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303 好蟲不吃眼前虧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空似乎黑暗了又弱亮”弱亮了又黑暗,如此周天循環,魘魘不息。一片一望無垠地黏液之地上,一座座高大的巨墳聳天而立,滾滾濃煙,飛灰不止。
  如螞蟻般的蟲子時而聚散,時而開拔,忙忙碌碌,偶爾路過一只龐大的身軀,穿插其中。
  一只壯大的赤甲蟲,悠閑地拖著一只奄奄一息、似乎馬上要死掉的孱弱赤甲蟲,朝著一座奇特的巨墳爬去。
  那里是這片黏液區最大的融蟲血池,凡是死掉的蟲子,都被集合到這里,重新融解,再次利用。
  楚云升感覺頭很重、身體很重、手臂很重、腿也很重,不對,等等,怎么好像不是兩只腿!?他掙扎著試圖醒來,卻怎么也張不開眼睛。好像被什么東西拖著,還有蟲子的叫聲,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趕緊醒過來!
  他想身手掐自己一把,卻找不到“手”的感覺。
  “等等,我還活著?我不是應該是死了嗎?”他猛然地想起來了:“對,最后元氣撐爆了身體,可是又怎么會在這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體下面似乎似乎是蟲子的祜液味道,為什么第一次聞起來這么舒服?好想就躺在上面,死死地睡上一覺。
  腦袋似乎容量不夠了?頭疼!怎么還有一股召喚的力量?
  很快他又暈了過去。
  “我又醒了?”
  怎么是“又”,剛才醒過嗎?還是做夢?
  腦袋又疼了,為什么,好像很多事情記不起來!
  可是明明有很多事情的?
  頭疼,不夠用了。
  “我是一個蟲子?我怎么會有這個想法!不可能,我最恨蟲子了,我怎么可能會是蟲子呢?”
  “可是剛才那股感召源明明證明我就是一個蟲子………
  “不對,我不是蟲子!我是人,我姓楚叫楚什么?楚?”
  頭疼,為什么一想到關鍵的地方頭就開始疼呢?
  “想起來了,我叫楚云升,對,一定是這個名字!太好了,我可以不是蟲子了,蟲子又怎么可能有名字呢!”
  “可去……,……
  “我好像丟了一個寶貝,重要的寶貝,是什么?”
  “快點想,是什么寶貝?總之不能沒有這個寶貝!”
  頭又開始疼了天啊,怎么總是一到關鍵時刻就…………!
  “好像,書怎么會是寶貝呢?我最不喜歡上學的。
  “肚子餓了?為什么肚子餓了?”
  “這里是什么地方,為什么這么熱?快散架了!”
  “有人想害我,對了,有人想害人,是誰呢?誰想害我!”
  混亂……混亂……持續地混亂……
  汩汩汩汩……
  “似乎沉入什么溶液里去了,為什么我感覺不到窒息?難道我已經不用呼吸了嗎?”
  難受!
  身體仿佛要被溶解一般,痛苦。
  像是在被腐蝕,強烈地腐蝕肢解!
  疼四面八方的疼,無處不在的疼。
  撐不住了!
  啵……
  楚云升頂著一個巨大的粘液泡泡,鉆出了液面,劇烈地疼痛刺激下,徹底地清醒了過來!
  但他同時也呆住了。
  他的“視力”忽然間變得非常的好,如此昏暗的池子里,許多地方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得見!
  這是什么鬼地方?自己怎么會在這里?
  他的周圍全是漂浮或正在沉入的蟲子尸體有赤甲蟲、青甲蟲、金甲蟲…,還有許許多多他未見過的蟲子,甚至有一個恐龍般龐大身軀的骨架!
  統統都被放入他所在的這一大片黏液池中。
  粘液是血紅色的,難道這是觸手老怪那里?
  他記得申城觸手怪的老巢也有一個型的孵化粘液池,自己差點還死在了那里面!
  可是不對,這里沒有觸手怪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柱反倒越看越像是巨墳的內部?
  但巨墳明明不是這個構造啊!?
  楚云升只覺腦袋一陣眩暈,他現在只要思考過度,腦袋似乎就不夠用似的。
  不管如何,這里都應該是危險之地,楚云升從不將自己置于這種場合過久。
  他立刻想“游”到黏液池的邊緣去,卻一下子驚駭欲絕!
  “手”到那里去了!!!
  楚云升愕然地現自己抬起來的竟然是一只長長的殘破的鉗子!
  而且這個鋒子他又是那么的熟悉、赤甲蟲的鉗子。
  怎么這樣?
  楚云升慌忙地抬起子外一只,依舊還是個斷齒的鉗子,一下亂了神趕緊用“鉗子”朝著腦袋“摸”去。
  果然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腦袋了!
  他生生地愣在了黏液池中,渾身散架的刺痛都仿佛感覺不到了自己竟然真的成了一個蟲子,他還以為之前不過是在做一個夢而已!
  楚云升心頭一片空白,思維短路,如同死機。
  他忘記了自己后來是怎樣爬出黏液池的,容量不大的腦袋里,渾渾噩噩,恍然不知所措,就像中了邪一樣。
  當他搖搖晃晃地“爬”到“巨墳”通道出口的時候,一個體型比他健碩多的赤甲蟲,立即沖子過來,沖著他張開鉗子。
  楚云升下意識地試圖掏出烈焰槍或者千辟劍進行反擊,但可惜全部落空了!
  啪!
