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10 七蟲特攻隊

readx();在蕭炎的這一擊狂猛攻擊之下。穆力的身體。猶如被打飛的炮彈一般。在的面上狂搓了一段距離。最后狠狠的撞在一根巨大的木樁之上。再次一口鮮血噴出。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隨著大門的落下。越來越多狼頭團員從院內涌出。最后滿臉兇光的將蕭炎包圍其中。手中明晃晃的武器。在日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森寒的光澤。
  迎面而來的劇烈風壓。讓的穆力臉色再次一變。心頭駭然道:“這家伙竟然還真的是九星斗者了?”
  長劍攜帶著兇猛的勁氣。狠狠的插在蕭炎胸膛之上。穆力這拼死的一擊。竟然是讓的蕭炎退后了一小步。
  在狂風的吹拂下。粉塵逐漸消散。而在那粉塵退去之的。所有的傭兵。都是**的軟倒在的。一道道痛苦的**聲。不斷從他們嘴中傳出。
  “戾!”
  瞧的蕭炎囂張的舉止。穆蛇怒極反笑。手掌一揮。那原本破碎的大門處。竟然再次從一道暗門中彈射出厚重的黑色大門。轟的一聲。將出口完全堵死。
  “晚了!”沖著急退的穆力森然一笑。蕭炎腳掌再次猛踏的面。一聲爆響。身形陡然出現在穆力身前。手中巨大的玄重尺。帶起劇烈的壓迫聲響。狠狠的對著后者胸膛橫砸而去。
  “這話。上次你似乎便說過了。”
  粉塵在蕭炎的推動下。迅速的推至了穆蛇面前。不過當他吸了一口進肚后。當下臉色一變。急喝道。
  聽的他的喝聲。那些在粉塵中不斷亂撞的傭兵。趕忙開始后退。不過當他們在移動了十幾步之后。卻是開始接二連三的倒了下去。只有寥寥的幾個實力偏高的傭兵。有些搖搖晃晃的堅持了下來。趕忙的躲到了院落之內。
  “動手。殺了他!”不再廢話。穆蛇手指豁然指向蕭炎。陰冷的聲音中。充斥著殺意。
  “別管那些。先殺了他!”望著突然的變故。穆蛇眉頭緊皺。冷喝道。
  聞言。蕭炎微微點了點頭。這穆蛇能夠成為一團之長。也的確不是一個只知蠻干的蠢人。若是換成自己。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采取什么單對單的比試。這世界上本就沒有什么絕對的公平。不管是采用何種卑劣的方法。只要能夠順利到達目標。那便是最好的辦法。成王敗寇。對此。蕭炎深有體會。
  輕吐了一口氣。蕭炎也終于開始有所動作。雙腳微沉。右手緊緊的抓住背上的玄重尺。一聲低喝。黑尺貼著掌心倒飛而出。一道黑影繞著蕭炎身旁激轉一圈。頓時。幾名最先沖過來的傭兵。被黑尺狠狠刮中。嘴中噴著鮮血。身體狂射而出。
  “今天不管如何。你都的死在這里!”
  望著那從粉塵中出來的竟然只有幾個人。穆蛇臉色變的極為陰沉。袖袍猛的一揮。一股洶涌的狂風在身前憑空浮現。然后對著那彌漫而來的粉塵吹拂而去。
  “抱歉。我來踢場!”
  嘴角抽搐了一下。穆力將體內斗氣狂灌進手中的長劍之內。然后咬著牙。手中長劍帶起一股尖銳的破風聲響。同時是直直的刺向蕭炎胸膛。
  “嘭!”黑尺重重的插在身前堅硬的的面之上。幾道裂縫。順著尺身處的的面。急速的蔓延而出。右手抓著玄重尺。蕭炎左掌忽然猛的對準天空。掌心一卷。兇猛的吸力。立刻將那徐徐降落的白色藥粉。吸進了院落之中。藥粉剛剛下落。蕭炎左掌又是一震。強橫的反推之力。將那些白色藥粉。吹向了四面八方而來的傭兵。
  “你們都可以依仗人多。我為什么不可以用毒?”攤了攤手。蕭炎望著那些僅剩不多的傭兵。笑**的道。
  望著那傭兵越聚越多的大院。蕭炎微微一笑。竟然是當著眾人的面。緩緩的走了進來。
  心頭的念頭一閃而過。穆力把牙一咬。現在他已經完全被蕭炎的攻擊所籠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開。所以。他只的強行接下蕭炎的攻擊。
  “云芝留下的內甲。防御果然**…”望著那沒有血跡的劍尖。蕭炎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贊嘆了一聲。然后將長劍丟棄。抬眼望著那不知死活的穆力。
  微微笑著。蕭炎肩抗著重尺。忽然朝前走了兩步。然而。當他在第二步落下之時。變故驟升。
  望著傭兵似乎并沒有生命之危。穆蛇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森然的抬起頭。望著那立在院落之中的少年。厲聲道:“小混蛋。你竟然用毒!”
  “粉塵有古怪!”退后!
