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270 全城備戰

黑暗籠罩的烈火城,如螢火在黑夜中閃爍一般,若即若離。
  城主雷鳴之死的消息,宛若長了翅膀一般,在黑漆漆地世界中,飛的傳播,從奴主到奴隸,從男人到女人,從老人到孩,俱是惶恐不安,忐忐忑忑,睜大著眼睛不敢入睡,生怕禍亂波及,滅頂之災頃刻之間便砸到自己的頭上。
  那些吹雪城的線人,更像是熱鍋上煎熬萬分卻陡然遇到一堆甜糖的螞蟻,著急并激動著
  烈火城的權力“大地震”這個消息,只要第一時間回報到吹雪城,想也不用想,將會得到多么豐厚的賞賜
  因而,黑暗中,那些城防火把的不遠地陰影里,許多雙眼睛急切地期盼著微光的出現,已經城**的開放,他們好第一時間將消息送出去
  此刻,烈火城核心建筑物,火使大殿上,同樣聚集了大量的烈火城權貴人物,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甚至是提心吊膽。
  平日那些曾自視為雷鳴心腹的奴主,不得不搜腸刮肚地想著如何同他撇清關系,而對雷鳴三人有過不滿的奴主,則暗中幸慶。
  唯一最開心、最得意、最不用像其他奴主一樣惶恐不易的,就只有幾個時前還是可憐的二十一奴主中一員的曹正義。
  當他裝作面無表情地步入議事大殿的時候,不論是曾經和他平起平坐的奴主們,還是那些趾高氣揚的大奴主,全都如同**蜂見到了花蕊,蒼蠅見到了牛糞,嘩啦一聲,全都圍了上來,臉上堆滿了熱情洋溢的笑容和看得出來的虛偽。
  “曹老弟,不不不,曹老哥這次您一定要開金口幫幫我,都是以前雷鳴那個畜生逼得太狠,我也是迫不得已……”
  “曹哥,看在上次吹雪城行動我部下支援您的份上,您可一定要……”
  “正義哥,剛剛送到您府上的美女還滿意嗎?聽說還是個處……”
  “義哥,平常大家都知道您最講義氣,是不是?大家說是不是?今個的事情,您可一定得替兄弟們擔待著點,我那兒還有一瓶藏了好久的茅臺……”
  ……
  “行,行,行了都消停消停”曹正義“義正言辭”地大聲道,實際上他心里早美得快飛到天上去了,以前做了奴主成了人上人不假,但是碰到個大奴主都不敢大聲說話,如今算是再活一回了。
  “大家別吵了,聽義哥說”一個年級稍長的大奴主,壓住慌亂地眾人,高聲道。
  議事大殿頓時變的鴉雀無聲,曹正義很滿意這種效果,依舊板著臉道:“管事大人已經放過風了,你們也別瞎猜了,老爺子說不追究就不追究,他老人家可是一言九鼎的,當然了,有些事情,老爺子若問起我來,我也自當據實回答,大家勿用擔心了。”
  “義哥真是重感情的人啊”
  “是啊,這次都要拜托義哥了”
  “總之義哥以后有什么吩咐,老汪我義不容辭”
  “聽說是二將軍揭了雷鳴那個王八蛋,估計城主這次應該是他吧?”
  “二將軍做了城主,不是空出副城主的位置了,那可是肥缺,上下管著全城的糧草兵器,看來非我們義哥莫讓了”
  “是啊,義哥,我們都支持你”
  ……
  “別,別,別,你們這么說那是要害我啊雷鳴就是下場,時候不早了,估計火使大人和老爺子就要來了,大家準備準備。”曹正義連忙搖手道,他再傻也知道楚云升為何要殺雷鳴,按他的理解,一定是火使大人和老爺子覺得雷鳴太過囂張,將烈火城變成私人財產,弄的烈火城都是他雷鳴的人了,這種事情,前車之鑒就在眼前,他如何敢當之?
  一個奴主聽到曹正義再次確定火使不會珠簾,說的興奮,一時漏嘴道:“義哥,您也和大伙說說,這老爺子是什么來頭?聽說他一人單槍匹馬就干翻了雷鳴和傅旱彪兩個高手?”
