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227 懸浮山

,二二更,有點遲,順祝允弟姐妹們方日快樂!”※
  “您,您認識我表哥?”譚凝張大著小口,不敢置信地說道,表哥大學是京城念的,竟然在這里遇上他的同校朋友,不可思議。
  “所以你放心在車上住著吧,我會盡量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楚云升點了點頭,拿起一塊餅干塞在嘴里,起身向車頭走。
  “杜少校,請等等,我表哥一家還活著嗎?”諄凝忽然抬頭,帶著期翼的神色問道。
  “不知道,大災難生后,我和他便失去了聯系。”楚云升不想告訴她余小海一家包括余小海都死了,人有時候帶著無知的希望活一輩子,總勝過絕望一輩子要好。
  諄凝垂下頭,這個消息不好也不壞,更進一步說,沒有壞消息,就已經是好消息了。
  她默默地收起餅干,只咀嚼了一塊,末世的生存經驗告訴她,任何時候,得到的糧食都不能一天吃完。
  車上的學生,無論男女,包括天行者畢方庭都眼紅地盯著她的那盒餅干,但也僅此而已,在博士的地盤上,誰也不敢出格,昨夜博士血腥地擊殺任三寶等人的事情,已經在學生中間傳開了,聽說尸體都燒成了灰,博士簡直成了死神的化身。
  少了任三寶這個內患,蔣千沁的指揮權無人質疑,隊伍的行動效率提高不少,躲躲藏藏,停停走走。出原計哉近五日,才跌跌撞撞地進入了黃山的山區。
  這里的道路開始變得崎嶇危險,附近的山巒也變的籠罩在灰暗的光線和奇妙的霧氣之中。
  一進入到這里,坐在車上的楚云升立即覺察到天地元氣的異常,本均勻平鋪的天地元氣在這里滾滾運動,仿佛被什么力量牽扯著,但當他侵入心神去撥尋,卻什么也現不了。
  楚云升暫停了修煉進度,保持著十二分的警懼。
  “快看,那是什么?”車輛小心翼翼地穿過一層薄薄的霧氣,前面的天空忽然開朗,一個男生指著窗外,驚奇地叫道。
  “饑心似,”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埃德加很久沒這么驚嘆過了。
  楚云升心神一動。挑目望去,在他們的頭頂上。緩緩飄過一座巨大的懸浮著的山巒。四周圍繞著薄薄的霧氣,像極了神話中的飛天仙山。
  車隊停了下來,所有人紛紛下車,仰望這一奇跡。
  “好像《阿凡達》里面的懸浮山啊!”程黛幽感嘆道。
  “什么阿凡達,《仙劍奇俠傳》里面早就有這種懸浮山了。”一個帶著眼鏡的男生,當即辯駁道。
  “對啊,對啊,我看過蜀山傳里面也有。”另外一個女孩附和道。
  “你們快看,那邊還有,好多啊!好美啊!”于之潁指著遠處地天空。贊嘆道。
  透過迷幻的霧氣,在遙遠的黃山主峰群附近,纏繞著許許多多,大小不一的懸浮山,有的穩固不動,有的上下漂浮,有的環繞運動,甚至還有幾個正從山體上分離出來,顯示出鬼斧神工的壯觀場面。
  美?楚云升倒不覺得。他爬上車頂,用望遠鏡仔細地搜索懸浮巨山附近的動靜,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物體。
  他不信這么古怪的地方,沒有怪物存在!
  但他目力畢竟有限,那么遙遠的地方,即便是一個飛帶怪物,也不過是個黑點,掃也掃去也沒有出現生物形態的東西。
  他網放下望遠鏡,天際邊便閃出一道雷電,透出黑壓壓地天空。閃電直插山群主峰,一圍淡淡的五光十色的光圍,斑瀾四射地向四周空間輻射,絢麗異常。
  剎那間,只有親眼見過迷霧之城,核爆蘑茲云,金陵城憑空消失并和抿意識大戰過的楚云升,心神穩固,自他以下,包括一向神態灑**的卓修賢在內的所有天行者,震撼不已,心動神搖,幾個意志力稍弱的學生,竟然產生頂禮膜拜的沖動!
