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305 逆轉的封獸符

第三百零五章逆轉的封獸符
  ……
  楚云升面對一群蟲子,卻猶如處于孤島之上的魯濱遜一般,**、孤獨和空虛……
  沒有人可以說,也沒有可以交流,連做夢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因為蟲子是不需要,也不會睡覺的。
  是五個星期了,還是六個星期了?
  他弄不清楚了,他在一段廢棄的墻壁上,用刀腿刻錄的橫杠,被傻大蟲弄得亂七八糟,面目全非。
  楚云升不得不承認它是一只另類的、愛好學習和模仿的赤甲蟲。他本以為其他的蟲子也和它差不多,結果證明他錯了。
  低等的蟲子是沒有感情的,它們只會服從命令,執行命令,直至死亡,都毫不猶豫,這也許正是蟲子能夠傲視諸多種族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但傻大蟲是一個另類,楚云升百無聊賴的時候,只能也只有和它進行多次交流,不僅提高了他的“語言”能力,更令楚云升驚訝地是傻大蟲竟然是這里萬蟲之中,可能的唯一的“變異品種”
  因為它產生了“感情”
  這種曾感覺令傻大蟲長期地十分惶恐不安,它不知道如何面對這種忽然而來的情緒,尤其是當它發現無數的赤甲蟲中只有它一只如此,更加驚慌失措。
  它一直試圖掩飾自己的“另類”一面,裝作和其他蟲子一樣若無其事,這種“怪胎”的感覺一直死死地折磨著它。
  直到“楚云升”的“回歸”,它才發現自己這個骨肉相連的“兄弟”,竟然也是一個“怪胎”,傻呼呼的心空一下子開闊起來。
  如同一個智商只有幾歲的小孩,整日地跟在楚云升后面,看楚云升做什么,它就做什么、模仿什么,永遠不會厭倦一樣。
  自從楚云升在斷壁上刻畫一個個“正”字,它所有的興趣都集中在這個新奇的食物上,孜孜不倦,甚至每三日一次去領那些半固態黏液包都會忘記。
  楚云升也不記得傻大蟲為自己抵擋過多少次來自孢子森林中的蟲子的攻擊,它一直沖在自己的前面,退在自己的后面,從來沒有退縮過。
  一望無垠地膠合戰場上,每天每日、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突然爆發大規模地蟲族之戰。
  楚云升所在的十蟲小隊,死了又補,補了又死,來來去去,除了那位隊長大塊頭,也只有他和傻大蟲海還掙扎地活著。
  他以前很少關注赤甲蟲的生活,在他的劍下死去的赤甲蟲成堆成堆、不計其數,如今,他萬分地唏噓,原來就是這樣的一個個小隊,倒在了自己的劍下……
  每當他的蟲子“戰友”相繼倒下;每當撤退的時候傻大蟲掩護著自己;每當身陷重圍的時刻,他的“戰友”毫無怨言地挺身而出,以死亡為代價,為他們打開一條條活路……
  這個感覺越發的強烈,有時候,在漆黑的夜晚,雖然以蟲子的視線依舊是那么的清晰,楚云升都會茫然地以為自己真的是一只蟲子了,是一只和它們并肩作戰、生死與共的蟲子。
  他的體型一直是全隊中最弱小的一個,而他的火能量也是一樣。
  但他沒有辦法,因為封獸符的存在
  自從上次修復出墳后,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楚云升終于弄清楚了怎么回事。
  他**上竟然封印著一張封獸符
  這張封獸符的符體規則和氣息,他非常的熟悉,是冥的然而封獸符里面,躺著的卻是他自己的骷髏肉身和手里緊緊攥著的古書。
  那一刻,若不是怕招致敵蟲驚攻,他差點激動地仰天長嘶
  身體發膚受之于父母,他雖曾為骷髏,卻從未棄一肉一骨
  而古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其對楚云升的重要。
  雖然其他東西,包括物納符都不見了,楚云升卻也知足了,旦有身體和古書在,何懼無他物?