  “老爺子?老爺子這稱呼也是你叫的不知道的事情,不要瞎打聽,知道多了,心沒命”曹正義狠狠地瞪了這個奴主一眼,惡狠狠地訓道。
  那奴主聞言,猛然驚醒,立刻掄起胳膊扇起自己的耳光,道:“義哥教訓的是,教訓的是”
  “行了,大家都是兄弟,以后都別瞎打聽了。”曹正義摸了摸嗓子,瞇著眼睛道:“忙了一晚上了,嗓子都干了……”
  那“說錯話”的奴主立馬停下扇耳光,以掩耳不及驚雷霆地度,沖動最近的桌子邊上,碰過一杯水來。
  曹正義嗯了一聲,做作地贊許般地點了點頭,舉起杯子,剛喝了一口,就聽到大殿里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讓你做的事情都做完了,還有空喝水?”
  咳,咳曹正義裝到一般的儀態,轟然間崩潰,嘴中那一口水全都噴了出來,“一本正經”的臉上頓時如綻放的鮮花,微微彎下剛剛還挺直的脊背,一路跑地湊上前去。
  “老爺子,您放心,都辦的妥妥地了,一只蒼蠅今晚也別想飛出烈火城”曹正義點頭哈腰道,前后儀態,判若兩人即便是那些剛剛還在巴結他的大奴主們,都不**集體汗顏
  “人都當齊了?”楚云升掃了一眼大殿上的一眾大奴主,火把跳躍的火焰下,一個個靜若寒顫。
  “都到齊了?”楚云升略略點了一下人數道。
  “齊了,七大奴主,二十一奴主,共計二十八人,全部到齊”曹正義立刻回到道。
  “怎么還有女奴主?”楚云升壓低聲音對曹正義說道,燈火下,他很驚訝地看到幾個仿佛與烈火城格格不入的女人。
  “老爺子,您有所不知,雖然我們烈火城施行的是奴隸制,但不是男奴主制,她們都是火能天行者中的高手,有著各種原因加入我們烈火城。”曹正義會意地聲道,他知道楚云升實際上對烈火城了解并不多,之前還剛剛問過自己烈火城有多少奴主這種簡單的問題。
  “哦,只要為火使大熱效力就行。”楚云升實在想象不出這些女奴主會不會養著一群男奴隸……
  “還不止這些呢,咱么烈火城不光只有火能天行者,就算是冰能天行者,也是有的,以后的,慢慢向老爺子解釋解釋。”曹正義時刻都在注意表現自己的“重要性”。
  “以后再說吧,既然已經都到齊了,準備恭請火使大人訓話吧”楚云升退到一邊,“命令”分身斗篷自大殿后現出身形。
  “參見火使大人”二十八位奴主見“火使”出現,一俱跪下,轟然道。
  “起來吧。”分身斗篷陰沉沉地走到屬于它的位置上坐下,冰冷地說道:“本使事務繁多,長話短說,雷鳴以及傅旱彪企圖**吹雪城乘虛暗害本使,刺客以及雷鳴本人已被正法,經袁袖雪查明,此事同你們并無直接關系,所以本使暫不打算大開殺戒”
  “謝火使大人,管事大人明察。”……
  “本城不能一日無主,本使正修煉一項絕技,無分身精力,此事便交由袁袖雪處置安排,若有不服者,殺無赦”分身斗篷起身厲聲說道。
  “我們愿意聽從管事大人安排。”奴主們趕緊誓道,這個節骨眼上,誰敢得罪心情不好的火使?
  “袁袖雪,這里交給你了”分身斗篷毫無感情地說完,抬腿就走,一副高傲冷寂的模樣。
  “是”楚云升應了一聲,等分身斗篷離開后,坐在椅子上,掃視了一眾奴主道:“本管事一向侍奉火使,城中的繁瑣之事,應當另選其人擔任城主。”
  見他們不說話,楚云升只得自己說下去道:“本來應該在你們七大奴主中選出一位,但火使大人擔心你們其中某些人曾經和雷鳴關系過密,不適合再任城主,你們七人可有異議?”
  “不敢,不敢”七大奴主趕緊說道,如今雷鳴一死,自己能保住信命就是萬幸了,誰還敢爭城主之位。
  “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任命了。”楚云升喝了一口水,指著曹正義道:“曹正義,鑒于你辦事忠心耿耿,赴湯蹈火,本管事已經暫時向火使大人推薦你臨時擔任城主一職,你可愿意?”
