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226 人腦之疑

二要殺我,“小蔣。不,蔣隊長,求您念在我和您父親門淵場的面上,也念在我可以替你們解毒的份上,放過畢叔叔吧,都是任三寶那個王八蛋逼著我干的,我。形勢急轉之下,老畢肝膽俱裂,完全不顧長輩的形象,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畢方庭,你還有臉提起我父親?你哪一點還像個教師?”蔣千沁韻眉微豎,打斷他道:“殺不殺你,現在我說了不算了,由博士決定”。
  說完,她抬起頭,一雙靈性的眼眸遠遠地望向還未進來的埃德加,毒素已經在她全身蔓延,她很快就要支撐不住強裝出的這副“無事。樣子。但博士依舊似乎毫無影響!
  她知道博士很厲害,但卻不知會厲害到這種程度,舉手投足之間,一連殺死包括任三寶在內的四名天行者,這種力量已經完全**了她能夠意料的范圍,是她逃難至今。從未遇到過的。
  房外,房車前。
  埃德加靠著車門,咽了口吐沫。以他普通人的眼力,根本不知道楚云升如何瞬刻之間擊殺四個天行者,一切看起來像是他用烈焰槍打下來的一樣。
  “倫農先生,現在怎么辦?”埃德加微微轉過脖子,眼睛一直盯著房子里還剩余的兩咋,任三寶一派的天行者。小聲說道。
  “讓蔣千沁她們自己處理,不過那個姓畢的暫時不要殺,問清楚毒氣是怎么回事再說。”楚云升完整地聽到了房子里畢方庭的對話。井眸幼曾說過抱子毒素千奇百怪,任其一種。都可能有著出其不意的效果。
  雖然剛才的毒素賊氣對楚云升來說,危害不大,甚至連他的融元體的免瘦體統都不能攻破,但這種大面積的倒置對手癱瘓,甚至大幅度削弱天行者能力的毒素,他很有興趣知道是怎么回事,將來未必不會用上。
  埃德加定了定神,走入大廳,地上的兩個天行者如同見到死神一般。連連避讓,退開數米。
  “博士,”蔣千沁欲言又止。
  “我明白,讓他先救人吧。至于怎么處置他們,你是隊長,你來決定。”埃德加邊說邊轉身朝畢方庭走去。直到跟前,蹬下道:“畢,在學校的時候,我聽說過你,你是個很優秀的化學專家,說說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知道我是生物學家。對抱子毒氣非常好奇,如果你詳細交代。我可以幫你向蔣隊長求情。”
  畢方庭聞言,急忙從衣服口袋里掏出兩只菌桿,道:“是這種雙生抱子植物。它們分別含有兩種差別細小的毒素,通過我的覺醒能力,將這兩種毒素進行特定劑量下的融合,得到的東西可以麻痹人類神經系統。甚至隔絕天行者對自己能力的有效控制。”
  他重點強調了自己的覺醒能力和專業能力,期望能夠起到博士的重視,他心里清楚。今晚應該不會有人要殺他,因為需要他解毒,但以后就說不定了,保險還得栓在博士身上,讓博士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雖然他和博士基本沒什么交情,畢竟杭城大學有那么多的教職工。
  埃德加拿著兩只有著紅色斑點的菌桿,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他從頭到尾也只是咋。動物學家,對植物甚至化學并不專業。
  “你打算怎么救他們?,小埃德加毫不客氣地將兩只菌桿塞入懷中,準備等會拿回去交給楚云升研究。
  “博士,蔣隊長,我雖然跟著任三寶,但我真的沒想過要害死大家。任三寶讓我加大劑量,我也是敷衍他,否則很多普通學生早承受不住成植物人了。”畢方庭極力為自己開**道。
  “說重點,博士沒問你這個。”蔣千沁打斷他喋喋不休地解釋道。
  “重點,重點,對,對,看這個青苔狀的植物。”畢方庭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堆古怪味道的東西。捧在手里,道:“這是附生在雙生菌桿末端的植物,可以完全克制毒素,我騙任三雷說它也是毒素原料之一,所以也搜集了不少,我原本想,等任三寶拿了糧食走后,我再悄悄回來用它給你們解毒,我真的不想害死你們。”
  “你會那么好心?”扶著桌子站起來的嘎子,向畢方庭啐了一口道。
  “是真的,我真的是不想死那么多人,我”。畢方庭急道。
  “廢話不用再將了,你是什么人,我們都清楚,是真的就趕緊用它解毒。若是救不回來,說什么也沒用,你就等死吧。”蔣千沁直言了當地說道。
  “原料還堆在樓上,我現在就去提煉解毒劑。”畢方庭立刻從地上爬起來,指著天花板道。
  “修賢,你跟著他,別讓他逃了蔣千沁轉向唯一還能撐著行走的年輕吩咐道。
