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272 大賊浮現

補2
  他心里不**地咯噔了一下,幾種可能的念頭都翻滾在腦海,其中最壞的不過是羅恒深拿了刀叛逃吹雪城,或者反抗他自己。
  不過轉念一想,羅恒深以及雷鳴三兄弟的親屬還在烈火城,如此暴*的城池,那些普通人根本出不去,羅恒深絕不可能丟下他們不顧。
  “這把是火使大人的佩刀,見此刀,猶見火使大人不聽號令者,格殺勿論”楚云升知道事態緊急,也不猶豫,橫起長刀,向前一推,肅聲道。
  他不是沒想過自己親自去,但他著實對烈火城不熟悉,現在又是暗無天日的夜晚,一旦走錯路不知道要耽誤多少時間,再說,他剛進城不過兩日,雖然大權在握,但真正認識他的并不多。
  “管事大人放心,令畢刀歸”羅恒深不過是想要個信物而已,也是“火使令”之類的東西沒有想到楚云升竟然將火使的佩刀這么重量級的武器交給自己,眼中盡是驚訝,無聲地苦笑了笑道。
  “老爺子?”曹正義是唯一一個知道羅恒深為何沒死的人了,驚起道。
  楚云升攔住曹正義,向著羅恒深道:“你去吧”
  羅恒深接過火焰長刀,同返回的那位大奴主擦肩而過,消失在火光外的黑暗之處。
  “你,對就是你,現在這里由你指揮,絕對不得讓他們沖進來”楚云升嚴厲地對那位頗為鎮定的大奴主道:“曹城主,你同本管事回去,坐鎮大殿”
  有這么一個心細的大奴主指揮,遠好于自己和曹正義兩人指手畫腳,幫不上忙,反倒是添亂,只要不是吹雪城的人攻來,武力上暫且還用不著他。
  “請管事大人放心,這些奴隸半步也別想踏上大殿臺階。”大奴主心中暗喜,卻不動聲色,沉穩道。
  ……
  大殿之中,曹正義緊張不安地怵在楚云升旁邊,他現在甚至有點羨慕那個黑人,這廝仿佛將這里當成了自己家一樣,一會倒水,一會走來走去,一會在殿外張望張望。
  “埃德加,讓垛芮來,看看她配的那東西進展如何?”楚云升忽地想起自己還有一個法寶沒用。
  “管事老爺,才一天的時間……”埃德加楞了一下道。
  “不管了,能造多少是多少,讓她把東西拿去給外面的大,大奴主?對了,老曹,他叫什么名字?”楚云升這才想起來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雖然曹正義曾拿過一份材料給他,他只掃了一眼,沒上心。
  “老爺子,他叫寧至,這人厲害著呢,你別見他之前在大殿上奉承我,其實這人腦袋靈著呢,雷鳴在的時候……”曹正義趕緊滔滔不絕地說道,將功補過,一貫是他的拿手好戲。
  楚云升心中莫名地撥動了一下,打斷曹正義道:“等等,等等,他姓寧?”
  曹正義不明所以道:“是啊,姓寧。”
  楚云升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這么檔子事情道:“咱們烈火城是不是還有個叫寧回彥的?”
  曹正義看了看楚云升,詫異道:“您老人認識他?寧回彥可不就是寧至的兒子上次行動受了傷,在家養著呢。”
  原來如此,楚云升贊嘆了一下,道:“果然虎父無犬子,他兒子我見過,能力挺強。”
  烈火城大舉偷襲吹雪城那晚,自己還和他交過手,此人若不是會斗篷人的一招半式,差點就死在了許晴舒的箭下,自己倒是損了一員大將。
  兩人正聊著,忽地聽到大殿偏房傳來一陣打斗的騷動,楚云升心中一驚,人已如箭離弦,飛逝而去,曹正義壓根就沒來得及看清楚楚云升怎么動的,人就沒了。
  ……
  “放開我”一個女孩尖叫的聲音
  “真姐,以前有雷鳴那個罩著你,你欺負咱哥倆不是一天兩天的了,現在雷鳴死了,看看還有誰能罩著你”
  “老大,甭和她廢話了,趕緊把她辦了,外面的女人那個不是灰頭土臉的,就咱們真姐干干凈凈,細皮嫩肉的,叫人眼饞,手饞,還有……嘿嘿。”
  “這里是大殿,火使大人和管事大人就在里頭,你們倆敢亂來,難道不怕死嗎?”真強作鎮定地掙扎道。
  “城中都亂成這個樣子,兩位大人只怕早去殺人了,那有功夫管你的死活,真姐,今晚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說的對,他祖母的,就算管事老爺子在,恐怕也不會救你,也不想想你現在的身份,你就雷鳴以前的一條狗,老爺子還能容下你?也就咱們哥倆念念舊日情分,想要“照顧”“照顧”你嘛……”