  楚云升面色逐漸凝重,遙遠主峰播散來的光暈,契合著天地元氣流動的某種他說不清道不明的規則,這種規則散著遠古而威嚴的氣息。
  此刻,距離天黑大概尚有一個多小時,楚云升當即讓埃德加去向蔣千沁建議就地扎營,觀察一夜動靜再做打算。他隱隱地覺得有些危險的氣息。
  蔣千沁其實并不愿意,因為此地再向南不遠就是黃山城了,在城里。哪怕是廢棄的城市過夜,也好過野外。
  但埃德加非常堅持,她也沒有辦法,誰讓人家現在最大的武力和房車的所有人,只能就地找個小村莊扎營。
  夜里,楚云升不但讓埃德加加派大量人手放哨,他自己也親自上陣守夜。
  靜悄悄的夜晚,沒有任何怪物襲擊,只有偶爾飛旋天空的懸浮山掠空的空吭聲。
  不知道為何。到了下半夜,楚云升坐在車頂上,眼皮卻越來越重,越來越沉,他警懼地打起精神,卻總不經意的打個盹。
  過了不知道多久,他忽然現自己身處
  二子的空間,天地!間極為寬廣汀闊只他身處在一塊懸浮的方形石塊上,下面深不見底,上面遙不見頂,不過同樣都又大量的漂飛的石塊在緩緩移動。
  在空間的正中央,如亙古便有一般矗真著一只通天巨柱,在柱子的頂端。漂浮著形如巨蛋一樣的金色光芒體。不停地向四周散光線。
  光芒體的中間,像是包裹著什么東西,但距離太遠,根本看不見。
  這時,另外一塊只夠一人站立的小方石塊,漂浮停靠到楚云升現在站立的地方,靜靜地等待了數秒,然后緩緩地移動向前方不遠的一尊懸浮山,上面空空如,什么都沒有。
  楚云升站在未動,對未知的東西,他一向極為警惕。
  再過一會小方石塊又返了回來,停靠在他的腳下,如同是一艘“渡船。!
  楚云升照著這個思路一眼望去,從他腳下,一直抵達“通天柱。”有著許許多多的懸浮山和“渡石”組成的一條條道路,錯綜復雜。
  這是怎么回事?楚云升依舊呆著沒動。
  但就在這時。他腳下的質地光澤的黑色石塊,忽然閃爍出紅光,一連三下,而此時“渡石”已經緩緩地飄離了一段距離。
  楚云升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腳下的石塊,忽然變成一團霧氣,消散無形,他的身體直線下墜,越來越快。
  正值驚慌中。他猛地睜開眼睛,現自己那也沒去,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坐在車頂上,剛才不過是打了一個盹而已,但夢境卻異常的真實。
  楚云升甩了甩頭,暗道,不會是日有所見,夜又所思吧?做了一個這么奇怪的夢!
  當他恢復清醒,現并無異狀后,略略放下心,神智已經不再瞌睡,但不到一會卻聽到車里的學生忽然竊竊私語。
  “你也做了那個夢了?。小
  “好奇怪啊”。
  “大家竟然同一時間做同樣一個夢”。
  “是啊。看。程黛幽醒了,問問她是不是也做了這個夢!”
  楚云升大驚,原來不是只有他做了那個夢,這里幾乎所有的人都做到了同樣一個夢。
  不過他雖驚卻心沉如石,輕輕翻下車頂。正碰到埃德加拉開車門,神情古怪地道:“倫一杜上校,剛才,”
  “我也夢到了!”楚云升點了點頭,目光一閃道:“秦少校醒了嗎?”
  也許這個貨真價實的神秘部分軍官知道一些情況也說不定。
  “醒了,她也夢到了!,小埃德加聳了聳肩膀道。
  楚云升進入房車,里面的學生已經從竊竊私語展到公開談論了,這個事情的確太過匪夷所思了!
  不僅如此,外再的蔣千沁帶領的人也一個個醒來,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你知道怎么回事嗎?。小楚云升擠到秦奇英的床鋪前,壓低聲音在她的耳邊道。
  秦奇英茫然地搖了搖頭。
  楚云升微微失望,抿著嘴。在腦海中反復搜尋他知道的信息,甚至想到了反物質世和,
  “還個人沒醒!”一個女孩忽然叫了一聲。
  “諄凝。她怎么還沒醒?”程黛幽為求留在房車中,絞盡腦計搞不定博士,就準備攻克楚云升,因為楚云升的關系,她一直做出努力照顧諄凝的樣子。
  “這么長時間了,她不會上了那個懸浮山了吧!”于之炮擔憂地說道。這里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有登上懸浮山,不是和楚云升一樣謹慎不動,就是在“渡石”上被摔了下來,誰也不知道上了懸浮山之后會怎么樣。
  楚云升捏著她的下巴搖了搖,沒什么反應,正在頭疼,蔣千沁又帶著幾個天行者來找博士,一片亂哄哄地。
  不過是做個夢而已,楚云升強行鎮定。
  “有人上過懸浮山嗎?。楚云升跟著下車,向蔣千沁問道,她那里人最多,各種情況都有可能。
  “沒有,不過我們那邊也有幾個還沒醒的學生!”蔣千沁搖了搖頭道。
  “十有**他們上了懸浮山!”嘎子望著車中“熟睡”的諄凝。“肯定。地說道。
  “那個卓公子呢?。楚云升現蔣千沁的天行者隊伍里少了一人,奇怪的問道。
  “他也沒醒!”蔣千沁秀媚略略蹙了一下道。
  “他們應該還在夢里面,應該趕快把他們救出來!”嘎子焦急地說道。
  “怎么救?我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埃德加搖著腦袋說道。
  “等等,剛才有兩個同學說在夢里見到了彼此,我想我們可能不僅僅是“做”同一個夢。而是可能所有人都在同一個夢境中!只是彼此分開太遠,看不見而已”。蔣千沁眼神閃爍,機智道。
  “我覺得這不是夢。”楚云升望向黑暗的天空,這極有可能是某種力量造成的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