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224 奶糖

二,男生的加入,守夜的,作,便有了新的人選,埃德“四,“重要人物。”自然而然地免去這個苦差。
  第二日,微光初顯,車外便悉悉索索地傳來蹬車的聲音,楚云升推舁壓在他身上的尚在睡夢中的女孩,活動了一下關節,下床拉開車門。
  埃德加起來的比他早,正站房車門邊和蔣千沁拿著地圖比劃著什么。
  見楚云升出來,蔣千沁禮貌地向他點了點頭。
  “距離徐家營最近的城市是銅城,是個小城市,估計早已棄城,而且那邊有大量抱子植物阻擋,想過也過不去,最好是順著猛走,爭取兩天內到黃山城,然后在那里尋找物資補給,接著一路向西,去豫章城,那里是贛省的省會,說不定會有部隊駐防。”蔣千沁指著地圖,白哲的手指和埃德加黑乎乎的膚色,形成利眼的對比。
  “中國的地理我不太懂,你來決定吧埃德加“虛假”地說道,實際上他和楚云升第一站的重要目的地正是黃山城附近,億萬富豪張戶的地下城堡之所在,蔣千沁走這條路,他們自然不會提出什么異議。
  徐家營距離黃山城在地圖上,實際上并不太遠,但道路上阻隔不斷,又有怪物襲擾,加上只能在微光時段行動,每天可行進的距離少得可憐。
  蔣干沁說兩日能到,已經是非常樂觀的估計了,當初楚云升從申城一路逃到金陵城,不知道耗費多少時日,遍地的蟲群,幾乎是躲著走。
  現在的情況稍稍好些,粘液類的蟲子似乎都已經集成群體,不再漫山遍野,另外抱子森林中的蟲子和它們也形如死敵。在森林的邊緣地帶,只要躲過它們之間廝殺的戰場,順著雙方勢力的空白夾縫,未必不能逃出生天。
  兩輛大巴車加上楚云升的房車,被塞的滿滿當當后,隊伍順著力公路,小心翼翼地前行。所到之處,滿日蒼夷,晦暗不明的蒼穹之下。棄尸棄車排成長龍,彎彎曲曲,像是一條殘斷人間的巨龍延伸向遙遠的天際”
  仿佛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地輕輕嘆息:放棄吧,放棄吧,人間已成地獄,人類已經滅亡,一切早為塵埃!
  車隊緩緩開過公路,一雙雙眼睛透過冰冷的車窗,麻木地盯著路邊一具具尸體,無望的情緒早已蔓延、觸、宣泄,剩下的只有可憐的麻木和無動于衷。
  很少有人說話,因為說話需要消耗體力和能量,一天只能吃上一頓的學生,在微光中趕路的這段時間,需要保持著微不足道的體力,以便在隨時遇到怪物的時候,還能夠跑得動。
  楚云升已經忘記了陽光時代的歷法,按說兩個月前他就猜測是不是冬天到了?如今兩咋,多月已過,氣溫絲毫不減回暖,反倒更加的冰冷。
  天空中揚起漫天大雪。白皚皚地雪花,落在地上,一點一滴地埋藏已成廢土的世界。
  微光撤退前,隊伍駛入了一個無名的小鎮,一片冰天雪地中,幾乎凍僵的學生,從車里爬了出來,圍坐在剛剛生起的幾只火堆前。
  唯有房車中的那些幸運的學生,一直處在溫暖之中,以至于在停車后,沒有一人肯下車,誰都怕一下車就再沒機會進得去。
  “不能走了,再走就要凍死人了!”嘎子掖著槍,迎著火堆,烘烤著雙破一群天行者的沉默道。
  “沒食物,停著這里,不過也是等死而已!”錢胖子嚷道。
  “看這大雪的架勢,過一夜,明天早上,路肯定封了。”
  “走也不是,等也不是,難道老天爺真的要趕緊殺絕?”
