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349 加速恢復人身的辦法

隔海相望的港城戰火如荼,人類以炎珉沒有預料到的氣概殊死抗爭。
  而躲在修復巨墳中的楚云升,從“殺掉炎珉”“還是逃跑”一直想到“恢復人身再逃”想得他腦袋蟲頭炸咧咧地作痛。
  若想封印令再次逆轉,仍繞不過三個必要條件:第主體瀕死:第二,主體能量化:第三,封印生物忠誠意識的存在。
  此三集卻缺一不可!
  瀕死這個容易,“死”了不止一回的楚云升,反而悲哀地覺得這個條件竟然是最簡單的一個。
  主體能量化,雖然艱難了一些,但身體的變化有跡可循,且他始終在進步在變化,屬于長路漫漫但看還能得見的東西。
  最難、最令他無能為力地是封印生物的意識。
  自從他現他的人身被封印在符體中,并時刻抽空蟲身中的火能量用于重組人身后,他一直長期強行切斷火能量進入封獸符。
  他沒有辦法,封獸符重組他的人身所需要的火能量實在是太龐大了,大到他如果不強行切斷,幾乎都無法生存的地步!
  開始的時候,在黃山外的枯液區,他一直需要在體內保持足夠的火能量,憑借這么點微弱的力量,心翼翼地在那些猛蟲大怪中保住命。
  逃命的時候就更不要說了。
  后來到了港城,他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轉眼還落到如今身殘體破的下場。
  以至于到現在,他的人身重組進度極其緩慢,而冥更是查無音訊。
  楚云升的一個腦袋,頓時三個大。
  主體能量化,如今沒了孢子生物,沒了次級木源體,只能依靠催生枯液,但總歸還有希望。
  重組身體所需要的火能量,現在也好辦,只需要源源不斷運作巨墳功能,以他極限承受能力注入磅礴火能量即可。
  唯一棘手的就是冥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他的人身沒有冥的意識為基礎條件,封印令逆轉就絕實現不了。
  可是不管是從炎珉那里,還是從普通的蟲子的反應上,楚云升都時時刻刻地感覺到冥的存在。
  但它究竟在哪呢?
  楚云升越想越頭疼,海對面的戰火連天聲又令他莫名地心煩意燥,一怒之下”全部揮之腦外。
  走一步算一步!
  他招來火能量補給萃道,插入身體中,一邊繼續修復蟲身,一邊終于重啟對封印符的火能輸送。
  催生枯液只能等了,這東西產量稀少,即便十座巨墳加足馬力,尚有大量其他蟲子需要消耗。
  “有什么辦法提高產量?”楚云升剛剛空下的腦袋”又不由自主地忙碌起來。
  “黏液,轉化,巨墳,管道”蠕蟲,蠕蟲,能量,地下……哪個環節最重要呢?”
  “蟲巢星級提高不了,催生枯液的生產環節的效率就定死了,否決:巨墳的數量一時也不可能爆式的增長,否決:增加蠕蟲數量同樣需要耗費大量火能量,耗費時間,否決:提升蠕蟲的形態進化?該死!如此關鍵性的東西,怎么現在才想起來!?
  可惜北方的孢子蟲族已經被剿滅,用催生枯液進化它們效率太低,且同樣耗費時間”只能否決了“……”
  楚云升一條條地否決掉他能想到所有的辦法,喃喃自語道:“還有那個環節可以利用呢?一定有,不要急,好好想,凡事都有辦法“……”
  “粘液,轉化”巨墳,管道,蠕蟲,能量,地下”地下,地下………”楚云升開足了他陽光時代的“工程師”思維,一環一環地仔細推算著,忽地像是抓住了什么,卻偏偏又模糊起來。
  “是什么,是什么?”他急得不顧身上多處管道噴修,頻繁地在修復平臺上來回爬動,他意識到他潛意識中一定想到了什么,卻被又什么強大的思維定勢給擋回去了!
  漸漸地,楚云升越來越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知道他剛剛一瞬間一定冒出一個逆天的想法,但是偏偏又想不起來了。
  這種暫時性的“失憶”在陽光時井的時候,不止是他,很多人也經常遇到,通常過段時間又會自然而然地浮現在腦海中,但楚云升現在等不及了。
  他必須想出來,馬上想出來!
