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313 地下一層

readx();第三百一十三章地下一層
  ……
  楚云升轉念一想,走哪個其實都一樣,都一樣不知道通往何處。
  它們下來的太急了,如果和那些人類一起,說不定還能通過他們,熟悉一些地下的情況,如今卻遲了,只能靠它們自己。
  “中間那條”楚云升飛快地向“同伴們”發出信息。
  當即,傻大蟲、小紅在前開路,老紫實力最強,它來斷后,楚云升居中指揮。
  收起身上的流竄地火能量,七只本就是黑暗中的蟲子,習慣地在黑暗中安靜爬行。
  蟲子獨特的彤紅視線幫了大忙,要不然不點上火把,磕頭碰壁肯定是在所難免的事情了。
  狹縫越走越窄,越走越潮濕,沒有任何參照物,楚云升估摸著是越來越向下了。
  距離地面也應該越來越遠吧。
  七只蟲子默不作聲,只顧埋頭爬行,它們越來越信任楚云升,這種信任很奇妙,在楚云升救活青仔后,這種信任越發的強烈。
  水
  它們的腳下出現越來越多的水,縫隙的地面已經幾乎成了泥濘的沼澤。
  再走下去,或許就全部進入水下了。
  但此刻已經走了太遠,回頭再換其他岔路,楚云升覺得不合算,反正蟲子也不用呼吸,只是在水中火能量受到抑制而已。
  只要不遇到什么恐怖的東西,應該沒什么事情。
  況且其他岔路走到底弄不好還是一樣。
  “繼續”楚云升不相信人類能夠走出這“地下迷宮”,它們這七只比他們不知道強多少倍的蟲子,會走不出?
  如此,大約它們又向前爬了一段距離,在前面的傻大蟲斷斷續續地發回信息:“……不……通……”
  死胡同?
  楚云升一愣,急忙從老金背上竄了下來,渾和著泥水,擠到傻大蟲身后,果然見縫隙到了這里鄒然變小,連一只赤甲蟲都很難爬進去。
  還真走錯路了?楚云升心中暗急,回頭浪費時間不說,還可能有危險。
  這時,細小的縫隙對面傳來一陣悉悉索索地聲音,楚云升心頭一驚,急忙發出信息:有東西大家準備戰斗
  同時,他拉著傻大蟲和小紅,飛速地退到老金身邊,蠕蟲和青甲蟲現在還不能戰斗,雖然青仔的飛翼以眼睛可見的速度在恢復,但這個鬼地方,也用不著飛行能力,能直起蟲身就不錯了。
  楚云升此刻心底竟然拂過一絲緊張,這種緊張不同于屢次沖出重圍前的憂慮,而更像是當初他第一次遭遇赤甲蟲時,對未知生物的那種害怕。
  悉悉索索的聲音越來越逼近,楚云升又忘了他已經是一只強壯的蟲子,是一只有別人害怕他、而不應該害怕別人的蟲子
  “后退”
  楚云升這個命令卻讓其他六只蟲子感到恥辱,蟲子何時害怕過?
  雖然他們信任楚云升,但畢竟第一首領還是老紫,就在它們猶豫的當口,從細小的縫隙拐角后面閃出一個靈活的身軀
  老鼠
  楚云升頓時無語,自己都覺得自己有點恥辱了,竟然被幾只老鼠嚇得連連后退。
  被“羞辱”的楚云升同伴們,一下子被激怒了,老鼠何時也敢挑釁它們了?
  還沒等楚云升反應過來,基本沒什么頭腦的小紅立刻竄出去,以蟲子的速度,雷厲風行地將來不及回頭的三只老鼠一掐兩段。
  其實,這是三只楚云升從未見過的大老鼠,每一只的體積都比陽光時代大上兩三倍,對他來說,簡直是一個怪物,但在蟲子們的眼里,再大它也只是老鼠而已
  三只老鼠的當場斃命,立刻驚走了后面跟著的其他老鼠,可能它們也在奇怪,這地方怎么忽然來了七個不速之客?
