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215 博士你聞聞

加手里拿著烈焰槍。腰間掩著一把楚云升給他的心”一把長鐵劍還是楚云升最早的時候用過的那把,自從他淬煉成千辟劍后,就一直放在物納符中。
  如果,此時黑人埃德加的屁股后面再跟著一條狗,那么就像極了《我是傳奇》中的威爾史密斯。
  四!老外,站住!再向前走。我們就要開槍了!”一個年輕的男孩,舉著自動步槍,挑了挑槍口,對埃德加警示道。
  “嘎子,你二啊,老外能聽懂你的中國話?要說鳥語!”男孩后面一個拿著弓箭的高個年輕人,嘴里咀嚼著一枝細小的枯枝,懶懶散散地說道,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曲比!我不但聽得懂,還會說!”埃德加打著手勢,認真地說道。
  拿槍的男孩聞言,“挑釁”地向后面的年輕人揚了揚下巴。
  “好吧,會說中國話的老外,你是想要入伙還是想要過去?想要過去的話,在后面等一等吧!”高個年輕人無所謂地吐出嘴巴中的細枯枝。長長的頭發隨風飄散,隨意中,目光直逼楚云升的房車。
  這輛房車已經經過楚云升徹底改造,為達到最強的防護標準楚云升不惜使用為數不多的金甲蟲的甲殼,將房車除了前窗擋風玻璃以外,全部嚴密地包裹起來,甚至連車輪外側和底盤,都罩著甲殼。
  甲殼間的縫隙,楚云升使用烈焰槍將其融化燒鑄連接,嚴絲合縫,找不出任何破綻,最后再用從蕪城搜尋來的灰黑色的油漆,將整個金斃,閃閃的甲殼刷成灰黑色,在混昏暗的世界里行駛,多少有些偽裝的作用。
  除此之外,楚云升還特意策制一張土御符。封印在房車上,這種加固非生命物體能量防御的三階元符,早在金陵城的時候,他便為防御西線陣地重點研究并篆制過,不過可惜后來。斗篷人反世界入口啟動失敗。造成金陵城憑空消失。還未來得及大量使用。
  因而,不論是從純粹的物理攻擊上,還是各種復雜多變的能量攻擊上,這輛本一般的房車,已經被楚云升打造為移動式堡壘,只是從外表上,絲毫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吁,,!
  手持弓箭的年輕人,向著他的后方吹了一聲口哨,仿佛是在傳遞什么信號。
  埃德加無功地反了回來,無奈地搖了搖道:“倫農先生,前面壞了一輛大巴車,他們很警懼,問不出什么東西。需要在這里等一會嗎?”
  楚云升用從魔鬼軍團繳獲來的望遠鏡掃了一圈,壞掉的大巴車前有幾個身影似乎在爭吵什么。而高速公路整個路基是拔出地面的,兩旁不但有深溝,還有一些凸凸四四的山丘,公路正是從這些山丘中穿行而過。
  想耍繞過去,只能從安全島的反向道上過去,不過那條道上橫七豎八地停著許多汽車。大都估計是企圖逃往金陵城的。
  楚云升放下望遠鏡,望了望逐漸暗下來的天空,道:“不等了。天黑之前。我一定要到徐家營鎮。野外太不安全,附近肯定有粘液蟲子。風中都飄著粘液的味道!”
  他邊說,邊坐上駕駛位道:“用烈焰槍把安全島轟開一個口子,我們從隔壁道上繞過去,然后你繼續在前面用槍開路,轟開那些車輛,我來開車。”
  “要不要去看看那些車子里面還有沒有汽油?”埃德加望著那些車輛,建議道。
  “不用了,前面的人早搜過了,輪不到我們。”楚云升關上車門道。
  呼!
  不知道是不是作為元氣源的火種威力太大,還是埃德加沒有控制好槍口方向,燃起的火能量烈焰。不但在安全島上撕開一個口子,路邊也遭到了破壞,燒出了不深不淺的坑。
  楚云升眉頭的一皺,他的駕駛技術自己還是很清楚的,路況好的情況下沒什么問題,埃德加搞成的這種路況擱在自己手里,十有**要熄火。
  他正準備喚回埃德加,讓他來開車,自己去開道,這時,便聽到副駕駛位置上的秦奇英,見楚云升猶豫了一下,開口道:“不如讓我來試試吧。”
  楚云升扭頭懷疑地望著她。秦奇英就半條命,只怕有心無力,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的射擊烈焰槍。威力只會比埃德加更大,如果地面被徹底破壞。房車卡在路上,就更加難辦,這也是一路上楚云升一直讓埃德加用槍轟開攔路的汽車的原因之一。
  “沒問題的。我怎么說也是一個軍人。”秦奇英感覺到了楚云升的懷疑。微微一笑道,只是她瘦的嚇人,笑起來也并不那么好看。
  “行,我們換個座位。”楚云升當即打開車門,跳下車,讓開駕駛位,好讓秦奇英挪過來。
  他這一出來,立刻發現前面車隊的人,都紛紛看向埃德加,指指點點。十分嘈雜,楚云升也沒心思仔細聽他們說什么,繞過車頭,重新坐上秦奇英原來的位置。
  轟。轟,轟!
