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343 殺了我吧

與恐怖之子一戰,讓楚云升的直隸戰蟲急劇下降到六百不到,而且損失俱是中堅力量:二次形態的青甲蟲。
  他半個多月的心血,生生地讓一個已經重傷的恐怖之子就這么毀去了近一半。
  剩下的一大半二型,楚云升打算直接帶回傻大蟲的枯液區,在和它的勢力聯合在一起,雖然比不過炎珉,但抵擋香江城的巨型觸手怪和持弓女,他推算應該沒有問題了。
  炎珉的北方蟲戰已經結束”前來援助的孢子蟲族也無功而退,港城一帶再無可供他“訓練”直隸戰蟲的地方,只能依靠傻大蟲巨墳中的催生枯液了。
  催生枯液的功效,對枯液區的蟲子來說”實際上是超過進食木能量的,但缺點也是十分明顯的、產量嚴重不足。
  而蟲子的基數又特別的大”不管是傻大蟲這里”還是炎珉那里”甚至黃山外的那個珉,都一直存在這個供求矛盾的問題。
  枯液區蟲族的最大優勢就是繁殖速度極快,以數量占有絕對的優勢,這是楚云升目前見過的所有其他怪物都不能夠比擬的。
  任何蟲子的孵化都要用到催生枯液,只是或多或少的問題,但越是高級的蟲子,需要的催生枯液就越多,對于珉們來說,將寶貴的催生枯液用于促使原有蟲子的進化”還不如重新孵化新的更高級的戰蟲。
  因此,即便珉們十分清楚和了解這個矛盾,卻始終無法解決這個矛盾,楚云升曾猜測這也許是它們熾渴地希望得到木源體的原因之一。
  不過,炎珉拿到楚云升的完整木源體后”一直保留著,并毫無隱瞞地告訴他,它會將木源體交給即將降臨的殤而不準備自己使用,又令他曾十分奇怪和疑惑。
  不管怎樣”楚云升不是真正的珉,甚至連傻大蟲都不能算真正意義上的珉”所以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將次級木源體交給殤的打算。
  現在次級木源體就在他的〖體〗內,本著對炎珉的不放心,楚云升只能也十分相信傻大蟲。
  他親自挑選的枯液區之地”之前雖然有著種種弊端,但現在卻終于有了一個優點,實在是距離港城太近了,隨著傻大蟲的拼命拓展,粘液區只和港城隔海相望。
  恐怖之子的自爆企圖”讓楚云升根本支撐不了多少時候,如果不能以最快地速度返回巨墳,以修復枯液對膨脹地身體進行反壓制,他唯一可以“寄身”的蟲身,必定分裂而亡。
  六百戰蟲拍打著震天地飛翼聲,掠過海面,直奔傻大蟲的,號巨墳。
  傻大蟲散布空中警戒的少量青甲蟲紛紛避開道路”作為該枯液區的二號“巨頭”楚云升的蟲息,它們十分熟悉。
  普通蟲子雖然沒有智慧,但對第一首領始終有著一種切身的關注意識,危急時刻”它們會毫不猶豫用自己的身體為首領擋下所有攻擊,這是它們的“組織系統”所決定的。
  因而,猶如陽光時代醫院中,出現一群抬著受傷病人疾呼醫生搶救的人一般,幾十只三型青甲蟲”急切切地呼鳴著,將“重傷不治”地楚云升火速地抬往巨墳口。
  “大蟲”修復枯液的管子,快!我撐不了多久!”,楚云升一入巨墳,傻大蟲便立即派出管道將,“重傷”,的楚云升穩穩接住。
  有了上一次楚云升“假死”事件,愛好學習的傻大蟲顯得“沉穩”,了很多”立即毫不猶豫地將巨墳底部那些正在修復與孵化的管道拔了出來,橫移,一狠狠插在楚云升身上。
  很快一個新的粘液包緊緊地包裹著楚云升,上面密密麻麻地插著同一樣式的管道。
  “這回,別插錯了!”楚云升猛地一驚”咕嚕了一聲。
  “不,不會”我都認真,看,看清楚了。”傻大蟲急忙證明道。
  傻大蟲雖然還沒有將巨墳提升到一星的級別”但經過大半個月的時間,它已經能夠在,號巨墳中”用火元氣波動能力傳輸信息,如同炎珉的感召力量。
  “大蟲,我隨時可能會爆炸,你把,號蟲巢的控制權交給我,然后帶蟲之子去2號蟲巢,這里很危險!”楚云升想到只能是硬抗,但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抗的住?
  “沒,沒事,我,我不怕。”傻大蟲雖然自己不怕,但還是將蟲之子悄悄地鉗了起來,放入它的甲殼中。
  它相信楚云升,一直勝過相信它自己,即便有時候,楚云升都親。對它承認他做錯了,就像挑選粘液地址,但它卻壓根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不會是怕我搶你的蟲巢吧?”,楚云升疼地悶哼了一聲,實在沒有多少精力和它多說,直接采用了激將法。
  “不”不”不是!”,傻大蟲果然又上楚云升的當,連忙分辨道。
  “那還不趕緊出去!”楚云升知道傻大蟲是對他放心不下,但在危險沒有解除前,他不能讓傻大蟲和他一起冒險。
  傻大蟲最怕楚云升發怒,當即閉嘴,立刻用管道將它和蟲之子送出,號巨墳,再由青甲蟲將它們送往2號巨墳。
  ,號巨墳是最早建立的,也是傻大蟲現在五座巨墳中,“生長”,最好、“能力”最強的巨墳,這正是楚云升要使用它的原因。
  汩汩地修復枯液迅速地反補進入楚云升的〖體〗內,被撕裂地地方重新愈合”但很快又被尚未死透的恐怖之子再次撐裂!