  “放開我我就是死也……管事大,大人,老爺子救我……”真拼命地掙扎,卻看見楚云升忽然出現在門口,立即開口大喊呼救道。
  她唯一用來同歸于盡的手雷,已經被眼前的兩個以前對他俯帖耳的年輕伙偷走了,早已無可奈何。
  “省省吧,別嚇唬我們了”“還……”
  楚云升對她沒有好感,也沒有特別的壞感,各位其主而已,只是楚云升自己做自己的主。
  咳咳楚云升輕輕咳嗽一聲。
  兩個曾經給楚云升挑過洗澡水的伙,頓時嚇的魂飛魄散,全身僵直,一處頓軟。
  “老爺子,救我,我告訴你一個沒人知道的秘密,二將軍都不知道”真了瘋一樣的喊道。
  “老爺子,饒命,老爺饒命,這死女人是雷鳴當初派來的奸細,我們可以作證”兩人如搗蒜一樣跪求,在烈火城,尤其今夜,人命比紙還薄
  “她是雷鳴的人不假,你倆估計也好不到那里去吧,要不能得這大殿的差事?”楚云升冷聲道:“我不管你們想干什么,今晚在這里鬧事就是找死,曹城主,三人全部帶走”
  兩個伙頓時慌了神,想沖上來抱著楚云升腿求情,卻被曹正義沖上來一腳一個全都踢開,他的余光落在真半拉開的衣襟,覺得太白嫩了,捉回去也好……
  真看得懂曹正義的火熱的目光,一把合起自己的衣襟,跪在楚云升面前道:“老爺子,管事大人,您留下我吧,我知道一個驚天的秘密”真胸口起伏不定地說道。
  楚云升轉身凝視她道:“我給你這個機會,不過如果你騙我話,你知道后果的。”
  真點了點頭,望了望四周的人,再看看楚云升。
  “曹正義帶這兩家伙出去”楚云升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樣的秘密,雷鳴都死了,她還如此謹慎
  “對不起,管事大人,這個秘密關系到一個人的生死,是我最親的人,這個城池里,只有一個人可以知道這個秘密,這個人必須是一使之下人之上”真稍微鎮定了一些道。
  楚云升看她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不由地慎重地坐了下來,放緩語氣道:“既然如此,你詳細地慢慢說。”
  真仿佛是下了很大決心,眼中卻閃過一絲愧疚,讓楚云升莫名其妙,道:“您應該已經知道吹雪城和烈火城互有大量的眼線吧?”
  楚云升點了點頭,吹雪城在烈火城的線人他不清楚,但烈火城在吹雪城的線人,羅恒深已經交給了他一部分。
  “其實,雷鳴在吹雪城還有個隱藏最深,職位最高的線人,除了我,只有他一人知道。”真緊張地說道,像是什么東西卡在嗓子眼一樣。
  “是誰?”楚云升提起神,正視道,他現在十分需要一個吹雪城核心成員作為眼線,他得弄清楚神域到底有沒有和吹雪城勾結
  “管事大人,我求您,本來雷鳴死了,火使大人又從來不管這些事情,就不再有人知道這個秘密了……求您答應我,別讓她做危險的事情,求您了”真忽然又變得激動起來。
  “你既然這么關心這個人的安危,為何又要告訴我?你也說了,雷鳴死了,沒人知道了,這個人不就可以從此高枕無憂嗎?但你現在又要說出這個秘密,不過是想換回你的一條命和待遇對嗎?你不覺得很矛盾嗎?”楚云升反問道。
  真痛苦地點了點頭,有點語無倫次地說道:“是的,我是很矛盾,我也很難受,心如刀絞,但是我不知道應該怎么辦,如果只是我一人,我寧愿死算了,也不拖累她但是我們一大家子都一直被雷鳴關押著,今晚這么亂,如果沒有您,他們會被當做雷鳴的親信處死,我,她,我……”
  “到底她是誰?我答應你,盡量不會讓她做危險的事情。”楚云升點了點頭道。
  真咬了咬嘴唇,半響才期期艾艾道:“是我姐,我本姓許,叫許真,她叫許……”
  楚云升嚯地一聲從凳子上彈了起來,不可思議地,震驚地打斷她道:“許晴舒?你說的是許晴舒???”
  凳子咣地一聲,碰倒在地上,許真無力地點了點頭。
  楚云升一把將她從扶了起來,沉聲道:“你確定沒亂說?你知道后果多嚴重嗎”
  真抬起頭,看著楚云升的眼睛,這次沒有躲避。
  許晴舒、許晴舒……楚云升放開她,激動地在圈,這個人職位太高了,只差一步就是城主的位置,完全是核心中的核心
  通過她,一定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情報
  他剛想叫曹正義進來,交代事情,忽然滿臉大駭,一頭竄了出去,驚道:“我x錯信寧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