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333 你們想造反嗎

第三百三十三章你們想造反嗎?
  ^
  “它一定在附近”奔掠進來的那人,聲音英氣逼人,蕭勁穿透。
  “頭兒,你的力量又增長了這么快就解決章魚觸手怪了?”一個羨慕的女人聲音道。
  “觸手怪受了傷,傷口和犧牲的小張如出一轍,所以我敢肯定那只蟲子一定就在附近”那人確信無疑地道。
  “它攻擊了一只巨型章魚觸手怪?”一個驚訝地聲音道。
  “哼,不管它怎么樣,凡是術主要的,不管是人,還是蟲子,必死”一個冷冷地聲音道。
  ……
  楚云升心中驚濤駭浪,身體卻猶如石頭一樣,一動不動
  不是動不了,是不敢動,他靠得太近了,差點自投羅網。
  這個小樓簡直是高手云集,最后那一人來后,他們撤去蟄伏,強烈地能量波動,令他驚駭無比。
  里面至少有四名黑武王水平的高手,后來的那個人更是超越黑武王以上的存在。
  在不動用紅光波擊的情況下,這五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能輕松殺死他
  尤其是后來的那人,氣勢極為攝人,楚云升懷疑自己只要稍微一有動彈,他必定能敏銳察覺
  這群人又明顯是沖著他來的,他們口中所說的,頭上的裂縫、受傷的觸手怪,無一不和他有直接的聯系。
  楚云升思來想去,霍家山的頭銜是副署長,和他一直愿意以交流方式溝通,可能性很小,其他高層也沒接觸過,整個港城也只有那個持弓者嫌疑最大。
  沒想到此人如此執著與狠毒,仿佛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竟然派人越海追殺
  楚云升心中飛思,收斂氣息,紋絲不動地試圖等著這群人離去后,他立馬隱蔽撤回巨墳,香山城已是危險之地,不能再待了。
  但他卻一時忘記了懷中還有個嬰孩,等到想起時,已經遲了,餓醒的嬰兒頓時“哇哇……”地大哭起來。
  “什么人?”小樓中頓時一聲厲喝,隨著聲音,已有兩人身影沖了出來
  楚云升再也隱藏不住,變色偽裝也不是萬能的,起碼他還不能變形,蟲子的造型還在那里。
  “蟲子?……殺”
  頓時一道寒光,激射而來。
  楚云升在他們出來前,已經做好跳躍準備。
  嘭飛沙走石
  劍光夾裹的能量轟擊,在他身后炸出一個大坑,同時,楚云升借助蟲子的優越彈跳能力以及噴氣特技,瞬間射出十幾米之外
  “截住它”
  最強的那一人,背著一只長劍,從小樓中迸到半空中,踩著飛起的碎石,凌空微步,肅聲道。
  嗡嗡……
  一聲強勁地摩托聲,從小樓的窗戶中破窗而出,一個持槍的女人,雙腿夾著車身控制方向,雙手拖著漆黑的狙擊步槍,于空中連連扣動扳機。
  激烈地子彈穿過爆炸激起的碎石群,一發追著一發,命中正在奔命地楚云升。
  她的槍法太準了,子彈軌跡極為刁鉆,幾乎每一擊都打在楚云升甲殼上的同一個位置上
  不到數槍,楚云升二次形態的強硬甲殼,便在她飽含火能量的子彈,快速連續打擊下,定點穿透。
  楚云升悶哼一聲,金屬子彈雖然會被體內黏液溶解,但帶來的傷痛卻一點也沒少,更是只差一點就被她打中了藏在甲殼中的嬰兒。
  身后攻擊連續不斷,追殺不止,此時,他若放下嬰兒,則它必速死于亂戰之中,若不放下,楚云升又得分心防止它被人類的攻擊襲殺!