  楚云升暗自思索,既有老鼠從對面鉆過來,說明縫隙還是通的,他用鉗子試了試周圍的泥土,十分潮濕,但不堅硬。
  挖
  挖過去。
  楚云升重新作出決定,將老金掉到最前面開道,但不準它用火能量,誰知道后面有沒有跟著孢子森林的“挖掘蟲”。
  這個命令倒是十分順利地被通過了,蟲子們倒不是欺軟怕硬的生物,在沒有珉的前提下,它們壓根就是一臺臺殺戮機器,誰都不怕。
  老金飛舞這橢圓形蟲頭邊上的鉗子,飛快地扒拉著泥土,數腿并排,一時間,泥土飛揚,七只蟲子頓時如泥鰍一樣……
  掘進掘進再掘進
  碰到的老鼠越來越多,楚云升的信心也越來越強。
  打通它,只要打通這一段,說不定后面又會開闊起來。
  至于老鼠,他也變得和其他同伴一樣,一點也不擔心,哪有蟲族怕老鼠的道理?
  然而事實上,很快就證明他錯了,他的同伴們也錯了,因為他們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數量
  當老金挖開最后一段狹縫,洞徑忽然開朗起來,楚云升卻來不及高興,因為他們七蟲闖入一個龐大的老鼠窩。
  面對猶如星辰般密密麻麻地老鼠,楚云升才意識到,他們早已不是以前的蟲子,沒有相同數量的蟲群作為后盾,他們只是七只孤零零地蟲子而已。
  陽光時代的老鼠會不會群聚,楚云升不知道,但他現在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實,這個時代人都會變,不要說適應能力奇強的老鼠了。
  看著鼠堆里面不計其數的人類骸骨,動物骸骨,甚至還是有蟲子的骸甲,就知道它們不是什么善茬,它們可是什么都吃的
  楚云升想退已經來不及,老鼠吱吱瘋叫著如同堆積的蛆蟲一樣涌向他們,其中不乏大量地他在金陵城外的小鎮遇到的那些綠芒老鼠。
  老鼠有沒有能力活活啃死他們,楚云升也不敢嘗試,這個年代什么都有可能,斷掉的頭顱都能飛起來,還有什么不可能呢?
  此刻,也顧不上隱藏什么火能量了,楚云升趕緊讓老金噴出熾烈的火球,燒散第一波老鼠攻擊。
  隨即,立刻讓老紫沖上來,這家伙渾身可以冒火,不要說老鼠,就是人類勢力較弱的天行者碰到都是非死即傷。
  老紫和老金的身軀龐大,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在縫隙洞里調換了位置,乘著這個空擋老鼠又壓了上。
  渾身冒著紫炎的老紫,猶如地獄惡魔,它甚至不需要攻擊,凡是靠近它的老鼠一個個都被焚為灰燼。
  然而,天生就會打洞的老鼠,豈是浪得虛名?
  就在楚云升以老紫的大身軀堵住縫隙通道,開始指揮七蟲撤退的時候。
  一只接著一只老鼠,從縫隙墻壁的潮濕泥土里鉆了出來,四面八方地撲了上來。
  普通的老鼠還好,暫時還啃不動楚云升他們的甲殼,但那些綠芒老鼠齊齊發出冰箭,卻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冰能量是克制火能量的,雖然老鼠的冰能力很弱,但架不住它們數量繁多,又在如此罅隙的地方,它們幾乎冰凍了整個洞穴。
  一次次地火能破冰,一次次地被封凍,楚云升的撤退進展十分緩慢。
  周圍空間都被老鼠堆滿了,楚云升只覺得像是掉入了老鼠海里。
  首先撐不住的是蠕蟲,它的防護能力最差,很快就被老鼠撕咬得慘叫連連。
  楚云升大急,蠕蟲雖然長的惡心了點,但是它可是這支七蟲小隊最重要的存在,沒有它挖掘能量供給,它們遲早都得“餓死”。
  他立刻將蠕蟲壓在身下,張開所有甲殼,死死保護著它,同時他拼了老命地噴吐黏液。
  如果現在他還是人身,以戰甲加千辟劍,楚云升敢說再多的老鼠也擋不住他的去路。
  然而,誰讓他現在是蟲子,只得面對現實。
  楚云升腦袋有些發暈,覺得一開始的策略就似乎錯了,他不應該把老紫調到后面,結果讓老鼠通過鉆地將他們后路斷了。
