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47 香山生存區

同時大量寄生人類的死尸,從而控制它們與人類“溝通”對于現在的傻大蟲的珉能力來說,已經不是什么難事。
  但楚云升為了避免傻大蟲因此再被炎珉加深懷疑,硬撐著不讓它再參與這些和人類打交道的事情。
  他蟲身的修復進程曾被炮聲驚醒而中斷,一直十分虛弱,能夠運用偽珉能力寄生控制的死尸屈指可數,只能從觸手怪身上獲得類似的能力,以補充他的控制力不足。
  當他任命完那位曾經風光無限、豪拋千金如今卻落魄潦倒的集團老總為香山城的領后,越來越撐不住這種掌控力,急忙讓三型青甲蟲拖著他,飛了回來,一頭鉆入枯液區邊緣的一座蟲巢巨墳,并立即從傻大蟲那里獲得該墳的絕對控制權。
  這是一座專門用來修復受傷戰蟲的功能蟲巢,為方便及時“搶救”傻大蟲按照本能將它孵化在最前線。
  當初楚云升第一進入這種乓墳,差點被換了腦袋,如今他已經是這里除了傻大蟲外的絕對統治者。
  各種修復程序紛紛運作起來,一道程序,一道程序地完善著他孱弱的身體。
  楚云升“昏迷”的這段時間里,傻大蟲徹底地貫徹了他的策略,將炎珉送來的火能量補償全部用于蟲巢孵化。
  雖然炎珉在現傻大蟲存在問題后,立即停止了對傻大蟲的能量輸送,但已經輸送過來的數量,已經足夠傻大蟲將蟲巢總數量推進到十座之多。
  同時,由于他粗暴地將次級木源體急消耗,直接將,號蟲巢一路催升到三星的水平!
  蟲巢巨墳的星級越高,除了對珉產生直接影響外,更體現在其他各個方面。
  他也因此而明白,一個原始的蟲巢,所能孵化的戰蟲”不過是赤甲蟲、青甲蟲、金甲蟲以及蠖蟲這四種基礎戰蟲。
  當進化到一星級的時候,標志性的結果,便是可以噴射枯液火球進行遠距離攻擊的長形蛇蟲的出現。
  進化到二星級,最突出變化的就是紫炎魔蟲,以及在接近三星級的時候,其他高級蟲子的突現。
  三星級是最大個分水嶺,蟲巢的功能可實施細分。
  本來孵化,修復,融解,儲能等等諸多一直包納在一座巨墳中的功能”從此可以獨立開來,形成一座座效率極高、專屬功能的蟲巢巨墳。
  現在楚云升便控制了一整座的修復專能蟲巢,且對他“一蟲”進行高強度高精度地修復工作。
  他不知道炎珉什么時候會忽然掉轉槍頭,以它現在實力,將港城和傻大蟲的枯液區一起滅了,都綽綽有余。
  最好的辦法只有逃!
  但楚云升極不情愿這樣做,如果選擇了逃亡”那就意味著他和傻大蟲從此便是真正的,“喪家之犬”人蟲兩邊不皆能容。
  他們將面對無窮無盡地蟲族追殺,不再有任何一個枯液區可供他們棲息,不再有任何一個孢子森林他們可以獨力通過”就連人類見到他們,也會“痛打落水蟲”。
  也許他可以通過拋棄甚至出賣傻大蟲,暫獲喘息之生機,但無論是從蟲身還是人心上,他都做不出這種事情來。
  加上他始終還是人類,希望早日恢復人身的因素。
  他不由自主地,將多種期望和意識匯合起來”隱隱地產生了一個模糊的想法,一個他只敢想想,卻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可以實現的計劃殺掉炎珉!
  只要炎珉一死,管它殤降臨在哪里,只要不在港城這里”它們想消滅傻大蟲,必須打通各處孢子森林,那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而且,炎珉一死,港城人類的滅絕危機,頓時瓦解”面對同樣的敵人,也許是殤,港城起碼還能和傻大蟲能夠和平一段時間。
  楚云升卻又深深地知道”這項計劃基本完全不可能實現!
  不要說炎珉的實力之強,就是港城的那個楚術門人的什么掌牌,和他的糾葛之深,幾乎是你死我活地地步。
  但為了傻大蟲能活下去,他什么都能忍,這也是能救港城的唯一的出路,只是他不知道港城的那些高層是否可信?
  從申城逃難以來,一直到金陵城,他對那些高高在上的“統治者”始終不敢信任。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們可信,又怎么才能殺死炎珉呢?楚云升默默思付,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和傻大蟲再加上港城的人類,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也絕對不會是炎珉的對手,否則他早威脅炎珉停戰了。
  難道只能逃?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但愿傻大蟲只是被異源感染吧,楚云升一聲微弱地嘆息,他不得不又不情愿地開始考慮起新的逃亡計劃。
  香山城城區一角,大量火堆被點燃。
  一個瘦骨嶙峋的年輕人,站在廢棄地汽車頂上,扯著嗓子,大聲對圍聚在一起的老弱病殘的人類喊道!
