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11 滔天之恨

殺!殺!殺!
  六股不死不休的殺意,從楚云升的,“同伴”,的腦袋里迸發出來”交織在一起,就連攻擊能力最弱的蠕蟲都弓起了身體,蓄箭待發!
  就連楚云升自己,若不是腦袋足夠地清醒,也差點被這股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殺意給淹沒了。
  但與其說這是一股炙熱的殺意,其實還不如說是一種滴天的恨意!
  他在枯液區從來沒有感到過蟲子如此的恨意,即便是面對飽子森林的空前大決戰”所有蟲子有的只是戰意和勇氣,卻沒有恨。
  這股恨入靈魂的殺意,就像是刻在蟲子的每一根骨頭上,每一片甲殼上”甚至每一個蟲肉細胞上……
  并且,最不可思議的是,透過這股恨意與殺意,恍惚間,楚云升以他獨特的非蟲意識,竟然微微地感覺到一抹淡淡地、不屬于蟲子的哀傷和悔恨。
  然而,就是這么一絲極微弱的東西,差點沒讓楚云升整個靈魂都深陷其中”如果他還是人身的話,估計早已清然淚下。
  楚云升從未如此真切地感受過蟲子的內心,以前封印蟲的所有意識完全抹殺,再加上封印令的間隔”他根本無法知道這種感覺。
  如今他才有點明白,當初黃山腳下營救諄凝的時候,為何蟲群會要崩潰,為何冥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壓制它們”原來這股仇恨是如此熾烈和喧天。
  單是他眼前這六蟲的恨意”楚云升都快有點受不了,何況當時數千的蟲子”冥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但這樣的場景是他完全不想碰到的,可是,休息是他提出的”路也是他選的,大樓也是他挑的”他不能親手導演一場蟲子對人類屠殺。
  他畢竟還是人不是蟲!
  楚云升很困惑,明明他在外面的時候,沒有感覺到任何其他生物存在的聯兆,對蟲子的“嗅覺”,”他還是十分自信的。
  即便他能力有限,起碼老紫是個高級蟲子,也應該有所警覺才對。
  這些人類卻像忽然間從地下鉆出來的一樣,憑空出現,實在令楚云升措手不及,如果他事先發覺一定會力圖避開這樣的事情。
  但現在想這些已經來不及了”老紫已經激發了火能,渾身浴火”就差鞭掃人群了。
  而老金的火球都快吐到嗓子眼了!
  楚云升急中也生不什么智了,只能大聲嘶鳴一聲:都停下,不要動,我來處理我以氓的名義”警告你們什么才是我們此行的使命!
  不知道是因為氓的分量比較重,還是楚云升站的位置正擋著后面的人類,老紫的火焰長須生生地耷拉在半空而老金的火球在嘴里轉了一個圈”又吞了回去。
  “為……什……它們……異源!”,老紫憤怒而仇恨地結結巴巴地發出信息。
  “你告訴我,氓昨天讓我們肩負的是什么使命……”楚云升開始尋找理由”先穩住再說。
  “木……”老紫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那不就得了,氓告誡我們,不要惹是生非,一切以護送木源體為最重那是我們至死都要完成的任務!如果我們節外生枝,屠殺這些人類”引起他們的尖叫聲,引來天上的敵人”奪走木源體我們就是罪蟲,整個種族的罪蟲!將對不起氓,對不起所有的蟲子……”楚云升也不管它們聽懂聽不懂,當即發出一大串聽起來十分有道理的信息。
  六只蟲子大眼瞪小眼,半響,首先反應過來的傻大蟲呆呆地崇拜地發出信息:有……道……理……
  老紫一直很羨慕楚云升的“高智……”但被楚云升超越后,它生怕自己的“智……”再被傻大蟲超越了,這會讓它覺得非常失敗它十分在意自己的“智慧……”這大概也是,“智慧”“的副作用吧。
  它當下立即停住被楚云升攪得十分混亂的思維急于表明自己的智慧不弱它蟲:我……也是……”,……這么……想……
  聽到老紫向大家發出這條信息,楚云升松了一口氣,他雖然是副首領,但是關鍵時刻,除了傻大蟲還能聽自己的,其他幾只沒有智慧的蟲子,一切都會以老紫的命令為準。
  “現在不能出去了……”楚云升望了外面一眼,天空上顯出一個長長的帶影”轉過蟲頭,發出信息:,“大蟲,你守大門位置,小紅你守那邊的房間們,老紫你去樓上撥索一下,不準殺人鬧出動靜,老金和我看著這些人類,蠕哥下去挖能量,小青歇著……”
  楚云升一口氣將七蟲的任務全部布置完畢,從昨天開始,他就給其他六只蟲子起了名字。
  四只沒有智慧的蟲子還好,只是被動的接受,傻大蟲和老紫可不得了,興*奮地連奔跑的速度都加快了許多,令楚云升十分地后悔。
