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249 烈火焚城

卜白衣女騎姑娘們殊衣服這種事情。自然輪不到楚云糟老頭子來做。雖則是黑暗時代。列面秩序、人倫崩潰坍塌,但這吹雪城里面,于此亂世之中,勉強保持著一絲脆弱的社會秩序和倫理,這男女總是有別的。
  黃山區域的燃料早已短缺。為數不多的汽油之類的物資,尚要優先供應機械隊的軍需,即便是在吹雪城地位顯赫的白衣女騎營,生火做飯,也是要靠砍劈黃山區域那些枯死的樹木為柴。
  每日微光幾乎要消失的當口。總有一批外面的苦力,源源不斷地向吹雪城輸送砍伐來的樹木,以換取微薄的糧食。
  而楚云升目前的工作,便是時這些樹木進行再加工,劈成柴條。以便生火做飯,另外還需要燒制木炭。以供白衣營中那些權貴女人取暖之用。
  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負責做飯的差事也輪不到楚云升這么一個新人,自有白衣營認為可靠的人,如今滿世界的毒素,誰知道會不會被烈火城派人混入進來進行投毒。
  楚云升也因此很快便認識了兩個新“同事”一個是他的“下游”每天送木頭進入大營的小伙小沙,另川一個是他的“上游”負責做飯的王嬸,雖所做的事情不同。但都受那位悍婦孫媽的“領導”
  不知道是不是大營門口那檔子事情,大總管孫媽總是瞅著楚云升不順眼,時不時地要給背地里給楚云升找點麻煩事,若不是礙著許特舒的臉面只怕更勝。
  好在王嬸和小沙。雖也是“關系戶”但比較起孫媽來,和善很多,總對楚云升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一忍就過去了,這歲月。能混口飯吃。已經是不知道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他們不知道若不是為了盡快順利讓天導人歸位,楚云升根本不需要受上這份罪。當然他們就是做夢也不會想到。全城上下發了瘋一樣尋找的男人。就在他們的院子里“賣力”地劈柴!
  黑暗降臨的時候,蟲子殺死了王嬸的丈夫和唯一的兒子,受了傷的她奄奄一息幾乎餓到半死,所幸被已經選中為白衣女騎的侄女找到。此后一直待在吹雪城中做著這份差事。
  她心腸軟,袁期陽斷斷續續將他差點被吃掉的“悲慘遭遇”敘述一遍,竟能賺到她許多眼淚到了晚上,王嬸偷偷地給袁期陽加了一塊蟲肉。怎么看。都怎么覺得袁期陽和她死去的兒子有幾分相似。
  這么一連幾天,有著王嬸對袁期陽的照顧。倒是省下了楚云升許多事情。乘著夜里。天地無光,楚云升悄然夜行,已經把被囚**候選人的地方摸了清楚。就等神域開啟,大部分人進入精神空間后動手。
  當夜,吹雪城靜的出奇,若非楚云升所特有的對元氣波動敏感。幾乎要認為吹雪城毫無設防!
  而實際上。楚云升分明地感覺到城中大量的高等級的天行者潛伏在陰暗角落,似乎是在靜靜地等待著什么。
  楚云升將房門虛開成一條細縫,進入神域后,在鏡中影人的協助下,立刻彈出了神域。此時此刻。他正考慮著是否按計劃行動!忽然。吹雪城正中央。啪地一聲。升起一發煙花一樣的信號彈。一連數發!
  頓時,整個城中殺聲大起!
  楚云升一驚,正要關上房門,只見小沙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急道:“袁大爺。千萬別出去。烈火城的人殺進來了!”
  “有多少人?”楚云升話剛出口,便覺得不妥小沙一個打雜的,又怎會知道這么多?
  果然小沙茫然地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反正許多天行者大人都出動了。他們一般不殺平民,您老躲好了千萬別出來。”
  說著小沙轉身就要走,楚云升眉頭一皺道:“外面這么亂,你還去哪里?”
  小沙咬了咬嘴唇。抽搐一下鼻子,恨恨道:“烈火城那幫子***王八蛋。殺了我爸媽。搶走了我老婆,如今生死不知,”
  楚云升知道他就是一個普通人。能攻入吹雪城的“敵人”起碼是天行者級別的高手,小沙根本不是對手,于是多了一句嘴道:“你這樣去了也是送死,”
  他話音未落。院子外戰聲大作,兩名紅衣男子從院墻外,縱身躍入院內,其中一人,伸手一送。將另外一人激出院墻,大聲道:“中了埋伏。你先走。尋火使大人匯合!”
