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219 熟悉的身影

飛行器的度極快!
  它違反流體力學和經典力學的物理條典的方式,以不規則的運行軌跡。掠過長空。
  電光火石之間,楚云升來不及細想,當即抱著懷中的秦奇英如同子彈一樣射向矮樓對面,他月才收拾四只原始形態青甲蟲的大樓里。
  不論是斗篷人的同黨,還是白衣女人,楚云升此時此刻都不想和他們再生沖突,一旦開戰,非死即傷,即便僥幸戰勝,其損失也是他無法承受的,它們實在是太過于強大了!
  楚云升現在的第一要務是火找回古書前輩的遺產,想辦法穿越“鏡壁”了解金陵城的下落。而不是將時間、精力、力量浪費在這些非人類身上。
  爾要說話!”楚云升帶著秦奇英爬上三樓小聲而犀利的說道。
  秦奇英點了點頭,雖然黑暗中彼此都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動作,但她能夠感覺出楚云升的緊張,以及聲音中的嚴肅,她毫不懷疑,只要自己出不該有的聲音,這咋。男人會毫不猶豫地將自己處決。
  天空中不過是一咋。亮點的飛行器,逼近到地面的時候,方才現實出它龐大的身軀,足足有半個足球場那么大。
  它并非傳說巾圓形活著橢圓形。而是等五邊形,順序排放著五只秦奇英所說的能量機,加上中間最大的一個。一共正好六只。
  黑色的外殼。配上產肅的線條,外觀雖然看起來有些老舊,但在人類的眼里,它可是貨真價實的高科技!飛行器像是自由落體一般。直線下降,到了十層樓的高度,噶然而至,仿佛不存在慣性一樣小接著中間那只大能量機迅關閉,其他五只也減弱不少,緩緩繼續垂直下落。
  它來的太過突然,又極具神秘性,在黑暗降臨地球之后,這還是許多人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傳說中的存在,楚云升也不例外他躲在黑暗的窗戶后面,緊緊地盯著飛行器,不知道它想干什么?
  抓捕人類?還是搭救人類?
  大廳中的學生以及天行者紛紛從樓里跑出來,仰起頭顱,迎著飛行器的光芒,神色不一地看著它。
  “嗨!救救我們!”一個充滿幻想的男生揮動著手臂大聲呼喚道。
  “我們是人類,是地球人,不是怪物,幫幫我們吧!”另一個女生也激動地喊道。
  “你說它們會幫助我們嗎?”有人向自己的同學問道。
  “說不定會把我們捉去做實驗!”那人冷冰冰地回答。
  飛行器越降越低,直到四五層高的高度,停止了下降,五只能量機同時關滅,也不知道它靠什么力量進行懸浮,緊接著在能量機個置伸出五只強燈光探頭,四下照射,仿佛在搜尋什么。
  “它們在干什么?”錢胖子從大廳中摟著一個女孩,膽怯地問道,別看他在普通人面前囂張無比。此刻,他只有畏懼和茫然。
  “好像,好像是在找什么東西?”他懷里的女孩試探性的說道。
  “這里除了人,沒別的東西了。”錢胖子喃喃地說道。
  “說不定它們就在找人,還是你們這些天行者!”人群中不知道誰說了這么一句,看樣子是對錢胖這些天行者不滿的人。
  很快有人又冒了一句:“那倒是,我們普通人沒什么研究價值,天行者就不一樣了
  錢響猛地哆嗦了一下,這兩句話的確說的有些道理,也顧不上試圖看清楚是那個王八蛋在咒他們天行者,懷中的美人也不要了,提軟的雙腿就要鉆進大廳。躲起來。
  這時,飛行器“滴”地一聲,一個清晰的機械聲音傳遍整個街道:
  “人類!人類!
  所有在房子里面的人類全部走出來,不要試圖反抗,不要試圖隱藏。我們的探測器可以現你們所有的位置!
  我再重申一次,我們不想引起沖突,但隱藏不出者,將格殺勿論!
  你們有一分鐘的時間!”
  楚云升眉頭一皺,飛行器上的人和白衣女人一樣,會說漢語,但不知道是她的同黨。還是斗篷人的同黨。
  “秦少校,你送你下去。”這里是三樓。秦奇英就半條命靠她自己的力量,根本下不去,但也不能將留著這里,楚云升不知道對方的科技先進到什么程度,但他知道,不論是白衣女人還是斗篷人,違反它們意志的都沒什么好下場,他還不想害死這個軍官。
  秦奇英想不下去也不行,她和楚云升一樣,暗中懷疑飛行器是沖著她來的,實際上正在擔心另外一件事,她手上握著一個并沒有告訴楚云升的驚天動地秘密。
  所以楚云升帶著她躲起來的時候,她只注意到楚云升的緊張,短暫的時間。并沒有精力深究其原因,她心思的重點是在自己身上。
  但她現在非下去不可,她大抵上這里除了楚云升之外,唯一知道它們有多厲害的人類了。
  楚云升托著她,悄悄地將她放在樓下大門口外,自己的方心二消隱入門后陰影外,既然墻壁矛法阻擋它們的探測樓里也是多次一舉了。
  他有二階的六甲符掩飾氣息,只耍不站在明處,他不相信這些非人類能那么輕松的看破他,當然這都是他謹慎,這只飛行器想做什么沒人知道。也許壓根和他無關。
  一分鐘很快便過去了。
  時間一到,一道道如同激光一樣的光線,從飛行器邊緣的管道中射出。共有三道,全部射向矮樓。里面頓時傳出三聲慘叫。
  呆在大廳門口的錢胖子,嚇得魂不附體。剛才自己若是躲進去。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命在。
  五只探照燈一樣的光束依舊在四下依次照射過每個人的臉盤和身體。
  “人類!
