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232 凌空符

世、今天第,要
  楚云升覺著自己的思維如同井噴一樣。各種奇思妙想蜂涌而至,他竟鬼使神差地再次按下返回箭頭。
  他并未選擇在重啟前篆制。那樣并不實用,他所遇到的情況無一不是極為危險的情形。
  還是一只赤甲蟲,楚云升當即將本體元氣稍稍逼出指尖,懸空按照自己的想法繪制他最為熟練的攻擊元崩符。
  但事實并不如他想的那么簡單,沒有介質作為載體,憑空的元氣能量在符篆成型前,要么很快消散,要么形狀飛生變化,無法使得圖篆完整,進而使得規則成立。
  楚云升一面高運動躲避蟲子,一面飛去飛回的來補充未篆制完的元符,一次失敗就再來一次,關鍵是度,只要自己篆符的度快到一定的程度,就一定可以趕在元氣能量變形消散前,使得符體規則成立。
  快!很快!非常快!
  楚云升的腦袋中漸漸只剩下一個字:快!
  他的手指飛舞地連影子都模糊了,已經完全是憑借著手感在繪制圖篆,而不是在靠著眼睛去度量。
  當一個人全身心地投注到一件事情上的時候,就會出現或強或弱的意境,楚云升現在便是如此,他的眼中、心里只剩下冰崩符的篆制結構圖……
  有感覺了!
  就差一點點!楚云升暗忖道,無論如何也要試最后一次!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他本體元氣已經使用的差不多了,盡管他以二元天第二層融元體的境界,本體元氣遠比其他天行者的能量充沛得多。但三階攻擊元符,即使是最為熟練的冰崩符所消耗的元氣量也是極為驚人的。
  成與不成,在此一舉!
  楚云升踩著赤甲蟲頭。飛身躍起,跳到最高點,腳抵網格罩,指尖帶著磅礴的元氣,龍飛鳳舞地一氣呵成!
  叱!
  薦光大作,流彩溢漓,規則立!
  見大功告成,渾身元氣抽空的楚云升,精神頹然地落在地上,赤甲蟲終于逮住了機會,上前便要撕咬。
  當它狂躁地彈越在半空中,冰崩符激活,沉重而堅實的冰”塊,當空將它裹的嚴嚴實實!
  冰崩符是連金甲蟲都能轟殺的元符,區區一只赤甲蟲,又怎能相抗?、
  只聽,咔嘭!一聲……
  崩力迸,剛剛還在活蹦亂跳的赤早蟲,被扯為無數碎片,隨著碎片上網格消失,這只大概也是能量體的赤甲蟲,消散于無形。
  于此同時,懸浮山像是遭到了什么重創。劇烈地震動,整個山體閃爍著危急的紅光,藍波屏再次出現后,屏面竟然出現了“亂碼”!
  一串串在楚云升眼里看來毫無意義的圖形和字符飛的變化。就像陽光時代計算機中了病毒一樣,滿屏幕地刷字符,
  更為不可思議的是,通天柱上的光芒體仿佛一只豎著的眼睛,“目光”剎那間射向了楚云升所在的平臺。
  整個神域空間中的所有懸浮山平臺,實際上一刻不停地圍繞著通天柱地在規律地運動,如同太陽系的行星之于太陽一般。
  當楚云升一符轟殺赤甲蟲之后,平臺太亂之時,恰好從更加靠近通天柱軌道中運轉過一座懸浮山平臺,平臺上的天行者目瞪口呆地望著下方遠處閃爍紅光的第一島鏈懸浮山。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在第一島鏈完美擊殺!
  雖然他這個距離上,看不清對方的摸樣,也沒來得及看見對方是用何種辦法殺掉赤甲蟲,但紅色的警報不會錯,那是規則被打破的標志。
  他從未聽說過第一島鏈可以完勝擊殺,誠然赤甲蟲的確并不強大,如果放在外面,天行者想要殺死它并不費力,但在神域里,第一島鏈的規則就是按照九章圖形躲避赤甲蟲的攻擊達到規定的時間,而不是殺死它。
  曾經有強大的天行者,擁有高的天賦技能,試圖在第一島鏈就將赤甲蟲擊死,結果卻無一例外的失敗了!
