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239 修建老巢

少,這才是安身立命最重要的本錢,容貌不過是軀殼,他安慰自己
  老就老吧,他也認命了,在這個時代,能保住性命已經非常難得了,比起那些凄慘死去的人,他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起碼自己現在還能吃能睡!
  拼命了半天,在體力和精神上雙重打擊下,楚云升躲在金甲蟲的甲殼里,迷迷糊糊地睡去,天寒地凍的粘液區,讓他不經意地想起房車中溫暖,以及不小心時碰到那些軟軟的身體。身體內的某個被壓抑的種子神不知鬼不覺地騷動了一下”
  第二天,迎著微光,楚云升不甘心地再次撿回鏡子,無奈地又一次確認自己昨晚的確沒眼花!
  這副摸樣,不知道姑媽她們還能認識自己不?楚云升一邊亂七八糟地想著心思,一邊控制著金甲蟲又鉆回巨墳。
  巨墳腔體中,當時那些自行拔出去圍堵楚云升的粘液輸送管都悉數重新粘結完整,就連被楚云升破開的墳壁也恢復如初,可見巨墳的強大恢復能力。
  順著盤根錯節的管道,楚云升躲在金甲蟲的甲殼縫隙里,一路倍加小心地接近巨墳腔體的頂端,他現在只有2只二次形態的青甲蟲,若再被巨墳攻擊一次,麻煩就大了!
  但他也沒時間去再去弄一些封印青甲蟲回來,會飛的它們撲捉難度甚至高于金甲蟲,現在距離進入神域的日期只有三天不到,楚云升必須在進入神域前,將巨墳改造為他獨一無二的楚氏老巢。
  幸得有六甲符這種屏絕氣息的元符在,否則無論自己躲在什么地方,這些蟲子總有些特殊的辦法將自己“找”出來。
  非人類能不能做到這點楚云升不知道,但在金陵城以及后來他遇到的各色黑暗武士、天行者,都無人能夠擁有這種本領。
  金甲蟲一路爬行,有驚無險,趴在一只粗壯的管道上,上方便是粘液球原先懸掛的地方,那些給它輸送,“能量養分。以及傳遞信息的透明管體,還放置在哪里。但奇怪的相互凝結。
  按照楚云升之前自己的推測,當獨立的粘液區沒有氓存在的時候,根據它們的某種規則,一定會再造出一個氓來。
  楚云升自然不會給它們機會再造出這么一個要命的東西,先捏了一把攻擊元符在身上,然后悄悄放出已經完全受到自控的祜液球,垛在金甲蟲的背上。
  這里位置距離那些透明粘液管道尚有一段空間,封印粘液球的時候,楚云升見過它竟能變成長長的瓜狀,于是嘗試操縱粘液球改變形狀。
  圓球形的幼體氓,開始慢慢向上隆起、拉伸,漸漸變成長長的柱狀,越升越高,越拉越長。
  當逼近原先位置的時候,巨墳像是感應到它存在一般,又或者是它感應到巨墳,總之,那些本凝結在一起的透明粘液管道,迅分開,,“興奮”地接觸著,“返回”粘液球。啵!啵!啵!,,
  接連幾下清脆的吸力聲,一只只管道重新接入粘液球上。
  于此同時,躲在金甲蟲甲殼中的楚云升腦門中轟然一下,整個巨墳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事無巨細地通過封印令。展現在他的“眼前
  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并非他的眼睛能看見這些,也并非是傳說中的腦海中出現了什么,而是一種乎觸、聞、聽、嗅、視五覺之外的,“感覺”按照古書的理論,大概是有別于長寬高和時間以外的另外一個維度上的概念,楚云升修煉的時候時常要用到,但很少如此清晰過。
  簡而概之,便是通過氓的幼體,巨墳成了楚云升可控的一部分。
  巨墳中各種各色能量粘液的們配,全在楚云升一念之間,毫無經驗的他,頓時將巨墳有序的工作陷入一片混亂!
