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308 萬蟲一身

綠波坦蟲那是抱子森林的王者,它身體內所富含的木能量物質”足以令楚云升眼花繚亂。
  雖然它已經過高強度大戰的消耗,剩余下來的不過是其中的一點點,但這也比楚云升每天體內自主所產生的火能量,不知道要多了多少!
  滋養在綠波坦蟲粘液里的這些天,楚云升另外也弄清楚了一些事情。
  他以前并非覺醒人類,一直對覺醒人類的能力情況,僅停留在古書上的理論描述以及旁聽側說,憑空想象而已。
  自從化身為赤甲蟲后,他第一次頻繁使用的不再是親切地本體元氣,而是單一的火能量。
  借助赤甲蟲的身體,他為了找到一條適合蟲子修煉到辦法,不知研究過多少個晝夜,雖沒有取得什么實際的成效,但經過在這幾日的境遇,觸發了一點靈感,到也讓他摸索楚些東西出來。
  首先”作為火能量的蟲子”單純地補充火能量”只能恢復實力”并不能促進它們身體向更高形態進行轉化。
  也就是說,再補充多少同屬性的火能量也不能提高原本的實力。
  其次,蟲子也無法直接吸收單純的木能量,畢竟不同屬性的體質是有極大的差別的,所以必須要吸入含有木能量的載體物質,這種物質的品質越高,越能促進火能量屬性的蟲子的進階速度和程度。
  他和傻大蟲頭頂上這只綠波坦蟲,不但經歷了大戰,而且還只是被楚云升在“發……”時,捕出極為小的一部分富含木元氣能量的體液”即便這樣”依舊足夠一舉恢復他和傻大蟲的斷鉗與斷腿的傷勢。
  且不僅如此,傻大蟲甚至產生了進階變化。
  但楚云升卻不知道那里出了問題,他本來打算優先進階,先有了實力再說,要不然命都保不住,什么都是空談。
  不過事實結果很令他郁悶”當傻大蟲進階后,他的蟲身依舊毫無動靜,絲毫沒有一種突變的極限。
  他繼續又追加補充了兩天,除了火元氣極度充盈外,二次型變化依舊遲遲不來。
  無奈之下”他為了不浪費來之不易的機會,不得不將大量的木能量催生出來的火能量,全部轉入封獸符”希望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如此,他與傻大蟲日吸夜吸,幾乎一刻都未停止過,好在蟲子不需要睡覺,只要有足夠的火能量補充,也未覺得過太多疲倦。
  楚云升這些日子,不知道往自己的蟲嘴里濯了多少綠油油地粘液”若不是蟲子的身體實在強悍,估計他不知道會吐多少次。
  弄到現在只要一看到綠色的東西,他就頭昏眼花,嘔心不已。
  只可惜他們兩蟲的吞吸速度實在有限,死去的尸體能量潰散又極為迅速,再加上綠波坦蟲周圍大量赤甲蟲遺留的火元氣相沖,到了第十天的時候”木能量基本上已經完全消散,剩下不過是一灘普通地無屬性粘液。
  但也就是在第十天快結束的時候,他正打算和傻大蟲齊心合力打通蟲尸堆通道,只覺腦袋上一陣陣撕裂地劇痛”就像被人活活撕成兩瓣一樣。
  這股到痛來的極為迅猛,楚云升沒能撐多久,便轟地一聲,直接昏死了過去。
  一旁的傻大蟲倉促間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見楚云升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一動也不動,它簡單的腦袋根本反應不過來,一下子呆在原地,焦急萬分。
  過了很久,楚云升又感覺到傻大蟲在搖晃他,像是拼了老命一般”幾乎要把他瘦弱的身軀搖到徹底散架!
  “別搖了,別搖了,看看我腦袋上怎么回事?”楚云升被它搖的頭昏眼花,有氣無力地發出信息道。
  他現在倒是不覺得疼了,但總覺腦袋上多了什么東西”漲漲地、鼓鼓地”十的不舒服。
  傻大蟲“驚訝”地仔細觀察了楚云升的蟲頭好半天,慌亂異常地鉗舞腿飛,一會指著頂上的綠波坦蟲,一會指著楚云升,錯亂地回答:“它……罩,罩………”
  楚云升一陣沮喪,又忘了傻大蟲的表達能力實在低下,靠它算是百搭了。
  可他的鉗子實在太大,除了只感覺到長了一個突起,根本沒辦法準確判斷腦袋上到底長了什么東西?
  他定了定心,試著調運一下火能,只要自保能力還在,長什么東西也算它去了,都是蟲子了,他也不在乎什么形象了。
  卻不料,在身體里轉了一圈的火能,忽然間,一股腦兒沖著腦門上涌去”待楚云升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壓回了。
  哦!
  一道紅光波自他的腦袋上”險險地擦著傻大蟲的鉗子,迸射而去,偌大的尸堆當場被轟開一個大口子。
  傻大蟲嚇了一跳,瞪大了蟲眼,驚恐地看著楚云升的腦袋。
  這?