  但他越是刻意地去想,卻越是想不起來,心緒又逐漸煩躁起來,忍不住撤掉身上修復的管道,拖著火能量供給管道,一路攀爬到巨墳的墳口,膘望海灣對面的“人間地獄”。
  沖天地火光下,蟲子嘶鳴聲與人類的彈火聲交織在一起,港城能夠支持到現在,不僅出乎了炎珉的預計,同樣也出乎了楚云升的意料。
  人類身體的孱弱,和蟲子不可同日而語。
  蟲子就像天生就是為戰斗殺戮而生的一樣,它們身體的每一個部分每一個構造,都能宗美地這用于最大化的廝殺。
  反觀人類,別的都不說,單是兩條腿,若沒有大腦調節,連站都站不穩,更不要說搏殺了。
  港城能撐到現在,自然不是靠這副孱弱的身體,更不是僅僅靠那些撤在人海蟲海中只是渺渺無幾的能士和楚術門人。
  而是人類的真正的強悍之處大腦,它幾乎無所不能!
  皮肉脆弱,人類學會了制作戰甲;力量不夠,人類明了武器,從弓箭到核武;不會飛行,人類制造了飛機甚至火箭以及航天飛機;生活在6地,人類卻可以打造海上的巨無霸航空母艦!
  還有什么是人類無法做到的呢?
  尤其是他腳下的這片土地,曾經在陽光時代有個冷笑話,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山寨不出來的,就算是飛碟,只要給時間,亦是不在話下!
  只要時間足夠,人類幾乎打造出人類需要的一切工具,無論是用于生活,還是用于戰爭。
  工具?
  楚云升啞然失笑,他兀然地明白了他想到了什么。
  自然不是工具,蟲子也是有工具的,但“工具”卻觸了他的思維延伸。
  巨墳、管道、枯液區……”無一不是蟲子的工具,但它們的工具只為戰爭服務,只為殺戮而創造,缺乏如人類一般的觸及各個層面的體系化工程概念,甚至某個島國僅為“人體**”都能開出無數的“道具”。
  他至今雖已為蟲身”但仍以為,人蟲乃是死敵!
  因此,能在香山為他們獨劈出一片生存之地,已經是他能做的極限。
  他同李泰斗所說的“合作”也僅限于將來可能的戰場上,而從未想過其他方面的合作。
  但他現在偏偏想了,而且還準備這么做!
  香山城。
  年輕的韋區長再次召集了第五區所有的居民。
  “諸位,諸位,現在公布一個消息。”年輕的韋區長有了上次的打擊”這次特意展了幾個稍微強壯的“打手”作為恐嚇之用。
  “是要糧么,韋大區長?”頓時有人在下面有氣無力地起哄道,誰都很餓。
  卻不料,年輕人竟然點了點頭道:“是,的確是糧!”
  他話音一鼻,人群頓時如開水一般沸騰起來”極度的饑餓會讓人的廉恥藏到褲襠里,各種巴結贊美之詞立即如潮水一般涌向年輕的區長。
  “安靜,安靜!諸位聽我說兔,糧是蟲大人運送來的,除了正常的陽光時代存糧”還有大量凈化過的章魚觸手怪的肉。”
  下面的人立刻又疑惑地七嘴八舌道,“蟲半為什么要給我們食物?”
  “它們是不是想養肥了我們,再……”
  “難道真的是要把我們當豬一樣?”
  “安靜,安靜!”年輕人示意身邊的“打手”敲打臨時找來的鐵皮,以壓制“群眾”的騷動。
  “蟲大人交代,以工換糧,它需要人手進入枯液區工作,出一個勞動力,蟲大人支付三個人的口糧份額”并且獲得枯液區對人類的最高等級保護權!”年輕人趕緊乘著稍微安靜一點時候,照著木板上的刻字念道。
  這一回”全場卻鴉雀無聲了!
  靜,靜悄悄地。
  接著,所有人搖頭嘲笑散而去,竟沒有一人相信,更沒有一人敢試!
  甚至連一句諷刺的話,都懶得說了。
  誰**地會相信蟲子的話!?
  “我!”一個悅耳的女聲,在此時卻顯得如此地尖銳:“韋區長,我報名!”
  年輕的區長大喜,市長特意交代他第五區人最多,第一批最少要給市里送五十個名額,可看剛才的場景,別說五十個了,就是五個,都難如登天!
  “好,好,你叫什么名字,區里要做記錄,市里也要做備案。”年輕的區長急忙道,生怕這個女人會反悔似的,平心而論,就是他自己都不敢去。
  “白、蔓、妮。”女人輕輕地、慢慢地、清晰地說道,她本有一張前往荊棘島的船票,但她最后卻讓給了自己的弟弟。
  她的名字被年輕的區長飛快地刻錄在一塊木板上,她不知道,這今年輕的區長也不知道,周圍的人群更不知道,這塊最終被刻滿名字的木板,將永載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