  “什么?老,老爺子,您是,您是要我,我?……”曹正義正盤算著自己最少這次也能升為大奴主,如果運氣再好點,說不定能頂替二將軍原來副城主的位置,那可是肥的流油的職位,猛地聽到楚云升像是要讓他做城主的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結結巴巴地說道。
  “怎么?不愿意?還是不想為火使大人效力?”楚云升板著臉說道。
  “不是,不是,人早已誓死為火使大人和您老人家效力,只是,這太突然,太……人無德無能,怎能擔任城主大位?”曹正義語無倫次地說道,實際上,他雖然十分眼袖城主的位置,但他心里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真要讓他做這個位置的時候,反倒是心虛了。
  “那就是你們有人不服了?”楚云升將目光轉向七大奴主以及其他奴主,冷冰道。
  奴主們面面相覷,他們本以為城主之位應該是出賣自己兄弟的羅恒深才對,沒想到竟然是曹正義,雖然心里多少都有些不服氣,但雷鳴之死就在眼前,誰敢說個不字,紛紛搖頭道:“屬下不敢,愿意聽從管事大人安排”
  “那就這么定了另外羅恒深揭雷鳴有功,火使大人親自獎勵了他一套功法,并讓他將繼續擔任副城主之職”楚云升一錘定音道。
  他之所以要讓曹正義擔任城主,也是情非得已,烈火城中的大奴主,現在已經和他在一條船上的就只有曹正義,了解最多的也是他,并且曹正義個人實力并不怎么樣,以前的地位也不高,現在將他捧到城主的位置,傻子也知道是靠自己撐腰,所以這種情況下,曹正義最容易受到自己的控制。
  另外,楚云升畢竟并不完全信任曹正義,因而又將烈火城的“大管家”之位副城主,依舊交給心死的羅恒深。
  他剛才故意推遲出現在議事大殿,就是帶著羅恒深在一邊,清清楚楚地聽著這些奴主是如何地詆毀他們昔日百般巴結的雷鳴,讓重情的羅恒深對這些徹底失望,心存芥蒂,無法再次接納他們。
  于此同時,奴主們知道的是羅恒深出賣了自己大哥保命,楚云升不敢說面上他們會怎么樣,但心底肯定有人瞧不起羅恒深,這樣兩方的芥蒂將更深,一勞永逸地省去自己擔心他們再次**在一起忽悠自己的可能。
  聽完楚云升的交代,奴主們才恍然大悟,原來羅恒深得到了火使大人更好的賞賜,那些強悍的功法,即便是城主都換不來的,畢竟個人實力越強大,在這個時代才越容易保命。
  而曹正義不過是空架子,不過嘴上,誰也不敢這么說。
  “曹城主,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烈火城第二任城主,希望你能盡心為火使大人辦事。”楚云升取出從雷鳴身上搜出來的城主掌牌,道。
  曹正義哆嗦地接過掌牌,雖然他也知道自己不過是老爺子的面,但是這風光,這地位確實實打實的,起碼今后除了老爺子,他誰也不怕了
  “人一定盡心盡力為火使大人,為您老分憂解難”曹正義恭敬地回答道。
  “看你的表現吧,本管事給你的第一個任務便是全城備戰”楚云升喝了一口水,平靜地說道?
  “備戰?”曹正義驚訝地抬起頭,望著楚云升,他身后的奴主也是不明所以,剛剛在吹雪城大敗一場,到現在他們還心有余悸。
  “不錯,備戰你將全烈火城的戰力情況盡快匯總,呈報給本管事,我要知道最真實的情況”楚云升必須清算烈火城的真正戰力,從而核計聯合蟲子后,是否能夠同神域+吹雪城一戰。
  “人……屬下,這就去辦”曹正義連忙點頭道,打不打仗,那是火使大人定奪的事情,就算自己不愿意,也得硬著頭皮上,起碼打起來還可能活,現在退縮,那是找火使大人晦氣啊。
  “嗯,另外,從現在開始,放開城**,將今晚的消息傳遍全城,我想必有吹雪城的線人行動,如果剿滅他們還是利用他們,你和羅恒深以及七大奴主商量吧。”楚云升自從開始接手烈火城起,屬于烈火城一方的情報網就落在了他的手里,同時也知道,自己的烈火城中,同樣也存在著大量的吹雪城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