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323 大蟲快跑

“蟲先生?它有名字?”霍家山將喇叭移開,向張哲修小聲問道,他不得不慎之又慎。零點看書
  張哲修搖了搖頭,表示一無所知。
  霍家山有些失望,一個自報名字的蟲子,肯對會有更多的誠意。
  他略略平靜了心情,重新拿起喇叭,道:“尊敬的蟲先生,感謝您的理解,如果您愿意的話,我們可以換個地方,現在就開始初步的溝*……”,
  白蔓妮看完楚云升新刻舟文字,抬起頭,喊道:“蟲先生說,它們現在有任務在身,只是誤入了港城,現在必須馬上返回黏液區,如果人類有真正誠意的話,就應該立即讓開道路,以免再起誤會。”
  “署長,這群蟲子會不會是來刺探港城情報的?”霍家山身邊一個官員,忽然低聲道。
  霍家山立即搖了搖頭,道:“不會,刺探情報用得著這種組合么?青甲蟲怎么鉆到地下去了?還有那個蠕蟲,它來做什么?”
  “那……”讓路?”那官員遲疑地問道。
  霍家山當即拍板道:“讓!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開頭,強留它們事情只會搞砸這件事!傳達命令,立即讓路!另外讓科學院的專家趕緊研究剛才蟲子舉動,一地不能遺漏。
  “尊敬的蟲先生,為證明我方的城意,我已命令部隊讓開通道,希望我們早日建立穩定的溝通渠道。另外,我懇請您能保證人質的安全。”霍家山對著喇叭向楚云升說道
  楚云升的蟲聽功能十分發達,霍家山他們之間竊竊私語,他一字不落地聽在耳朵里。
  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基本能確定,港城的指揮層實際上在意的根本不是他手上的人質,而是蟲子的停戰!
  他可沒那個本事說服這里的珉,他只想忽悠住霍家山等人,令他可以安全地離開港城。
  既然人質基本已無作用,且帶著十幾個人也會阻滯他們“逃跑”的速度,因而,為了讓霍家山確信無疑,在那些覺醒者以及軍隊讓開一條大道后,楚云升當機立斷,釋放所有都快嚇倒尿褲子的人質。
  剛剛獲釋的白蔓妮當即便被大批的科學家包圍,各種問題像是轟炸機一樣,向她飛來……”
  如今港城向西的出口關隘,就在兩座中等山峰的中間,楚云升壓著緊張,讓老紫等蟲趕緊以最快的速度向那里撤退。
  眼看就要出隘口了,楚云升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只要一步跨出去,那就是海闊天空了。
  整個港城一邊的人類都是靜悄悄地,軍人、覺醒者,都默默地注視著這七只蟲快速地爬向隘口方向。
  “殺!”一聲蕭瑟之叱,猶如平地驚雷,瞬間打破雙安默契的平衡!
  身后頓時追來幾十道凌厲地身影,身上激發出來各種能量,氣勢喧天,至少有兩個以上是金陵城黑武王的水平以上的頂尖高手。
  楚云升猛地一驚,來不及想太多,大嘶一聲:“老紫,大蟲,快跑!”
  隘口只在眼前,不管他是多高的高手,只要一出港城,老金就能鉆地!
  “人”,都……”是……”這”,么……”卑鄙……”嗎?”老紫想反身還擊,被楚云升死死勸住,剛才那氣勢,如果回頭迎擊的話,老紫都未必能活得了!
  同時,一股奇怪而熟悉地波動遠遠地傳來,楚云升恍惚見聽到一聲弓鳴,然而很快被什么阻隔了,如果他現在是人身的話,或許可以輕易破開那道阻隔,但他只是蟲子現在……”
  “攔住范大師的人!珂小姐,你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我要見范大師!”霍家山怒極攻心。
  這位大小姐忽然帶著大批楚術門人出現,連招呼都不和他打一句,直接下令追殺七蟲。
  那些范大師的弟子們,從來只認范大師,不認總署和軍方,幾乎沒有半點猶豫便沖殺上去。
  他好不容易邁出了人蟲溝通的第一步,眼見就要全毀在這些人的手里!
