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41 弓體融成

“嘟嘟嘟”,港城池警報聲貫徹云霄!
  “蟲襲!蟲襲!””
  居民們緊迫地呼喊聲從北方向主城區方向迅速蔓延。
  “蟲襲!蟲襲!蟲襲!””
  港城上下”到處都是驚慌失措地人群。
  區區八百只飛蟲,甫一越境,一彈未放”“安靜”,已久的城中”竟然不戰而隱隱大亂。
  楚云升很驚訝他們的反應”按說黑暗降臨已經不是一兩年了,港城的人類心理何至于如此脆弱,竟亂成這樣?
  等他率領麾下繼續追擊恐怖之子,越過港城主城與荊棘島之間狹窄海域的時候”才明白,港城真正大亂地原因不在于他,而在于這里!
  港口上堆滿了拖家帶口的人群,擁擠不堪,每一寸土地似乎都擠滿了人。
  北面,更多的人類還在朝這里涌跑!
  楚云升的戰蟲飛隊的出現,頓時加劇了人群的騷動的劇烈,港岸邊,不時地有人被后面的人,擠落水中……
  “我有通行證,讓我過去吧,求求你們了!”,“老子家就在荊棘島,憑什么不讓老子過去?”,“這是我的通行證”紅色的,讓我們過去吧!”
  “別擠,你個大陸仔,有紅色的通行證就了不起!?這里是我們港城的地方,應該先讓我們港城人先過去!”,“沒我們的軍隊,還港城?港屁,港渣都沒了吧!”
  “**,沒我們港城的楚術門人,你們那些快沒子彈的軍隊,頂個屁用!”,“吵個屁啊,他們憑什么不讓我們過去?”,“對”大家別吵了,一起沖過去”天星小輪來了!”,一艘渡船穿過海面上迷霧,逐漸顯出它“救世主”,般的身影。
  人群完全騷動了,所有人拼命地掙扎向碼頭擁擠,全然不顧最前面的人噗通噗通地被推搡跌入水中。
  嚴守在登船口的軍隊,持槍戒嚴,只是局面越來越失控,尤其是在飛蟲掠來的時候,有人腦袋發熱,已經開始試圖沖擊軍隊了!
  突突…………突突突!
  一今年輕的連長,精神極度緊張”連著朝著天空打出一棱一棱子彈!
  “退后!退后!再上前,我要下令開槍了!”,“連,連,連長”,一個班長緊張地拉了他的連長的作戰服。
  “退后,所有冬退后!這不是蟲襲,我再說一遍這不是蟲襲,希望大家保持冷靜!”,年輕的連長,漲紅了臉,根本顧不上他部下的小動作。
  “連長,連長!”,那個班長急了,竟然破天荒地一把奪下他上司的自動步槍。
  “老秦”你干什么!”,年輕的連長猝不及防”被奪了槍,頓時大怒,他的部下竟然敢奪他的槍,這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連長!!!你耔中蟲子了!”,那個班長咽了。吐沫,壓著劇烈的心跳,道。
  “啊?”,年輕的連長頓時啞然”背后冷汗侵體。
  只見天空之中被誤擊中的一只蟲子,“憤怒地”,呼嘯著沖下天空,二次型的龐大體積極為嚇人,但眨眼之間便到了他們頭上不足十來米地地方!
  他們這個新組建地連隊,由于港城軍火極為匱乏”壓根就沒有可以對付青甲蟲的重型武器而且團部一再二再三再地叮囑他們,不要主動挑釁,不要介入蟲子之間的戰爭,誰打響第一槍”將港城拖入戰爭,軍事法庭都不用送了”直接就地正法!
  年輕的連長以及他的戰士們不知道怎么辦才好,開槍軍部要槍斃他們,不開槍難道眼錚錚地看著蟲子殺了自己!?這叫什么事情?
  然而,近在咫尺的蟲子,甚至都能聞到它口中粘液的味道”忽然間“不甘心”,地拉起了身軀,折返回了天空飛蟲大隊。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還是頭一次見到蟲子被人類攻擊后,放棄報復,放棄攻擊,像是什么事情也沒有一樣的,拍著飛翼就這樣簡單地離開了?
  “看,是楚術門人!”,此時,人群中有個蘋著眼鏡,偏偏又比別人眼尖的高個短發年輕女孩,雙手抱拳,收與胸前,〖興〗奮而激動地尖叫一聲,語氣中充滿了崇拜。
  人群紛紛將發愣地目光從空中拔回,投向剛剛靠岸的天星小輪,一隊穿著英武地豎領戰衣的楚術門人,氣勢逼人地快步穿過登船通道。
  “原來是蒂大師的門人來了,難怪蟲子跑了!”