  錯誤的粘液注入錯誤的卵狀粘液包,直接導致一小部分卵狀粘液包爆裂而亡,各種管道雜亂紛蕪的空中扭動”,
  楚云升趕緊停下自己的瞎指揮,只留下按原狀“工作”的封印令,開始慢慢感覺它們的,“工作秩序和規則。
  不過,有一點令楚云升很失尊,可能是因為封印氓太過幼小的緣故,它只能控制住它所在的巨墳,外面的另外兩只,則完全不在它的控制范圍。
  所以楚云升本想用一座巨墳全力喂養氓,一座巨墳全力向他提供催生粘液,最后一座巨墳全力“制造”青甲蟲的計劃,直接落空。
  資源有限,楚云,一“二二仔細規土好能量粘液的分配,取得目前對他最優的略工
  但在這之前,楚云升必須以旁觀者的身份,觀察巨墳的每個工作細節:它的能量粘液來源是哪里?每天能獲取多少能量粘液?這些能量粘液能夠“制造”出多少蟲子?”等等各種換算比例。
  好在楚云升以前也算是個工程師,開槍射箭、殺人放火他不在行,但這個領域,他再熟悉不過了。這多少讓楚云升開始欣慰地覺得,自己以前的工作技能在黑暗時代也并非一無是處,當下這點可比拉拉弓放放箭,對他有用多了。
  通過那些信息管道,巨墳已經完全處于封印氓的控制之下,楚云升也不用再躲在狹小的甲殼縫隙中,終于可以“明目張膽”地出現在巨墳腔體內。
  外面的蟲子看不到他,里面的蟲子還是卵狀,巨墳又成了他的,“爪牙。”這里已然成了楚云升萬無一失的安全老巢!
  不管是什么冰使,還是什么火使,以及冰火雙城的天行者,就是算破了天,也決計想不到自己會藏身在巨墳內部。
  當然別說他們,就是楚云升他自己,在未現幼體氓之前,也只是抱著藏身在金甲蟲甲殼縫隙中的打算而已。
  只是這里到處都是嘔心的粘液,咕咕翻滾,不論是氣味還是腐的性,都并非是宜居之所。
  但總好過金甲蟲的甲殼縫隙,楚云升也從不計較這些,他只在意安全否!
  數只稍微干凈一點的軟管,被楚云升調集到半空中,交織成一個密不透風的平臺。
  再取出赤甲蟲的甲殼,鋪在上面,作為隔絕腐蝕的屏障,最后再用被褥墊上厚厚地一層,臨時構成一個堪堪可用的“居所”。
  楚云升心中一動,沒有立刻修煉,或者是觀察巨墳的一舉一動,而是招來“忠實。的金甲蟲,重新鉆入它的甲殼,爬出這座巨墳。
  他要去另外兩座巨墳看看,按道理說,應該只有一個氓,但他不是很放心,他一向是個謹小慎微的人。
  巨墳間的距離頗遠,到了第二座巨墳根下,楚云升才現這座比起他的那座來,要小了一些。
  不知道是什么緣故造成的,楚云升也顧不上那么多,埋頭便鉆了進去,順著管道就朝上面爬,若有的話,總歸在上面。
  等到了頂端,望著空蕩蕩的上空,楚云升才略微放心,左右搜索一翻,悄然退去,爬向第三座巨墳”
  待確定的確沒有第二只幼體氓存在后,楚云升才徹底放心“爬回”他的“老巢。”現在只有三天時間,之前楚云升的修煉進度,因為藍液能量管而耽誤了一陣子,現下有了催生轉液的供給,他得分分秒秒地補回來。
  一時間,楚云升覺自己的精力又開始不夠用了,一邊要修煉,一邊要觀察巨墳運作,分身乏術。
  三日的時間一晃而過,楚云升足不出巨墳,忍住了突破三層融元體的**,沒日沒夜地觀察巨墳的運作方式。
  現在,巨墳對自己的修煉進度將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磨刀不誤砍柴工,只要他協調好巨墳的運作,源源不斷地向他提供催生粘液,這三天的功夫眨眼就能補回來。
  而眼下,他又處于這么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只要自己不出巨墳,和非人類生沖突的幾率幾乎為割
  粗略地搞懂了巨墳中各種粘液輸送秩序,楚云升在進入神域前,停止了巨墳“制造”新卵的工作,原有的卵狀粘液包也全部切斷能量供給,在他從神域出來之前,巨墳里不能出現不是他的蟲子!
  巨墳的所有能量被楚云升調集起來,集中努力生產催化粘液和“喂養。幼體氓。
  數十分鐘后,楚云升調制好巨墳的秩序,再一次地毫無聯兆地進入上古神域。
  他的腳下還是原先出現過九章圖篆的平臺,藍波屏已經出現在他正前方,向下指向灰色方形的箭頭自動點亮。
  渡石從幽姿中徐徐飛來,穩穩地停靠在平臺的另外一邊。
  楚云升沒有立刻蹬上去,而是欣喜地返現在神域空間,自己竟然恢復了原貌,頭還是黑的,皮膚還是有彈性的,**,,
  雖然他知道這里以前都是網格組成的精神世界,但起碼說明,在某個層面上,自己的生命本源還沒有遭到嚴重的破壞,恢復過來,似乎是大有希望的。
  bsp;處于關閉狀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