  “霍伯伯,今天沒人可以攔住我!另外,大師暫時也不會見你,楚術門人今天起由我調遣!”珂阡冷冷道,她剛才只稍稍向前移了一點,被封住的古弓就激動不安,令她嫉火大盛,愈加肯定弓的“正主”就在那幾只蟲子之間!
  “不行,我不能讓你亂來!”霍家山大聲命令道:“張哲修,帶人把他們給我攔下來!”
  珂阡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七色光芒從身體內纏繞而出,身體緩緩升起,衣袂飄飄,度開弓弦。
  剎那間!天地暗淡,元氣瘋狂匯集凝聚,一支讓a級能士都不敢逼視的光之箭,奪弦而出,呼嘯刺天,所掠之處,排山倒海。
  即便已經在很遠很遠的七蟲,幾乎僅在數秒之內就被追上,轟地一聲,被掀了起來,重重地拋了出去。
  “霍伯伯,我已經攻擊了它們,所以現在,你也只剎下殺了它們這一條路!否則它們只要有一只活著回去,就一定會以人類背信棄義為名立即開戰!”珂阡嘴角浮現一絲寒人的笑意,道。
  “你!你!”霍家山臉色刷白,卻無力阻止這個比他年輕許多的女孩,一時間氣到極點,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慘道:“你知道嗎,珂阡,你將是整個港城的罪人!”
  “我不在乎!”珂阡連猶豫都沒有猶豫,淡淡地說道:“人和蟲根本沒有和平的可能,有的只是你死或我亡!只有你們還在做夢!”
  霍家山咬著下嘴唇,直到咬出新的血液,萬般艱難地做出了決定:“張司長,下令,追殺吧,一只不能放出港城。”
  珂阡輕輕一笑,轉頭對另外一個高級軍官,道:“韓伯伯,你呢?你放心,事后,我會向候爺爺親自解釋的。”
  韓行目無表情,冰冷道:“趙參謀,執行軍部第二套方案,下令炮擊!地面導彈準備!”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某點,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求月票,下面就是一個**了……
  “蟲先生?它有名字?”霍家山將喇叭移開,向張哲修小聲問道,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張哲修搖了搖頭,表示一無所知。
  霍家山有些失望,一個自報名字的蟲子,肯對會有更多的誠意。
  他略略平靜了心情,重新拿起喇叭,道:“尊敬的蟲先生,感謝您的理解,如果您愿意的話,我們可以換個地方,現在就開始初步的溝*……”,
  白蔓妮看完楚云升新刻舟文字,抬起頭,喊道:“蟲先生說,它們現在有任務在身,只是誤入了港城,現在必須馬上返回黏液區,如果人類有真正誠意的話,就應該立即讓開道路,以免再起誤會。”
  “署長,這群蟲子會不會是來刺探港城情報的?”霍家山身邊一個官員,忽然低聲道。
  霍家山立即搖了搖頭,道:“不會,刺探情報用得著這種組合么?青甲蟲怎么鉆到地下去了?還有那個蠕蟲,它來做什么?”
  “那……”讓路?”那官員遲疑地問道。
  霍家山當即拍板道:“讓!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開頭,強留它們事情只會搞砸這件事!傳達命令,立即讓路!另外讓科學院的專家趕緊研究剛才蟲子舉動,一地不能遺漏。
  “尊敬的蟲先生,為證明我方的城意,我已命令部隊讓開通道,希望我們早日建立穩定的溝通渠道。另外,我懇請您能保證人質的安全。”霍家山對著喇叭向楚云升說道
  楚云升的蟲聽功能十分發達,霍家山他們之間竊竊私語,他一字不落地聽在耳朵里。
  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基本能確定,港城的指揮層實際上在意的根本不是他手上的人質,而是蟲子的停戰!
