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283 警兆

“人……肉?”楚云升詫異道,對他來說,這個謠言也未免太過荒誕了一些。
  “是的,不僅如此,他她們還在散布其他謠言,比如說我們招攬吹雪城的冰能天行者,實際上是為了用這些人做人體試驗,什么作為火能天行者的攻擊肉靶……等等,現在整個吹雪城一片風聲鶴唳,投靠我們的人,今天也因此急劇減少。”羅恒深說道。
  “沒想到她們反應,反擊都挺快得!不過謠言終究是謠言,我不相信在事實面前,謠言沒有不破的時候。”楚云升并不太在意地說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假的總歸是假的,只是時間上仿佛對他不利。
  一直站在一旁的曹正義,這時忽然插嘴道:“老爺子,謠言雖然只是謠言,但是眼下不比陽光時代那會,現在大家都弄怕了,這個歲月,一個風吹草動的,不要說謠言了,哪怕是空穴來風,大家都打著十二分的小心,生怕走錯一步,就萬劫不復啊!”。
  “這活有點道理。”楚云升暗暗點頭,如今世道,人心惶惶誰敢保證謠言就一定是謠言?黑暗降臨的那會,電視上還天天在辟謠,連他自己個都不信。
  “你們有什么對策嗎?”楚云升沒想到吹雪城的反擊會這么快,拿捏得也這么準,幾招下來,就死死的克制住了自己的策略。
  他肩膀上抗的畢竟不過是普通人的腦袋,智謀上對碰與交鋒,他時常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丁顏在這里,由他策劃,楚云升相信吹雪城很難有什么還手之策。
  不過,這也讓楚云升更加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優勢在哪里,他覺得,一個人不需要是個全才超人、什么都是頂尖的、出類拔萃的,那不是人,是妖!
  只要有一項做到極致,就足夠了,而他這一項,就是古書的武力。
  “我和老曹商量了一下,暫且可以把策略改動一下,如今人心活動,直接拉人,效果微乎其微,不如以雄厚的食物資源為基礎,大力發展我們在吹雪城的內線,并同時讓那些吹雪城的天行者一個個都成為騎墻派。
  令他們明在吹雪城,暗在烈火城!
  他們擔心的不過是害怕進了烈火城,成為謠言中的“魚肉”,只要我們替他們排除這個風險,繼續讓他們留在吹雪城,這些人便不會再有這些顧忌,同時拿著兩邊的好處,只有傻瓜才不肯干!
  到時候如果火使大人要揮師攻城,謠言的事情也早為平息,他們自然紛紛倒戈,吹雪城也就不攻自破!”。
  羅恒深看了一眼曹正義道,他這么說完全是在給曹正義面子,實際上他倆商量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他在建議,而曹正義只是在聽和點頭而已。
  楚云升卻很驚訝地看了他一眼,自己什么時候說過要攻擊吹雪城了?
  他猛地一驚,羅恒深會這樣想,六星十八將肯定也是這么想的,而吹雪城就更加不要說,說不定,都在開始制定防御計劃了!
  “你們去辦吧,不過那個土能天行者,如果不能用常規手段招攬來,可以考慮一些其他激進的方法。
  至于什么手段我不管,我只要人,越快越好!”楚云升進入烈火城來,第一次下了一道嚴格的死命令。
  羅恒深同曹正義對視了一眼,不再敢說什么,行了禮退了出去。
  楚云升將自己關在房間里,繼續修煉他的融元體,沒過多久,埃德加便又折了回來。
  “查出照片上的人是誰了?”楚云升停了下來,迫切地問道,這也太快了一點。
  “是。”埃德加湊近了,臉色古怪,并夾帶著強烈的驚訝之色道:“倫農先生,這太令人吃驚了!那位張先生的**,竟然……竟然是吹雪城的女城主!”
  楚云升一下次從**蹦了起來,大吃一驚道:“你確定!?”。
  “確定!”埃德加用力地點頭,肯定萬分地說道:“蔣小姐見過她,這個女人可能換了名字,現在叫姬卿,吹雪城的女城主,據說還喜歡女人。”
  “原來是她!我就說在哪里見過她。”楚云升喃喃自語道。
  當日他在吹雪城的圈屋偷襲烈火城天行者,為避免暴露身份而臨時裝死,和雷鳴激戰地女人他也只掃了一眼,但卻不知道是誰,未曾想,原來竟然是張大戶口中的小**。
  這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陽光時代只配做張大戶小三的這位女人,如今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一城萬民之主!
  從地位上來說,他完全已經將張大戶同志踩到了腳下,果真是造化弄人。
  不過,從張大戶的嘴里,楚云升依稀的還能聽出似乎他兩個還曾有些感情,要不然張大戶也不會在末日來臨后,將她帶入地堡之下。
  “埃德加,這事你知我知,對任何人都不要再提起。”楚云升趕緊交代道。
  “您放心,我明白。”埃德加點頭道。
  如果能把吹雪城的城主都挖過來,那么,冰族那兩個女人可真是成了孤家寡人了!