  只要保住性命,就能找到返回本體的方法,這是他激動萬分后,腦袋中的唯一的想法。
  為此,他整整花去了三天三夜的時間,雖百思不得其解,仍晝夜思索,沒辦法,蟲子的腦袋容量實在不夠用,好在蟲子不用睡覺,否則早已累趴下了。
  終究他還是在古書上找到了答案。
  說起古書,雖然和身體一起被封印在封獸符中,但楚云升現在卻沒辦法將它取出來,它仿佛成了自己肉身的一部分,封獸符不是物納符,除非將整個身體釋放出來,別無他法。
  但現在封獸符中的楚云升**其實是粉碎狀的,它正拼命地吸取著這具蟲身上的能量,一刻不停地重新組合他的身軀,就像當初楚云升滋養蟲子的過程一樣。
  一日身軀未重組好,一日就不能將“人身”釋放出來,古書自然也無法取出。
  所以,他不得不佩服蟲族的天生優勢,他們腦袋容量雖然像是不太夠自己用,但生而就能以第四維意識破開多層空間壁障
  不管這股意識是否弱智,還是如珉一樣的令人顫栗,這種與身居來的本領,都使得它們與天地元氣的溝通遠比楚云升當初二元天境界還要通暢銳利。
  同樣也因為這股意識在質量上的強大,楚云升且又對自己的封獸符了如指掌,故而他很容易地以第四維地方式“侵入”封獸符符體之內,直接翻閱古書。
  他很奇怪古書的材質,似乎在任何狀態下,它都能“存活”,永遠安靜平穩如同不動山岳。
  現在都快像是自己人身的一部分了
  楚云升翻閱了很久很久,大約是在兩個星期前,終于大概地搞懂了一些。
  原來封獸符逆轉了
  在他死亡的前一刻,根據封獸符的必要“封印條件”,他當時達成了第一條:瀕死。
  當然僅僅是瀕死還不足以觸發封獸符進行驚天大逆轉。
  那么,第二個條件便是主體的身體需要高度能量化。
  這個標準,楚云升其實是沒有達到的,只有三元天才有這種可能。
  然而,他骷髏般的濃縮卻造就了一具“偽高純度”的假象,同時他的死亡方式又是爆裂式粉身碎骨,加重了這種能量化“欺騙性”。
  最后,僅僅只有上面兩條,依舊不夠
  逆轉封獸符最后一條,也是最為關鍵的一條:原封印中的生物意識存在,且這個意識要足夠的忠誠,忠誠到可以為主體奉獻一切。
  這是一個自相矛盾的條件,低等的封印符中的生物是不可能出現意識的,所以逆轉基本不會低等封獸符上發生,因而前輩也從未在這些地方注釋過。
  但冥的封獸符出現了意外,冥在兩次吸收了自己幾乎全部的生命源后,誕生了一個與楚云升“命息緊連”的獨立、獨特意識。
  冥的本體在化作史前巨蟲的那一刻其實早已泯滅,封獸符的關系也轉移到巨蟲上,而當巨蟲焚燒自己直至分解出唯一一只赤甲蟲,卻背負著封獸符逆轉的重大使命。
  也就是這股絕對忠誠的冥的意識,在最后關頭,楚云升肢解瀕死的一線之際,配合了封獸符的驚天逆轉,放棄了自己的蟲身,讓楚云升的意識逆轉進入
  結果是個很奇怪的關系。
  楚云升的意識出現在蟲身上,而冥的意識,楚云升不知道它是否還在自己的人身上?
  但到目前還未發覺,有可能沉睡,也有可能消散了
  由此,蟲身一晃而成為封獸符的主體,而他的人身卻相反成了被封印的生物體。
  也就是說,意識上的關系未變,而身體地位卻對調了一下。
  這就等于他楚云升多了一條命
  如此逆天的大翻轉,大概也只有前輩傳下的符才能做到吧?難怪冰族和神域拼死也要得到楚云升對前輩的敬仰早已達到了一個無人能及的高度。
  接下來,他就要開始為如何再次逆轉封獸符而煩惱了。
  首先,他得將自己的封印“人身”滋養恢復,否則一切都是奢談。
  但這又需要極為龐大的能量,這次可是重組自己的整個身軀,甚為復雜,消耗之巨,他都不敢想象。
  這些天,每三日領一次的“營養”補給,都是剛下肚,就被封獸符一掃而空,傻大蟲甚至將自己的那份給了楚云升,都依舊不夠這個無底洞。
  若不是他強行切斷,在這具蟲身上保持一些火能量用來保命,這些日子以來,他早已不知道死上一百多回了
  不過這次重組身體為并非一無是處,如今幾乎粉碎為碎片的融元體,皆是最為精純的存在,只要將他們仔細組合在一起,再暗合前輩古書上演繹的陣法,楚云升相信,“身締”之后,將直接突破入三元天之境
  其次,楚云升得將現在的本體,也就是這具蟲身,加速鍛煉到高度能量化的狀態,否則無法滿足逆轉的第二個條件。
  這一點和第一點是矛盾和沖突的,要滋養封印人身,就得消耗火能量,消耗火能量,他的戰斗力就大為削減,實力就無法提高。
  令楚云升著實頭疼到現在。
  而最后一點,楚云升暫時還沒有想到辦法,他不能確定冥是否已經消亡,還是陷入了沉睡,如果消亡了,他還得另尋別的辦法讓封印人身擁有某種忠誠“意識”。
  只有這三個條件滿足,他才能再次逆轉封獸符,將自己的人身換出來
  楚云升站在夜空下,暗暗道:看來還是先提高一下實力吧,這具身體,在廝殺如此頻繁的戰場,一個不小心就是萬劫不復
  可是怎么提高實力呢?他現在雖然能凌空畫符,但火元氣畢竟不是本體元氣,根本制不了元符
  楚云升“蟲眼”眺望著遠處紅彤彤地世界,不知道漫長的戰線上爆發了沖突,嘶鳴聲此起彼伏。
  很快,無數的蟲群蜂擁著沖了過來,緊急的凄厲嘶鳴,響徹了整個黏液區:孢子森林的蟲王出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