  他可沒那個本事說服這里的珉,他只想忽悠住霍家山等人,令他可以安全地離開港城。
  既然人質基本已無作用,且帶著十幾個人也會阻滯他們“逃跑”的速度,因而,為了讓霍家山確信無疑,在那些覺醒者以及軍隊讓開一條大道后,楚云升當機立斷,釋放所有都快嚇倒尿褲子的人質。
  剛剛獲釋的白蔓妮當即便被大批的科學家包圍,各種問題像是轟炸機一樣,向她飛來……”
  如今港城向西的出口關隘,就在兩座中等山峰的中間,楚云升壓著緊張,讓老紫等蟲趕緊以最快的速度向那里撤退。
  眼看就要出隘口了,楚云升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只要一步跨出去,那就是海闊天空了。
  整個港城一邊的人類都是靜悄悄地,軍人、覺醒者,都默默地注視著這七只蟲快速地爬向隘口方向。
  “殺!”一聲蕭瑟之叱,猶如平地驚雷,瞬間打破雙安默契的平衡!
  身后頓時追來幾十道凌厲地身影,身上激發出來各種能量,氣勢喧天,至少有兩個以上是金陵城黑武王的水平以上的頂尖高手。
  楚云升猛地一驚,來不及想太多,大嘶一聲:“老紫,大蟲,快跑!”
  隘口只在眼前,不管他是多高的高手,只要一出港城,老金就能鉆地!
  “人”,都……”是……”這”,么……”卑鄙……”嗎?”老紫想反身還擊,被楚云升死死勸住,剛才那氣勢,如果回頭迎擊的話,老紫都未必能活得了!
  同時,一股奇怪而熟悉地波動遠遠地傳來,楚云升恍惚見聽到一聲弓鳴,然而很快被什么阻隔了,如果他現在是人身的話,或許可以輕易破開那道阻隔,但他只是蟲子現在……”
  “攔住范大師的人!珂小姐,你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我要見范大師!”霍家山怒極攻心。
  這位大小姐忽然帶著大批楚術門人出現,連招呼都不和他打一句,直接下令追殺七蟲。
  那些范大師的弟子們,從來只認范大師,不認總署和軍方,幾乎沒有半點猶豫便沖殺上去。
  他好不容易邁出了人蟲溝通的第一步,眼見就要全毀在這些人的手里!
  “霍伯伯,今天沒人可以攔住我!另外,大師暫時也不會見你,楚術門人今天起由我調遣!”珂阡冷冷道,她剛才只稍稍向前移了一點,被封住的古弓就激動不安,令她嫉火大盛,愈加肯定弓的“正主”就在那幾只蟲子之間!
  “不行,我不能讓你亂來!”霍家山大聲命令道:“張哲修,帶人把他們給我攔下來!”
  珂阡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七色光芒從身體內纏繞而出,身體緩緩升起,衣袂飄飄,度開弓弦。
  剎那間!天地暗淡,元氣瘋狂匯集凝聚,一支讓a級能士都不敢逼視的光之箭,奪弦而出,呼嘯刺天,所掠之處,排山倒海。
  即便已經在很遠很遠的七蟲,幾乎僅在數秒之內就被追上,轟地一聲,被掀了起來,重重地拋了出去。
  “霍伯伯,我已經攻擊了它們,所以現在,你也只剎下殺了它們這一條路!否則它們只要有一只活著回去,就一定會以人類背信棄義為名立即開戰!”珂阡嘴角浮現一絲寒人的笑意,道。
  “你!你!”霍家山臉色刷白,卻無力阻止這個比他年輕許多的女孩,一時間氣到極點,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慘道:“你知道嗎,珂阡,你將是整個港城的罪人!”
  “我不在乎!”珂阡連猶豫都沒有猶豫,淡淡地說道:“人和蟲根本沒有和平的可能,有的只是你死或我亡!只有你們還在做夢!”
  霍家山咬著下嘴唇,直到咬出新的血液,萬般艱難地做出了決定:“張司長,下令,追殺吧,一只不能放出港城。”
  珂阡輕輕一笑,轉頭對另外一個高級軍官,道:“韓伯伯,你呢?你放心,事后,我會向候爺爺親自解釋的。”
  韓行目無表情,冰冷道:“趙參謀,執行軍部第二套方案,下令炮擊!地面導彈準備!”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某點,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求月票,下面就是一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