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327 那就成為珉吧

傻大蟲有三怕,一怕離開珉,二怕自己被人發現是怪胎,三怕楚云升的罵。零點看書
  三怕之中,第一怕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第二怕隨著楚云升和老紫的出現放松了很多,唯獨這第三怕,始終是它最為“擔心”的事情,很多時候,它就像總在擔心做錯事而怕被挨罵的小孩一樣。
  楚云升略略一加重語氣,傻大蟲便趕緊閉上了嘴巴,不情愿地磨蹭了半天,才極其遲緩地“爬,,到木訥在曠野中的孵墳蟲身邊,眼巴巴地望著楚云升,希望他能馬上改變主意。
  “趕緊吧。”楚云升又好氣又好笑,這都是為它好,怎么看起來像是要殺了它似得?
  這時,傻大蟲卻令楚云升措手不及地,語無倫次地道:……你…………是……要……走……嗎?我……丟……下……不……要……”
  楚云升猛地一顫,轉頭看著傻大蟲,此刻它哪還有半點的傻氣,分明一眼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大蟲,你知道嗎,這個世界好多的事情,我和你都無法做主,不過都是被命運玩弄的可憐之物罷了……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我有一天會全部告訴你,到那時你也就明白了。,,楚云升嘆了一聲,無奈道。
  “你……說……的……我……都……聽……不……懂……”傻大蟲一片茫然。
  “所以讓你成為珉,成了珉,有了更強的智慧,你就很快都懂了,很快地……”楚云升望著遠處的大樓,長長道。
  “真……的……嗎……那……樣……的……話,……我……是……不…………,是……能……聽……懂……你……說……什……么……了?,,傻大蟲不知道自己又被楚云升繞進去了。
  “真的!大蟲,不僅如此,你以后說話也不會結結巴巴了。,,楚云升覺得自己像是舀著棒棒糖在哄著小孩的“壞人”。
  “我……相………信……你!”傻大蟲忽然裂開大嘴,做出和楚云升一模一樣地“用恐怖”笑容,它私下琢磨和研究過很久,認為這是一種表示開心的表情。
  楚云升靜靜地看著它,這一聲“相信”令他不知道說何是好,最終只揮了揮鉗子道:“那就成為珉吧!”
  港城的一處豪宅,靜室。
  珂阡兒盤膝端坐于古弓前,閉目垂思。
  片刻后,她猛地睜開眼睛,低語道:~“為什么?它只是一只蟲子,為什么你寧愿選擇一只蟲子也不選擇我?”
  “你是我的,不管是人,還是蟲子,都休想從我的手里將你奪走!,,珂阡兒嗖地一聲站了起來,高挑地身影在火燭下拉出一條猙獰的影子,沉聲道:“宋密,進來。”
  “是,術主。”門外很快進來一個冷酷的男人,一襲豎領的楚術門人規制戰衣,劍眉神眼,長長的頭發束在腦后,散發著逼人的英武之氣。
  珂阡兒向前走了兩步,摸著古弓,沉吟片刻,出聲道:“宋密,那只逃走的小赤甲蟲,你當時近距離追殺過它們,現在還能記得摸樣嗎?,,
  “此蟲身體多處裂縫,尤其頭部,十分明顯!”宋密冰冰道。
  “好!你親自帶四大術將,十二術侍,即日出城,任務只有一個,暗中尋找,司機擊殺此蟲!,,珂阡兒肅聲道。
  “接命!,,宋密道。
  “若敵勢眾多,速報給我。”珂阡兒嘴角微微上翹,隱晦地一笑
  ~“弟子明白。”
  “去吧!”珂阡兒凝視古弓,忽然又道:“昨日戰死門人的撫恤問題,總署意見尚未統一,不用等他們,你安排下去,加平常三倍的門人撫恤發放,并告訴戰亡者家屬,他們可雅薦一名和他們有關系的能士成為新的楚術門人,并繼續享受門人家屬的待遇!,,
  港城另一處寓所。
  “泰斗回來了”“泰斗回來了”“泰斗回來了”……
  蹬在墻角一群人,見一今年輕人步伐稍快地從外門進來,紛紛站了起來,臉色都掛著十分殷勤的笑容。
  “~二叔公,大姨夫……,你們忙你們的吧,對了,這兩天不太平,盡量在家里呆著吧。”
  “哎”“哎”“聽你的”“我們不出去”。
  “我爸呢?”李泰斗掃了一眼大廳,沒見到自己的父親,以往一直在這里聊天大發時間。
  “在書房,有……又有人來提親了,泰斗啊,其實……”
  “二叔公,您老就歇著吧。”李泰斗躲閃著避難到他家的親戚們,準備逃回自己的房間,路徑書房地時候,卻聽到父親在里面說道:
  “這事你還記得啊,當時你也在場?當初,我就是因為知道那是個寶貝啊,所以才出到那么高的價。”
  “老李您真是慧眼獨具啊,想不到,我們這些蠢人,當時還笑話你來著,誰又能想到當初一只來歷不明的弓,竟能成為
  今日楚術門人的鎮山之寶嘯云之弓!
