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336 一舉三得

……哼呵,它已經動心了,是啊,這世間,有誰能提抗得了這種**呢?我早應該想到了……”,珂陣兒扶風一笑,下令道:“宋密,它馬上就要出來了,等會我和它可能都動不了,你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殺了它*……”
  “遵命!術主*……”宋密目不轉睛地盯著地面,全身戒備待發,冷聲應道。
  “它來了,速度挺快*……”珂殲兒閉上眼睛,緊緊地握著弓身,靜靜地感受著古弓上的強烈波動,能不能殺了“正主”,就看這一舉了!
  她很慶幸這位讓她“朝思幕想”,的“正主”只是個蟲子,而不是個人類,省去她許多的麻煩,也降低了她追殺的難度。
  嚯……
  楚術門人頓時四散開來,以宋密為首,四大術將為輔,其他術侍與術士為基礎,隱隱擺下陣勢,只待那只蟲子自投羅網!
  他們靜靜地等待著……
  隆……咻!
  冰凍的原野地上,忽然掀起一陣土石,一只金黃色的怪異飛蟲,拍打著甲翼,拔地而起。
  “咦,宋密,好像和你描述的不一樣呢?”,珂殲兒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眼底拂過一絲驚訝和懷疑。
  “它一直在變,但頭上的……”,宋密心底浮上一層寒氣,他并不怕這只蟲子,但他不知為何卻在害怕這個女孩。
  “好可怕的進化能力,如此段的時間內,這是它第三次形態了吧*……”珂殲兒冰冷地打斷宋密,充滿**力地說道:“過來啊,為什么停在空中呢?這不是你最想得到的東西嗎?”,說著,她充滿妒忌地將手中的古弓稍稍松了一點,放出一絲古弓活躍的興*奮波動。
  那只飛蟲依舊一動不動,始終高頻拍打著飛翼,懸停在那里,仿佛在思考什么。
  “再抵抗它的**嗎?你也提抗不了,你也想占有它對嗎?”,珂陣兒似是在喃喃自語,眼光一寒,尖銳地叫了一聲,縱身向蟲子躍去,道:“讓我看看你其實也也會入魔的!”,她恨眼前的這個蟲子,恨之入骨,它不過是蟲子,而她最心愛的弓,卻為它而歡呼雀躍”甚至,在這么短的距離上,她都無法拉開弓弦射殺它,這讓嫉妒得發狂,恨不得立即將這只蟲子撕為碎片!
  你必須死!它只能有一個主人!那就是我!
  珂陣兒心中大喊道,怒發飛舞,沁出心血”進入與古弓融合的最高狀態,冷笑著逼近她所痛恨的這只蟲子。
  蟲子沒有逃跑,似乎有種魔力在無窮無盡地吸引著它,到珂陣兒舉弓靠近它的時候”它甚至不由自主地向前飛動了一段距離。
  吟……
  隨著一聲弓弦振動般的刺耳超分唄的音頻響起,一人一蟲在距離十來米的位置上,各自被一股強烈地爭執力量逼停下來。
  這十米苒空間上,天地元氣極度地扭曲,波玟漣漣,各種**如同傾海之水,滾滾不絕地充斥期間。
  占有、得到、權力、地位、武力、智慧、永生、奴役、愛、恨……
  就連站在一邊的和弓無關的楚術門人,瞬間都被勾出無數種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原始**。
  珂陣兒如癡如狂,如瘋如癲,鄙笑道:“既然是正主,你也更想占有它,你也更會被它奴役”你也更會發瘋,對嗎?”,那只蟲子仿佛陷入了魔境,一聲不吭,仿佛魂都被攝走了。
  珂陣兒忘記了對方只是一個不會說人話的蟲子,冷笑道:“你也不過是個充滿**,連魂都會被它勾走的俗物!連我都不如!宋密,你們還等什么?快殺掉它根不不配擁有……”
  楚術門人被他們的術主一言從**中驚醒,正要對那只蟲子發起攻擊,忽然從珂陣兒的懷中飛出一個玉牌”而那只蟲子的眼睛,卻直勾勾地看著那只玉牌。
  珂陣兒頓時如遭雷擊!
  它一直想要的是掌牌!!?而不是弓!不可能”它怎么可能無視嘯云之弓!而從頭至尾只關注著這只掌牌!!!?
  她終于看清了這只蟲子的目光,壓根就沒停留在她手中的弓身上,而是直幽幽地盯著她一直毫不在意地掌牌!
  為什么?為什么?它怎么可能不想要嘯云之弓!?怎么可能只是想要一枚對蟲子毫無用途的掌牌?
  為什么它沒有和自己一樣的**?為什么對神弓沒有占有的**?它可是正主,難道一點不想得到嘯云之弓?
  珂陣兒平時堅信的信念,忽然間出現了巨大的裂縫,她一直告訴自己,只要是人類沒有人不可能被嘯云之弓所迷醉,沒有人能逃**,即便是正主,才會有更強烈的占有**。
  她試驗過,她抓了很多對弓有反應的人,反應越是強烈的,占有**越是濃厚!
  所以她相信,正主一旦出現,它必定對嘯云之弓有著比她還恐怖地入魔般的渴望。
  但此刻,這種想法,完全被粉碎了!
