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329 神奇的楚術

會議室內一片寂靜。
  只有武方候近乎咆哮卻帶著痛苦的聲音。
  桌上散開了一頁照片,曾經純真的少女面孔上,點點落上他苦澀的淚水。
  港城總署署長粱興棟嘆息一聲道:“珂小姐,也不容易啊!”
  霍家山卻保持了沉默,像這種年紀和這樣經歷的人,從來不會因為別人的一面之詞,就立即推翻自己的觀念。他其實和武方候,粱興棟都是一種人,對自己的判斷都十分堅持和執著。
  不同地是粱興棟在他眼里,只是十分的圓滑并始終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埋藏心底而已,而武方候則很少和人商量,偏向于專橫獨行。
  因而,片刻后,他雖然語氣有所緩和,但依舊堅持道:“武將軍,五羊城的事情我曾詳細地聽取過報告,并非你所說的一無所知,我打心底里敬佩你們,也很尊敬那些戰死的士兵以及犧牲的同胞,他們都是我們共同的英雄!
  我知道你對援救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懷,是的,當時是我力主不救,不僅僅因為當時根本無力相救,而且我們覺得你的戰略發生了致命錯誤。
  你忘了,當時我們也屢次冒死派遣能士進入五羊城,請求你們退守港城,我和你說的很清楚,蟲子勢不可擋,陸地上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強拼是無謂的犧牲!
  但它們跨不了海,而港城三面是海,蟲子無法四面圍困,只能從北面一個方向進攻,當戰場縮小到一條通道上,它們的數量優勢就無法突出,而我們有限兵力卻可以集中防守,事實上自你們退守港城以來,多次防御大戰的成功”已經證明我們總署的意見是正確的。
  況且萬一北線防御不住,我們還能向中環方向的許多島嶼上撤退,蟲子只能望洋興嘆,而我們則可以得到寶貴的喘息之機。
  但是你拒絕了我們這些合理的建議,始終試圖血拼到底,港城方面只能做最大的努力營救從北面逃亡來的難民,用本就微薄的儲糧保存人類的實力。
  并為了將來能夠擁有反擊的能力,港城上下犧牲了多少同事,搶救那些設備,那些機器”甚至冒險渡海去奧城、去百島城、去香山城,找食物儲備、找工業原料,我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能讓我們撐得更久一點,讓我們能撐過最困難的時期。
  因為我相信人類總有一天能夠找到辦法進行反擊,不管是科技上,還是能士上”總有一天我們可以反擊!我至死都不會懷疑這點!”
  武方候搖了搖頭,不認同道:“你的那些觀念是建立在蟲子大量出現之后的,事實上,這是一場完全信息不對稱的戰爭”在無盡的黑夜中,我們根本想不到它們一夜之間能夠冒出那么的蟲子,能夠徹底包圍我們,我們根本不了解對手,完全是閉著眼睛和它們作戰!”
  霍家山嘆了口氣,這件事上他們己經扯皮太久,誰也無法說服誰”不過已經過去了,再論也無法挽回,因而他索性不再談這個事情,直奔今天的主體道:“另外,我從來都沒有否認過珂小姐對本城以及五羊城的貢獻,但并不能因為她以前的貢獻就可以抹殺她所犯下的錯誤,功是功,過是過,是兩回事,不過在這點上,我可以理解”因為我們以前制度上的差異,造成世界觀與價值觀的不同,需要時間雙方磨合。
  我想陳述的是”我覺得珂小姐并非完全被嘯云之弓所奴役,她擁有自主的意識”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她還能夠想到辦法逼迫我下令斬盡殺絕。
  這里面本身有個悖論,如果柯小姐發覺某個蟲子威脅了她對弓的控制權,并能夠清醒地要消滅它們,那么弓對她的控制與奴役又體現在何處?
  難道說這支弓一直在暗示她要殺光那些“威脅者”?還是她自己這么想的?”
  武方候立即打斷他,道:“我不想再討論關于陣兒的本性問題,她是我看著長大的,猶如我親孫女一樣,還有她為別人算做出的貢獻,我有足夠理由相信她*……”
  霍家山出人意料地點頭道:“武將軍,我能理解的心情,你和珂先生是生死之交,這份情誼曾是一段佳話,我只是懇求您能夠用您對她長輩的身份,盡力約束她越來越出軌的行為。
  您也承認她現在變了,也承認她當時的沖動,所以我想只有您能夠約束她,不要讓她從我們的功臣,成為一個罪人,這樣的事情,歷史上還少嗎*……”
  武方候冷著臉,沒說話,會議室再次尷尬地冷清下來。
  “各位長官,是否可以容我發表一下意見*……”一個軟弱無力卻冷靜異常的聲音,打破了會議室的寧靜。
  霍家山點了點,示意他但說無妨,這是總署的一位神秘“軍師”雖然年紀輕輕,卻多次提出致命的意見,包括港城的防御以及最后撤退計劃,但一查來對此事發表過任何意見,不知道為何此時忽然出聲。
  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重重地咳嗽了一聲,帶著一絲血絲,似乎很費力地說道:“根據諸位長官提供的資料,情報以及剛才的敘述,我僅陳述我個人見解,但希望在我未說完前,諸位長官勿要打斷。
  從現有的資料上來看,整個事件的起始點是港城東北區,因為技術部門的一次能量屏蔽場切換故障而導致七只蟲子鉆出地面。
  再加上這七只蟲子的奇怪組合,基本可以判定它們并非是有預謀的進入港城,而是誤入,這也已經是各位長官的共識,無需再論證。
  那么既然這樣,首先一個問題,這七只蟲子,來自何方,并要去向何處?