  他幾乎陷入兩難。
  “術侍追擊,術將包抄”最強那人當空掠過楚云升的頭頂,抽出長劍,行云流水般地劃出半圈,掀起水泥地皮,襲向沖來的楚云升。
  同時,追殺楚云升的人群中,分出四人,各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紙,顧自*擊在身體上,黃光大作,頃刻間,速度鄒然提升,兩人奔左,兩人奔右,四面圍攻
  楚云升前后左右,四面皆敵,如困籠之獸。
  黑武王級別的覺醒人類他現在惹不起,超越黑武王的就更不要說了,生機只在背后,雖然背后人數最多。
  他沒時間思考這些人為何會使用像符一樣的東西,體內脹氣一團壓氣,張口**而出。
  如果是尋常的二次型赤甲蟲,或許已經無計可施,但楚云升不是,他身賦奇能,借助強勁地氣流反沖,猛地停下向前疾馳的軌跡,張開鉗子,掉頭向后面沖去
  “是它頭上有裂縫當心它鉗子上有毒”最強那人微微一怔,楚云升的反應似乎出了他的意料之外,當即大聲提醒隊友道。
  但那已經遲了,后面十二術侍本就高速前沖,楚云升絕地大返斬,幾乎就是電光火石間,激烈地轟撞到一起
  嘭……嘭嘭
  接連幾聲強勁地碰撞聲,刀光劍影,鉗飛腿割
  嗖
  混亂團影中,楚云升激射而出。
  他以半只鉗子被削拼平,甲殼上倒插三只利劍地代價,拼死沖出包圍圈
  四腿并力,留下一具人類尸體,楚云升沒命地朝著城市中混亂地街道躲藏。
  他有變身和攀爬筆直墻壁的兩大優勢,陷入雜亂多障礙的城中,反而好過外面的荒郊野嶺。
  在香山城里鉆來鉆去,屢次闖入高樓大廈,很奇怪,他現在又希望遇到一只觸手怪了,而且越大越好,替他擋**后那些怎么也甩不掉的尾巴
  陸陸續續地,他在被緊逼地追殺中,碰到許許多多的幸存人類,但始終沒有機會將嬰兒丟下,只要他稍稍放慢一丁點速度,鋪天蓋地的攻擊便從天而落。
  那些幸存人類遠遠地見到他,更是嚇得四處亂跑,只是等那些穿著豎領戰衣的覺醒者們攻上來,便惡狠狠助威罵道:“殺了它殺了它”
  楚云升此刻仿佛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
  他猶如一個寧靜世界的闖入者,不停地在城市中穿梭,不停地有越來越多的幸存者,各種隱藏在黑暗深處的怪物,甚至老鼠都被驚了出來。
  整個香山城仿佛像是醒了過來一般,到處都是一片混亂,沸沸揚揚。
  追殺他的人群中,最強的那位和四位堪比黑武王的高手,漸漸地被從深樓中驚醒地大型觸手怪纏住,若非那樣,他早死八百回了。
  楚云升沒命地奔跑著,他差點被一個十幾層樓高的巨型觸手怪“踩死”,身后十一個覺醒人類卻始終窮追不舍
  他已經漸漸地被逼到城市的邊緣,再掉頭沖回去,已經不可能,除非另外一個鉗子不要了,身上也準備再被插上幾只劍
  唯一可以逃**的機會,也被他臨時否決了。
  路過一座大橋的時候,他只要輕輕躍下河水之中,順流而逃,后面的那些便無計可施,但他懷中的嬰兒則必定溺死無疑。
  他幾乎只是那么一瞬間地猶豫,就差點被追殺者殺死在橋上。
  拖著遍體鱗傷,楚云升選擇了東北方向,拔足狂奔,那里是炎珉的黏液區,他不敢將追殺者帶到傻大蟲那里,一座還在修復的巨墳根本防不住這些人,不但救不了自己,反而會害死傻大蟲。
  追殺,追擊,襲殺
  楚云升完全拋棄了反擊,最強的紅光波擊也不敢用,那東西一動用,全身能量便會消耗一空,他身后可是有著十一人,不可能一擊皆殺,一旦沒了火能量,他只能任由宰割。
  因而,他只能將全身地力量全部用到腿部,以他能達到的極限**速度,順著布滿了廢棄汽車地公路上逃竄。
  對他傷害最大的,一直都不是那幾個堪比黑武王的高手,而僅僅是一個騎著摩托槍法奇準的女人。
  那柄威力巨大的狙擊步槍,不知道打入了多少發子彈進入了他的身體,如果不是楚云升超乎尋常的緊密身軀,早被侵入的火能量撕個四分五裂。
  即便這樣,他尾部區域的甲殼,已完全被打爛了
  楚云升幾乎是全拼著一股強烈地求生意志,拖著汩汩外流的**,散著一路,亡命東北。
  他此刻恨不得將那個持弓者撕成碎片,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先是殺死了老紫它們,現在又將自己幾乎逼上了死路。
  ……
  唧……轟
  一只二次形態的巡邏青甲蟲終于發現了這一蟲十一人,毫不猶豫地俯沖襲來,**烈焰,加入戰圈。
  求救地信號,楚云升一刻不停地從口里噴發出來。
  大量地青甲蟲巡天而來,呼嘯著俯沖地面,以必殺地氣勢,撲殺向楚云升身后那些竟敢進犯它們領地的人類,這是它們無論如何也不能容忍的事情。
  “走”追殺者中一個冰冷地聲音,不甘心地高呼一聲。
  十一人終于停下窮追不棄地追殺,組成嚴密陣型,防御著青甲蟲的攻擊,不得不向遠處撤離。
  然而蟲子的“驕傲”豈能容忍他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越來越多的蟲子從黏液區隆隆開來,勢必要將冒犯“人類**”的這十一人斬殺于當下不可
  一場死亡追殺角逐,殺者和被殺者的身份瞬間反轉。
  滾滾地蟲群團團將十一人死死圍住,不計代價地涌了上去。
  楚云升已經筋疲力盡,拖著殘斷地身軀,本準備就近找到一個巨墳,修復身軀,卻沒想到被十一個大膽冒犯黏液區的激怒的蟲群,連他都圍住了。
  “哇哇……”
  他很快就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又是那個嬰兒
  “老子是封珉,你們想造反嗎?”楚云升面對兇光畢露、目視眈眈的蟲子,用盡最后的力量,大聲吼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