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38 韶華白首

楚云升切開最后一道巨墳粘液壁,穿出巨墳墳身,提著粘液球,雙腳勾定在青甲蟲的甲殼上,變化飛行路線,繞著巨墳旋轉。
  后面的管道,緊跟著從破洞缺口中追了出來,虛空中張牙舞爪,卻終是為距離所限,伸出數十米后,尺寸不得前行。
  六只二次形態的青甲蟲,整整六只為代價,楚云升方得逃**巨墳!
  但出了巨墳未必就安全,被封印紫炎堪堪壓制住的蟲群,猛然見到一個人類從巨墳中破壁而出,立刻生大規模的騷動。
  一群起碼三十多只的原始形態的青甲蟲,遮天沖來,帶起刺耳的風聲。
  楚云升一個激靈,趕緊高迫降,落在封印紫炎身后的三只金甲蟲身上,迅藏入金甲蟲甲殼空隙,并一刻不停地控制金甲蟲鉆入地下。
  地面上騷亂,隨著楚云升的消失,并在紫炎魔蟲的威懾下,逐漸平息,各自散去,就連巨墳也“無奈”地收回管道,“修補”被楚云升破開的裂縫。
  地下的空氣不多,楚云升憋到極限,從巨墳的背后重新鉆了出來,先取出驅毒符,將侵入體內的火性毒素一一驅逐。
  而手中的粘液球,還在砰砰地收操膨脹,像是還沒死掉。
  最接近它的封印金甲蟲,竟然產生保護它的沖動,透過這股意識,楚云升模糊地感覺到它在害怕。
  難不成這東西真的是氓的幼體?楚云升拿捏不停,索性手起劍入,撲哧一聲,將千辟劍筆直刺入粘液球的核心之中。
  于此同時,他張開封獸符,激活符體。試圖強行封印它,如果封印成功,即便它不是氓,也能斷定它肯定是某種怪物。
  轟!
  出乎楚云件的意料,在封印程序進行到一半,粘液球被符光攝取的半道上,竟然轟然變碎了!
  枯液球噗通噗通地彈落在地上,被千辟劍切開的傷口,以眼睛看得見的度絲絲愈合,并企圖向巨墳滾去。
  楚云升豈能讓它如愿,分身旋起,一把將它重新虜了過來,再刺上一劍,繼續用一張新的封獸符封印它。
  轟!
  半道上,封獸符竟然又崩潰了!
  封獸符消耗元氣甚多,即便有著神域得來的藍液能量管,楚云升也不舍得如此鋪張浪費。
  看著粘液球逐漸愈合的傷口小楚云升依此兩次封印失敗,判斷這個。東西身體上的傷害,對它的生命氣息打擊可能并不太大,如果它真的是氓這種精神威力極強的生物,一定還需要其他打擊方式。楚云升除了元氣能量攻擊和實物打擊,這種**空間上的思維能力,基本上還停留在陽光時代的水平上,對來他說是,這個東西還是完全玄玄乎乎的,看不見摸不著。
  也就是平時在修煉的時候,拉扯天地元氣進入本體的過程中,才偶爾會接觸到這個層面上的東西,不過那會他也是稀里糊涂地,一切照著古書前輩的辦法做而已。
  現在,他只有唯一的一個辦法,也是他曾經差點喪命的經歷。那便是和粘液球像氓當初和它一樣,進入那五光十色的通道,傷害對方的本源意識。
  當然前提楚云升得保證自己要強于它,否則反撞到它的刀尖上了。
  楚云升左思右想,如此之舉,風險雖大,但他終有古書撐腰根據上次經驗,在這種通道中意識爭奪的最危急關頭,古書可救他一命。
  思停得當,楚云升依舊使用金甲蟲蟲頭為媒介,將千辟劍刺穿粘液球,插在地上,直接固定在金甲蟲的蟲頭附近。
  那種尋求保護的感各力。很快便清晰地通過金甲蟲的腦門傳遞到楚云升腦海里。
  此外,楚云升再命令另外一只二次青甲蟲繞著巨墳飛行,飛完出圈后,回來勾走作為中介的金甲蟲,以切斷自己和粘液球的精神聯系。
  他估計自己沒那個本事奪取粘液球的“意識”但只要和它僵持一段時間,最大限度地削弱它,便可乘機封印它。
  為以防萬一,楚云升還小心地在粘液球上貼上一張冰崩符,處以一念及的狀態。
  一切準備妥當,他當先開始催逼金甲蟲張開大嘴,命令它撕咬粘液球,而粘液球卻試圖阻止金甲蟲這么做。
  同上次一樣,封印令對抗感召力,進入相持的抗衡戰,只不過這次,楚云升穩穩地占據著上風!
  眼見金甲蟲的扁平大口就要咬合上粘液球,轟然一聲,果然再次進入五光十色的離奇通道。
  一進入這里,楚云升已經確定這只粘液球就是抿的幼體無疑了。
  意識爭奪瞬間展開,一股強大的吸力。朝楚云升的意識襲來。激蕩著整個通道空間。
  和上次楚云升狼狽不堪不同,也許是氓的幼體剛剛被孵化出來,意識對比金陵城的那只,不知道弱小了多少倍,楚云升驚奇地現自己居然可以和它進行拉鋸戰!