  緊接著院外又躍入兩人,皆是白衣,人飄在空中。手中搭箭。嗖然而射,咄咄逼人。
  留下的紅衣男人冷哼一
  身退后幾步揮出長刀。蕩掛火焰劈開來襲刮氣凌然的利箭。
  “寧回彥,你已經跑不掉了。束手就擒吧!”第三道白影舉然飄落,說話的聲音正是許晴舒。
  連日來,為了尋找那名男人小整個吹雪城在冰使的頻繁急躁的催促下。已然是在超負荷運轉,大量天行者疲于搜尋,而烈火城的人一直在休養生息,若不是昨天線人冒死送回情報。今夜幾乎要被烈火城偷襲成功了。
  眼前這位紅衣男人,實力乃是烈火城中的高手之列,許晴舒不得不親自對他設伏。
  此刻。一個小小打雜平民居住的偏院,匯聚了四名實力斐然的天行者。
  “是誰跑不掉還未為可知!”寧回彥冷冷笑道,刀尖下垂。再退后兩步,距離小沙只一刀之遙。
  “殺!”許晴舒身體甫一落地,開口便下令道,她那特有的淡藍色的精致弓箭,已是滿月帶勾。
  瞬時間,:卜院中,刀光箭影,冰火兩重。來回穿梭,四周房屋紛紛或被點燃,或被冰凍,一片狼藉。
  楚云升抱著袁期陽嗖地一聲從剛剛坍塌的房子里,竄了出來。掠過小沙,順手將他帶到一邊。他已被天行者的強大武力震撼的不能行動。吹雪城一方三比一對寧回彥,饒是寧回彥在楚云升的眼里起碼接近黑武四級,起碼黑武**甲等以上的實力水平,亦是漸漸招架不住。若不是手中那柄長刀怪異,如同許晴舒的弓箭,只怕早已身死敗落。
  正在這時,天空中傳來晴天霹靂一般的聲音,一團火焰一樣的形體,風行而過,所到之處,一片火海飛灰。
  楚云升目力驚人,只見當中一人,正是身穿斗篷,拖曳細長刀鋒的斗篷人。
  許晴舒身邊兩人不辨情況。立刻起身試圖攔截。
  “不要去!”許晴舒眼力稍好。看清來人非同小可。在下面急得大喊。
  那時卻是已經遲了,裹著火焰的斗篷人輕松分出兩道刀焰,只是兩道。分別斬向兩名白衣女子,兩人變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從空中跌落下積
  人類天行者絲毫引起不了斗篷人的興趣。它高速向前,沒有一點停留的意思。甚至連地下的寧回彥都不多看一眼。
  殘破的小院中。瞬間形勢大變。兩名白衣女子。一死一傷,戰斗力皆無。只剩下寧回彥同許晴舒兩人對決。
  楚云升心中大疑,他曾和另外一個斗篷人交過手,如此輕松便能斬殺高等級的天行者,以當時那位斗篷人的攻擊力似乎也辦不到!
  他忽地想起那個被他殺了滅口的烈火城的田易,他曾提到過。烈火城的火使,也就是眼前路過的這個斗篷人。曾從神域得到什么重要的東西。難不成因此而讓它實力大增。又或者它本身就是比楚云升碰到的那個厲害?
  吹雪城中形勢已經是一片混亂,楚云升帶著袁期陽退到墻角,兩個,異族間的戰爭,楚云升反到想見它們拼個兩敗俱傷。
  但實際上,并非他所愿,很快斗成兩敗俱傷的卻是兩個人類。寧回彥和許晴舒!
  少了兩個幫手助力,兩人實力拉回平衡。拼殺地不相上下。
  不久,寧回彥便發現了許晴舒的弱點。這個女人總是試圖保護到院豐已經匯集到一角的普通人類的安全。
  院子的門已經被碎石堵死。這些普通人都是大營中打雜的普通人,就算翻出去。外面一樣殺聲震天,自身難保。
  寧回彥調轉刀鋒。刀刀斬向墻角的一落。“逼迫”許晴舒屢次救援。進而取得戰場上全面主動權。
  正當他自以為得計之時。又揮出一刀。這一刀正沖著楚云升身邊的袁期陽,企圖乘著許猜舒救援之際。一擊殺勝。
  而此刻的許晴舒。臉色冷峻,本是攔截寧回彥刀鋒的箭頭,陡然之間。迅速轉向寧回彥自身。
  她已準備放棄這個,兩個新來乍到的普通人,利用寧回彥以為找到她弱點的想法和行動,忽然改變策略,一舉射殺寧回彥。
  電光火石之間。兩人心機百斗,各自都以為勝券在握!
  以楚云升的速度,想要拉開袁期陽,躲過這一刀,毫不費力。但他身后的小沙和王嬸則必死無疑。
  而若是現在就開啟戰甲大戰諸多天行者。他又尚未有十全把握全身而退。
  實是兩難!
  但刀逼眼前。由不得他多想,必須立刻做出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