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235 萬蟲之王

4澡可以老楚云升轉對曾恪釁心不在焉地說皿,披身赴液區的想法,尚有許多細節需要時間詳加推敲考慮,否則藏身不成,反倒成了落入“虎口”之舉。(.)
  曾恪釁依然淡漠地看了楚云升一眼,撿起荒山上一根枯枝,杵在地上。孑然蹣跚地獨自一人投身入冰封雪地之中。
  他的中的毒,同任三寶對蔣千沁等人下的雙生菌桿麻醉病毒十分相似、如出一轍,癥狀具是虛弱無力,楚云升一眼便能識別,看樣子。畢“老師。大概又一次“改換門庭”了。
  他倒并不在意吹雪城擁有了這種毒素制造能力,他已是融元體二層的境界。除非是大劑量地注射,否則僅憑空氣轉播,這種毒素傷害不了自己多少。
  楚云升舉頭前望。整個黃山區域,吹雪城在西,烈火城在東,而粘液區則位于南,楚云升的位置在北,中間是黃山主峰。
  楚云升得從中間穿行而過。避過西北方向延伸過來的抱子森林。躲開雙城徒眾的耳目,偷渡入粘液區。
  這一段的潛行,雖然路途較長,雙城出動搜尋的人馬又陸續不斷,但和后面闖入粘液區相比,算是十分輕松的任務了。
  真正的危險來自粘液區,他只有不到四天的時間,用來搞定那里的蟲子,否則一旦被強制進入神域,深陷蟲巢。則必死無疑。
  高風險,則有高回報!
  只要自己能在粘液區,想到辦法,找到地方藏身,不管是雙城的人類,還是擁有飛行器的非人類,決計想不到自己的位置。就算想到也沒辦法進來找,除非他們準備和粘液區的蟲子進行大決戰!
  冰天雪地,蒼山大地一片銀裝素裹,楚云升披上酒店搞來的**床單。落入大山。便渾然一色。
  這也有好有壞,大雪封地,給了楚云升混色于野的機會,但腳印的處理卻又十分的麻煩。
  行進不到多遠,楚云升便放棄了這項繁瑣的“工程”一路飛颶。穿梭群山。
  他是不敢再用青甲蟲翱翔飛行了,僅一只斑讕駁雜的古鳥,便追得他二次形態的青甲蟲奪命狂奔、窮途末路,若是來上一窩,自己怕是還沒和非人類接上火。就要掛在古鳥的嘴里。
  為達到最快的度,楚云升里穿戰甲,外遮斗篷,體內運用九章圖篆身法,三路并,將自己的度提升到能達到的極限。
  斗篷如何隱身的秘法他還不知道,要不然也不用如此費勁,大搖大擺趟過去便是。
  黃山山區,道路崎嶇,有些地方,甚至只夠一人通過,楚云升只識地圖,不熟地形,高掠過的同時,將斗篷人的火焰細刀,執于身后,以防止被雙城徒眾埋伏伏擊。
  風起飛揚,雪舞影逝。
  楚云升如雪地幽靈,愈行愈快,眼看再過一道斜豁口,便要闖出黃山主峰區域。
  楚云升從斜豁口破空而出。凌空射在半空中,前方是一片稍開闊的谷地。
  “什么人!”谷地里赫然站著大量的火紅衣服的烈火城人。
  “是白衣,吹雪城的娘們,開火”。當中一人,撥開眾人,仰頭大喝道。剎那間,彈火齊飛,刀光劍影。
  楚云升懸空翻轉,揮刀格擋,鎖鎖之聲。不絕于耳。
  白床單不比斗篷戰甲,片刻之間,便被打成了篩子,待他轟然落地,已是千瘡百孔!
  “兄弟們,殺啊!”烈火城的紅衣眾跟著群涌而上。
  楚云升長然起身,蕩滌火焰長刀,妖艷的烈焰順著刀身熊熊燃燒至斗篷袁衣,殘破床單眨眼之際便成灰燼,全身沐浴在一片叱咤火海之中,一如傳說中的火云邪神。
  沖在最前面的烈火城紅衣徒,眼見頃刻之間,白衣變斗篷,臉色略地一下子慘無血絲!
  以下犯上,攻擊火使大人。在實行奴隸制的烈火城,死罪!
  紅衣徒眾驚覺錯愕之下,來不及停止已經加的沖鋒,只得順勢滑跪而下,沖在第一個,的紅衣徒,甚至一直滑到楚云升跟前,雖天寒地凍。但那紅衣徒,卻冷汗淋漓。緊張地咽下一口吐沫,“火使大人。火焰細刀的刀尖只懸于不到他頭頂三公分的距離!
  “恭祝火使大人神體康復”。領頭的紅衣徒,硬著頭皮大聲道。他一個小小的奴主,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得罪高高在上的火使,那是城主都要搖尾乞憐的強者!彈指之間,便能將自己這群人殺的一干二凈的神人!
  他當場慌了神!