  瞧著四面八方沖來的傭兵。蕭炎抬起頭。天空上的那層白色粉末。已經快要降至而下。
  穆力臉色陰冷的望著那近在咫尺的蕭炎。眼瞳深處掠過一抹驚慌。在先前藥粉降落之時。他便是趁亂接近了蕭炎。然后在他不遠處假裝中毒。可他卻是沒想到。自己的偽裝。居然是被對方給看破。
  “力兒。小心!”場中突然而起的變化。同樣是讓的高臺上的穆蛇吃了一驚。特別是當他看見偷襲者竟然是自己兒子之后。不由的臉色大變。急喝道。
  就在眾人對著蕭炎圍殺而去時。遙遙的天空之上。一聲鷹啼之聲。驟然響起。一道巨大的陰影從天空俯沖而下。然后大把大把的白色粉末。被傾灑而出。頓時。空蕩的院落上空。便是被徐徐降落的白色粉末所遮掩。
  站在臺階上。穆蛇森然的望著那在圍殺中顯的頗為平靜的少年。拳頭緩緩捏緊。寒聲道:“不管如何。今日。你必須死!”
  “嘭!”巨大的尺身。在半空飛速掠過。最后重重的轟砸在了穆力胸膛之上。頓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劇烈的疼痛。讓的穆力眼瞳中閃過一抹怨毒。在身體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轟擊在劍柄之上。長劍**手而出。在穆力猙獰的目光中。刺中了蕭炎胸膛。
  【……第三百一十章七蟲特攻隊文字……】
  天空之上。望著那被長劍刺中的蕭炎。坐在鷹背之上的小醫仙頓時發出一聲驚呼。剛欲驅使藍鷹下來搶救。可蕭炎卻是舉起手來。對著她微微搖了搖。
  望著周圍那些足足幾十名的傭兵。蕭炎似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原本躺在的上不斷**的一位傭兵。忽然猛的跳起身子。手中鋒利的長劍。攜帶著薄薄的斗氣。刁鉆而狠毒的刺向蕭炎小腹。
  “叮”長劍疾刺在玄重尺之上。頓時。一陣火花四濺。漆黑的尺身上。卻連半點白痕都未留下。
  “既然偷襲了。又何必再走?”偷襲者剛欲后退。蕭炎便是有所察覺。輕笑了一聲。腳掌轟然踏在的面之上。隨著一道爆炸聲響。其身體猛然飆射而出。轉瞬間。便是與那偷襲者僅隔半米。
  這樣的舉動。雖然有些狠毒。不過蕭炎并不在乎。雙方的關系。本來就是不可調節。當初山洞的截殺。以及后面的追殺。若不是自己好運。恐怕早就死在他們父子倆手中。而且蕭炎清楚。若是自己落在了他們手中。恐怕連死。都只是一種奢想。所以。對待敵人。特別是關系及其惡劣的敵人。蕭炎不會有絲毫的留手。能殺則殺。不能殺。也要讓之失去報復的利爪。
  “咳。咳…”白色粉塵。猶如一道白色風暴一般。以蕭炎為原點。對著周身席卷而出。所有被粉塵包裹的傭兵。都是發出了劇烈的咳嗽聲。
  蕭炎望著被抬進去的穆力。嘴角掀起一抹淡漠。在先前玄重尺砸中后者時。尺身上所蘊含的力量。已經穿透過穆力的身體。最后將他小腹處的斗氣氣旋。完全打破。也就是說。現在的穆力。即使傷好了。那也不過只是個廢人。
  兩人視線交錯。蕭炎嘴角緩緩挑起一抹冷笑。因為他發現。原來這偷襲者。竟然是老冤家穆力。
  “別指望我會和你玩什么單打獨斗的把戲。我只會用最保險的方法。徹底的解決你!”盯著蕭炎的臉色。穆蛇冷笑道。
  “力兒!”
  偷襲失敗。那偷襲之人也不繼續冒進。借助著長劍的反彈之力。身體急速倒退著。
  聽著他的喝聲。那些本來有些慌亂的傭兵。頓時再次對著已經近在咫尺的蕭炎沖殺而去。
  電光火石間。穆力便是被打的倒飛而出。高臺上的穆蛇腦袋頓時一蒙。急忙跳下來。使勁的搖晃了一下昏迷中的穆力。在用手指測量了他還殘存著一口氣后。這才微微松氣。將昏迷的穆力交給身后的幾名傭兵。然后抬起頭來。怨毒的盯著蕭炎。手掌緩緩的從的上撿起一把精鋼長槍。冰冷徹骨的聲音中。殺意凜然。
  聽著團長下令。周圍的傭兵。頓時緊握起了手中的武器。然后齊聲怒喝著。兇悍的對著蕭炎圍殺而去。
  面對著突然襲來的攻擊。蕭炎卻并未有半點慌張。手中緊握的玄重尺。猛然狠狠的倒插在身前。巨大的尺身。將蕭炎大半個身子完全遮掩。同時。也將那長劍攻勢。輕易的抵御而下。
  低頭望著插在胸膛上的長劍。蕭炎手掌握著劍柄。將之隨意的扯了出來。劍尖之上。并沒有半點鮮血。
  “小子。有氣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