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286 自創元符

正是在能量的運用上有著如此本質的差別,楚云升可以單憑借自己的本體元氣,僅僅在一張普通白紙上,甚至只是凌空虛,便能制造威力無窮的元符。
  而反觀他現在手上的弦波罩發生器本體,這個只有手機大小,類似符體上的陣**能的觸發機構,其構造極為復雜、精密,且所采用的制材,也是潘安等人前所未見、聞所未聞的金屬物質。
  為了能達到類似元符的威力,它們在“硬件”制造上的要求之苛刻,難度之高深,制造之艱難,是楚云升無法想象的。
  因而,這也正是符的極為突出的強大優勢
  不需要特殊的材料,不需要復雜的工藝,不需要苛刻的條件,只要人即可
  ……
  醍醐灌頂式的明悟,讓楚云升的疲倦一掃而空,甚至還帶著一絲絲的興奮。
  他迫不及待地要為弦波罩“打造”出一封特殊的元符。
  如果說楚云升以前所做的、所修習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地跟隨古書前輩指導的話,那么,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創新
  是的,創新
  以前輩古書的理論為指導,以潘安的數據為參照,以他自己長久以來的符經驗為基礎,三者合而并一,力爭創造出一張古書上從未有過的新元符
  這張新的元符,不但要建立楚云升與弦波罩之間的流暢的元氣輸送通道,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便是要利用符將本體元氣重組為弦波罩需要的能量組合。
  “輸送通道”這一功能單元,對楚云升來說,并不陌生,他許多封印武器類的元符,都具備這項功能,只需照搬即可。
  難點就在于創造新的元氣序列,也就是能量組合這個部分,需要楚云升動足了腦筋,仔細揣摩,全力分析研究,以制出他人生之中,第一張創造性的符。
  但這種感覺讓楚云升很興奮,就像當初在神域的懸浮臺上,修改九章圖一樣,充滿了刺激和挑戰。
  一旦符成功,其成果不僅僅是解決事情的本身,更為重要的是,他能夠在這個創造性的過程中,大幅提高對古書法則的理解,甚至突飛猛進
  將白紙鋪平在桌面上,楚云升不急著直接浪費本體元氣開始試驗,而是用鉛筆不停地嘗試建立各種符文,然后按照自己初學者的理解,歪歪扭扭地推算出它們的可能性,最后選出他認為最有可能的符文與符體,進行元氣實戰制。
  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
  楚云升不知疲倦地伏在桌上龍飛鳳舞,左一想法,右一主意,漸漸地,不知不覺間,進入一種物我兩忘的境界,各種奇思妙想,猶如噴泉一般,接踵而至,眼花繚亂
  但是好景不長,這種奇妙的巔峰狀態只維持了不到小一會的時間,兩天兩夜都未休息的身體,夾帶著濃濃地疲倦再次卷土重來,硬是將他拉回了現實
  楚云升苦笑一聲,只差一點,只差那么一點點最“靈魂”的東西,他就能創造出符合古書前輩手法的完美元符
  但就是這點“靈魂”的東西,渴望卻不可及,像是一層怎么也捅不破的窗戶紙,模模糊糊,藏在背后的真理法則,像是一個絕世美女,若隱若現
  窗內窗外,一邊一世界
  如若不是昨日一夜未眠,大概那種奇妙的境界還能持續更長一段時間吧,楚云升如今后悔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無奈接受現實。
  但他也心知肚明,自己一個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初學者,企圖一夜之間達到前輩千錘百煉出的元符水平,也無異于癡人說夢。
  當然,楚云升手中這張最終版本的新元符,雖不及古書記載的元符那般完美無缺,但也算是高端貨色了。
  比起弦波罩原來使用的低端水平的“一般穩定狀態”的能量組合,早已不在同一個檔次之上了
  它是超越“超穩定狀態”的本體元氣變種,雖然功能上和弦波能還是一樣,但在性質、質地以及發動效果上,將脫胎換骨,完全不可相提并論,可以說是一天一地
  當然這封元符雖然是嶄新的,但是不是原創的,新元符的原理機制畢竟不是無中生有而來的,是有現成的弦波罩理論作為依據的。
  那種原創性的、憑空創造出一種新功能元符的能耐,楚云升估計也只有前輩那種神鬼人物才能夠做到,他目前還相差甚遠。
  不過,好歹他今天也算摸到了精髓的門檻
  ……
  楚云升沒有立即給新元符定下新的名稱,雖然他內心蠢蠢欲動地想這么做,這畢竟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創造性地制屬于他自己的元符。
