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20 那人出現了

readx();楚云升很想說:老金你挖過頭了!
  但他卻根本不好意思這么說,因為所有的路線都他是親自安排的,只是沒想到一連鉆了許多天,竟然鉆到港城底下來了!
  當他第一個自告奮勇地從地下鉆出來,抬頭一看,卻先是一個女人的**,然后是高聳入云的樓宇,以及街頭的繁體文字,一下子反應過來,他忘記計算地球表面距離和地底距離在同一角度上,是完全不相等的這一基本道理!
  同一角度下,他們在地底爬上一公里,在地面那就極有可能是三到四公里。
  然而等他急忙想讓老金掉頭鉆回去,卻驚訝地現地面下忽然間被一層厚厚地能量屏蔽鎖住了。
  雖然不同于金陵城的華種渾厚的地下封鎖,但效果卻是一樣的,老金鉆不回去了!
  啊!”
  隨著一聲女人的高分貝尖叫,在昏暗地燈光下,徹底地將楚云升的蟲頭暴露了。
  那女人穿著牛仔褲,一只丑陋的蟲頭就近在她**部不到十公分地方,她一聲尖叫之后,二話不說,當場嚇暈了過去。
  “這……里……是……城……,市……?”,傻大蟲猶如土包子一樣,貪婪而好奇地看著周圍的一切。
  “土……蟲…………!”老紫它可是跟著珉橫掃過人類城市的,于是找到了最好的機會鄙視了一把傻大蟲。
  “土蟲”,這個詞,是楚云升經常用來形容傻大蟲的,老紫一直牢記在心,并努力將自己與這個稱號區分開來。
  楚云升快瘋了,這個。兩個蟲子,一個是傻,一個是壓根就沒把人類放在眼里,它們根本沒意識到這里的極端危險性。
  看看這里人類生存的情況,顯然有著軍隊駐扎防衛”所以不要說那些覺醒者,就是軍隊的炮火就能將他們幾個撕為碎片。
  當然老紫這個妖孽要除外。
  相反,其他四只蟲子雖然本能地表現了極端的警覺,但它們對所謂的“異源”,的仇恨度在飚攀升,充滿了殺機……,一邊兩個是壓根沒有危機意識的蟲子,一邊是一副玉石俱焚的四只笨蟲,只有楚云升一蟲想得是逃,是趕緊離開!
  bb曰……
  一連串刺耳的警哨聲急促地四下響起,七只恐怖蟲子的駭人出現,頓時令街面上的人群如同炸開鍋似的”驚慌亂串。
  跑暈了頭的,甚至沒腦袋地直接沖到楚云升他們面前,然后“啊”,地一聲,直接四仰八叉地嚇暈在地上。
  白蔓妮是書已者,地道的港城人,地道的港城名字,陽光時代她就是一個記者”不過在大災難生的一段時間內,她失業了。
  后來南方軍隊穩固了港城的形勢,各種抗奐與復興的計劃和措施的出現,帶動了新型的產業的展”她又重新找了工作,港城的復興總署需要強大的媒體進行24時宣傳,以挽救人類逐漸喪失的信心。
  她今天本準備去尖嘴街26號采訪一位“一等英雄”,的父母,給予居民們以強大的斗志,卻不料在半路上遇到這么一個特大的新聞。
  自從地下屏蔽場明以來,己經很久沒有蟲子從港城內部鉆出來過了,她敏銳地感覺到”將會有“英雄”人物出現,上演一場人蟲激戰,最終斬怪物于腳下……如果能在現場用最新的相機拍下來,必將大大鼓舞港城士氣!
  那么她的升職就不會遠了,而升職就意味更多、更好的食物、住所、保護……
  然而白蔓妮錯誤地估計了形勢”徹底亂套的人群,尖叫驚呼聲幾乎亂成了一鍋粥,而她自己甚至連最新型的相機都沒來得及掏出來,就被人推搡到恐怖的蟲子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
  白蔓妮做出了她有生以來,自認為最聰明地一個決定,學那些真暈的人”裝暈!
  她筆直地“倒*……”怦怦直跳的心臟不停地在祈禱著,祈禱著蟲子不愛吃死人的人腦這一傳言是真的!
  然而”任憑她如何虔誠,如何害怕”一只形體過普通赤甲蟲兩倍大的蟲子,還是爬了過來了,用著它尖銳而鋒利的刀腿,在她身上“撫*……”不停。
  “這……個……男……人,……這……女……人……?”,傻大蟲好奇地用刀腿將兩個人類放在一起,相互比較。
  它出生的時候,珉在黃山一蘋同人類的戰爭基本已經結束,因而它一直被安排在血戰孢子森林的前線,基本沒有見過任何人類。
  自從聽了楚云升許纖多多、奇奇怪怪地故事后,它對人類以及人類城市的興趣神奇地與日俱增。
  咝…………
  傻大蟲鋒利地刀腿毫不費力地劃開白蔓妮的外衣,一面粉紅色的**裹著鼓鼓地**,挺挺地蹦了出來。
  “我……知……道……了……!”,傻大蟲興*奮地朝著楚云升大聲嘶鳴著,它還清楚地記著這個粉紅色的東西,為此它還被楚云升臭罵了一頓。
  楚云升正在迅打量地形,判斷位置,尋找方向,準備立即突圍,猛地被它一聲大叫,活活嚇了一跳,以為傻大蟲現什么重要的情報,趕緊道:“現什么了傻大蟲用刀腿指著白蔓妮粉紅色的**,開心地說:“這……個……原……來……去……,……
  楚云升張了張嘴,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竟然對這個笨蛋抱有期待!!!
