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233 武裝到牙齒

一個**滴水的女子,躺下**地身軀,懶閑倦怠地歪在沙上,欣長的右腿隨意地翹在左腿上,腳尖勾起,左手白哲,輕盈地端著高腳玻璃酒杯,里面盛著晃動的葡萄酒。
  “找著了嗎?”女人的聲音婉轉中帶著嫵柔,勾魂奪魄,即便她身前五大統領都是女人,其中四人心中竟然都不**地蕩漾出一絲漣漪。
  “名單上的人明里暗里都查了,似乎都不是,不過,有兩個人最值得懷疑。”唯一能保持清靜的許晴舒,輕啟朱唇,微弱地皺了一下眉宇道。
  “哦?說來聽聽,怎么個懷疑法呢?。女人故作好奇地問道,一雙充滿佼略性的眼眸毫無掩飾地盯著許晴舒,嘴角弧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先是一名自稱姓曾的男人,兩天前進入黃山區域,入本城時,創造了一氣連殺三名烈火城天行者的記錄,冰能高手,行為乖戾,但否認在第一島鏈完美擊殺,隨后我們又暗中安排八名火能天行者偽裝成烈火城的人,對他聯手進行試探襲擊,曾恪釁輕松擊退,實力深不可測。”許晴舒平平靜靜地說道。
  “人家不太喜歡男人呢,說說下一個吧,別告訴我也是個男人哦?。女人目光蕩魂,渾圓**的**微微地起伏不定,微張丁香小口淺嘗了一口葡萄酒。
  “那您可能又要失望了,下一個還是男人,不僅是個男人,而且還是黑人!”許晴舒心底莫名地產生一種挪略的快意,臉上卻沒有露出半點的破綻,道。
  “天啊!黑人?”女人故意拉長了聲音,捂著小嘴,夸張地驚叫道,像極了一個不諳世事卻偏又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的小女孩。
  “是的,城主,貨真價實的黑人!”許晴舒言之確鑿地說道。
  “咦?貨真價實?小晴晴,難道你已經試過了”哈哈哈”。女人做起了身子,認真地盯了一會許猜舒的眼睛,旋即放肆而無拘地笑道。
  女人忽地像是現了不妥,止住了笑聲,自言自語地說道:“不行,那樣子的話,我豈不是吃虧了?”
  “城主!”許晴舒冷峻道。
  “說吧說吧,開個玩笑而已,干嘛那么認真呢,真是的”。女人眼神中卻依然笑意漣漣。
  “姓名埃德加,男,年齡約石歲左右,美利堅黑人,前職業生物專家,綽號博士,8日前進入黃山區域,隨即遭到烈火城赤炎機械隊的襲擊,一只火槍穩穩壓制隊長羅時閉。”許晴舒機械化地報告道。
  “就這些?沒意思!”女人闌珊地躺會沙,不知道她是在說埃德加,還是在說許晴舒。
  “以上為確切情報,下面為收買同他一起入城的天行者所得情報:他曾一人瞬殺四名天行者,另外,請您看這瓶毒素,經實驗,可瞬間導致普通人類昏迷,天行者體弱無力,但,根據此毒素明人所述,黑人博士當時是唯一不受此毒影響的天行者,所殺四人,正是在中毒后所為!
  如此情屬實,實力應當十分強大,但在我們同樣派出八名火能我偽裝者襲擊他的時候,他竟然當即逃跑!被捉住后,甚至跪地求饒”。許晴舒一口氣沒有停頓地說道。
  “哦?還有這樣的人?小晴晴,說說看你的想法,他們兩人之間誰最有可能?。女人白白素手把玩著高腳玻璃杯,**的目光轉而變的深邃。
  “資料不足,無法分析!”許晴舒搖了搖頭,直言道。
  “不,不,不,你心里已經做出了選擇!”女人盡飲葡萄酒道。
  許晴舒聞言微微一愣,眉頭稍稍跳躍。
  女人放下高腳酒杯,目光中閃過一絲凜冽,卻又掩飾的很好,愉悅地笑道:“小晴晴,你有沒有現你在講述曾恪釁的時候,是看著資料讀出來的,而說到那個黑人埃德加,你一個字也沒看資料,全是背出來的哦。”
  許猜舒背后瞬間冷汗淋漓,很早就跟著城主的她,深知城主形骸**,勾魂攝魄的身軀里,是怎樣的心狠手辣,尤其是對她不忠不誠的人。她親眼見過曾經有咋。背叛城主的女人,被**了衣服,活活凍死在城門外。
  這個女人翻手為云,覆手則為雨,喜怒無常,更可怕的是她的實力,五大統領加起來也不是她的對手!