  沒有任何的直觀的信息可以讓我們了解。
  但是整個事件中擁有諸多的細節部分,可以向我們提供推測的素材。
  它們在誤入港城后,一沒有派遣可以飛行的青甲蟲去呼救,二沒有攻擊任何一個人類,而是當即要求談判談判的目的是安全離開港城。
  所以我敢推測它們并非來自港城北面的枯液區,而是來自其他地方,具體我只能推測是孢子森林更東北邊的地方,甚至來自福省地區,因此它們可能并不知道枯液區同類的存在,只能寄望用談判的手段獲得安全。
  也正是基于此,我不同意科學院的看法,我認為那只會寫漢字的赤甲蟲不僅不是智慧體的傀儡,反而是一個特殊的獨立智慧體,是我們所未知的東西。
  這只蟲子具有兩種我們從未見過的特性,第一,能夠寫漢字,并聽懂人語。第二,它在最后逃跑的時候使用了我們從未見過的能力。
  同樣,這七只蟲子基本都在它的指揮下行事,可見它的地位和它的赤甲蟲身軀是完全不相稱的這里又有一個細節,七蟲在垂危之時,曾多次向后拋開這只赤甲蟲,應該是希望它能安全逃離這足以說明它的地位。
  如果我們可以擴散思維,發揮想象力,不難猜想到,也許它是因為吞噬了我們人類太多的人腦,進而進化出人類的思維?
  這樣,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何珂術主一定要置它于死地?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嘯云之弓的真正主人應該被這只蟲子所吞噬它們之間或許產生某種不可知的融合,蟲中帶人,人中帶蟲。
  但究竟它現在是蟲子,還是人類,沒有足夠的資料我無法給出推論,但只能確定一點,它起碼是一只帶有人性的蟲子,這大概也是它為何沒有傷害市民的因素之一。”
  年輕人虛弱地喘了一口氣,扶著椅子,堅持繼續說道:“解決它們從哪里來的問題下面就是它們要去哪里的問題。
  從現場科學院的報告可以看出,七蟲出現后,它們周圍除了強烈的火能量波動還明顯地發現了木能量泄露,這股木能量的能度指數甚至超過了七蟲的總和!
  但是在現場我們未發現任何和木能量有關的物體所以我推測,它們極有可能攜帶了某種物質,那只智慧赤甲蟲不是說過有任務在身嗎?
  我想這句話,并非虛假,以它們七蟲組合來看,有飛行的,有鉆地攝取能量,有可以遁地逃跑的,有智慧指揮的…………加起來,你會發現,它們其實就是一個分工明確地小型組織。
  而這樣的一個功能齊備的組織,顯然是為長距離完成某種任務而準備的。
  至于任務是什么,我們同樣不知道,但這不關鍵。
  關鍵是,當我們殺了七蟲中其中五只,并帶回尸體后,經過珂小姐的研究,并沒有發現任何特別的東西。
  但那只智慧赤甲蟲,卻帶來了大軍,一定要要回尸體。
  從我們以往交戰的記錄來看,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所以我敢肯定,那只智慧赤甲蟲一定用了什么辦法威逼了港城北的枯液區蟲子,迫使它們不得不放棄即將勝利的戰場,全軍返回港城外圍。
  也許和那個木能量泄露有關,但是我們無法知道。
  所以一切井焦點都是這只充滿智慧的蟲子!”
  粱興棟忽然同道:“分析的不錯,那么對如今的局勢,你有什么建議呢?”
  年輕人劇烈地咳嗽起來,滿嘴的鮮血,道:“我兩個建議,可供諸位長官參考。”
  粱興棟想伸手去扶,卻又不知道在畏懼什么,縮了回來,道:,“需要休息一下嗎*……”
  年輕人搖了搖頭,掏出精致的手帕,擦去嘴角的血絲,道:“第一個,集中港城的全部力量,尋找此蟲并擊殺之,抹去嘯云之弓的死去的正主殘存在此蟲中的最后氣息,使得珂術主能夠完全掌控這只神弓,那么她的力量將可能再次發生上百倍、甚至幾百倍的增長,那么,珂術主便可一人仗一弓殺入枯液區,搜尋蟲族老巢,得而誅之,平定港城蟲患!