  老紫是厲害,但它現在是顧頭顧不了尾,顧尾顧不了頭。
  但他現在又不能再把老紫調到后面,且不說縫隙狹窄,難以調動,一旦老紫離開現在的位置,鼠穴里的老鼠就會像潮水一樣涌過來,比起這個數量,從泥土里鉆過來的老鼠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因而,從這個意義上來,他又覺得一開始的策略似乎沒錯
  左右為難總是讓人那么讓人糾結,不管是做人的時候,還是做蟲子的時候。
  他得趕緊拿出一個新的辦法來,再這么抗下去,很快七蟲小隊就會出現傷亡
  鉆地是不行了,老鼠也會鉆,鉆哪都逃不掉
  只能沖向前沖
  以老紫開道,不顧一切地沖,或許還能有條活路。
  楚云升一咬牙,向老子發出信息:老紫,發動火焰沖擊波,沖死它們
  他一直沒敢讓老紫動用紫炎魔蟲最強的攻擊技能,那種沖擊力量,是足以將整個縫隙甚至是老鼠窩直接震塌的。
  蟲子雖然強悍,但還不至于是金剛不壞之身,如果地面沉陷下來,想想這么深的深度,那么厚的地層,別說蟲子了,就是神仙也得壓成肉泥。
  但他們現在的處境顧不上了,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或許老紫、老金兩只蟲子最終能活著退出去,但他和傻大蟲、小紅、青仔加上蠕蟲哥,絕對會葬身于此。
  楚云升從來不是個愿意犧牲自己,而完成什么狗屁使命的人,更何況蟲子的使命和他八竿子也打不著。
  他只想死求生。
  老紫不會想得如此復雜,戰斗激烈的時刻,它腦袋中的那點智慧其實上根本不夠用。
  楚云升的指揮,它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一切迅速接受,它的意識中一直認為同是同族的楚云升,絕對不會害它們自己人的。
  第一擊沖擊波,從老紫身上環形而出,巨大的火能量迸發,將火焰沖擊波所過之處,殺為灰燼,連一片老鼠的血肉都不曾留下。
  沖
  楚云升大聲嘶鳴一聲,催動老金,拼命地跟著老紫后面飛爬
  轟轟轟
  他們飛速向前。
  跟在后面的老鼠們,爬滿了他們后面幾只蟲子的身軀,老金的火球,燒開一撥又一撥,形勢岌岌可危。
  轟
  老紫又一擊火焰沖擊,掀翻了老鼠窩穴深處的老巢。
  老鼠大概也紅了眼睛,正要發瘋,這時忽然它們糾纏地鼠窩頭頂上,響起一聲細微的嗡嗡聲。
  一條裂縫如扭動的閃電一樣,蔓延過泥頂。
  瞬時間,老鼠和蟲子都呆住了,動物的本能讓它們警覺到滅頂之災
  咔嚓
  像是什么東西最后斷裂了
  噗嗤……轟隆
  “我”楚云升連句罵聲都未來得及發出,就覺得身上一重,猶如被千斤壓頂一下,兩眼一黑,被壓了下去。
  這下完了
  楚云升的涼氣一直侵入到心底。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恐怕正是自己的寫照吧
  楚云升悔死自己為什么要選中間那道縫隙?為什么明明走不通了,還要挖掘前進?
  然而,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后悔藥吃的,有的只是一線生機。
  就在他覺得身上一重,身下忽然間覺得一輕。
  接著七只蟲子、無數的老鼠,混合著大量的泥土,猶如自由落體一樣,紛紛落下。
  一個巨大的地下湖面上,平靜了不知道多少歲月,此時,如同蒼穹一樣的泥頂,卻忽然破開一個大洞,猶如被桶開的天空……
  撲撲簌簌地傾瀉著,垂直墜入湖面。
  撲通撲通撲通……
  一聲聲落水的響動,帶起無數的水花濺起,傳遍了亙古幽靜卻散布著危險水霧的湖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