  他一松勁,腦袋中變稀里嘩啦地少了許多東西,一力,便又千奇百怪地多處許多不屬于他的東西。
  那些東西,全是楚云升搞不明的信息,一道道血管,殉麗的顏色,從小變大的巨墳,各色粘液朝著無數個方向流動,各種信息穿梭在管道中”一只只赤止被,“制造,出來,貼液的不停的產生和消耗一一,“自八長大長大,然后擴散在粘液區的每個角落,無影無蹤”
  嘭!
  正在最精彩的時刻,繞完二十圈的青甲蟲撲地而下,呼嘯著帶走作為中介的金甲蟲,楚云升當即從五光十彩的通道中返回現實。
  機不可失,楚云升清醒過來,強行壓制下亂七八糟多出來的東西,拔出千辟劍,連刺數十下,張出封獸符,激活符體。
  符光大盛!
  楚云升集中全部本體元氣支撐著封獸符,傷痕累累的粘液球,在精神和**的雙重打擊下,扭曲變化著外形。一會瓜狀,一會球狀,拼命掙扎!
  封!
  斗大的古書字符,終于射在凌空,華光畢現,莊重威嚴。
  法則成立,封印完畢!
  封印幼體抿的封獸符詭異地變成了血紅色,這是從未出現過情景。
  楚云升大喜,趕緊將封獸符從空中取回手里,那料到敢入手,體內的本體元氣傾瀉而出,瞬間空空落落,一絲不剩!
  這還沒完,和封印金甲蟲、紫炎魔蟲時劇烈消耗情況不同,它們耗光楚云升本體元氣后,并停止等待,而這只血紅色封獸符,依舊向楚云升的融元體強力索取東西,融元體以楚云升可以感覺得到的度開始枯萎衰敗!
  這下換成楚云升驚慌了,他一連拿出三張攝元符補充本體元氣,并同時試圖切斷和封獸符的聯系,卻現如論如何也切除不了!
  甚至將它取出丟開都不行,它已經死死地封印在楚云升的身體上。
  他的身體宛若成了元氣輸送“通道”大量的攝元符被消耗,變成本體元氣,再進入封獸符小一停下來,那種空無著落的荒虛以至枯萎死亡的威脅,便立刻吞沒他全身,危危顫顫。
  楚云升了瘋一樣補充著元氣,大把的攝元符似是不要錢一樣被劇烈地消耗。
  他不敢停下來,一停下來,說不定命都要沒了!
  不要說體內的融元體,就是他手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逐漸蒼老,碎亂的頭中“白絲”漸漸增加,,
  封印幼氓的血紅封獸符,在元氣不夠的時候,竟然仿佛以自己的生命為替代品作為補充。
  楚云升心驚肉跳,自己只想到了意識爭奪戰的危險,卻完全沒料到,封印成功后,才是真正的危險!
  若不是幾天前得了藍液能量體,這會自己恐怕已經成了枯骨一具了!
  顯然,盡管氓還是在幼年期,但它完全是越楚云升目前境界許多層次的怪物,起碼僅憑現在三階的封獸符用來封印它,已然越階太多!
  天空中的微光一點一滴地在消失,血紅封獸符像是無底洞一樣,還在快消耗他的本體元氣,他的頭一根接著一根變成銀白色,若非是融元體存在,說不定就是純粹蒼白。
  楚云升心急如焚,儲備的攝元符眼見就要見底,他已經開始用三階的攝元符做中介,從藍液能量管中攝取元氣能量,反補本體”
  當存儲的攝元符消耗一空,三階攝元符的“到騰”度越來越跟不上血紅封獸符的索取,他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飛地衰老!
  不到最后一刻,楚云升從不放棄對生命的執著,即使變成一個老頭,他也要咬緊牙關撐住活下來。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血紅封獸符終于放緩了度,讓楚云升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
  此時楚云升的頭已經完全一片銀白,四下飛揚。
  他顫抖地從物納符中掏出一枚小鏡片,借著巨墳頂上的火光,猶豫不決、忐忑不安地照向自己一
  “**!”
  “**祖宗!”
  楚云升大罵一聲,擲飛鏡片,腦袋一片空白!
  鏡中出現的摸樣,連他自己都差點沒認出來,完全是一個蒼老的老頭!
  呆呆地默了半響,鉆在金甲蟲的甲殼里接連抽了幾根煙,他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血紅封獸符也逐漸消停下來,楚云升默默試了試,終于可以暫時切斷和它的聯系。
  如果它再來一波吸收元氣的浪潮,他估計得直接成枯皮包骨了。
  靜坐到半夜,楚云升不**啞然苦笑,這下子,別說吹雪城的人認不出自己了,估計埃德加那小子也未必能識得自己。
  現在自己換身衣服大搖大擺地進入吹雪城,也只會被當成一個丑老頭而已。
  最后,楚云升只能將期望寄托在融元體的修煉上,希望將來沖破三元天境界后,恢復原貌了。
  不過現在,楚云升放出變大一圈的粘液球,狠狠地踹了它數腳,這個令自己年華飛逝的罪魁禍,該讓它為自己補償一些事情了。
  通過意識通道爭奪,楚云升整理出一條信息,幼年期的它,可以通過傳輸信息的透明管道,控制巨墳的工作內容和分配。
  楚云升要盡快突破三層融元體,就需要大量的催生粘液,拿走自己的青春,它就得給自己補回來!
  他要巨墳停下所有的“工作。”專心為他一人制造這種粘液。,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