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246 天下第一人

二三升抬頭看去,斷臂年輕人帶來的是幽名膚色黝黑的心烘身材魁梧,但瞎了一只眼睛,用布條斜包著,平添了幾分猙獰之色。
  魁哥上下大量了楚云升多眼,不露聲色地說道:“老人家,我敬你上了年紀,給你把丑話擱在前頭,在這地界,說大話、說謊話,那是要配上性命的。”
  楚云升輕輕笑了一笑,道:“是不是大話,將來你就知道了
  魁哥忽然大喝一聲:“好!老爺子,我就信了你這回!今晚你爺孫倆就在這歇腳,安全不用擔心小另外我還會讓認給你送食物過來!不過咱可說好了。你找到了你的天行者學生后,我也不求你什么,只求你的學生幫我殺一人,對他們天行者來說,如殺一豬一狗而已,順手而為的事情,怎么樣?”
  楚云升拉起小男孩的手,道:“當殺之人,自然可殺!”
  暫歇一晚,就要自己做一回殺人犯,未免太過,只是他初來乍到,還不清楚吹雪城外的混亂,一條命甚至不比一塊肉值錢,每天夜里都有人死,都有人下鍋!
  魁哥聽到這回答,臉色略有些不快,黑著臉,盯著楚云升半響,用力地向地上吐了口吐沫,獨眼目光落在袁期陽幼小的身體上,梟狠道:“操,這里的人,都當殺!”
  楚云升感覺到小男孩猛地一驚,抓住他的手握得緊緊得。
  魁哥收起躁虐的目光,重重地拍了斷臂年輕人的肩膀,粗聲粗氣道:“三發子,今晚你替我招待他爺倆,給你個攀龍附鳳的機會”。
  斷臂年輕人,也就是三發子,湊在魁哥的耳朵邊,低聲道:“魁,哥,我自是不會騙您。但是這倆老小子可就說不準,您就這么信了?”
  魁哥冷笑一聲,道:“你看那老頭,這么大的年紀,天氣又這么冷,絲毫沒有凍傷的跡象,正常嗎?再看他的衣服,雖然破舊,但并不太臟。像是逃了很久的難民嗎?還有頭發。都銀白色的,卻沒有掉落多少,說明之前的營養起碼沒少過!就這三條,我料其必有背景!即便城里的天行者不是他的學生。也定有其他身份,咱們走著瞧吧!”
  三發子聽了,連連贊嘆:“魁哥就是魁哥!這會小弟又長見識了!”
  魁哥不屑地撇了撇眉頭。又朝著楚云升道:“老人家,小弟還有些事,咱們明兒再敘,告辭了。”他二人的說話,聲音不高。楚云升卻聽得個清清楚楚,當即驚出一身冷汗他自以為換了容貌小別人便看不出什么花頭來,卻不料,這吹雪城還沒進。只在城外一個小小的黑大漢,就連戳他三處漏洞!
  。您請便”。楚云升一邊思索著如何補救,一邊“客氣”道。
  黑大漢走后,楚云升跟著斷臂三發子,到了他的窩棚臨時住下,這里是吹雪城下。蟲子怪物的危險反倒比人類同胞的威脅要小的多,起碼楚云升知道枯液之地的蟲子,完全沒有入侵這里的意思,除非哪天他楚云升這么想要這么干!
  “叔叔,這是人肉嗎?,小袁期陽膽顫心驚地看著三發子從魁哥那里取回一片拳頭大的肉塊,害怕地問道。
  小你倒是想的美,人肉是你吃的嗎?這是怪物的人,咱魁哥從來不吃人肉!”三發子由衷地贊嘆道。
  “那你們靠什么生存?楚云升撥弄著火堆上的火苗,道。
  “給城里的人賣命啊!三發子一臉理所聳然地道。
  “賣命?外面的這些老弱病殘還有利用的價值?”楚云升沒聽懂。
  “忘了,忘了。你爺倆剛來,不知道情況三發子熟練地將怪物肉用棍子串好,放在火堆上烤爆起來,連聲道:“看到過那些懸浮。了沒?這山可不得了。你想想,這么沉得一座山峰,就那么懸浮在天空中,得多大力量支撐它?。
  楚云升覺得他說得是廢話,這還用他說?
  三發子翻滾著怪物肉,口中吞咽著口水,眼也不抬地說:“你老是不知道啊,這山能飄起來,全靠一種懸浮石,說來也怪,就是平常的一些石頭,陽光時代的時候,就算放到你跟前,保定你都不帶正眼瞧上一回的。但現在可不就成寶貝了。這拿這吹雪城來說,以前每天出動最頻繁地任務就是搜集這種石頭
  “那現在呢?”楚云升漫不經心地說道。他倒是第一次聽說懸浮讓漂浮的原理。
  “現在?跟您老說,多虧了一個人啊”小三發子感嘆道。
  “多虧一個人?。楚棄升奇道。
  “老爺子,你說這事懸乎不懸乎?本來吧,吹雪城自己有大量人手拙尋懸浮石,要我們沒用啊,結果呢,忽然有一天,就在那個城門口,貼了一個人的畫像,全城地開始找這個人,這還不夠,她們調回了大量竹汀二淺撥尋,鬧得風風雨雨。和烈火城大小沖突都干了幾巾凹川!”三發子納悶道。
  楚云升一時語塞,這說的可不就是他自己了?