  他被大個的赤甲蟲輕而易舉地夾住了腦袋,狠狠地摔了出去,路過的其他赤甲蟲,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接著,對面爬過來一只體型一般的赤甲蟲,用鉗子對他左推右搡,前后打量,然后直接拖著楚云升的鉗子”朝著另外一座冒著濃煙的巨墳爬去。
  楚云升忽然驚醒,化身為蟲的驚慌如潮水般地壓了下去,他歷經死劫,終有個平凡、樸實而堅韌的信念緩緩形成:只要活著就好!
  活著總歸還有希望,死了就萬事成空,一切枉然。
  他掙扎著試圖反抗被拖走的命運,曾幾何時,在他眼里十分兇殘的赤甲蟲,早已是手下劍灰級別的東西,如今卻再一次地讓他生出無力的感覺。
  這副殘斷的蟲身實在是太虛弱了,渾身上下包括兩只鉗子,沒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幾乎是傷害累累,身體空蕩蕩的,不要說是赤甲蟲特有的火能量了,就是想吐出一星半點的腐蝕黏液都猶如登天。
  楚云升頓時有些頹然,化身蟲子也就算了”偏還是一個最低等級的赤甲蟲,并且身受重傷,只怕是這片黏液區中最弱的一只了!
  他掙扎了十來次,不但無功而返”反還被拖他的赤甲蟲狠狠地“教訓”了一頓,楚云升為之氣結,卻又無可奈何。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楚云升索性任由它拖著,大不了再被丟到剛才似乎是溶解蟲尸的黏液池中罷了,乘著這點時間,恢復點力氣”等會再心一點爬出來就走了。
  好蟲不吃眼前虧!
  楚云升苦中作樂地自嘲道,同時也是在給自己鼓勁,越是在這種艱難與孤獨的時刻,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他分憂,他自身一定且必須學會堅韌和寬大”就是裝也要裝出一副“樂觀”的樣子!
  否則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有勇氣以一具蟲身而活下去?
  他將所有的負面的悲觀的情緒全部壓了下去,嚴嚴實實地埋在心底,盡一切努力不去想它。
  歷次獨身一人生死逃亡的慘痛經驗告訴他,不能去想那些負面的東西!一想就會很容易地陷進去,一陷進去,就是一具頹廢的行尸走肉”距離真正的死亡也就不遠了。
  很快,他便被這只赤甲蟲拖進了另外一座巨墳,通過通道的時候”許多蟲子和他亮擦甲而過,行動匆匆”相比剛才那座死氣沉沉的巨墳,似乎“熱鬧”了一些。
  就這么點不同之處,楚云升趕緊將它在腦海中無限放大,用來壓制負面情緒的屢次“反撲”。
  進了巨墳內部,楚云升尚未來得及觀察周邊的“環境”,一只跨空伸來的人臂大的黑色管道,麻利地卷起了他,快地收回進如林立般的管道群中。
  高的運堊動,令他虛弱的身體有些“頭暈”,等到他略微清醒一點的時候,現許多細柔嫩的透明管道不停地在他軀干、腹部等部位上噴吐著不同顏色的黏液。
  那些粘液剛井到身上,楚云升便能明顯地感覺到殘破的部位正堆噬地恢復生長,同時,一股螞蟻噬骨般的難受也立即向他的意識襲來,令他幾不欲生!
  他此刻有點羨慕十幾米外的那位傻乎乎的赤甲蟲了,估計它沒有多少意識存在,同樣在和楚云升在進行類似的“處理”,卻是一副嘴里流著粘液的呆樣。
  大約過了近兩個多時的時間,楚云升又被管道吊了起來,送往另外一個“場地”,細的透明管開始噴射粘枯他的鉗子和刀腿部位。
  這時,他大概豐點明白了,這座巨墳自然肯定不是之前的那座“化尸池”,而是一座擁有修復蟲族身體功能的巨墳。
  如此分工明確的祜液區,楚云升不敢想象它將是多么龐大的存在,而這里的氓又會是多么的強悍和高等?
  黃山區域內的那三座功能簡單的巨墳,和這里比起來,簡直是兒科,如同玩具一般。
  鉗子與四各刀腿的修補又花費了近兩個多時,接著再次換了一個地方,開始修補他的周身甲殼。
  他前面的那只傻蟲,一直比他提前大約十多分鐘,兩蟲恐怕算是同期“修復出廠”了。
  早長時間的修復下,那股噬骨的感覺,楚云升也漸漸地麻木了,饑餓感卻又不停地沖擊著他,令他迷迷糊糊。
  眩暈中,似乎又換了一個“場地”,在他前面的那個傻蟲,因為“工序”比他早,已經開始進行此處的修復工作。
  他忽地一個激靈,驚醒了過來,只見一只金黃色的管道從頂上延伸下來,對住那只傻蟲的腦袋噴出一道橫切的直線,唯唯地冒著獠煙。
  沒過一會,周圍數十條透明的細管立即纏上傻蟲的腦袋,以那各橫切的直線為分界,咔嚓一聲,將傻蟲的腦袋粘糊糊地掰開。
  頂上的金黃色管道收了回去,又伸下一只如蚯蚓一樣扭動不停地白嫩管道,垂直插入傻蟲的腦袋,一陣稀里嘩啦地“攪動”,裹著一個黑乎乎地“腦袋”狀的祜液塊縮了回去,藕斷絲連的黏液被細細地拉長,看起來十分嘔心。
  同時,頂上并列伸下另外一只白嫩管道,蜷裹著一只晶瑩別透如火云一般的“腦袋”狀黏液塊,粘糊糊地家入傻蟲裂開的空殼腦袋中。
  接著,細的透明管子立即開始噴吐粘液,迅“縫合”傻蟲的腦袋…
  楚云升剛回過味來,各件射地警覺抬頭,果然他的頭頂上,也緩緩伸下一條金黃色的管子,冒著獠煙,對準他的蟲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