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225 夜變

readx();二三升忽然驚醒,融示體正在自毒地這動。起初他以為曰修煉出岔,但很快現不像,融元體運動規則,它們正在排擠毒素!
  那里來的木性毒素?等等。空氣的味道怎么變了?
  楚云升沉著氣,迅想出三種以上的可能,而其中最危險的,莫過于未知的蟲子怪物在附近。
  車上的學生似乎都睡的很沉,連駕駛室位置上的守夜都耷拉著腦袋。
  楚云升抱著槍,接近窗口。將窗簾拉開一條隙縫,一邊向外打探,一邊用另外一只手推了推熟睡的埃德加。
  這一推,埃德加竟然順著他的推力,噗通一聲,倒向了另外一邊。
  楚云升一驚,反身回來,捏著埃德加的臉小聲道:“埃德加?
  埃德加依舊耷拉著腦袋,像是植物人一樣。
  已經中毒了?楚云升連忙松開他,伸手探了探旁邊諄凝的鼻孔。
  還好,還有呼吸”楚云升略略松一口氣,耍是全被毒死了,度也太快了一點。
  但周圍沒有強烈的元氣波動。若是有高等級的怪物不應如此,他拿出烈焰槍,網準備拉開車門出去打探,便聽到其他學生休息的房子里。傳來一陣騷動聲。
  楚云升立刻縮回了手,用槍口挑起車窗的窗簾,房子里火堆旁出現幾個人影。
  這時有人聲傳過來了。
  “三寶哥,全撂扒下了,畢老師毒散的夠重!”說話的人,正是前兩天要和自己用女人換煙的胖子。
  “都搜仔細了,糧食全部帶走,一顆不留!”本背著楚云升的男人。說著轉過身,將目光投向房車。
  楚云升暗罵了一聲,原來是這幫孫子搞的鬼,嚇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還以為遇上了什么恐怖級的怪物。
  原來他們想奪走隊伍中僅存的糧食,自顧逃命,看口罩男任三寶的目光,恐怕還打起了自己房車的注意。
  楚云升能活到現在,這樣的事情和這樣的人,見得多了去了,早麻木了,沒什么好憤怒的,不過想搶自己的東西,怕是他們打錯了主意。他見眾人昏迷,無所顧忌,本準備親自下車搞定這幾個天行者。忽地看到房中被拋出一咋,人來,那人摔在地上。幾次試圖站起來都未成功。口中咒罵道:“任**。你早晚不得好死!”
  借著火堆的光芒,楚云升認出這個叫嘎子的天行者,他稍加思索,迅掏出驅毒符抵在埃德加的身上,,
  “操,咬我?我得不得好死不知道,但老子知道,你馬上就要死了”。任三寶臉色陰沉,接著又對錢胖子道:“去看看那個黑仔拖出來一起處理了!”
  “狗一日的暗中下毒算什么?有本事明來!”嘎子四肢軟弱無力地趴在地上,嘴中卻死倔道。
  “**,真他們的幼稚,你以為拍電影呢!”錢胖子路過嘎子身邊,一腳踏在他的臉上,吐了口吐沫道。
  “任三寶,你不要亂來,放了小噶,糧食你可以拿走,大家分道揚鐮蔣千沁出現在火堆旁,她身后還跟著那個年輕人。
  “蔣大美人。別硬撐著了,我知道你和后面的那個小子厲害,特意給你們多熏了一會,現在是不是感覺四肢無力了?想嚇唬我?靠。老就是要亂來,你們能怎樣?,小任三寶哈哈大笑道。
  噴!
  蔣千沁身后的年輕人一言不,張弓便是一箭,寒氣四射,電先,火石之間便轟上了任三寶。
  任三寶周身火氣大盛,如處烈焰之中,連退三步,堪堪擋住這只和楚云升的寒冰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利箭。
  “卓大公子。火氣大不等于力氣大,中了毒還這么囂張,真得是佩服你”。任三寶猛然一提力,赤炎順著懸空的冰箭烈烈燃燒過去,一甩手,化為飛灰。
  年輕人嗤然一笑。絲毫沒有因中毒而落入下風的覺悟,諷道:“任三寶,我越來越瞧不起你了,廢話這么多,不如痛痛快快地打一場!”
  隨即他又在蔣千沁的耳邊小聲道:“我拖住他,你先走!”
