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237 墳中取卵

二三升不斷躲避錯綜復雜的粘液管道,提卜沖,當愈雙必巨墳上部的時候,巨墳徒然了瘋似的,將所有卵狀粘液鼓包上的管道全部強行斷裂,放棄所有卵狀鼓包于不顧,收縮上抽,組成一面由管道交錯而形成“云層墻”封死楚云升向上飛離的去路。
  破!
  青甲蟲二型度極快,楚云升來不及、也不想掉頭,下方攻擊性多變管道已經是群魔亂舞!
  他毫不猶豫地殺出千軍辟易,試圖撕開一道血路。
  十二道斜影,與聲起飛,旋轉絞殺!
  一片片碎肉,從楚云升頭頂上紛紛掉落,如雨雪飄飛。
  劍影逐漸撕開一道口子,但很快又被更多的管道伸展彌補,眼見就要再次合攏,,
  再破!
  楚云升提氣揮劍,元氣浩然迸,又十二道劍影凌厲地沖天而起!
  缺口再次被強行打開,楚云升貼著青甲蟲二型,電光火石之間,一閃而逝,隱沒入管道組成的“云層壁”
  緊隨其后的攻擊性多變管道,瞬間堵死缺口的后路。
  三破!
  楚云升出第三次劍戰技,劍影旋繞著他和青甲蟲的周邊,宛若一只絞割機器,碾碎四周密集地一只只延伸出來、試圖纏住他身體的管體軟道。
  各色粘液幾乎沾滿他渾身上下,火紅的斗篷花花綠綠,仿佛是變了色一般。
  這些粘液都是濃縮的劇毒素液體,若非楚云升有著斗篷、戰甲、六甲符的三重保護,早已被侵蝕地骨血無存,就這樣,他都感覺到,自己多少都又被火性毒素絲絲滲透。
  嗖!
  切開最后一只管道,楚云升連人帶蟲。破壁而出,驀驀升起。
  巨墳忽然之間安靜了下來,組成“云層壁”的管道紛紛撤離,只剩下從下方追擊來的多變管道,扭動不安。
  空幽的巨墳腔體內,只剩下一個聲音:
  咚一咚一咚!
  楚云升循聲望去,在他頭頂的正上方,一只小巧、不到籃球那么大小的蠕紅色粘液球體,如心臟一樣咚咚地膨脹、收縮、跳動,并“唯吾獨尊”地懸掛在巨墳孵化腔體的最頂端,似在俯視巨墳腔內蕓蕓眾卵
  這是巨墳的命骸?楚云升奇怪在青甲蟲背上站起了身,控制著它徐徐升起,圍繞著這顆“粘液肉球”飛旋一圈。
  他越靠近“粘液肉球”巨墳下的管道便顯得愈加的緊張!
  肉球的四周,插著許多大小不一的細小管道,歸歸不絕的各色粘液源源不斷地匯集于此,但不知道它怎么始終沒有被撐爆掉。
  再往上,便是巨墳口長長的頸部粘體位置,長滿許多抱狀凸體。伸著許許多多的大型的管道,向外面排泄著滾滾濃煙狀物質,這些“濃煙”便是他常在外面見到的那些。
  詭異的事情,楚云升一向能少碰便少碰,不多惹橫事,是他的宗旨,既然巨墳已經放棄追殺他,他也不想進步激怒它,于是調整青甲蟲的姿勢,準備展翼上飛,離開此地。
  卻在青甲蟲的頭部緩緩調整位置,同“粘液球”以不到十公分的距離,擦頭而過的瞬間,楚云升心驚如遇鬼一般,狂跳不止。
  在那一瞬間,他分明地感覺到“抿”的那股熟悉的感召力量!
  那種感覺一閃而逝,隨著青甲蟲的頭部調整到預期的位置,很快消失的干干凈凈。雖然很弱又消失的極快小卻令楚云升寒毛凜立!
  如果粘液區隱藏著一個氓,自己卻蒙在鼓里,最安全的地方。頃刻反轉,將成為最為危險的地方。
  楚云升極小心地控制青甲蟲,按路線返回原來的姿勢,他必須再試探一次,確定它是否真實存在,還是自己的錯覺。
  當青甲蟲的頭部再次與“粘液區”擦擦而過時,那種熟悉的力量,又一次“穿過”青甲蟲,確定無疑地傳入楚云升的意識之中。
  不可能!楚云升心中當即否認自己第一時間冒出的想法一粘液球及是氓!
  他第一次進入巨墳,雖匆匆慢慢,但當時的位置是在中層,也曾好奇地仰望過巨墳口,卻從未見過這東西。
  再說不管是炸了幾座巨墳,還是“石碑”彈指間摧毀了一半以上的巨墳,金陵城的氓都安然無恙,只是被古書傷害過而已。
  但他接連重復催令青甲蟲機械式的實驗,卻不得不接受這個猜測,這個粘液球周圍舊公分之內,具備氓一模一樣的感召力量!
  過舊公分,立刻蕩然無存。
  楚云升暗忖:會不會是這些巨墳剛剛孕育出的氓?看它拼了命,不惜犧牲下方所有粘液卵,也要保護粘液球的行為,的確十分可疑。
  如此推測,楚云升甚至想到小粘液蟲族也許存在某種遺傳本性,在每個獨立出來的粘液區,都要“制造”出氓這樣的“控制者”
  不過這應該是霍教授的研究范圍,說不準埃德加也能湊乎湊乎,楚云升也只是胡亂想想而已。
  他最大的關心不在于此。而在于如何確定它就是氓!并乘它弱小的時候,趕緊消滅它!
  是不是具備生命的生物,用封獸符一試便知。
  楚云升警懼地看了腳下飛舞著的多變管道,牙一咬,這個險非冒不可,打死他也不放心在自己身邊放著這么一個定時炸彈。
  但動作必須快!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再次調整好青甲蟲展翅欲飛的姿勢,猝然揮劍,以不可思議的度,斬斷粘液球身上所有的透明管道,一把提起它,沖天而起!
  巨墳頓時被激怒為狂亂狀態,不顧正常的運行體系,強行關閉頸部的排煙墳口,一道道粘肉旋轉著膠合在一起,逐漸封閉楚云升的上行通道。
  而下面的攻擊性多變管道,“怒氣沖天”地飛糾纏、刺殺向楚云升的身體,同時,如瓢潑大雨一樣的濃縮腐蝕粘液,將有限的封堵空間,噴成了水箱!
  頭頂上被粘肉擋住,楚云升取出一張張冰崩符,配合劍戰技以凌厲之武力強行開路。
  但度總歸被遲滯了一些,粘液管道很快便追了上來,拉扯著青甲蟲的身體。
  楚云升當機立斷,放棄腳下的青甲蟲,重重地踩在它身上,凌空射起,更換第二只青甲蟲飛行。
  接著是第三只,第四只楚云升心如沉石,就是再大的犧牲,如果能確定它是氓,并將它消滅在萌芽中,也是值得的!
  楚云升接連以二次形態的青甲蟲為斷后“大將”和墊腳石,巨墳頸部結構奇異,甚至能夠泯滅人類導彈,楚云升不敢硬拼,轉而向腔體內壁穿刺。
  出差回來晚了,今天只能了,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