  它,這只蟲子,嘯云之弓唯一為之而興*奮的,確定無疑的正主,竟然無視了神弓的存在,卻只在意一中相比神弓不過是個……垃圾……的掌牌。
  它迅速逼近,用鉗子夾住掌牌,然后頭也不回地轉身疾飛!
  珂陣兒完全被激怒了,她的嫉火瞬間轉變為不可抑制的怒火,當她最心愛最珍惜的東西,被一個蟲子當成垃圾一樣徹底無視后,那種無名的憤恨幾乎要燒毀她的身體。
  “你去死吧!”珂陣兒不顧被古弓牽制而不能動彈的身體,強行催動嘯云之弓,瘋狂地拉開弓弦。
  只可惜,蟲子飛的太快,她又不能完全控制住古弓,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這個令她恨之入骨的蟲子逃之天天。
  珂陣兒實在是高估了楚云升,其實他一直是被嘯云之弓“迷惑”,去的,否則以楚云升的敬小慎微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冒險和她近距離接觸。
  當他以自己強大的意志力克服了幾乎要吞噬他的**雜念,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蟲身已經和持弓的女人不到十來米。
  當時”楚云升便心驚膽顫,冷意徹身,不要說那個持弓者,就是散布在周圍的那些覺醒人類,一圍而上,他那里還能有命在?
  他根本來不及分辨是什么東西“迷惑”,了自己,當玉牌自行飛出的時候,他就立刻認定了是這東西搞的鬼,他很熟悉這東西古書的地圖之一。
  所以,他也壓根也沒珂陣兒想的那般沒有**”否則他也不會在極端危險的時刻,還用鉗子夾回了玉牌。
  只不過,他和珂殲兒兩人各自想錯了東西……
  楚云升將玉牌吞入體*內,展翼高飛,迅速掠入炎珉的地盤。
  當他飛離了持弓女一群人的范圍時,才明白過來,問題不走出在玉、牌上,而走出在那只弓上。
  現在,玉牌在他手上,那種差點讓他迷失的感覺,卻是在飛離持弓女一群人一段距離后才消失。
  顯然不是玉牌的問題。
  而且那只弓的摸樣”他有點陌生的熟悉感,思索了許久,才想起來樣子似乎像是他在金陵城石碑中見到的古書前輩的那只弓。
  但剛才的那種感覺讓他非常的不舒服,像是讓他迷失被控制一般,完全不像是前輩留下的東西,反倒像是一個魔物!
  他記得前輩在石碑里說過“萬記,弓可棄之”玄書萬萬不能遺失!”,可見在前輩的眼里,古書高于一切,但前輩的古書卻從來沒有散發過這種迷人心神的邪魔歪道一樣的氣息。
  即便是前輩種下的玄書氣息,楚云升也體會過,不過是和尋找地圖一樣的氣機牽引罷了”十分純正,從不亂人心神。
  所以,楚云升以前輩的作風來推斷,總覺得那女人手中的弓,絕不應該是前輩的弓,又或者出了什么問題。
  對這種東西”楚云升一向敬而遠之,他討厭被人控制,被人操縱的感覺,更何況是一只來歷不明地弓。
  即便它再強大,楚云升此刻也毫無興趣。
  “你毒么來升*……”這時,炎珉的聲音忽然打斷了他的思索。
  楚云升才發現,不知不覺間,他已經飛到炎珉的枯液區的北面。
  “殤要降臨了?”,楚云升不著痕跡地問道。
  “不錯,吾已徑感覺到它日益逼近地身影,用不了多久了!”,炎珉并沒有隱藏什么地說道。
  “我需要做什么準備?”楚云升旁敲側擊道。
  “火能量,越多越多,殤需要。”,炎珉簡潔地說道。
  “你的北方戰事還沒有結束嗎?”,楚云升沒有追問下去,而是換了一話題,他隱隱有個打算。
  “它們從更北方來了一批援兵,因為你,吾錯失了最好的機會*……”炎珉似乎有點嘆息般地說道。
  “我或許可以幫上一點忙。”,楚云升淡淡地說道。
  “你提供不了那么多的戰蟲,只需要為殤準備好足夠的火能量就行了。”,炎珉對楚云升的幫忙并沒有多少興趣。
  “我指的是我,不是戰蟲。”楚云升解釋道。
  “你?”,炎珉奇怪道。
  “是的,這是我現在的分身,本體在南方籌備能量就行了,就當是我回報你的援助吧*……”楚云升言之鑿鑿地說道。
  實際上,他另有目的,香江城的巨墳他現在不能再待下去了,起碼在他實力能夠對抗持弓女之前不能再出現在那里,否則他們遲早還是要找到傻大蟲的巨墳,并發起襲擊。
  傻大蟲的枯液區需要時間發展,而他是最大隱患,只要他離開,沒事再往港城東北面飛一圈,追殺他的那些人類注意力就會立即被吸引到這里,替傻大蟲爭取到寶貴的時間。
  而這里是炎珉的重兵結集地區,持弓女想殺他絕非易事,再加上和孢子森林的蟲子作戰,它們的木能量和特殊能力,都是楚云升所急需進化和學習的東西,實力的提升就靠它們了。
  所以,他打的小算盤,就是準備一舉三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