  “知道不,我三姨媽家的老二去年就是楚術門人的術徒了,現在都已經是術士了!”,“他們才是英雄啊,這架勢,是又要上前線了?”,“我要有他們的本事,也上前線和蟲子拼命去了!”,剛剛還在騷動不堪地人群”主動為楚術門人讓開一條道路,用充滿崇敬和敬佩地目光送著他們奔赴前線。
  “大家也看到了,蟲子暫時不會攻擊我們,這不是蟲襲,是蟲子之間的戰爭。請盡快退回來,請相信總署,相信軍部!我們一定會安排好群眾的疏散工作,現在荊棘島還容納不下持紅色通行證的,請”
  一個港城總署的官員,爬上一輛卡車頂上,操著擴音喇叭,大聲地喊著。
  他的聲音又高又尖銳,處在天空之上的楚云升都能聽得見。
  剛剛,他處在進化中的身體,稍稍一松懈,差點對他的部下失去控制”
  若沒有他苦苦約束著,蟲子豈會真的如那位官員所說的不攻擊人類?
  不要說楚術門人,就是持弓女親自出陣”這些蟲子也不會知道恐懼為何物!
  “目標只有一個,三角形黑蟲敵!”楚云升再一次給他的八百蟲屬確定第一命令。
  對蟲子,這辦法最管用,這也是他和老金、青仔這些沒有智慧的蟲子相處時,得出的有用經驗。
  恐怖之子從東轉而向南,準備再向西折返回來的時候,很快就發現了來勢洶洶地楚云升蟲群。
  它的速度已經不像之前那般犀利”更加肯定楚云升對它傷勢的判斷。
  不過,它很精明地選擇了繼續避讓,再次掉頭向大海深處飛翔!
  “嚨……”
  一只只青甲飛蟲,掠過荊棘島上空,無視陸地上緊張以待的軍隊以及目瞪口呆的普通老百姓,追擊而去!
  荊棘島上,東南處”某個重兵把守的楚術門人的秘密據點。
  “還缺一點什么呢?”珂陣兒熄滅了所用的光燈,獨坐在黑屋之中,只有古弓上下纏繞著陣陣妖艷地綠光。
  “為什么打不開呢?”,珂陣兒吶吶自語道:“這些匯聚的命源怎么就進不了弓呢?嬤嬤不會騙我的”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她忽然一動,清叱一聲,強大的元氣從身體上蓬發出來,涌入弓身,古弓一陣震動不已。
  但那些纏繞的綠光就是融入不進弓體!
  總像是有什么地方始終無法打開一般,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大半個月了,珂陣兒仔細一遍又一遍地審查步驟和楚術要則”一切都沒有差錯的地方。
  可它就是不肯打開大門一般,將她從諸多對弓感應人類身上匯聚來的命源,排斥在外!
  她不甘心地再次試了一下”弓身依舊搖晃一下”轉而恢復平靜。
  珂陣兒頑然坐下,久久過后”她漸漸地有點明白了,十之**是嘯云之弓對她的“承認”,不足”以致始終無法“激活”它,但她卻無論如何也不肯承認這個事實!
  她不甘心,絕不甘心!
  一股強烈的執念再次激發她的“斗志”,血紅著眼睛,再次一遍又一遍嘗試!
  忽然!
  赦”戕……
  一道寺音,從弓弦上清靈傳出!
  絲絲如蛇纏繞的綠光頓時爭先恐后地,一條條鉆入弓身。
  合!
  弓身關閉”命源融成!
  珂陣兒大喜,古弓上滾滾地力量洶涌地向她奔來,一種被充滿感,從未有過的認同感,充盈地鉆入她“懸空”已久的身體。
  她喜極而泣,跪入地中,清淚落兩行”顫抖道:“嬤嬤,爸爸,你們看到了嗎?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終于成功了……”
  唧!
  這時,忽然一聲高亢地蟲鳴,將她生生拉回現實。
  她迅速打開門窗,仰頭望去,逐漸昏暗地天空,一群飛掠天際地蟲子,沖向深海!
  其中一個影子,她似曾相識!
  原來是它!竟然是它!
  一瞬間她便想明白了,她努力了半個月都未打開的弓身,竟在它飛過的時候,被輕松地打開了!
  珂陣兒冷冷一笑,控制住古弓的她,心中涌出地不再是嫉妒之火,很是恨意和憤怒。
  “既然你不在意嘯云,那”天都開始幫我,你怎會想到,連你都被老天安排來幫我吧?這就是天意,天意啊!注定了它是我的!!!”珂陣兒縱聲大笑,笑得眼淚四飛,楚楚陣痛……
  強大的元氣噴發下,一滴淚珠,隨著沖擊,遠遠地向外面飄去……,一直飄落在一座堆積如小山的人類尸體上!
  “術主,軍部送來密件,科學院第一門火能巨炮與第一批火能槍械已經下線,武將軍親自詢問您的情況?”,宋密輕咳一聲,小心道。
  他驚駭地發現,他的術主”此刻間,已經猶如一座高山一樣,令人望而生畏!
  以他s級的能士力量,之前還能對她望其項背”而現在則完全已經具不到她的影子!
  “嗯,回復候爺爺,一切順利!”,珂陣兒不會讓自己眼淚被宋密看見,她始終沒有回頭,冷冷道:“從現在開始,三天之內,除非蟲子大舉攻城”否則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要來打擾我!三天后,該是我和它了解的時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