  “想死用不著那么急,哥等會收拾你。蔣大美人。沒有老畢解毒。你們幾個天行者或許能撐得住。不過這周圍的學生,搞不好都要死掉哦。”任三寶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想怎么樣?”蔣十沁冷冷道。
  “我想怎么樣,你很清楚的。”任三寶玩著手掌的跳躍火焰道。
  “任三寶,你也以為這是在拍電影嗎?用她們來威脅我們,腦袋是不是壞掉了?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天行者?我看就算給你披上龍袍也成不了太子!”年輕人搶先挖苦道。
  “原來是這樣啊。你們還真讓我失望!不過,卓大公子,我好像沒和你說話啊?你還真夠**的!既然你這么多話,那就先送你上路吧!”任三寶勝券在握,當即便要攻上來。
  “慢著!”蔣千沁一把拉住姓卓的二亡一出奇地平靜道!”井讓姓畢的救※
  蔣千沁根本不相信任三寶會放過他們,但他們中毒后又不的確是任三寶等人的對手,壓根不可能逃得掉,與其被擒后再受辱,不如尋機出其不意地刺殺頭頭任三寶。
  “蔣千沁,你還不明白?。任三寶攤開手,擺出一副受不了的造型。嘲笑道:“你根本沒資格談條件!別以為老子多想玩你,老子想要女人多的是!只不過現在距離天亮還早,碰巧我又很好奇地想知道。像你們這些自命清高上流社會的女人,在**是不是一樣會浪的騷呢?”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房車中楚云升以極快地度給埃德加驅除了毒素。好在中毒不深,驅毒符尚未用完,埃德加邊清醒過來。
  “倫農先生,我,我,我怎么能打得過天行者?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天行者啊。”埃德加聽完楚云升簡單的描述。驚慌失措地道,勉強用對了一個成語。
  “誰讓你和你們打了?那個胖子過來了,來不及了,你下車,先朝他開一槍,然后,只管對著天上放槍就行。剩下的交給我!”楚云升一把提起膽小如鼠的埃德加。塞到車門道。
  若不是蔣千沁那些天行者中毒卻未昏迷,楚云升也用不著逼膽小的埃德加,自己下去直接將他們抹殺了就行。
  “倫,倫農先生。您可千萬”。埃德加哆哆嗦嗦,他相信楚云升的實力,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實力。
  楚云升見錢胖子越來越近。藏在側面,嚯地拉開車門,將埃德加一腳踹了下去。
  埃德加一個踉蹌,突然從車里冒了出來,驚的錢胖子實實一跳。
  “嗨!”埃德加被逼到這份上,忍著害怕,舉著烈焰槍,當即扣動扳機
  轟!
  錢胖子倒飛了出去,身上冒著烈火,撞破了房子的大門,滾進了大廳。
  “是博士!”。戛子最靠近房車,狂喜地大叫一聲。廳中的幾人一愣,沒想到博士中毒后還有如此威力,任三寶眉頭一皺,也顧不上蔣千沁。方正他們也跑不掉。扶起錢胖子,招呼那些搜尋糧食的同黨道:“大頭留下看著他們,其他人跟我出去滅了博士!”
  蔣千沁等人心中大喜,卻有擔心博士一人不敵任三寶人多勢眾。
  望著氣勢洶洶奪門而出的幾個天行者,埃德加腿肚直打哆嗦。
  這時,楚云升已經關掉車中的熒光燈,從門縫中,悄然伸出冷凍槍,將威力調至最連三槍小沒有乳白色的光線,毫無跡象地熄滅了三處火堆,周圍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任三寶一驚。當即停住了腳步。
  “什么東”啊?。受傷的錢胖子一聲慘叫。
  “胖子?”任三寶伸手一抓,放出一團火焰,錢胖子的位置已經空空如。
  “啊!”接連又是兩聲慘叫,伴隨著皮肉被撕裂的聲音。
  “老楊。大周?”任三寶立刻慌了,四下丟出火焰團,自己人忽然像是消失了一般。
  埃德加被楚云升在后面捅了捅,趕緊朝天放了幾槍,落下一堆燃燒的尸體,任三寶大驚失色:博士竟然強到如此程度,轉瞬之間就干掉自己三個兄弟!
  他那敢再多想,片刻也不敢留在博士面前,激起全身的火能以他生平最快的度。向小鎮深處逃跑。
  但他一咋。火能天行者,如何能比得上盤旋在天空八只二次形態的青甲蟲,楚云升在黑暗中是看不見東西,但青甲蟲“看得見”。
  任三寶沒跑多遠。便被群蟲齊齊圍攻,即便他已經可能達到了**黑暗武士的標準,卻依舊不是八只青甲蟲二型的對手,不到片刻就傳來令人心悸的慘叫。
  青甲蟲二型噴出的火焰,配合埃德加的烈焰槍,又一具燃燒的尸體掉落在地上。
  地上幾處尸體火堆,重新微弱地照亮了周圍,楚云升控制八只青甲蟲快高飛。落在樓頂上,沒有立刻將它們收回,是因為剛才青甲蟲戰斗中。生了楚云升從未遇見過的情況。
  為了以最快的度解決任三寶等人,楚云升放松了對青甲蟲的封印令控制。讓它們以本性快擊殺,而不引起其他人的警覺。
  那想到,其中三只青甲蟲二型在殺死任三寶等人后,竟然順帶切斷他們的腦袋,然后本能地吸食了腦髓,它們的舉動,讓楚云升像是自己吃了人腦一樣覺得惡心。
  “我們投降,我們投降”。包括任三寶在內的四名天行者暴斃。大頭和老畢,嚇得魂不附體,跪在地上連連求饒道。
  此時,房中的火堆已經被蔣千沁重新點燃,楚云升也不想讓她們看見青甲蟲,剩下的這兩人如何處理,自有蔣千沁這些天行者處理。。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