  聽到這里,李泰斗心中一突,嘯云之弓的大名,港城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許多人可能不知道總署長與總指揮官的姓名,但是卻沒人不知道這把神弓的名字。
  但他沒想到這只弓似乎還和自己父親有點關系,他可從來沒有聽老頭子提起過。
  “都走過去的事了,這就是命啊,你得服,不服不行”李鴻基似乎看得很開的樣子。
  “唉,你說當初,您要是拍下來了,如今風光的可不是地……,那可就是泰斗了啊!,,那人李鴻基惋惜道。
  在門外的李泰斗心中一驚,這話如今可絕對不能亂說的,普通人只知道神話這只弓,真正的能士才能體會它的真正的恐怖之處!
  “咳咳!爸爸,我回來!”李泰斗可不敢再讓他們這么說下去,現在以楚術門人的喧天勢力,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
  他作為中高層能士,曾秘密地聽說過,因為這只弓,楚術門人已經極為保密地抓了很多人。
  雖然原因不明,但李泰斗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哦,是泰斗啊,我是孫叔叔啊,這孩子還是小的時候見過一次啊,都長這么大了,和我們家的小……,,孫姓來客,微笑地打量著李泰斗。
  “孫叔叔,您好!我,我和爸茶……”季泰斗很禮貌地說道。
  “那,老李,你們先忙,我也要回去了,剛說的事您再考慮一下吧,泰斗啊,有空過來坐坐。”孫姓來客很配合地說著。
  屋子很快就剩下李泰斗父子。
  “以前沒告訴你,是不想給你添加不必要的煩惱,畢竟都過去的事情了,再說不是我們的終究不是我們的,這就是命,命中有終須有,命中無終須啊。
  李鴻基訕訕道。
  “爸爸,我知道,但這事既然已經過去了,以后千萬千萬不要再提起,對任何人都不要說,我聽到過風聲……,李泰斗趕緊將自己知道的一些零星的秘聞一一陳述。
  當他聽到自己父親在靠近嘯云之弓的時候,身體本能的出現強烈反應,就十分的害怕和擔心,那些風聲和秘聞,可不是空穴而來的。
  李鴻基沉默著,半響,嘆了口氣道:~“泰斗,如果你說的是真的話,已經遲了,他們應該早就盯上我了。
  李泰斗驚地站了起來,道:“爸爸……”
  “坐下,聽爸爸說,當時我和她一起競拍,她們事后肯定調查過我,就像我調查過她一樣,她們不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份!之所以到現在一直沒動手,我想只能有兩個原因,一是你這個a級的能士以及許多戰友部下讓他們有所顧忌,二是可能時機未到,或者說還沒到一定要抓我的地步!,,李鴻基有條不紊地分析道。
  季泰斗皺起眉頭,父親說的十分有理,他們恐怕早被盯上了!
  “不行,爸爸,港城太危險,我們必須逃出去!”李泰斗猝然間一時慌了神,涉及到他親身父母性命攸關之時,他竟不能保持sdu有的心理素質。
  李鴻基反而一笑,道:“逃?能逃到那里去?外面全是蟲子!
  李泰斗頓時稍稍恢復了冷靜,道:“~我們可以坐船出海,去澳城,我聽搜糧的部隊回來說,蟲子從那里撤退了。
  李鴻基搖了搖頭道:“先不說現在海上出現了海怪,沒有一定勢力根本過去,就說他們吧,你覺得他們會放我們走嗎?”
  “先聽我說,泰斗,你確定你在靠近那只弓的時候,反應不大?,,李鴻基此刻表現出比李泰斗更為鎮定的心理素質。
  “確定,雖然也有,但不是很強烈,誰不想擁有強大兵器,所以也一直沒特別在意。”李泰斗確定道。
  “那就好,他們只會沖著我來而已,不必驚慌,將來萬一要是發生什么事情,你不要沖動,**媽還要靠你,外面一大家子都要靠你,你不能和他們翻臉,老爸老了,吃食等死而已,能為你們母子再做點事情,心愿足矣”李鴻基笑著說道。
  “爸”李泰斗不知道為什么,再大的危險發生他自己身上,即便被歹徒用槍頂著腦袋,他也能鎮定自如,但換成他的父母雙親,卻頓時手慌腳亂。
  “既然你叫我爸,那就得聽我的,我是老子,你是兒子,這事就這么定了!暫且不要和**說,省得她擔心,我這輩子誰都不欠,唯獨欠**媽一人,年輕的時候不懂事,做了很多對不起她的事情,你小子以后不能學我,知道嗎?”李鴻基忽然霸道地說道。
  “爸!”李泰斗痛苦地將頭埋入父親的膝蓋間,父子二人之間的所有的隔閡,一切此刻間,都煙消云散,剩下只有愛。
  ,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某點,,者,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