  如此來來回回,反反復復”楚云升仿佛被人殺死再復活,復活再殺死,鼓起又壓縮,壓縮又鼓起……
  可恨地是,他這次意識卻十分地清醒,絲毫沒有假死的跡象,現在哪怕是昏過去現在都是他的極大奢望。
  痛到死去活來,無法忍受的時候,楚云升陣陣低吼,咬緊蟲齒,強裝笑意告訴自己:楚云升,你什么都撐過來了,死都死過好幾回了,還在乎這點屁事!?
  他將所有分泌出的劇毒都集中到〖體〗內,試圖早一點毒死“賴著不死”的恐怖之子。
  疼到極點的時候,他恨不得用千辟劍刺穿自己的肚子,將恐怖之子挖出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楚云升卻像挨著整個世紀一樣難熬。
  恐怖之子出了鬼一樣,始終不死,甚至還隱隱地有點逐漸恢復的趨勢。
  此消彼長,楚云升此間的痛苦,逐級攀升,在意識清醒下”到達了他有生以來**上最極端的巔峰,勝過千刀萬剮、凌遲錄皮百倍!
  “撐住!撐住!”
  “這王八蛋馬上就要掛了!”
  “還差一點點!”
  “不能放棄!”
  “楚云升,你要撐住,撐住了!”
  終于”
  “爸,媽前,前輩,我,我實,實在,撐”撐不住了!”楚云升狂叫一聲,他疼得快發瘋了!
  “殺了我吧!!!”
  刺耳的慘叫,穿過巨墳口,傳向空中,六百戰蟲齊齊一震,身處2號巨墳的傻大蟲更是緊張不已”就連蟲之子都停止了啼哭。
  楚云升看過很多電影、電視”暴力地、血腥地也沒少看,他一直很難想象一個人可以發狂到自己撕開自己的肚皮,掏出自己內臟”每看到這樣的鏡頭,不管是正規的戰爭片”還是限制級的血腥片,他都以為是導演在胡謅、瞎編。
  然而,今天!
  他卻血腥地操起自己的右足刺刀,刺入自己的胸膛!
  “把它挖出來,一切就安靜了……”
  楚云升腦袋里沒了木源體,沒了恐怖之子”沒了他所謂堅持撐住的信念,他只想立即結束這猶如十八層地獄般的煎熬。
  他撐不住了,受不了!再這么下去”他情愿去死。
  不是每個人都能堅持到底的。
  他狂吼一聲,刺刀順著腹部”一劃到底,大量地內臟枯液汩汩地流了出來,再用左足鉗子,殘忍地撕開切開的身體,控制著巨墳的尖銳管道刺入〖體〗內,卷住死死賴在他身體中的恐怖之子。
  用力一拉。
  “苛………
  再次加重的劇痛,令楚云升忍不住地痛呼高嘶。
  恐怖之子卻如同生長在他身〖體〗內一樣,玟絲不動。
  “滾出來!”楚云升喘著氣,怒吼一聲,拼了老命讓管道再拉一次。
  “苛………
  再一次的瀕死地劇痛,楚云升卻頓時清醒過來。
  恐怖之子本就是和自己準備死磕同歸于盡的,雖然它現在似乎正在恢復力量,但這里是枯液區,它也無望能夠生逃出去,所以不管它怎么恢復”它是耗死自己了!
  “是木源體,一定是木源體!”楚云升覺得自己疼糊涂了,這么明顯的事情”自己竟然疏忽了。
  一定是有著次級木源體作為支撐,恐怖之子才能活到現在,甚至開始恢復力量!
  “木源體,木源體”楚云升念叨著”不顧一切地調來腐蝕性管道,在自己〖體〗內搜索。
  凡是遇到阻擋的,不管是自己的身體,還是恐怖之子的身體,一律強烈腐蝕開!
  恐怖之子終究不是天下無敵,更何況如此凄慘的境地,除了它從頭到尾一根長長的脊椎骨頭始終無法腐蝕,其他部分雖然也很強悍,但硬是讓楚云升腐蝕出一個小洞。
  啵!
  一聲清脆地聲音。
  粘糊糊地管道帶著一個人類拳頭大小,綠意盎然地東西,拔出了體外。
  失去木源體的恐怖之子,頓時更為狂暴起來,在楚云升〖體〗內抵命地伸展身體,它已經恢復了一點點力量。
  楚云升的**現在已經處于死亡地邊緣”根本經不起它這樣的折騰。
  只有一個辦法了!
  楚云升將次級木源體送到巨墳腹地,立刻命令它開始融合次級木源體!
  想要逃出生天,此刻,只能依靠攝取木源體能量后的,號巨墳,通過他的身體打敗不要命的恐怖之子。
  他自身已經無能為力了。
  這是他唯一的勝算,命和木源體比起來,根本連想都不用想!
  巨墳融合機構瘋狂運作,墳中頓時綠芒四射,一片萬物生機勃勃地氣息。
  所有的東西都在瘋狂地生長,變換,本來原始形態的巨墳,節節高升,鼓鼓膨脹,聲勢浩大。
  突變,勢不可擋!
  突破……
  一星級別!
  突教……,…
  二星級別!!
  突破……
  子星級別!!!
  耀眼地綠光從,號巨墳中射入蒼穹,破開層層黑幕。
  傻大蟲扒在2號巨墳的分口,驚呆地望著瘋狂地,號巨墳。
  東北面的炎珉吃驚地看著那道綠柱,它完全不理解“封珉”怎么會動用次級木源體?
  海對面的人類,更是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奇景,這一刻,科學院實驗室中的,范大師病房前的所有倔強存活下來的地球植物,瘋狂地生長!
  枯液區的蟲子,充滿勝利地沸騰了;港城的科學院,心力交瘁地專家也沸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