  因為規則不允許!神域對平臺上的能量體赤甲蟲賦予了強大的修復能力,除非瞬間將它的能量網格線扯成無數碎片,徹底摧毀破壞,否則根本不可能將它殺死。
  這位天行者驚訝之后,立刻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一個來歷不明的天行者,在第一島鏈就打破了神域的規則。其實力已經可以影響到冰火雙城之間的勢力天平。
  他第一時間主動放棄了難得的機會,跳下懸浮臺,彈出神域,”
  一個驚天的消息,迅在吹雪城的上層人物中傳播,五大統領被城主召集進行秘密會議。
  緊接著,吹雪城秘密全城秘密排查,潛伏在烈火城的線人探子開始瘋狂地打探消息,
  吹雪城的異狀逐漸引起了烈火城潛伏人員的注意,于是一場諜影廝殺的暗流蠢蠢欲動,一觸即。
  一份報告交到了吹雪城城主的手里,上面十來個懷疑川滯赫然有著黑人埃德加的名字”猥瑣,在吹雪城…的博十大人,打死他也沒想到,他的“老鼠計劃。被楚云升攪得天翻地覆,
  而此時的楚云升,元氣耗盡,體力不支,修改法則的興奮勁已經過去,整個人都十分疲倦,根本沒注意到頭頂上轉動來了一個武著天行者的懸浮山。
  片刻之后,藍波屏終于恢復了正常,懸浮山也跟著停止了幾乎崩塌的震動。
  藍波屏上橙色的方塊已經消失,換作了一只醒目的紅色方塊,并且,返回箭頭已經變成灰色,無法選擇。
  但網格卻未撤銷,楚云升正愁著如何退出神域,回到雪洞中休息,只見藍波屏上出現一幅三維立體全息圖,圖中出現一個豐怪的圖形,待楚云升記下后,很快消失,然后指向下一個灰色方塊的箭頭自動點亮。
  能量網格略地消失,藍波屏緩緩下沉進入平臺之中,一塊渡石蕩蕩地漂浮過來,停靠在楚云升所在懸浮山邊。
  楚云升現在元氣空空,時間也拋呈了不少,十分擔心自己本體的危險,當即不再登上渡石去下一個懸浮山,而是縱身跳下。
  失重的感覺劉網襲來,在雪洞中的他,忽然地睜開了眼睛。
  活動了一**體,微微有些凍僵,好在六甲符還在工作,否則真成“僵尸”了。
  他網定下心神,雪洞右手邊的土壁,毫無征兆地震動一下,落下一層灰塵,逐漸顯示出一個長方形的浮雕。
  忽如其來的變化,楚云升的反應也相當的迅,當即啟動戰甲,手持千辟劍,剩下的唯一一張的攝元符拿在手里,當即做好搏殺的準備。
  但過了半響,也不見什么怪物跳出來,他仔細地觀察浮雕,浮雕上刻滿了奇形怪狀的圖形,其中一個和他在神域懸浮臺上見到的一模一樣。
  難道剛才的事情還沒結束?楚云升暗暗思忖,猶豫了一下,用千辟劍小心地點下那個圖案。
  只見浮的上的圖形立刻迅移動,重新組合排列,歸整平定后,浮雕從中間位置像是拉開的門一樣,朝兩邊緩緩打開。
  伴隨著白色煙霧,一支裝著淡藍色液體的透明管子,懸浮著飄了出來,停止在楚云升的面前。
  液態能量?楚云升網將它拿在手里,便能感覺到管中蘊含著渾厚的元氣能量。
  這時,浮雕轟然閉合,迅消失,土壁還是土壁,楚云升奇怪地用削鐵如泥地千辟劍連刺幾劍,全是尋常的土石塊。再無出奇的地方。
  太詭異了!楚云升看著手中的藍液管體,心中疑惑漣漣。
  他最初以為這個神域搞不好是古書前輩說的某個遠古時期來到地球的集主死后所留下的,但卻又不能解釋為何它要用圖形去教導人類?不是每咋,“外來戶”都和前輩一樣,那兩個非人類就可見一斑!
  但如果說是人類先祖留下的,為何又不直接將那些圖形法則公布于眾,而是不停地考驗那些進入神域的人類,用危機刺激并強逼他們學習?
  還有這個充滿能量的液態能量管,神域又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實際位置?
  他絕不相信它會那么巧本來就被埋在雪洞這里,浮雕上的圖形和他最后在神域懸浮山上見到的一模一樣!其中必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聯系。
  但現在唯一可確定的是,黃山城附近的區域,已經完全籠罩在上古神域的控制范圍,自己想要出去,就一定要直達其本源,摧毀它!
  不過這個藍液能量體讓楚云升忽然想起,當時烈火城小隊襲擊他們的時候,那咋,頭領用一把怪異的刀,竟然擋住了自己的連綿不斷的元氣彈攻擊,此時來看,說不準那把長刀也是從上古神域中流出的!
  再算算時間,自第一次進入神域,到剛才,一共七天時間,很有可能再過七天,上古神域會再次開啟。
  楚云升現在沒辦法阻止自己被它“強迫”進去,只能主動彈出,而在神域里,全完是能量源體之間的較量,楚云升元氣恢復僅靠修煉是跟不上這個節奏的,這只藍液能量管倒是幫上了大忙!
  雖然他不知道它的真正的用途,他只會按照自己的現狀去使用一切能得用到的資源。
  七日之后,他要找到一個極為安全的地方,然后想辦法將攝元符帶入神域,否則以他現在即便滿元氣的狀態,估計也很難一鼓作氣接近神域本源。
  辦法之前可能不會有,但現在或許可以一試,自己既然能夠在神域中憑空策制出純能量體的三階元符,就一定能在外面篆制出純能量體的攝元符。
  攝取滿能量后,再封印到自己的身體上,如果真的能夠帶入上古神域,那么只要本體安全,他便可以在里面馳騁縱橫,直搗老巢。,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繃兇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