  只是張戶現在應該還是在孢子密林的大寨中啃著菌絲,楚云升手里沒人,而且就算有人,現在的姬卿也未必會為這個曾經的男人怎么樣,畢竟時代不同了,人心是會變得,這事還得從長計議。
  “你的火焰槍我已經修補好了,在墻邊上,你拿去吧。這段時間我的事情會很多,你不要出城,如果我不在大殿,萬一出了設么事情,你得給我拼命保住底下的三個候選人,這可是咱們的護身符!”楚云升指了指墻邊的原埃德加那柄火焰槍道。
  埃德加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緣故,但楚云升交待的他一向都是極為重要的事情,作為和楚云升一條線的螞蚱,他絲毫不敢大意。
  黑人走后,楚云升暫時獲得了一段時間的空閑,連續修習了兩日的元氣,在神域開啟之前,他專門抽空去了一趟冥本體所在的巨墳,取回了這些日子巨墳孵化出的催生粘液。
  而外面的一切,暫時看起來風平浪靜,神域似乎一直還沒有出賣他的老頭身份,斗篷人的死也繼續被蒙在鼓里,吹雪城的反制措施依舊在繼續,白衣冰族也始終沒有“光顧”烈火城。
  唯一起了變化的,除了城中一隅懸浮石的堆積,隨著投靠烈火城的普通人數量激增而越來越高,剩下的便是埃德加的好友垛芮小姐的“麻醉毒素”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在楚云升命令下,一大部分普通人的任務從采集懸浮石轉變為遍地搜取雙生桿菌,大量的毒素和解藥,一刻不停地在加足了馬力生產。
  同時,吹雪城乃至黃山區域范圍內,可能的唯一的土屬性天行者的策反工作,幾乎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羅恒深甚至親自冒險帶著楚云升撰寫的土能低級功法潛入吹雪城,同這位土能天行者見面。
  而針對這位土能天行者家屬的綁架計劃,也一直在暗中秘密策劃,一旦和平手段談判失敗,吹雪城內潛伏的線人,將會得到來自烈火城的命令,立即啟動這項計劃。
  時間點,便是在神域開啟的這一日。
  這天,是兩座城池攻擊力與防御都最為薄弱的一天,隨著大量的天行者進入神域奮戰,普通人類則或多或少地成為這一夜防御的主力軍。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吹雪城中的線人才有可能綁架成功!
  當然,楚云升是希望能和平解決的,他是要找人家來做事,不是要消滅人家,萬一再弄個“寧至第二”回來,更加得不償失了。
  因而,他不但不惜花費大量寶貴時間整理古書,將他從來沒關心過的基礎的土元氣修煉法則,抄錄一小部分出來作為籌碼。
  另外,為了讓對方徹底動心以致無法抗拒,楚云升刺激性地讓羅恒深帶了一小瓶催生粘液給他,這種加速提升實力進度,并能夠幫助恢復傷勢的極品,就連斗篷人和白衣冰族也是求之不得,他不相信這個土能天行者不動心!
  楚云升舍得花費如此之大的代價,著實是他太想使用玄波罩作戰了,有了這個東西在,自己對抗白衣冰族的成功率,將直線上升!
  …………
  一邊靜靜地等待吹雪城的消息,楚云升一邊做好進入神域的準備,這次,他將想法設法地知道它是否的確在和冰族合作。
  至于它們為什么要合作,楚云升估計以那個什么破程式“權限”
  ,自己一定是無權知道的了……
  昏暗的微光,很快沒入天際,大地重新陷入一片昏暗,如繁星一樣的火把,在神域開啟之日,一根接著一根地點燃,照亮了整個城池。
  楚云升端坐在大點的房間內,按照鏡中人給他的方式,開始嘗試直接進入神域,而不是等待黃山主峰發出一道道光暈,然后被“召喚”進入。
  咦!
  楚云升一連嘗試了三次,都未成功,驚疑了一聲。
  為防止自己將方法記錯,他立刻停下來,仔細回憶了細節部分,再次進行第四次嘗試……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楚云升還在房間內,進入失敗!
  此時,楚云升心中突兀地生出警兆,這恐怕不是方法有誤,而是神域出問題了!
  到底是神域已經拋棄了他,準備下手了?還是神域本身出了問題?……
  楚云升心里沒底,但該來的總歸要來,他反倒一點也不害怕了!
  雖然他的準備工作還沒做完,也沒達到他預想的最佳決戰時機,但“倉促應戰”,似乎已經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從來都是!
  六甲符更換了,斗篷戰衣也取了出來,新的戰甲一寸寸如靈光一樣閃現在他的身軀上,千辟劍、火焰戰刀、冷凍槍等等一樣一樣,如同他的士兵一樣,整裝待發!
  楚云升決定主動出擊,他不能等,只有主動,才能有一線生機!
  黑暗籠罩下的烈火城,燈火輝煌地烈火大殿,一抹凜冽到極點的影子,如同閃電一樣,射出了廣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