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218 讓荷爾蒙飛一會

黑暗時代的夜晚。異常的冰冷,吸入鼻腔的空氣,如冉冰刀一樣,刺激著群膜,一陣一陣地扯痛后腦門的神經。
  寂靜是如今世界的永恒主題,不論微光還是黑夜,不論是荒郊野嶺,還是廢棄的城市,從來沒有如此的安靜和沉默,偶爾一兩只不知是怪物還是地球動物的叫聲,都能在遼闊的夜空中,傳出很遠很遠。楚云升沒走多遠,就在其他人休息的矮樓對面的一棟房內,在這兒,對面時而飄來一陣陣女人蕩魂的嬌哼,以及男人厚重的喘氣聲。
  直到那沖刺的節奏。緊鑼密鼓。節節攀上官能的巔峰,夾雜著空氣的**,如大河決堤一般,宣泄噴出。
  楚云升并非坐懷不亂的圣徒,他以前的電腦里一樣有蒼井空,只是死亡的窒息總追隨在他尾椎骨后面,仿佛他稍一松懈,那股窒息就會馬上吞噬掉他的生命。
  當他收拾完四只原始形態的青甲蟲,本想靜下心氣,整理一下二元天境界各層融元的法則,并探究這種詭異而神秘的變化,但那些**的聲音,總能鉆入他的耳朵,像風一樣無孔不入。
  無論自己如何轉移注意力。努力試圖不去關注它,它卻仿佛元氣一樣總能破開重重“壁障。”清晰地直透入他的腦海,攪得氣血翻騰。
  楚云升煩躁暴起,便有一股惡念沖上腦門,架起烈焰槍,對準對面的矮樓,只要他扣動扳機,整個世界就會清凈下來。
  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也沒有警察會來懲罰他,這就是當下這個時代,社會原有秩序轟然崩潰,一片支離破碎。殺人不再用償命,放火也不再用坐牢。只要拳頭夠大、夠狠、夠力氣。
  但他終究沒有扣動扳機,隨著那些**蝕骨的聲音間歇暫停。楚云升的躁念也蹭蹭直下,他默默收起烈焰槍,問題并非出在對面那些聲音上,相反恰恰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在蕪城幸存者寨子中,見過井眸幼光溜溜地身體的緣故,某種**或許從那時候起,就不經意地在他內心深處開始酵、萌動。只是剛開始的時候,一直被他生生死死鍛煉出來的強大意志力給掩蓋住了,毫無知覺。
  如今再被那些**的聲音**出來,就像井眸幼的二次中毒一樣,它已經羽翼**,“實力”壯大,當不再有法律、倫理、道德等等阻止它以及更為危險和強大的壓力掩蓋它的時候,頃刻之間,它便能焚焚燃燒,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楚云升滅掉火把,離開窗口,身形隱退入黑暗之中,當那股欲念下去的時候,其實他也并沒有想這么多。
  他簡單地將剛才的沖動歸咎為自己大概很久沒有碰過女人的緣故上,如果自己記得不錯的話,應該從和前女友分手,接著被古書吸引后,一直到現在,大概也算的上很久很久了。作為男性時而讓荷爾蒙飛一會,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他并未過多在意。
  只是他不知道,當蠢蠢欲動的那股念頭剛網冒出一個尖,便被草率地第二次沉入心底,在那里,它將不停地、悄悄地繼續酵、生長、壯大,直到形成一咋小龐然大物。安靜地等待著第三次驚天動地的大噴!
  楚云件打了一個哈欠,整理一下衣服,邁出樓房,房車前,那個**的女孩還在件纏著埃德加“博士”。
  見楚云升回來,那個女孩大概也等的不耐煩了,改變了策略,乘著埃德加見楚云升返回分神的空擋小一舉成功地鉆入了埃德加的懷里。捉住他的左手,按向自己的小肚子,楚楚可憐地哀怨道:“博士,我好冷、好餓,你難道一點都不可憐么?”
  女孩渴望地眼光卻是落在車門里,于之斑正從鍋里撈出準備裝好的蟲肉,這是楚云升為節約微光時間趕路,而讓他們事先準備作為干糧之用。
  埃德加一驚,急忙試圖推開她,但女孩箍的很緊,一下子竟沒推動,心中暗暗叫苦:你求我有什么用?我口都不是啊,倫農先生不點頭,誰敢再讓一個人進去?