  這就是不遵守協議的懲罰!
  只要你們誠實合作,我們將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
  現在,請注意這副圖像”。
  隨著它的話音,飛行器中間那只最大能量機球面翻滾過來,射出一道淡淡的熒綠色的光柱,在光柱的中間逐漸形成一幅三維全息圖像。
  楚云升下意識地往門內移動了一下,表情極度古怪和肅穆,那副全息圖像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他的腦袋飛的運轉,這幫王八蛋,果真是在找自己!
  于此另外一個人,也就是距離楚云升不遠的秦奇英,重重地松了一口氣,她雖然不認識三維全息圖像中男人,但顯然對方來找的不是自己。否則饒是她以一咋,軍人的意志力,都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了。只不過,圖像中男人的身影似乎有那么一點熟悉”
  同樣,感到這股熟悉十分氣息的人并不止是秦奇英,有一個更為熟悉,那人便是黑人埃德加,他的心臟在突突地猛跳。
  接著圖像中的畫面恍然一變小一副流線型的赤紅戰甲覆蓋在圖像中男人的身上,遮蔽住他所有的部位。并突出顯示出他那柄鋒利無比的青色長劍!
  楚云升深吸入一口氣,身體再次往后面退了一步,完全沒入黑暗之中。全身戰甲啟動,千辟劍躍躍欲試。
  他大概能猜出這艘飛行器是哪一方的了。他在金陵城只接觸過兩介。非人類,一咋。是白衣女人。一個是斗篷人,斗篷人被當場擊殺,而白衣女人不知所蹤。
  當時他的戰甲還是二品普通級,赤紅色,并不是如今古青色,能夠詳細記住自己體型樣貌,并且對戰甲的描述還停留在赤紅色的,只能是那位不知所蹤的白衣女人。
  他不知道此刻白衣女人是否就在飛行器上,他必須做好馬上就要激戰的準備,紫炎魔蟲的封獸符已經出現在手上。八張二次形態的青甲蟲符也被掏了出來,耍么不打,要打他就要傾力一擊!
  全息圖像中身形,已經一分為二,一個是他身穿戰甲的樣子一咋。是他平時的樣子,兩副立體圖,巨大而清晰,相互緩慢旋轉展示。
  這時,飛行器中的那個機械式聲音再次響起:
  “人類!
  請仔細觀察這副圖像,他也是一名人類。用你們命名方式,他叫作楚云升,來自申城,到網離開金陵城,凡能提供此人準確消息者。我們將為以足夠的食物和先進的武器等等作為交換!
  如果你提供的情報非常有價值,或者帶著我們找到他,我們可以為你提供終生的安全保護,以及你們夢寐以求的力量!
  甚至我們可以給予你加入我們的機會!
  現在告訴我,你們有沒有見過他?”
  它話音甫落,地面上的人頓時如同炸開了鍋一般,沒人想到,這只龐大先進到科幻般的飛行器,降落在這里。耗費這么多的時間,甚至射殺三人,為得就是尋找一個和他們一樣的人類!
  這人是誰?竟然會讓它們連夜飛行搜索?甚至開出天價!
  望著飛行器緩緩伸出的一個懸空的托盤,上面堆滿了面包和餅干,以及各色武器,**裸地報酬品,強烈地刺激著饑餓,且無安全感的學生們。
  楚云升靜靜地盯著埃德加的背影,如今這里,夠資格“出賣。他的。只有埃德加一人!
  雖然楚云升已經小心又小心。謹慎又謹慎,從見到埃德加第一天起,既沒說出自己名字,也從沒有露出自己的面容,一直用毛線頭套遮蔽著。就是吃飯抽煙都是從毛線頭套中開了一個口子。
  但埃德加熟悉自己的身形。不僅如此,只有他見過自己的戰甲。見過自己的千辟劍。楚云升敢保證此時此刻,埃德加心中必然蕩然清楚全息圖像中的人,就是他一倫農先生!
  白衣女人的同伙已經開出最致命的**。只要埃德加指出自己。最高竟然可以獲得加入他們的資格,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他還清楚地記得白衣女人對人類的那種蔑視的語氣。
  此時,埃德加的身軀在飛行器的燈光下。絲絲掙扎、顫抖著。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舊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