  “這人手都去找那個叫楚云升的家伙,收集懸浮石的機會自然就輪到我們這些缺胳膊少腿的人身上。給了我們一條活路,您說是不是多虧了這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三發子將烤肉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垂涎欲滴地說道。
  “那還真是虧了他!”楚云升暗自苦笑一聲道。
  “那可不是?這事就一股子透著邪氣,您老說說看,那飛行器給那個楚云升開出的條件,只怕吹雪城的城主都要眼紅!這那是找人,簡直是找大爺!也不知道那個叫楚云升是再方神圣,竟能如此神通廣大?”三發子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口口聲聲說的楚云升,就正坐在他的眼前,若是知道,不死也被嚇死了!
  三發子見楚云升不說話,以為他也是被驚住了,四下打量了一下,湊過嘴,低聲道:“有謠言說這個楚云升的武力,乃是當今天行者中的天下第一人!他就藏在黃山這一帶,過不了多久,他就要攻上吹雪城,屠人掠物!”
  “嗯?他好好的。為什么屠城掠物?你剛才不是說都給他開出那么好的條件嗎?不合理”楚云升大吃一驚,自己什么時候要屠殺吹雪城了?連連搖頭道。
  “這您老就不懂了,這關系復雜呢,聽說牽扯到冰使一族,你想要是真的有那么好的待遇,你說他咋不現身?這里面肯定有著咱們這些人物不知道秘密,天下第一人啊。說出來都嚇死人!”來來來,不說這個了,這都是大人物的事情,咱們吃肉!”三發子興高采烈地叫道,許是好久沒有吃到如此分量的怪物肉了。
  三發子將怪物肉分成三份,楚云升和他的稍大,袁期陽的稍肉的顏色很不好看,但在三發子和袁期陽的眼里,無嗤于就是極端美味了。
  楚云升將自己的那份和袁期陽換了一下,他本也不大餓。在巨墳他已經吃過一次,雖然蟲肉的味道不怎么樣。但總還是夠他吃飽。
  這個舉動落在三發子眼里,越發地肯定楚云升和袁期陽的關系,倒真以為他們是爺倆個一般。
  楚云升撕著肉,腦袋中正想著“天下第一人”的事情,便聽到一個小女人的聲音:“三發子,有東西吃,也不想著姐妹們?”
  三發子吃的極快。手上已經空了,都塞在嘴里,鼓鼓囊囊地滿滿一口,口齒不清地道:“沒了,沒了。餓了都快一天了,我還嫌不夠填肚子呢,別想在我這兜到什么生意了,走吧走吧!”火堆的光亮中逐漸走出三個身影,俱是女人,其中一個跪著腿的女人,有氣無力地央求道:“三發子,就你嘴里的那點也成,我們是實在餓得不行了,等會姐姐吃了東西,有了力氣一定伺候好你”
  三發子連忙將口里那點怪物肉硬吞了進去,拍了拍手道:“看,沒了!我說你們腦袋是不是都給凍壞了?想做生意也得去找魁哥啊,我窮人一個,自己都吃不飽,還能想著那事?。
  見三發子嘴里最后一點肉都被吞了,三個女人的臉上頓時流露出極強的失望,轉而緊緊盯住楚云升手里剩下的那一片怪物肉。
  三發子見狀生生地楞了一下,接著像是遇到什么極為好笑的事情,忽然哈哈大笑道:“真是瘋了。都瘋了!你們也不看看,老爺子這都把年紀了。還咋和你們做“生意,?老爺子。別理她們,趕緊吃了。這些人都是餓知”
  。三發子,你又不是老爺子,怎知道老爺子不需要?”女人不滿地說道。
  楚云升自然一聽就明白三發子所謂的生意是怎么回事,他略思索了片刻,臨時定了個計劃文不對題地說道:“三發子,你告訴你的魁哥,他要殺的人,我會想辦法讓天行者來殺,但交換的報酬可不能只是我們爺倆住一夜這么簡單,他得替我保護一個人的安全。”
  “誰?”三發子納悶道。
  。明天我會告訴你們楚云升止住他,接著對著三個女人道:“這肉給你們也行,我不要你們的身體,只要你們給我照料好這個人,千萬別讓他死了!我的情況,三發子知道。等我進了城,日后會給你們送糧食出來,作為交換,你們替我照料指定的人就行。”
  那個老候選人,楚云升現在還不能讓他死了,外面的形勢如此復雜,若是不小心讓他丟了性命,那個狗口程式,還不知道要花多長的時間湊齊十個候選人。那自己便永無寧日了。如今穩住一個是一個!(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