蟲敵,攻入本巢!!!”
  “坐標……,,復蘇異源大舉入侵,請求空中支援…………”
  “……請示殤……”
  “……請示殤……”
  絡繹不絕地緊急信息,充斥著殤的如網狀的主體信息巢蜂。
  楚云升的“信號”如同一道流光,很快順著網道被分類到次要的一邊”那里依舊有許多珉在交換信息。
  “殤,還沒有恢復嗎?”
  “聽說,南方坐標,一……細處”出現了疑似異源污染珉?”
  “異源污染珉?似乎可能是叛亂者。”
  “殤,還沒有裁定嗎?”
  “你們誰最靠近炎珉的坐標?或許要做好圍堵的準備吧。”
  “傻大蟲這個名字好奇怪,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的珉!”
  “你是誰?坐標?珉名?”忽然一個珉的“信號”截住楚云升。
  楚云升那知道自己的坐標,連忙飛速退出這座龐大的類似“信息中心”的地方。
  他的視線頓時重新出現在,號巨墳中,原來殤是通過,號巨墳與各處的珉相互聯系,難怪在它降臨的時候,他一接觸正在,號巨墳中的傻大蟲,就被帶入了殤之地。
  只是不知道殤能夠聯系的范圍究竟有多大?從剛才信息來看,似乎連〖日〗本的東京都能輻射到!
  雖然對殤什么都不知道,一片未知,但楚云升卻得到了一個對他來說極為重要的信息,殤大概因為強行降臨,傷勢極重,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恢復完全的跡象。
  傻大蟲的身份也未裁定,但根據剛才的情況來看,炎珉恐怕在第一時間,就將傻大蟲的事情當成了頭等危機上報了。
  時間!楚云升暗暗道,他和傻大蟲只剩下最后這么一點時間了!
  他此刻已經完全打消了逃跑的打算,這種天羅地網式的信息交互下,他和傻大蟲根本不跑了多遠!
  只有殺炎珉這一條路嗎?
  楚云升頭疼萬舁,卻見傻大蟲正安靜地望著他,似乎在平靜地等待他的決定。
  他克制住憂心忡忡地心緒,笑了笑,風輕云淡地拍了怕傻大蟲,道:“我看到了,也聽到了,你小子真的就一土蟲!多大的事情?不管你是被異源污染地也好,還是什么叛亂者也罷,對我來說,你就是你,沒什么不同,這話我和你說過的,忘記了?”
  傻大蟲有點呆住了,吃吃地語無倫次說道:“它們,它們,見到我,都躲著我,驅趕我,我“……,為什么,你,為……它們……?”
  楚云升本想告訴它自己的〖真〗實身份,但總覺得時機還不成熟,于是改口道:“因為你有感情,它們沒有,這是好事!別想那么多了,趕緊做事,從現在起,我們倆說不定又得孤軍奮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