  暖房內靜的要命,其他四大統領甚至都屏住了呼吸。
  女人纏纏地站了起來,扭動著腰肢,來到繃直身體的許晴舒面前,伸出纖細白膩的水蔥指,滑過許晴舒的臉龐,托起她光滑的下巴。贊美地說道:“看,多漂亮的一張臉。下次不要再騙姐姐了哦。”
  許晴舒退后一步,**離她的手指,搖了搖頭,咬死不認道
  女人盯了她幾秒,嚀嚀一笑,道:“真是拿你沒辦法,叫“姐姐。難道不比叫“城主”好聽?非得叫城主,聽了胸都悶死了”
  許晴舒冷汗直流,不知道是怕的,還是被圃的。
  “楚云升有消息嗎?”女人忽然提高正色道,眼晃呃地射向許晴舒旁邊的女統領。
  “還,還沒有!”被問到的女統領小心翼翼地答道。“你們就沒有想過,他們可能就是一個人”。女人說話的度越來越快,雷厲風行!
  “想過,但是,”女統領結結巴巴。
  “沒有但是!我聞到他的味道了,只有他才可能在第一島鏈完勝擊殺!立即集中全部力量,進行城外搜索!這個男人一定躲在某個地方,他逃不出我和冰使大人的手心!”女人聲色冷傲地說道。
  “是”。五大女統領包括許晴舒都異口同聲的應道,如此神情的城主,她們有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都有些不敢置信的感覺。
  “是?你們知道應該怎么做了?司杏,你先說說你打算怎么搜呢?”女人隨便地指著一個女統領,詢問道,
  “出動大隊人馬,拉網排查,不放過一個角落!”司杏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女人不動神色地點了點頭,看向許晴舒道:“你呢?”
  許晴舒心神一動,思索片刻道:“冰使一族的飛行器一路通綽楚云升,并言明他偏好單獨行動,但根據飛行器帶來的內部消息稱這個男人智商一般,因此他很有可能中計,放棄單獨行動而混隱入普通人和天行者之中!
  再根據城主您的推測,楚云升和完美擊殺者,兩人可能為一人,那么他進入黃山區域不可能太久,應當到在8日內,否則到現在他也不至于還在第一島鏈!
  因此,我們只要集中全部人手,排查8日內所有進入黃山區域的人,即便找不到他,也可以軟**這些人,其中必有他的伙伴,以此逼迫他現身!”
  女人冰冷的臉,漸漸露出迷人的笑容,說話間便又恢復她那**入骨的形態,**陷入到沙中,“開心。地說道:“還是我的小晴晴最聰明呢!這事就交給你了哦。她們四人都暫時聽你的指揮吧,我和冰使大人都等著你的好消息”。
  “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許晴舒平靜地說道。
  “好啦,好啦,正事說完了,過來陪姐姐喝杯酒吧。”女人不耐煩地擺了擺白素的手,似在惋惜地說道:晴晴,不如今晚你就別走了”
  許晴舒落荒而逃,背后傳來女人肆無忌憚的笑聲。
  半個小時后,吹雪城大統領許晴舒宣布全城進入一級戒嚴狀態,全城只進不出,8日內入城的人全部被集中看管。軟**于城中心。
  一小時后,機械隊,步走營,白馬女騎整裝待!
  烈火城在吹雪城的線人將情報如同雪花一片飄向烈火城,烈火城如臨大敵,全城動員,防備來自吹雪城的攻擊。
  只是吹雪城的人甚至是冰使都不知道飛行器帶來的情報,并非是楚云升的全部底牌,即便白衣女人所知也只不過是楚云升的冰山一角,她們太過相信冰使一方的級力量,不完整的情報下做出的行動決策,往往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而此時,楚云升剛剛從外面“出恭后返回雪洞,若非有六甲符護身,這天寒地凍的雪山坳,就算是**凍僵也不足為奇。
  得到藍液能量管后,楚云升遵從古書前輩的思路,同樣的時間下,做最有效率的事情!
  他如今最缺防身的元符,安全第一,遂臨時中止修煉三日,全力將藍液管中的元氣能量轉化為一張張攝元符。再轉變為一張張攻擊元符、封獸符、驅毒符,,
  藍液管中的液態能量,所蘊含的能量。令楚云升從驚喜,到驚訝,最終到震驚!
  他不分晝夜的篆制大量的元符,消耗巨量的元氣,而藍液管十道刻度,只空出了一道,尚有十分之九之多!
  楚云升,不**暗暗心驚,這個透明管體和他冰凍槍上能量管體不能說相似,但也看來應該是一類的東西,但如此巨大的能量儲存,如果是用于武器,那將是多么的駭人?
  如果不是武器,而用來是驅動其他東西,楚云升不敢想象,會是什么要用到如此龐大的能量體!
  三天之后,楚云升備好作戰元符,武裝到了牙齒,正準備換個地方藏身,應付四天后的神域之行,山坳外傳來一陣人聲:“你們這邊,你們那邊!剩下的跟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