  “諸位,諸位,請安靜,請安靜!”
  “我姓韋,韋寶的韋,從現在起,我就是咱們第五區的區長,這是市長的認命狀,因為臨時找不到紙,刻在木板上了。”
  “咱們五區的人最多,來源也很復雜,希望以后大家多多配合我的工作。
  “市長和蟲大人已經協議好,我現在就把剛剛制定的《生存區法規》念一遍,希望大家嚴格遵守。”
  “第一條,無論何時,不得攻擊和激怒蟲子:第二條,無論何時,不得私自越過城市外圍的柵欄線:第三條,無論何時,不得生大規模的騷動:第四條”“…
  最后一條,所有生存區的居民,不得私斗,不得搶掠糧食,不得食人…”
  前三條,是楚云升直接要求的后面的他不管,只要不激怒蟲子,不引起蟲子的騷動,一切都能在他的控制之下。
  年輕人念完長長的《生存區法規》,喝了。水,剛準備繼續說一些處罰措施,下面的人群,議論紛紛。
  “伙子,大家都說蟲子養我們,是把我們當食物這是真的嗎?”
  “兄弟,我們這么多人,這也不準,那也不準,我們吃什么?”
  “韋區長,我以前在政府做事,你還缺人手不?”
  “市長是要把我們賣給蟲子嗎?”
  “你們是不是和蟲子談好條件了把我們當成豬養了?”
  “你們是不走出賣了我們?”
  年輕人那經歷過這個群情激奮地場景,一時招架不住,急得滿臉通紅。
  他不過原來是市長陽光時代的一個員工,在如此非常時期根本無法了解誰才是合適的人才,自然還是自己人用起來最放心。
  恰在此時,一群青甲蟲低空飛掠經過,越來越激動的人群,頓時全部閉上了嘴巴,連個屁都不敢放。
  年輕人擦了擦額頭上冷汗,迅將處罰措施總結為一句話大聲道:“蟲大人說了,要么服從,要么死亡!”
  “你說是它讓你來找我的?”霍家山憔悴地面孔,出一絲光彩,來回走動問道。
  “是的,霍部長,它只讓我聯系你一人,所有的情況,如我上述所言,絕無虛假。”李泰斗一邊狼吞虎咽地吃著霍家山給他弄來的東西一邊說道。
  “好,很好!李,稱做的很對!”霍家山贊許地說道同時陷入了沉思。
  它想干什么呢?為什么這個時候還想著和人類合作?明顯它們已經占領了絕對上風。
  珂陣兒己經進入前線,可惜軍方和科學院一直找不到蟲子的指揮中“心。
  雖然他曾反對過她但此刻,他還是十分地希望珂陣兒能夠成功摧毀蟲子的指揮系統。
  這是港城能夠化解眼前危機的唯一辦法。
  “從它那里能否了解到蟲子的指揮中心?”霍家山自言自語地搖了搖頭:“不可能,它不可能那么笨。”
  “李。”霍家山漸漸地將目光落在李泰斗身上,慎重道:“從現在起,我調你到總署辦公室,由我唯一負責,我想讓你擔任我和它之間的聯絡人。”
  李泰斗抬起頭,眼神閃出一絲警惕和猶豫,搖頭道:“對不起,霍部長,我………
  “李,這件事干系重大,我沒有可以完全信任的人。”霍家山緊緊地盯著李泰斗的眼睛道。
  李泰斗冷靜地說道:“我不覺得你可以信任我,我并不是你們和談派的鐵桿支持者。”
  “沒關系,我信任你,因為你是本城唯一和它深入接觸過、并和主戰派鐵桿有怨的、且是級的能士!”霍家山眼中放光道。
  李泰斗忽然冷笑道:“他們干的事情,看來你們總署都知道,卻每一個人敢阻止,對嗎?”
  霍家山毫不躲避目光道:“我們是知道,但不是不敢阻止,是阻止不了,更有很多人是不愿意阻止,你是個聰明的人,應該知道為什么。
  李泰斗搖了搖頭,卻肯定道:“是的,我知道,反正死的是別人不是自己,死了他們還能救自己,誰又會真心阻止?我只想問你,同它合作,保住港城,你有多大的把握?”
  霍家山思索了一下,快步走到門口將門反鎖好,又返回將窗簾拉下,接著從保險柜中,取出一個張紙,在李泰斗的面前心展開。
  李泰斗看了一眼,疑惑道:“是那只蟲子?什么意思?”
  霍家山點了點道:“畫這只蟲子的人已經離開港城,你不用知道是誰,但你一定聽過六些傳聞,這個人曾化解過港城兩次重大危機,其中一次就是精心策劃并挑起了原本沖突不激烈的兩方蟲族進行了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