  卓修賢古怪地看了埃德加一眼,提著他的弓箭,帶著畢方庭一起上了樓。
  “蔣姐,還有一個怎么處置。”嘎子提著“大頭”的后衣
  畢方庭沒有說謊。青苔狀的植物所含的生素很快“喚醒”了大堆的學生。相對于他們來說,可能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蔣千沁沒有殺畢方庭和大頭。令楚云升很意外,畢方庭有點作用留著還能理解,那個大頭按照他的想法則完全可以殺掉,以絕后患。
  但這只是他的想法,因為他對天行者并無需求,但蔣千沁不同。多一個天行者,這咋,隊伍就多一份存活的力量。當然若是任三寶這種頭頭,自然留不得,不過像大頭這種蝦兵蟹將小羅羅,殺了他,還不如讓他貢獻點力量。
  如今蔣千沁一方加上博士7個天行者,由不得大頭不老老實實的聽她的話。
  “毒素,毒素,混合起來,便成了新的毒素”楚云升擺弄著兩只菌桿。實在看不出什么名堂。他一不是木能天行者,二不是化學專家。只能干瞪眼。
  “杜少校,譚凝醒了。”程黛幽從車廂里擠到駕駛室,對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楚云升說道。
  “醒了?”楚云升還沒想好怎么和她說,歇然醒了暫時沒事。索性準備放一放,那三只偷吃了人腦的青甲蟲二型,夠他煩上一陣了。
  因為他絲毫沒有覺察到這三只青甲蟲有任何的變化,但這又完全不對,被封印的蟲子完全依靠本性行動,就像進食螞蝗蟲一樣,對本能有意義的東西它們才會去做,沒有意義的事情,除非楚云升用封印令逼迫它們,否則根本碰到不碰,譬如那些剩下的尸體,它們就毫無興趣。
  從楚云升第一次見到赤甲蟲開始,就知道它們喜愛吸食人腦,他在自己的怪物手冊中清清楚楚地記載過。
  但他一直搞不懂它們為什么要吃人腦,不光是人腦,連豬的腦袋它們也不放過,關于這一點,他曾問過金陵城總研究員的專家霍教授,不過他們同樣一無所知。
  不過是古書。還是控制蟲子,搞不懂的東西他都可以重復做實驗。大量做實驗,用最笨的辦法,得出最正確的答案。
  但這個事情不行,楚云升不是魔鬼,不會拿活人腦袋做實驗,否則他和氓這些怪物還有什么區別?
  第二天,雪終于停了。
  在學生的紛紛議論中,大頭被蔣千沁強行派到隊伍前面,用他的火能力。融開路面冰凍,為車隊開道。
  而畢方庭被當成了醫生使用。不停地為房車中凍傷的學生進行療傷,可憐他為數不多的能量很快便被消耗一空。
  不過他巴不得呆在房車了,這里有“暖氣”有“食物”還有強大博士在附近保護。除了不能隨便玩女生,這里那兒都比跟著任三寶要強上百倍,保命無論何時都是第一個的。
  他治療的度不快,但治療完成后,蔣千沁不知道從那里冒了出來,再次把恢復的學生換下去,換上其他凍傷的學生。
  但惟獨諄凝被楚云升出面強行留下,作為博士一方的人,蔣千沁自然不會多少什么。只是那咋,叫嘎子的天行者。滿腹的憂慮。時不時地用各種借口過來“打探”
  “他喜歡你?”楚云升拆開餅干盒,放在諄凝面前,對著剛剛離去的嘎子問道,他決定和諄凝聊聊,說道清楚。否則再搞出像寨子里那里的誤會。還不知道會有多煩人。
  諄凝愕然地望著楚云升遞過來的餅干,微微地點了點頭,這種食物在進入黑暗時代這么久的今天,已完全是逆天級的存在!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為什么對她這么好,她一醒來就聽其他同學說,這個少校在她昏迷的時候,當即拿出維生素和奶糖給她補充,而且一直關心她的狀況,甚至在蔣千沁換人的時候。都被他出面可以繼續留在房車。
  諄凝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對自己身子有什么想法,這太正常不過了,之前錢胖子就一直想強一奸她,但從她醒來到現在,杜少校基本很少和她說話,讓她隱隱覺得似乎另有別的原因。
  “吃吧。餅干我也不多了,如果不是你身體弱,想吃我也不會給。”楚云升努了努嘴道:“你不用擔心,我認識你的表哥小海,我們是校友,關系很好,我大他兩級,以前我們的宿舍是左右隔壁,他經常拿你的照片出來得瑟。”
  楚云升說他和余小海是校友倒也沒撒謊。余小海的確是他一個學校的。也正因為這樣,兩人關系才走的很近,不過他們壓根不是左右隔壁宿舍,那是楚云升瞎掰的,他現在的身份可是軍人,自然不能說和余小海是同事認識的,那就穿幫了。另外大學畢業參軍倒是能說的通。
  說一下昨天,很對不事,本想請假的,連手機都沒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