  如果第一步能夠成功,即殺掉智慧赤甲蟲,那么運用此法,解決港城當前危機的成功率至少高達90%以上!”
  霍家山皺了皺眉頭道:“那么第二個呢?”
  年輕人虛弱地笑了笑”道:“第二個,第二個在我的推算中,成功率只有。!”
  粱興棟奇道:“只有1*……”既然只有百分之一,為何又要說?
  年輕人閃爍著近乎妖異的目光,道:“對,只有ps,但這,環是指救港城,而是救全人類!”
  粱興棟一愣,**口說:“全人類?”
  年輕人費力地點了點頭,道:“是的,全人類,那只蟲子已經發生了變異,產生了人性,它試圖和人類接觸,并不排斥,且它有令人奇怪的能力,這是一個契機”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們可以同它進行接觸,不停地向它釋放善意,并了解蟲族的動機”尋找人類和蟲子的機會,但這個成功的機會,只有。!
  在這個過程中,港城可能早已被枯液區的蟲子所滅絕,但只要我們給它種下這個思想與契機,那么其他地方的人類就有1%的機會,隨著它的成長,在未來獲得成功。
  粱興棟倒吸了一口涼氣,環視了幾位掌權人物,年輕人已經一言道盡了港城的兩條出路……片刻后,他沉重地說道:“大家舉手表決吧*……”
  年輕人閉上眼睛,扶著墻壁”走出了會議室。
  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趕緊扶住,緊張道:“小,少爺,又吐血了*……”
  年輕人妖異地臉龐上,顯出一絲疲倦,道:“沒事,習慣了。”
  老頭關心地問道:“要休息一下嗎?”
  年輕人扶著他的肩膀,步伐輕浮地走出總署大樓”弱聲道:“不用,讓小李把車開來吧”你扶我上去*……”
  老頭揮了揮手,招來一輛黑色的小車,小心翼翼地將年輕人扶了上去,汽車很快地駛出了總署大街。
  “少爺,您認為他們會選哪一個?”老頭似乎有些擔憂。
  年輕人無力地躺著座椅上,望著車燈前的世界,迷迷糊糊地恍惚道:“其實還有個辦法,將嘯云之弓交給那只蟲子,你猜會有什么結果?”
  老頭驚道:“少爺!蟲子得了嘯云之弓,港城還有活路嗎*……”
  年輕人笑靨如huā,道:“王叔,你不懂,這個世界變了,規則變了,那才是港城最好的出路,這棟大樓里面的人和你一樣,思維都停留在陽光時代,被局限了,無法走出來。
  你還得半年前的飛碟事件嗎,她們在滿世界地通緝一個叫楚云升的人,楚云升,楚,楚術門人,用劍,你不覺的奇怪和巧合嗎?”
  老頭顫乒道:“您是說,那個被通緝的人,是,是…………”
  年輕人點了點頭,道:“如果我想沒錯的話,那個姓楚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楚術正統!那只弓,或許找的就是他…………”
  老頭不解道:“不是說找的是那只蟲子嗎?怎么又是他了*……”
  年輕人蒼白地笑道:“這就是你們思維的局限啊,他為什么就不能是一只蟲子呢?為什么?那么神奇的楚術,真是令人陶醉呢!”
  老頭疑惑道:“那您,為何不和署長他們說呢?”
  年輕人用手指劃小著車窗玻璃,道:“我和他們共事了三年,三年來,我看透了他們,即便我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更不會做這樣的選擇,他們……算了,而且陣兒知道了,她一定會殺了我……”
  老頭垂下目光,默不作聲。
  年輕人微微嘆息道:“可憐的殲兒啊,她不知道楚術才是真正的瑰寶,那么神奇而奧秘的東西,她拿在手里卻不動心、不珍惜,偏偏要舍本求末,迷戀一只破弓,人果然是犯**的動物,越是得不到的,越覺得是最好的,可,我又何嘗不是呢?”
  老頭趕緊勸慰道:“少爺您和她不同,你剛不是說武將軍說她是被那只弓反噬了嗎?
  年輕人一動不動地,似乎在沉思道:“人人心中皆有惡魔,有信則**之,無信則縱之,干弓何事?”
  老頭輕輕喚道:“少爺?少爺?要到了?”
  年輕人微微睜開眼睛,虛弱道:“船和糧食都準備好了?”
  老頭道:“是的,少爺*……”
  年輕人重新閉上眼睛,道:“準備走吧,順著海岸,我準備了很多楚術的東西,應當沒有什么危險,可惜不能在這里見到結果了!還真想見見那位楚云升呢…………希望京城的那位賣弓的人不要讓我失望吧,神奇的楚術……”
  [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