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228 或臣服或死亡

,小了說。楚云升自只的物納符就是種空間世界。幾”非人類提及的反物質世界,又或者從古書上支離破碎的信息上來判斷,宇宙本身就是**一體的。
  “不是夢,那是什么?”埃德加以為楚云升覺了什么,有所期望地問道,也只有他最關心的是楚云升的看法,即便楚云升剛才那句話只是喃喃自語,聲音并不高。
  “不知道。”楚云升搖了搖頭,只有再次進入那咋。“夢境”他才能有機會判斷是否是另外一個空間。
  “不如我們大家再試著進入睡眠?”嘎子看著大家,提議道。“也只能這樣了,不過我可不想被困在里面!”埃德加嘟嚕著說道。
  眾人商議不果,譚凝等人依舊沒有清醒,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楚云升占了副駕駛的位置,幾次試圖進入睡眠,都不得成功。
  反倒是受過專業練的秦奇英很快地睡著,并再次醒來。
  “怎么樣?”楚云升出現的她眼前,問道。
  “什么也沒生。”秦奇英搖了搖頭。
  “看來需要一定的觸條件。”楚云升點了點頭,轉身問道:“還有其他人再次睡著的嗎?”
  “有,不過都沒有夢到。”程黛幽起身回答道。
  楚云升將埃德加拉下車,道:“讓蔣千沁沿路退回去,準備繞路走吧。這里太邪門了!”
  黃山城附近不過是張戶的地下藏糧地。楚云升只是想順路取之,他最終目的地是西北方,現在西面方向沿著長江一帶都是抱子森林,不到最后關頭,他不想冒死橫闖抱子森林。
  黃山城是最貼近抱子森林可向西運動的繞道,但這里如此邪門,楚云升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陷在這兒。
  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清晨,諄凝等人還是未醒,而其他的學生不管睡上多少次,再也沒有能進入那個奇怪的夢境。
  無奈之下,楚云升當機立斷,讓埃德加催促蔣千沁沿路返回。
  掉頭過程中,昨日隊伍中最后一輛大巴車改為了今天第一輛,網網穿過他們進來的那層稀薄的霧氣,那輛大巴車上,就有人大聲喊:“蔣姐,出事了,死人了!”
  楚云升一驚,起初他還以為最多不幸是和迷霧之城一樣,出現空間位移,卻未想到竟莫名其妙地死人了。
  “怎么回事?”蔣千沁站在大巴下面,冷靜地問道。
  “是周勻,昨晚他就沒醒,我們剛剛退出來,他就口吐白沫,現在呼吸都沒有,心跳也停,停,停,”靠在車窗邊的女生話沒說完,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接著仿佛是商量好了一樣,車上的學生紛紛昏到。
  蔣千沁也感覺到像是有著一只無形的手,在撤離肢解她的靈魂一樣,心頭大驚,連忙沖著后面的大巴車喊道:“不要出來,全部回去!”
  她當即強忍著劇痛,拉開車門,將意識模糊的駕駛員推到一邊。飛的倒退回去。
  網回到出的原地,所有的癥狀全部頓時消失一空,大巴車上的學生紛紛轉醒,就像剛才是幻覺一樣,唯一可以證明不是幻覺的證據,就是那位叫周勻的學生,再也沒有了呼吸!
  楚云升心中一沉,雖然蔣千沁沒有對他和埃德加說什么,但這個學生明顯是被自己的決定間接害死的。
  他不信這個邪,能進來就能出去,迷霎之城那種迷宮大陣都有出路,他不相信這里不沒有!
  趁著學生們重新從車上紛紛下來,人多混雜的時候,楚云升夾裹著棉衣,單槍匹馬沿著原路出去,如論如何他也自己也要試探一下。
  果然一離開一段距離,便頭疼欲裂,渾身像是散了架一樣,有著一股力量,在無法摧毀有著古書保護的意識下,卻異常強烈地向回拉扯他。
  楚云升開啟戰甲,全突進,但越往前,那股吸力越強,牢牢地束縛著他,最終“啵”地一聲,他的身形化作一道影子,被掀回了薄霧邊緣內,滾落在地上。
  “倫農先生,您沒事吧?”埃德加悄悄跟著楚云升,與其說他擔心楚云升的安全,還不如說他害怕楚云升丟下他獨自走了,當然也許兩者都有那么一點。
  “沒事。”楚云升快退去戰甲,扶著埃德加站了起來,沉聲道:“我們暫時出不去了!想其他辦法吧。總會有生路的!”