  “我還是老話,甩了這些學生,我們天行者輕裝上路。”任三寶玩弄著手心中的火焰道。
  “要走你們走啊,也沒人留你們。”年輕人扯出嘴中的枯枝,迅凝結冰錐,食指一彈,飛了出去。
  “博士,您怎么想?”蔣千沁轉頭問向左邊的埃德加道。
  “我們糧食也不多了,但大雪也是事實,不如等上一天,如果后天大雪還是不停,就是步行也要上路,那胖子說的對,坐在這里就是等死埃德加將他和楚云升商量的結果,一字不漏地表出來。
  楚云升的物納符中蟲子尸體的確不少,但那都是含有火性劇毒的,必須使用驅毒符去除毒素后才能食用。
  之前儲備可食用的蟲肉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驅毒符又極為消耗元氣,楚云升如今手上也沒幾張攝元符,單憑自己修煉出來的元氣策制元符,滿足房車上的人的消耗還勉城刊,旨要再加卜后面兩輛大只車卜百張嘴,即便他每下消耗殆盡。也根本應付不過來。
  關鍵是附近沒有粘液蟲子。而成群結隊的長帶怪,楚云升又惹不起,否則他早就不窩在車里面了小偷獵一向是他的拿手好戲。
  如今,最好之計,就是盡快趕到黃山城附近,挖掘出張戶所儲備的食物物資。
  天行者們的會議的結果,不知道是因為埃德加的言,還是任三寶最后的退讓,總之,最終決定等上一天,賭一賭運氣,如果大雪還是不停,那無論如何就要冒死上路。
  楚云升無所事事,唯一能干且必須干的,就是不停地修煉再修煉,除了晚上四五叮,鐘頭的歇息,他幾乎將一切時冉都放在了境界的突破上,十足的拼命,他一定要在飛行器現他之前,開啟出千軍辟易的第一尊劍式。
  蔣千沁十分厲害,在她的“威逼。下,房車中的男生都被“請了下來。換上被凍傷的病號,楚云升暗忖自己的房車,幾乎快成了救護車了。
  小諄昏過去了”。叫嘎子的天行者急匆匆地又送了一個女孩進來,口中急切道。
  楚云升伸頭看了看,一個近乎凍僵的女孩,頓時弓起了他的好奇和注意,因為她的樣貌像極了一個人,而且都姓諄!
  楚云升眉頭一皺,一把抓住埃德加,問道:“博士,你們到底是那個學校的?。
  “杭城大學啊?“埃德加一愣,以為楚云升早就知道,實際上楚云升從昨晚到現在,先是被飛行器通輯,接著被非人類弄的心神不寧。一味埋頭苦修,根本沒閑情問他們的學校名稱。只知道是杭城的一所大學,也許那個學生說了。他也沒有入耳。
  楚云升心中一沉,猶豫了片刻,旋即驚醒,從物納符中翻出維生素藥片和為數不多的糖果,交給忙著照顧凍傷學生的程黛幽,道:“等會用熱水化開。喂她喝下去
  “奶糖?”程黛幽控制不住地驚呼一聲。不可思議地瞪著眼睛。
  房車空間不大,她這一失聲,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匯聚于此。那眼神如同見到了天外飛仙。
  縱是埃德加也合不上嘴。他跟了楚云升這么久,從未見過楚云升拿出奶糖這種極端珍貴的食物,他不弗多看了兩眼昏迷中的女生,暗暗驚道:“一定有蹊蹺,一定有蹊蹺,這么多的傷員,倫農先生唯獨看見她出手如此“闊綽”!一定有古怪!埃德加,你可千萬不要好奇,千萬不要多管閑事,管好自己的嘴巴和眼睛吧”。
  噫?秦奇英翻了咋,身,仔細地打量著身上還冒著寒氣的女孩。真是活見鬼了。他竟然對著女孩憐香惜玉小了?
  楚云升來開車門,爬上了車頂,心中莫名的煩躁,點上一支煙。這個女孩讓他想起一咋,人來:小海應該死了很久了吧!自己都快不記得多長時間了。
  諄凝,楚云升從未見過此人小但卻耳熟能詳,因為那是余小海最大的驕傲。陽光時代他不止一次在楚云升面前提起這名字,并大言不慚地宣稱杭城大學的校花小時候和自己玩過醫生和病人這種猥瑣的游戲,因為是他的表妹
  為證明他所言非虛,他向楚云升展示過諸凝的照片和視頻,并拍著楚云升的肩膀說過:怎么樣?楚哥,看傻眼了吧,沒想到我這么平凡萎縮的人,還有這么個妖孽親戚吧!那天她要成立明星,或者嫁給一介,富二代。咱跟著也不用在這瞎混了,你說對不?當日在恐怖之城,楚云升救下余小海后。他再也沒提起過,因為他之前遇到過從杭城逃到申城的人,說是杭城大學被蟲子圍了,全死了。
  楚云升承認剛才自己猶豫了一下,因為他竟然動了殺心!他不知道余小海有沒有和他的表妹談論過自己,尤其是太陽消失后最關鍵的那幾天。
  但他很快幡醒過來,自己連一個老外黑人和一個神秘部門的女軍官兩個陌生人都能信,反倒對自己好友的表妹動了殺機,豈不是可笑、可恨?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非人類逼得有點神經錯亂了!?但自己似乎變得越來越可怕了!
  楚云升丟了煙頭,回到房車小諄凝還沒醒,他坐在一旁再次沉入修煉的世界,周圍的世界逐漸安靜下來,除了幾個守夜的學生,大多數人都進入了夢鄉,在半夜的時分。一股奇怪的異味,一絲絲地從空氣中飄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