  但他又不敢告訴女孩,應該去求誰,把麻煩引向倫農先生,到時自己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程,真的不能讓你上去了小已經沒有位置了,好嗎?”埃德加總算抽回來了手,兩只手臂向外張開,距離女孩身體遠遠地,仿佛是向楚云升證明自己的清白。
  “小那為什么她能呆在上面?她那點比我好?是長的比我好看?還是**比我的大?”女孩挺了挺身體,指著于之潁,嫉妒地說道。
  車上的于之簸聞言,雙手細微地抖動了一下。
  要說眼紅于之斑的也不止她一人,從公路一巡二兇時候。埃德加壯著膽子。在沒能“請示。到已經冊舁們尤云升的情況下,私自同意蔣千沁,讓她們搭房車火撤離危險現場。
  到了徐家營后,其他都被心虛的埃德加“請”了出來。只有摔斷腿的于之斑因為需要秦少校糾骨,行動不便。才被留在車里。
  房車中安全和舒適度是她們不可想象的。在進入徐家營的時候。她們親眼見到,那個女軍官因為虛弱沒有及時剎車,撞上了一堵矮墻,墻倒了。房車卻連玻璃都沒有破碎一塊,就像有著什么保護罩在保護它一樣。
  除此之外,車上有食物,雖然不多,但那是肉!有干凈的水,有干凈、**、厚厚的被褥,有可以洗澡的地方,甚至她們還看到了牙膏!
  和她們那兩輛傷害累累,嚴重負荷運載,并四面透風的大巴車相比,簡直一個是天堂。一個地獄。
  因此一路上做過房車的女孩們都把于之瑰羨慕到不行,都以為是博士看中她了,她也的確長的眉清目秀,招人喜歡,于是再大廳里,這些女孩就聚在一起,私下議論,有嫉之。有妒之,有慕之,也有損之的。
  但她們也只敢私下議論,誰都知道天行者不好惹,不敢說博士的壞話,現如今,她們的大姐頭蔣千沁和大惡棍任三寶,都在進行一場爭奪博士的“戰爭”。
  只有程黛幽一人付諸了實際行動。她覺著自己那一點都不輸給于之敗,無論是臉蛋、**、**,還是**,都勝她一籌,博士沒理由看中她,而看不中自己,無非是于之激受傷占了可以親近博士的先機,只要自己努力一點,大膽一點,完全可以扳回來。
  她看不上任三寶那伙人,并不是因為博士是個“文化人”相反她根本不喜歡黑人,但博士手里有其他天行者所沒有東西,在天寒地凍,危機四伏的黑暗時代,一個安全、溫暖、食物充足的小世界,足以讓她無視博士是黑人還是白人了。
  不過,令她為止氣結的是,不論是她如何撒嬌獻媚,甚至逼博士在她身上**,都一直打動不了他,他就是不同意,而且咬得死死,的。
  “因為她的運氣比你好,人有時候是要靠運的。”楚云升和他們擦肩而過,替埃德加答道。
  “博士,我有事和你說一下不等女孩說話,楚云升說完直徑朝著車尾走去,料想她也不敢耽誤“博士。大人內部的事情。
  程黛幽果然不得不松開博士,她不知道楚云升的身份,到底是和博士一車上的人,他們要商量事情小自己自然得識趣一些,否則給博士和他的兩個同伴留下擾事的壞影響,那就徹底沒戲了。
  “倫農先生,我”
  “不用解釋,我有點累。等會要休息了。車廂下的蟲肉,你可以拿一些給大廳的那個盤頭的女人,能幫她們的就這么多了。不用說是我做主,你也著到這些人內部有兩派,這些鬧心的事情,我不想被拖進去,讓他們以為你是博士老大好了,明天一早,我們繼續出楚云升拍了拍埃德加的手臂說道。
  矮樓里的那批人,矛盾復雜,他不想多管人家內部的閑事,當然也沒有時間,反正他們都認為埃德加是個實力不俗的天行者了,就讓他們這么認為下去好了,有埃德加在前面擋著,就沒人來打擾他,他得抓緊這段時間努力突破到融元體三層的境界!
  萬一抱子森林沒有盡頭,繞不過去,他必須冒死硬闖,橫穿整個抱子森林。去西北方找到第三幅地圖,再去找第四、五幅,盡快取回前輩的東西,看看那樣有沒有辦法穿越“鏡壁。通道,去蟲子的世界,搜尋金陵城。
  埃德加點了點頭,他已經形成了習慣。倫農先生交代的事情,不管有道理還是沒道理,他都必須要去做,雖然他心里很同情自己的學生。“去吧”。楚云升轉身要回到車道,突地現天際邊一道光亮,從北面飛穿越向南方,在他們的上空停頓了一下。
  “操!”楚云升整個人立刻彈了起來。沖進房車,一把將準備休息的秦少校抱了出來,將望遠鏡交給她,指著亮光緊迫道:“快看,是不是那些地外文明的飛行器!”
  秦奇英忽然被楚云升強抱到車外。冷風令她打了一個激靈,挺清楚楚云升的話,絲毫不敢怠慢,順著楚云升手指的方向,用望遠鏡看去。
  “不錯,這不是我們的飛機!”秦奇英冷靜地繼續說道:“它的下方有六個能量機,它現我們了!它過來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址有加幾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