  “要不去黃山城看看吧,我想既然我們出不去,這里原來的幸存者也應該出不去,附近肯定還有人類,如果找到他們問一問,或許能現什么?”埃德加托著下巴,絲絲入扣地分析道。
  楚云升轉念一想,埃德加說也不錯,既然不能強行闖出去,那就必定隱藏著其他方式,這里若有幸存者,想必也被困上很長一段時間了,多少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報。
  但等不及他們出,黃山城方
  “有人來了,準備防備!”楚云升耳朵靈,實際上此刻埃德加還未聽到。
  很快,雪地里揚起毛舞的雪花,一共二十多輛摩托車,嗡埔一嗡地,從中鉆了出來。
  每輛摩托車上的人,都穿著一樣的火紅的衣服,腰間掛著長刀,背著各色槍支,在車隊前面排成雁形陣。
  當中一人,大約是頭領,懸空提起摩托前輪,囂張跋扈地直逼蔣千沁帶著的一干天行者。
  那人抽出長刀,刀身上烈焰盡燃,以不可置疑的語氣道:“天行者站出來!其他人全部帶回烈火城,立刻行動,不從者、反抗者,格殺勿論”。
  蔣千沁眉心倒豎,冷冷地看著他,一言不地留在原地,紋絲不動。
  這些人忽如其來,后面的學生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議論紛紛。
  對方頭領見狀冷笑一聲,橫移刀尖指向蔣千沁道:“你是天行者?”
  蔣千沁點了點頭,手心里已經開始準備聚集冰能量,以對方現在流露出的火能量來看,已經完全過了自己,但她并不驚慌,因為后面還有一個潛伏的博士!也是她安排。
  “天行者可以得到優待!我們可以提供食物、武器、安全的居所,以及你們想要的一切!”對方頭領很滿意地上下打量著蔣千沁,從懷中掏出一截面包高高舉在手中,**裸地**著。
  但同時,他又似乎在擔憂著什么,很緊迫地威脅道:“或臣服,或死亡,你們自選!”
  對方頭領此時還不知道,后方房車的車頂上,一塊大布掩蓋下,一明三暗有著兩把烈焰槍對準他的腦袋,埃德加也許打不死他,但楚云升那只,全力一擊,足可以傷害到他。
  “他們呢?。蔣千沁指著身后的學生道。
  對方頭領略略掃過一圈,不屑地說道:“不過是一群普通人,只有覺醒的人類才是真正的人類,他們已經不算了!只能作為附屬烈火城的奴隸而存活!”
  “看來我們談不到一起了!”蔣千沁淡淡地說道,冰能量部然釋放,在摩托車隊和自己人之間,豎起一道冰墻。
  “殺!”對方頭領也干脆直接,大聲向他的同伴喝令道。
  轟,轟,轟,,
  楚云升一向偏愛先制人,蔣千沁給埃德加開槍的信號就是豎起冰墻,對方頭領只來得及揮刀,便被楚云升急促的元氣彈打的飄飛起來!
  一槍跟著一槍,沒有絲毫的停頓,完全不給對方頭領任何喘息的機會。
  按照常理來說,即便對方是**甲等甚至王級別的黑暗武士的水平,楚云升也自信在自己連的元氣彈面前,至少也得受傷!
  但詭異的是,這個頭領竟用著那柄長刀,死死擋住了楚云升所有的元氣彈攻擊,只是受到了一些火能量波及,并無大礙。
  那柄刀有問題!
  楚云升眉頭一皺,正考慮要不要動用千辟劍將他劈了,但那樣一來自己必定被暴露。
  正在這時,對方頭領雖無大礙,但也被楚云升壓制地完全不能反抗,他身后的摩托隊列中,立刻彈身飛起兩道身影,揮舞著火焰長刀,一道道火刀從橫交錯地斬向大地。
  跟著那兩道身影越過冰墻,彈跳著直逼房車的車頂,蔣千沁和其他天行者只能堪堪擋住對方其他紅衣天行者的攻擊,根本顧不上攔截這兩道身影。
  這些人果然了得,比起任三寶等人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難怪網才口氣如此之大,且絲毫不給蔣千沁除或臣服或死以外的第三種選擇。
  正值楚云升準備先釋放青甲蟲二型進行進攻,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露出千辟劍以至暴露自己,但此時情況再次突飛颶變!前方的雪花再次飛舞起來,周天蔽日,伴隨著奔騰地馬蹄聲
  嘀,嘀,嘀
  一支支晶瑩剔透的冰箭,穿破氣流的阻隔,出刺耳的鳴鏑,夾住著雪花,鋪天蓋地的擊下!
  隨著冰箭刺落,彌漫飛逸的雪幕中,騰空越出一匹身形矯健的**駿馬,馬背上騎著一個蒙面的人,一襲白衣,飄衣袂袂;**的披風,扶風飛揚。
  白馬駐地嘶鳴,它身后從模糊到清晰。再次顯露出一頭頭神采飛揚的戰馬,馬背上的人,和第一個一樣,自色的衣裳,白色的披風,白色的蒙面,,
  逼近房車車頂的兩道身影,當即折身返回,救起頭領,三人一起劈起長刀抵擋楚云升的連綿不斷的火元氣彈攻擊。
  “操!兄弟們撤,吹雪城的娘們跟過來了!”被楚云升一直死死壓制的頭領,大喊一聲,放棄抵抗,三人合力,終于可以堪堪從楚云升的槍下撤退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