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321 它是我的

“不!它是我的!永遠都是!”女子忽然從地下猛地彈起,怒目睜圓,大叫一聲,瀑布般的三千絲,漫天飛揚,猶如異世魔女!
  老嫗嘆息一聲,伸出嶙峋的枯手,心疼地輕輕**著女子光滑**的面孔。
  那雙手似乎有種神奇地魔力,在它的輕柔下,飛揚的黛絲一狠狠溫順地落在纖肩上,女子的眼神也逐漸恢復了平靜。
  老嫗渾濁的眼睛中,透出無限的關愛和母性的柔憐,蠖動著干癟地嘴唇,傷然地說道:“陣兒,你陷得太深、太苦,嬤嬤知道你的痛苦,知道你的心難,這只弓就像一個魔物,從五年前就讓你一點一滴地沉醉其中,它把你的魂兒都勾走了………
  女子苦苦地一笑,精致的臉龐輕盈地**離了老嫗的枯手,走到已經懸空蕩鳴的古弓前,輕輕地來回**著那優雅完美到令她無限癡迷地弓背,猶如年輕的母親安撫新生的嬰兒,那般陶醉、滿足、驕傲,許久才帶著不悔地語氣道:“我愿意!”
  “三年前,嬤嬤就和你說過,它不屬于我們,甚至不屬于這個世間,它猶如神壇上的禮器一樣,高傲、威嚴、無可匹敵!可它卻忠誠,卻執著,它一直靜靜地等待著它的主人,不管我們如何努力,它……,只老嫗帶著心酸語氣嘆息道。
  女人**著弓背,繞著古弓走到對面,揚起美麗地面孔,微微一笑,打斷老嫗:“嬤嬤,你看它多美?你看它多么地傾國傾城?你看它多么地絕世無雙?不是嗎?從我見到它第一眼的時候,我就知道,它是我的,我也是它的,這生這世我們都不會分離。”
  說著”她輕輕地將古弓雙手舉到胸前,低下頭,用她柔嫩地臉蛋極愛地觸碰著弓背分地陶醉與幸福。
  老嫗見她如此一般,無奈悲涼,默默道:“也許這就是天意吧,造化弄人。”
  女子仰起頭,仍帶著那一抹淡淡地微笑,輕輕道:“嬤嬤,您不是說過,它等待的那位主人如果、如果萬一死了,它就不會等待下去了么?”
  老嫗渾身一顫,一股寒氣從腳底直竄腦海,半響才搖頭道:“但是他已經出現了!”
  女子,涪,暗凝佇,夢囈般地陌陌道:“萬一死了,不是么?死了………
  老嫗猛然一驚,不顧身軀老邁”飛撲到女子身前,抓住她的肩膀,急切道:“殲兒,陣兒!你醒醒!醒醒!你不能這么做”這樣會害死你的!”
  女子淡淡一笑,黯然道:“嬤嬤,沒有了它,你認為我還能活得了嗎?”
  她低下頭,**著弓身,嘆道:“我的命早和它連為一體了……”
  老嫗聞言,一個踉蹌”向后顫顫欲倒分自責且痛苦地連連道:“是嬤嬤害了你,是嬤嬤害了你!當年若不是我支持你買下它,你父親絕對不會讓你胡亂那么多的錢買一張來歷不明地弓,是我害里你”是嬤嬤害了你!”
  “不……只女子展顏一笑,眼神中充滿了神奇地光芒,輕吟道:“您沒有,您讓我得到了我這輩子最珍貴的禮物,您讓我體會到生命的極妙、快樂以及人生終意,您是我今生最愛的人之一!”
  老嫗眼淚劃過干枯地皮膚,滴滴落入微微蠖動著的布囊般的嘴巴,苦澀苦澀的。
  女子輕輕提起古弓,漫步錯身走過老嫗的身側”飄飄的秀,微微起起…*……”
  “阡兒”等等!”老嫗轉過身,已是老淚縱橫,顫抖著嘴唇,潸然道:“讓嬤嬤幫你,嬤嬤幫你,也許,也許,你的心愿……”
  女子微微一顫,停下了腳步,背對著老嫗,卻搖了搖頭,道:“嬤嬤,這次是它的主人,你會失去所有法力的,甚至……,…您幫我的已經太多,陣兒不想……”
  老嫗溫馨地一笑,微微上前一步,輕輕地**著女子的長,愛憐地道:“殲兒,你知道嗎,嬤嬤的時候,也有很長很長的頭,你祖父的母親楚夫人,每天清晨地時候,都會在窗前為我細心地梳理它們,一梳一梳,就像河里的流水,涓涓流淌,沁人心脾。那時候,你的祖父,他就站在窗外,捧著書安靜地看著我們……”
  說到這里,老嫗的臉上竟浮上一絲紅暈,那是她人生最幸福也是最柔弱的地方,那是少女的夢想,少女的童話,心痛卻又萬般珍貴地埋在她的心底,從未對人說起過。
  “……,你祖父他人,他是那樣的英武,卻又是那樣的憂心忡忡,直到跟隨了孫先生,才是他最開心的時候,我躲在遠遠的地方看著他,能看他一眼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知道自己比不上喬姐,喬姐也就是你的祖母,我羨慕她,她是新派的留洋女學生,懂得很多道理,聽她說話都是一種享受,她拿我當妹妹一樣,教會了我很多東西,那時候,我覺得她和你祖父才是天生的一對,他們都是那樣出色的人“…………
  后來啊,我答應了楚夫人,終身不嫁,跟隨她學習楚術,完成她父親的遺愿。而那時,你的祖父到了中年才得了一子,也就是你的父親,可是他剛出生,日*本鬼子就來了……只有我抱著你未滿月的父親從死人堆里爬了出來,一路漂泊來到港城,而你可憐的父親為滿月又受了傷,雖然港城也有你家的產業,但那時候的時局”
  為了讓你祖父能死而瞑目,我耗盡了一生,終于想出辦法,讓你父親老年得了,和你母親生了你這么一個獨女。陣兒,你知道嗎,你才是嬤嬤的一切,你就是嬤嬤的那張弓!””
  女子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轉身偎依在老嫗的懷里,喚道:“嬤嬤“…………
  “傻丫頭!”老嫗率福地**著女子的柔肩,道:“把弓給我吧……”
  女子點了集頭,將古弓交到老嫗的手上,跪坐在一旁。
  老嫗顫巍巍地從一旁精致的木箱中,取出許許多多五八門地法器,在地面上鋪開一張特制的黃色符紙,心翼翼而又珍惜萬分地蘸著不知名地顏料,凝神匯思,仿佛用盡全身的力量,精心地繪制著。
  如果楚云升在這里,會驚異地現老嫗筆下的圖形,雖然歪歪扭扭,漏洞百出,錯誤成堆,甚至連最基本的一階元符都比不上,簡直就是次品中的次品,但那是一種模仿,一種臨摹,一種凝聚著無數代人智慧與揣測的滲入、創新,最終也能弄出神不似形也不似的東西。
  那東西在這片土地上,有著一個土生土長地名字,叫“道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