  “趕緊給我滾過來!”楚云升怒不可抑,這都什么時候了,這廝難道就不知道會死蟲的!?
  實際上他想對了,傻大蟲壓根就沒有畏懼死亡的概念,至少現在還沒有。
  楚云升憑借蟲子地磁感應,終于確定了方向,尋了人類最少的一個缺口,不顧傻大蟲失望地耷拉著腦袋,向正準備動火炎沖擊波的紫炎魔蟲,大聲出信息:“老紫,別忘我們的第一使命是護送木源體,我們只走路過這里千萬不要激怒人類,它們有大量的高手和軍隊,很容易將我們殺死,在這里,你想想看,我們死了不要緊,木源體要是丟了,怎么辦?”
  楚云升快被逼瘋了,老紫要是一動手,廝殺頓起,一座重兵防衛的城市也許只有老瘋一蟲可以活著出去,而他們其他六蟲都要死在這里。
  而且,他是人類,不是蟲子,他面對也不是神域控制的那些瘋子,而是和他曾經是樣有血有肉、有父母有妻兒的人類,他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老紫大開殺戒。
  可是另外一方面,他現在就是一個蟲子,和人類似乎勢不兩立的蟲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在活命逃出港城,卻又不得不面對。
  他很想“討巧”地**在兩者之間,但現實卻如此殘酷,圍堵他們的直升機已經盤旋在空中,大量堵覺醒人類擾動著天地元氣,趕向這里。
  “把那些真暈的、假暈的全都仍到老金背上,我要人質!”楚云升實在沒有辦法了急出暈一個爛招。
  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先撇去楚云升心底不愿意和人類自相殘害不說,他,心里頭也十的地清楚,就是打、就是殺,除了老紫一蟲其他六只,包括青仔都可能要死在這里!
  他不想死,這是先的,第一位的,他必須利用人質和港城的人類進行談判,才能有唯一生機。
  荒誕嗎?楚云升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荒誕!它們要談判?它們只是蟲子和誰談?和你談?你是蟲子?”能士部隊第二司司長張哲修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朝著自己的部下吼道。
  “長官,雖然不可思議但請你相信這是事實!它們已經掌控了十多名人質,其中包括總署的一名記者如果您還不相信的話,請您親自去看看吧!”李泰斗挺直了身體,大聲道。
  張哲修盯著自己最得力的部下看了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軍方是什么意思?”
  “已經匯報,正等待上級的命令。”李泰斗字正腔圓地答道。
  “那我們先去看看吧,這真是千古奇聞!”張哲修搖了搖腦袋,苦笑道。
  走到樓梯口,他忽然轉頭問:“你說的那些蟲子,既然要談判,那提出什么要求了嗎?”
  “撤銷地下屏蔽場,保證人質安全。”李泰斗簡潔干練地匯報道。
  張哲修的眉頭抖了抖,截口道:“不可能,地下屏蔽場一旦撤銷,后果不堪設想,這可能是蟲子的一個陰謀!”
  “請長官明示,本次行動是否以營救人質為第一目標?”李泰斗忽然拋給張哲修一個十分頭疼的問題。
  “當然,我也是港城人!”張哲修以不滿地語氣繼續道:“技術部那幫混蛋,全是一群酒囊飯袋!竟然在屏蔽場能量系統切換的時候,造成這么大紕漏,讓蟲子鉆了上來!”
  “團長,重型武器已經調集齊備,蟲子正帶著人質高逃逸,做決定吧!”參謀石原在地圖上標注道。
  “讓部隊跟著吧,只要蟲子不主動攻擊,不要開火,人命關天,唉,雖然死的人已經夠多了,都死麻木了,但能多活一個就………”團長古鋒嘆息道。
  港城一個戒備森嚴的豪宅。
  一個女子盤膝坐在地上,在她的面前,架著一張古樸的弓箭。
  “我還不夠資格做你的主人嗎?”那女人蹙著眉頭,對著那張弓,仿佛自言自語道。
  “為何你還在等待?”她繼續自言自語。
  “為了成為你真正的主人,我*日夜修煉自己,如今整個港城已經沒有一個人類可以打敗我,這樣還不足以成為你的主人嗎!?”女人的語氣微微變得有些急促。
  “究竟要做程度?”女人一動不動地說道。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男聲,輕輕道:“姐,范大師來了。”
  “請大師進來。”女人沒有回頭,淡淡道。
  她話音未落,一直安靜如海的古弓忽然奇光四射,劇烈地震動起來,一聲興*奮的弓鳴從弦上悠揚地傳來出來。
  “那人終于、還走出現了!”一個老嫗拉**門,見此異狀,嘆息了一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