  楚云升的面目籠罩在斗篷下面,目光挑過紅壓壓跪下的紅衣徒眾,肌肉僵硬,這群人神神叨叨,弄得和“神龍教”一樣神經,偏偏又是災難后的“文明社會”竟給他一種歷史文明在
  “他們是誰?”楚云升拿好主意,將錯就錯,這已經是第二次冒充什么狗火使了,反到有些輕車駕熟起來,他一邊執刀提防,盡快穿過紅衣徒眾,一邊指著眾人后面被困住的幾個人,沒話找話道,以分散紅衣徒眾的注意力。
  起先,楚云升準備乘機一口氣殺光這些紅衣徒眾,以防泄密,但一來他們人數眾多,廝殺起來,自己再快再強。也必定聲勢浩大,冰火雙城搜尋隊時刻出沒在周圍,若因此引來連綿不斷的冰火徒眾,遲早會被飛行器覺,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二來通輯他的只有吹雪城一方白衣女人的非人類同黨,烈火城斗篷人的同黨,此刻大概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個魚目混珠冒充斗篷人,最多引起斗篷人同黨懷疑以及清查,當時他殺烈火城的田易時。便是預防此事。
  但那時他身無余符,各種輔戰工具極為匿缺,且沒有找到保險的藏身之地,而現在有了藍液能量管的幫助,符篆充足。一旦進入粘液區。誰也找不到,也奈何不了自己。
  所以現在的關鍵是,盡快進入粘液區,而非戀戰于此。
  奴主頭領自以為大大得罪了“火使大人。”心中正惶恐不安,那還顧得上分辨聲音,再說他壓根也沒見過火使大人幾次,即便有所差異。再給他十個膽子,此時此刻。他也不敢質疑火使的身份,那斗篷、那刀、那火焰都決計不是假的!
  楚云升試圖盡快擺**他們,因此走的極快,奴主頭領未得“火使”特赦,不敢起身,跪爬著跟在楚云升后面,趕忙解釋道:“這是吹雪城今日從南面邊緣線上捕獲的俘虜小其中一人據說是韓國的影星,那些娘們準備獻給吹雪城那個**女城主,被屬下們給劫了,正打算帶回烈火城,獻給,獻給”
  奴主頭領說到此處,靈機一動,他本來是準備獻給自己城主,當下立即改口獻媚道:”屬下正打算帶回烈火城,獻給火使大人,恭賀您神體康復!”
  說話間,楚云升已經越過一路跪到于地的紅衣徒眾,路過被困俘虜的面前。裝模作樣看了一眼。其中一名面孔精致的女孩,衣衫不整。**的乳一房只差一點便露出在空氣中,滿臉惶恐地看著“煞氣凌然”的烈火城跪拜的頭頭。
  奴主頭領以為“火使大人。聽不懂人類影星之類的名詞,連忙爬過來捏著女孩的下顧,晃動到她的臉蛋,諂媚道:“人類的美女。美
  “的確長的不錯楚云升腳步卻一刻不停,雖然他正佯裝著什么狗口火使,也不知道這地方怎么會冒出什么韓國人,但他對“真火使。的習性一無所知,為防止露出馬腳,也不好亂說,只含含糊糊道。
  若是國人,他或許會想辦法搭救一下,韓國人就算了,不值得自己去冒險。像埃德加那樣誤打誤撞和自己同生共死那么長時間,并不常見。
  奴主頭領聞言頓時心中一喜,只要火使大人喜歡,剛才的誤會那鐵定就能一筆勾銷,說不定地位還能因此而升級。
  “你們先走,吹雪城的冰使就在附近”。楚云升撒謊恐嚇道。他已經越過整個人群,找機會趕走他們。
  “屬下遵命”。奴主頭領卻誤解為這是火使大人為何神出鬼沒地現身在此的原因。原來是要對付吹雪城的冰使,這種級別的戰斗。自己連觀戰的資格都沒有!
  但轉念一想,火使大人竟然親自囑咐自己先撤,看來多虧了剛才的靈機應變,取得了他老人家的好感。
  他這么一邊想著,一邊又把目光投向神色沮喪的俘虜,嘀嘀咕咕地開始算計著,看來自己的身家性命以及權力食物,都得靠這個啥子美女巨星了。楚云升待烈火城紅衣徒眾從斜豁口陸續撤離后,重新披上一只新的白床單。馳入茫茫雪地之中。
  這一次,到是一帆風順。接連遇到幾批人馬都被他避了過去,一直來到粘液區的邊緣地帶。
  這里寸草不生,只能隱隱約約地看見曾經城市的影子。三座巨墳當中而立,滾滾地冒著濃煙,墳下蟲子如螻蟻一樣本能地忙忙碌碌。大量青甲蟲自由自在地巡天飛戈。但總像是一盤散沙!
  楚云升之所以敢選中這里,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這里沒有“抿。類生命的存在。
  只要沒有氓,他便可以放心使用出各種辦法,測試出這塊粘液區是否存在高過紫炎魔蟲的怪物?
  如果沒有,那么通過利用符篆,或許有那么一點可能,他可以代替氓。成為此處的萬蟲之王!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