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221 房車名額

楚云升只向前走了兩步,忽然回頭,突擊道:“你們的飛行器有幾只能量機?”
  秦奇英正在思考著她的困惑,猝不及防,差點**口而出,好在長期的保密練,很好地保護了她。
  快反應過來后,她倒覺得楚云升問的也沒什么,除了那個同時被她還有另外三名絕對可靠的軍官,分道出,帶走的那個驚天之秘外,其他的一些情報,在如今的世界已經算不上什么絕密了。
  唯一讓她郁結的,是受過專業的練、一向對男人信心十足的自己,差點被眼前這個男人虛晃了一槍!
  什么早點休息?什么養好身體?什么抱來抱去?根本就是在迷惑自己!
  無論是從單于雄那里聽來的寨子中的故事,還是自己和他相處這段時間,這家伙從頭至尾、壓根沒有表現出過一絲一毫地憐香惜玉的行為,自己竟然一時忘記了?
  不過她絕對不會說出這番話,她相信如果自己和他談論憐香惜玉的話題,這個無趣的男人一定會拿出鏡子,讓她自己照一下先!
  楚云升當然不是軍方專業保密練的對手,他還沒那個本事從別人的一閃而逝的神色中撲捉深藏內心的心理活動。
  他一個敲敲鍵盤畫畫圖、編編程序開開會,混飯吃的小職員,如果不是忽如其來的時代變故,就算辛苦十幾年,也不過是紅警里田o塊一個的工程師,一條狗咬死一片的那種,能絞盡腦汁想到剛才那個點子詐詐這個職業女軍官,已經不容易了。
  但他有疑惑的理由,在毛行器逼近的時候,楚云升能理解她知道能量機,因為她們活捉過地外生物,現場見過飛行器不足為奇,他奇怪的是,當時連他都知道那不是軍方的飛機,秦奇英卻偏偏說一句:那不是我們的,”
  “其實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我說過,你想問的,我都會告訴你,只要我知道。”床鋪很舒服,秦奇英都快忘記這種溫暖的感覺了,她將枕頭折疊墊高,側著消瘦的臉龐,看著楚云升說道。
  這會,埃德加估計在外面醞釀好了情緒,扶著于之激蹭蹭地進了房車。
  “等等。”楚云升轉身錯開埃德加和于之斑,將頭伸出車門張望了一下,果然那個嫵柔的女孩還失落地呆在外面。
  “那介”同學,對,就是你,能上來一下嗎!”楚云升拍了拍車門框道。
  程黛幽楞了一下,飛快地回答道:“可以,可以!”生怕被別人搶去機會一樣。一陣風一樣鉆了進來。
  她不在乎是博士看中了她,還是這個套著頭套的男人看中了她。她的目的就是能上這輛房車。
  “請你幫個忙,把她扶下去,我們三人要開個會。”楚云升指了指剛剛坐下于之斑道。
  程黛幽呃了一聲,半張著嘴,就仿佛像是你網中了沏萬的大獎,然后,才現是自己眼花了,那種**到低谷的落差感,能要了一個人的命。
  而于之微求救地望向博士,卻現博士大人故意扭過頭,裝作翻找東西。“小姑娘,別緊張,晚上我們還要你幫忙守夜。”楚云件拍了拍車門,示意她們抓緊時間。
  程黛幽本想說自己也能勝任此職,話到嘴邊,不知道怎么就沒說出來,無奈加失望地扶著于之簸下了車,或許心里面有那么一點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好了,開會吧,秦少校先繼續說,等會我再交代幾件事情楚云升把于之斑趕下去,并不是因為秦奇英,而是他的確有些事情要安排給這兩人。
  “真是個奇怪的天行者”。秦奇英看著女孩被楚云升趕下了車,暗自思忖,接著又學著楚云升的口吻,稱呼起埃德加為博士,道:“博士是美國人,應該經常聽到過美國的引區吧?。
  “那里很有名,傳聞美利堅政府在那里研究地外文明,不過從來沒有證實過埃德加極具西方特色地聳了聳肩膀道。
  “但它的確是存在的,在大災難前,美利堅曾從南極洲的冰層下,現過遠古時代的飛行器,并運回來國內,這些事情,在陽光時代都是絕密,現在”秦奇英笑了笑,調整了一下睡姿,此刻她仿佛不再是一個英姿伯伯的女軍官,而是睡在窗前說這童話故事的女孩。
  “也許它們很早就來了,我們不知道而已楚云升點了點頭,其實他更為清楚,古書上前輩說的明明白白,萬年以來,不知道多少人企圖來地球尋找遺產,就連前輩似乎都是一個外來人口。
  “也不盡然是這樣,你們有沒有現剛才的飛行器,盡管下面的學生大喊我們是地球人,但它們始終稱呼我們人類?而不是地球人?”秦奇英微微仰起頭,說道。
  “史前的文明?從地球生物演化史學上來說,沒有任何證據,也不支撐這種傳聞。”涉及到埃德加的專業,這個黑人顯示出難得和久違的底氣。
  “不管是小幾,我們同樣找到討古老的飛行器。一直試圖讓它飛權來舊愕狄喇開的時候,都沒有成功過。”秦奇英不愿意和埃德加糾纏學術問題,回到她的話題上道。
  “等等,你們兩個不覺得剛才那只飛行器也很古老嗎?”楚云升望著他們道。
  “對,我也現了,但不是我們實驗室的那只。”秦奇英間接地解釋了當初她為何說那句話的緣故,繼續道:“實際上,大災難本事就是一件非常詭異的事情,你們還記得當時太陽不是一下消失,而是分好多次,一次比一次時間長,直到最后才完全被遮蔽的嗎?”