  以前楚云升一直稱呼傻大蟲為“大蟲”,”也沒刻意給它起名字”這回可不同,當眾給它起了個名字,雖然還是“傻大……”這個粗鄙的名字,它卻當成寶貝一樣,一直自己念叨不停”一出的重復信息,差點沒把楚云升煩死。
  而老紫則在一開始十分“郁……”,郁悶傻大蟲為何名字長度比它多出一節”楚云升不得不以珉只有一個字的事實,說明名字越短才越有智慧,哄得它心花怒放。
  于是金甲蟲被稱呼為老金”青甲蟲是小青,蠕蟲的模樣實在惡心,楚云升惡意地叫它“蠕哥,“剩下的一個赤甲蟲,則被簡單稱為小紅。
  這蠕哥雖然攻擊能力不怎么樣,但鉆地能力,卻絲毫不比金甲蟲弱多少。
  楚云升交代完畢,在得到老紫的首肯后”蠕哥當即扭動著肥碩著身軀,從金甲蟲的甲殼里鉆了出來,吐了。粘液在大樓的大理石地板上,迅速地腐蝕,接著飛速地鉆了進去“…………
  其他諸位蟲子也立即各赴楚云升交代的戰斗位置,蟲子就是這點”好,絕對服從第一首領的命令從不問為什么。
  于是,楚云升抬起蟲頭,下面就輪到對面這些人類了……
  王大富瘋了,他們這群人中唯一的能士已經在路上活活地餓死了,剩下全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普通人。
  當七只如同魔鬼一樣的蟲子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他們連發出驚叫聲力氣都沒有,剩下只有臣服命運的無奈與等死而已。
  他們閉上眼睛,等待著蟲子撲上來,撕裂他們的身體,挖開他們的腦袋大概遲早也會有這么一天的。
  然而,他們等了半天,什么也沒等來,這七只蟲子除了最初作勢欲殺,接著就像失了明一樣,拿他們當成了空氣,自顧自地忙忙碌碌。
  什么是奇跡?這就是奇跡!
  王大富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情,蟲子居然不殺人了!
  但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他也不會以為自己瘋了。
  大約過了一小會腦袋上有個裂縫地赤甲蟲,搖晃著從金甲蟲的背上爬下來,沖著他揮了揮鉗子,哦,不是”是“招手”的姿勢,示意他來過的意思!
  他以為他眼花了蟲子怎么可能做這種動作!!!
  見他沒有動,那種蟲子似乎有點不耐煩了,舉著大鉗子,一把將他拖了過來,放在地上。
  然后他見到了他足以震撼他一生的傳奇!
  那只赤甲蟲,竟然用鋒利的刀腿,在堅固的大理石上,刻出一串清晰的簡體漢字!!!
  那一刻,他幾乎忘記了漢字的內容,只覺得一陣頭暈眼花差點直接昏死過去。
  直到那只赤甲蟲不耐煩地輕輕敲擊著地面,提醒他,抓緊看。
  王大富擔心它會當場發飆趕緊定了定神,拿出他當年職業經理人的素質借著外面快要消失的微光,一字一著:告訴他們,安靜,換安全。
  他不解地抬起頭,那赤甲蟲居然沖著他努了努碩大的蟲頭,示意他快點去和其他人類說明。
  王大富終于被震撼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這,這還它馬的是個蟲子么?簡直就是一個人!
  雖如此地不敢置信,他總歸還是清醒了一點,不至于認為眼前的不是蟲子而是人”眼睛是騙不了他自己的。
  王大富急忙將這一牟古奇聞般地消息,通知一屋子的人類,頓時引起一陣陣驚奇連連地騷動。
  那只赤甲蟲立即不滿地敲擊著地面,人群立刻惶恐地安靜了下來,雖然如此神奇”但是蟲子的兇惡還在那里,尤其是那只紫炎魔蟲,就是普通的能士遇見也是必死的下場。
  王大富不得不又硬著頭皮”走到兇悍的蟲子面前,因為這只蟲子似乎還有“話”和他說。
  “你們是從那里冒出來的?不要說謊,我能嗅到你們剛才不在這里。”
  這次這只蟲子刻的有點長”費了一點時間。
  王大富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那些熟悉色字眼,“我”、“他們”人稱用的那么準確,居然是只蟲子……
  赤甲蟲又開始敲擊地面催他了。
  王大富趕緊比劃了一下”表示自己沒辦法在堅固地大理石上刻字。
  赤甲蟲像是楞了一下,搖了搖腦袋,似乎再嘆息,接著又飛快地刻道:說就行。
  王大富只覺得他半生的商業生涯,即便當年對戰國際金融大鱷”也比不過此刻的精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