  但這還是一封未完善的、尚有欠缺的新元符,更不要說像前輩的那種完美水平了,他隱隱地覺得,至少還有兩個方面苛待取得飛躍性的突破
  一是元符本體,現在這張新元符,只能算是個半成品,還需依賴弦波罩發生器這個物理“硬件”產生功效。
  等什么時候,他能參悟透了發生器中的觸發原理,并轉化為元符中的符體陣法,徹底擺脫實物載體的依賴,單靠一張純粹的元符就能開啟弦波罩,才能勉強算得上是一封真正完整的“元符”。
  二是更深層次的法則融合,弦波罩的開啟效果,雖不同于楚云升現有的六甲符,但兩者卻又有共通之處,如果能夠徹底搞清楚它們的法則原理,兩符并二為一,那威力和實效是不可想象的
  楚云升學習古書這么久以來,第一次開始對古書上的法則原理,發生如此強烈的興趣。
  撐著濃濃的困意,他小心翼翼地將新元符激活,并目不轉晴地將它封印在弦波罩發生器上,直到漆黑的金屬盒表面顯出淡淡的符文,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制與封印的完成,表示已經成功了三分之二,剩下的,就要看能否通暢地注入元氣能量,并順利地開啟弦波罩,最終驗證新元符的正確性。
  楚云升吸了一口,緊緊握住發生器,他可不想白白忙活了這兩天兩夜,天導人歸位日期在即,不可能再有兩天的時間可以讓他浪費在弦波罩上。
  轉眼間,一道精純的本體元氣,從楚云升遍布全身的融元體中凝聚而成,順著他的手臂,勢如破竹,一頭扎入手心中的發生器
  “沒有反震回來全進去了”楚云升懸在心頭的一塊石頭頓時落下了一半。
  緊接著,又一道本體元氣,像電流一樣,通過楚云升的手臂,一閃而隱沒入發生器之中……
  隨著越來越多的本體元氣注入,眼看楚云升全身的本體元氣就要被用空之時,弦波罩漆黑的金屬面上方才閃過一道眩光,劃盒流逝,接著一道亮光從發生器的兩端射開,形成一條垂直的直線,十分的耀眼。
  大約不到一秒之后,這道垂直光線于中間“裂開”,猶如一道被撕開的縫隙,越來越大,最后向兩邊拉成一個圓形面,中間盎然的能量,顯得波光粼粼。
  迅即,整個圓面開始順時針發生旋轉,速度節節攀升,幾乎不見輪廓,僅在幾秒后,一個完整的球形體便渾然而成,表面上最后一點流光一滑而過,消失不見。
  球形空間壁障至此完全成形
  楚云升終于露出了笑容,心中剛落下一半的石頭,也徹底粉碎,再也支持不住的如山倒海騰的疲倦,滾滾襲來,一頭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并非他如今的體質支撐不住兩天兩夜的煎熬,二元天三層融元體的境界想要撐住48小時不休息,還不是什么難事。
  只是他重傷初愈,身體尚虛,接著又不眠不休,玩命似地制元符,本體元氣的消耗過度,再加上兩天以來,他心神一直沉浸在弦波罩的事情上,尤其最后那如回光返照一樣的“巔峰狀態”,極大地透支了他的心神與精力
  因此,至于驗證新弦波罩的防御性能,他已無力繼續,只能押后了
  ……
  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微光漸滅之時,曹正義早已在屋外著急等待。
  “什么事情?”楚云升腹中空空,就著小真送來的熱水,吃著蟲肉道。
  “老爺子,外面,外面……有,有……”曹正義吞吞吐吐,仿佛食道里噎著一塊蟲肉一樣別扭。
  “有什么?剛才還火急火燎地,現在怎么磨磨唧唧了?”楚云升剛睡醒,心氣未順,不滿地說道。
  曹正義“警惕地”望了大殿深處火使居所處一眼,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地道:“老爺子,外面有謠言,說馬上就有人類英雄要橫空出世了”
  楚云升一驚,立即停下進食,道:“什么?”
  曹正義不安地向火使居所方向使了使眼色,略帶擔憂地說道:“老爺子,您小聲點,小的知道您深得火使大人的信任,但這事傳的太邪乎了,還有謠言說,這位英雄人物連冰使火使都不會放在眼里,遲早要把它們都收拾了”
  楚云升一反常態地沉默著,并靜靜地盯著曹正義,看得曹正義心底陣陣發毛。
  “老,老爺子,我不是,不是不相信火使大人的力量,絕對……”曹正義害怕了,真真正正地結結巴巴道。
  楚云升忽然打斷他,風馬牛不相及地,平靜道:“老曹,你跟我有段日子了吧?”
  膽小的曹正義,不知道楚云升是什么意思,差點跪下道:“老爺子,我絕對不會背叛您和火使大人的”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老曹,你別怕,我相信你的忠誠,否則你也不會這么著急來告訴我這件事情,我相信你。”
  曹正義不敢再說話,他的內心其實十分地復雜,自從聽到謠言后,他一會希望是真的,一會又希望是假的,弄他心神不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