  楚云升也懵了,他從來沒見過那只赤甲蟲有過這樣的本事?
  難道自己化為二型了?不可能!是云升心里有數,他的體型連一個甲殼子都沒有發生變過。
  “大蟲,別動,對,就這樣,眼睛再睜大一些,保持這個姿勢不要動……”楚云升扭頭見傻大蟲愣愣地看著自己”靈機一動,將傻大蟲的如火云一般晶瑩剔透的蟲眼權作了“鏡子”,使用。
  “這是什么鬼東西!?”楚云升看著腦袋上甲殼間裂開的一道縫,里面包裹著一個透明的半罩體”驚訝道。
  他用力擠了擠,竟然外面的甲殼還能合上,再一用力,便又自如打開。
  “它”它”看……”傻大蟲指著上面,結結巴巴地發出信息。
  楚云升一仰頭”一個碩大的透明罩體耷拉在上空,樣子很熟悉”分明就是他腦袋上現在那只罩體的放大版!
  再加上剛才的那一道紅光,楚云升一個念頭閃過,瞪目結舌:綠波坦蟲的那東西不會長到自己腦袋上了吧!難道是那些綠色粘液喝多了?
  但他細想也不對,傻大蟲喝得絕對不比他少,也沒見它腦袋上長什么東西”怎么偏偏他就長了呢?
  楚云升越是想搞明白,卻越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明顯地是一個普通的赤甲蟲身軀,如何會出現如此神奇的變化?
  該不會是因為冥吧!楚云升被他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冥的確具備吞噬其他生物并能夠學習它們知識的能力,但是冥就算活著也應該在封獸符里,和他現在這個蟲身又有什么關系呢?
  難道這種吞噬技能被封獸符擋在了這具蟲身中?
  楚云升又開始覺得腦袋不夠用了,其實他一直也沒搞清楚冥的死活。
  因為他最初得到的蟲族信息,是冥在消耗它自身化為史前巨蟲后不應該還能活下來,這個過程是一次性。
  但是因為封獸符這個“另類”,存在,事情似乎又變得十分地復雜,一切只能等到符體內的本體修復完整后,也許才能知道。
  不過,冥雖然可以通過吞噬生物,進而學習對方的知識但是那只是消化吸收,然后利用這些知識而已,像他這樣直接將對方的能力進化到自己身上,實在匪夷所思。
  好在他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也不過于糾結,況且多了一個“武……”,算起來也是一件好事。
  這一波紅光迸射,雖然幾乎用光了他全部的火能量,但是威力卻可以用“貫……”二字形容,不但遠超赤甲蟲自身腐蝕枯液的攻擊威力甚至在某些方面可以比肩他本體的劍戰技。
  忽然間,楚云升冒出一個了刺激地想法”既然綠波坦蟲這種王者它的能力都能“轉……”過來,那么其他蟲子呢?
  這太瘋狂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只怕這具蟲身將來可以集萬蟲特長于一身,那將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光是想想,都令楚云升不寒而栗。
  紅光波在尸堆上轟開了一個長長地通道”楚云升和傻大蟲一前一后,掄起鉗子順著通道擴寬,順利地回到了地面。
  但甫一出蟲推他倆蟲頓時驚呆了!
  哪里還有抱子森林的影子?哪里還有巨攻的影子?
  什么都沒了,只有遍地的死尸,一層一層一堆一堆,連綿不斷……
  傻大蟲剛想發出尋找同類的嘶鳴立即被楚云升用鉗子夾住了它的嘴巴。
  如今”一眼望去,就他倆個活蟲,這可不是當初那種千蟲萬甲的局勢,萬一招來一個還沒死透的抱子森林怪物”他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氓,偉……眠,沒”,”傻大蟲驚恐萬分地朝著楚云升發來一個來自它靈魂深處的顫栗信息。
  楚云升也感覺到了,氓的感召力量消失了,空空蕩蕩地,什么也沒有。
  “沒……沒”,”傻大蟲的身體都在打著顫。
  楚云升能理解它此刻的“心……”,蟲子自從出世的第一天起,每分每秒、一舉一動都完全掌控在氓的思維下,一旦這種猶如同父母一般存在的氓陡然間消失”對它們來說就像天塌了一般恐怖。
  “沒事,會找到的,再說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氓……”楚云升極目遠眺,順便“寬……”起傻大蟲。
  傻大蟲卻用驚異地眼神望著楚云升,一副不敢置信,不可思議的摸樣。
  不論是楚云升無所謂的表情,還是他的那句話,都讓根正苗紅的傻大蟲無法理解。
  “行了,事情已經這樣了,活著比什么都強,以后你就知道了,四處看看還能不能找到還殘存木能量的敵人!”,楚云升小心翼翼地從尸堆上爬了下來,前面不遠就有一個帶狀飛蟲的尸體。
  傻大蟲驚愣了半天,終究沮喪地垂下腦袋,跟著楚云升后面,它現在身形完全是楚云升的兩個大”甲殼也更為堅厚火紅,充滿了力量感。
  為了方便您閱讀,請記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