  楚云升當然知道,更具古書的說法,這是天軌的問題,但是天軌本身是什么,他也的確沒關心過。
  “摧毀,前后加上最后一次。一共七次消失,像是在摧毀什么東西?”秦奇英其實已經在描述中夾雜著她個人的推測了,因為太陽消失后,她人已經陷在撲捉地外生物的現場了,后面絕密的研究,她已經不知道了。
  “為什么這么說?”楚云升皺了皺眉頭,他記得當時除了古書異狀外,也沒別的什么東西被摧毀了。
  “我只知道第一次,第一次太陽消失,通訊恢復后,我們得到飛行器墜毀的消息,全球都有,仿佛一次性被打下一樣!當時整個國家機器高度運轉,全軍上下進入戰備狀態,戰略物資開始調集”秦奇英轉過臉,望著車頂,回憶那紛亂的起初道。
  “我記得當時電視上可不是這樣說的,還請了兩個磚家裝模作樣,相互辯證,誓誓旦旦地保證不會有事,你們還真缺德!”楚云升對那介,電視節目的兩咋,專家記憶有新,他本想大罵的,卻現已經麻木了。
  “當時我們的確不知道會不會繼續擴大,不光是我們,博士的美利堅的科學家一樣在解釋地幕一切正常,法蘭西,俄羅斯”秦奇英努力地解釋道。
  “不說這咋。事悄,反正都過去了。說說飛行器集體墜毀是怎么回事吧。”楚云升打斷道,都成現在這樣了,再扯以前的事情,口用也不管了。
  “不知道,我了解的唯一信息,就是活捉的那只地外生物,當時非常的恐懼,非常的驚慌,類似于人類的精神崩潰,這個情況之前我告訴過你的秦奇英搖了搖頭道。
  “這樣說來,今天這只飛行器,極有可能是早已存在這個星球上,然后被它們修好的,對嗎?楚云升看了看眼前一男一女道。
  “我覺得是這樣。”埃德加從不反對楚云升提出的任何事情。
  “應該不會錯秦奇英也點頭道。
  楚云升暗自忖道,如果這個推論成立的話,不管是白衣女人,還是斗篷人,它們手上如果只有修好的古老飛行器,應該不可能太多,甚至少的可憐。
  自己的處境也因此未必像剛才想的那樣,會被飛行器追得滿世界都躲不了的那般糟糕,他的活動空間還是很大的。
  不過要適當地調整一下自己的行動了。白衣女人那個王八蛋。估計從祝副總指揮那里搞到過自己完全的情報,連自己喜歡單獨行動,她都知道。
  好在自己還有封獸符她不知道,雖然當時他逃跑的時候,她有可能看到金甲蟲的**,但未必就知道的那么清楚。
  “埃德加,等會你去見那個盤頭的女人,她們不也是朝南走嗎,我們可以幫她載一些人,和她們一起走楚云升想了想,加了句:“另外,你可以私下告訴她。你支持她那一方。”楚云升當即決定混在這群學生里,反正他們已經被搜索過了,安全性很高,如果單獨上路,鬼知道那只飛行器會不會繞回來。
  “對了,這車上就三張床鋪,后面那張大的是我的,這個地方是**。你要和她們說明白。
  駕駛艙頂上那一張,秦少校身體養好前,最好不要去擠她。中間沙床本來是你的,現在”其他地方你看著分吧!別給我搞太亂七八糟的人上來,要安靜的,一定要保持安靜”小楚云升重復一邊安靜,他還想著利用車上的時間,沖破三層融元體,要是為此搞得亂哄哄的,他寧愿冒險再次單獨行動。
  而秦奇英半條命的身體狀況在那里,楚云升還想從她身上挖出更多的事情。
  半個卜時后,矮樓里。
  “博士,您說的是真的嗎?太好了,太感激您了,我馬上召集人讓你們挑,不過有一個凍傷的同學,能照顧一下嗎?”蔣千沁剛剛處理好四名被飛行器射殺的學生,大家情緒集體低落,博士就帶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當然這只是對她而言的,對任三寶來說,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消息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埃德加帶來的房車進入名額,即將引起了一場激烈的爭奪大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