  埃德加埋頭苦干。一路開槍,轟殺過去。當著道的汽車,被烈焰槍焚燒的七零八落。
  秦奇英的駕駛技術,的確比楚云升高出一籌,坑坑洼洼的地面。楞是讓她找出一條沒被卡住地盤的道,順利從方向道上逐漸靠近前方一側壞掉的大巴車。
  楚云升從車窗向外,能清楚地看到一個盤著頭發的女人和一個帶著口罩的男人停下了爭論,驚訝地打量著接連“噴火”的埃德加。
  這時,壞掉的大巴車旁邊一堆瑟瑟發抖的年輕女孩中,突然一個扎著鞭子的女孩激動第沖著埃德加大喊:“是埃德加博士!是埃德加博士!”埃德加明顯地一愣,接著才堪堪反應過來,不敢置信地說道:“是你們,你們還活著!?”
  “博士,您成了天行者了!?”
  “您不是在金陵城嗎?”
  “博士,金陵城還在嗎?不是被蟲子圍住了嗎?”
  “博士,”
  “博士
  一群年輕人立刻圍住埃德加。你一言,我一語,根本不給埃德
  過了半響,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楚云升伸手按了按喇叭,提示這位“博士大人”前面還有一輛車和安全島需要趕緊撕開,好讓房車回到正道上去。
  “伙,比,等會再說。等會再說。”埃德加打了一個激靈,趕緊大聲說道,他可不敢得罪車上的那個男人。
  就在此時,楚云升心中忽地一跳,大罵一聲:“操!”立刻將烈焰槍伸出窗外,對準混沉地天空中快速移動的許多黑點。
  “埃德加!蟲子來了,快轟開道路!”楚云升大喊一聲,接著又對秦奇英道:“準備躲避它們的攻擊!”
  原先只有他們三人的時候。只要把車子熄火,靠在道路一邊,天空上飛帶怪物,一般不會下來查看情況,如今這個車隊上百多號的人堵在這里。根本躲不了,飛帶怪物非沖下來不可!
  他這一聲“蟲子來了”頓時壓得全場鴉雀無聲,一群人茫然四顧一周。才驚駭地發現天空快速移動的暗影。
  “大家不要慌!找地方躲起來,天行者準備戰斗!”盤著頭發的女人輕輕跳上大巴車頂。大聲喊道。
  “日,老子早說過,該放棄的就該放棄,帶著這么多人,搞個日”帶著口罩的男人恨恨地罵了一句。
  剛才還在熱火朝天圍著埃德加的女孩,頓時如鳥獸散,鉆車肚的鉆車肚,跳溝的跳溝,”
  埃德加慌忙轟開攔住前面最后一輛輪子都掉了的車,以及安全島,秦奇英踩下油門,房車立刻竄了過去。
  “等等!”楚云升凝聚著目光,伸手止住秦奇英道。
  不管是青甲蟲。還是飛帶怪。它們的速度都是極快的。此刻,飛速畢竟的黑影,已經逐漸清晰。起碼對視力過人的楚云升來說,是這樣的。
  逼近他們的不光是飛帶怪,還有青甲蟲!
  確切地說,它們在廝殺!
  慘烈的廝殺,從遠處,一直到眼前,十幾只青甲蟲,圍著一條疲態百出的長形飛帶,猛烈的攻擊!
  在高速公路不遠的上空,處于劣勢的長帶怪,轉向飛向公路的后方,似有搖搖欲墜的樣子。
  “我去辦點事,你們在徐家營鎮等我!”楚云升咬了咬嘴唇道。對他來說。既然來的不是十幾條飛帶怪物,而是一群青甲蟲,那么形勢就激變了。他就不在是獵物,反倒成了狩獵者。
  楚云升的物納符中還有上百的螞蝗蟲,正缺少可以食用它們的封印青甲蟲。
  運氣好的話,甚至還能封印到一只飛帶怪物!
  楚云升人形一晃,如鬼魅一般消失,順著公路旁邊的深溝,一路潛伏過去。
  天空的異狀,片刻之后,車隊的十幾個天行者們也注意到了,他們飛快地商量了一下,合力掀開壞掉的大巴車。選擇了放棄車輛。
  但高速公路上的車基本都是壞的,不是被蟲子切開蹂躪過,就是被相互撞壞了,根本不能用,四散躲避的人被盤著頭發的女人迅速再次集合到一起,一個咋。塞到后面的兩個大巴中,只是本來那兩車早已塞得滿滿當當。即便很多人不得不爬在車頂上,依舊有許多人無車可搭。
  盤著頭發的女人將目光投向他們前方的房車和黑人埃德加,
  想完美地封印蟲子,有了冷凍槍,方便了許多。
  冷凍槍和楚云升自制的烈焰槍不同,來自未知文明的它則更為先進,威力的大可通過一小塊觸板調節。
  不像烈焰槍。最小威力攻擊,就是楚云升不注入元氣。僅憑火種的威力。再想就無可奈何了。
  楚云升猛然撲在冰冷且堅硬的凍土上,戰甲、斗篷全部附在身上,冷凍槍黑洞洞地對準已經從天空打到地下的群蟲,四只二次形態的封印青甲蟲。迅速地逼近它們。
  但他還是遲了一步,雖然剛才他已經是當機立斷地飛速趕了過來。
  這只飛帶怪物和上次楚云升擊殺的情況不同,上次那只是被楚云升高速地劍戰技和忽如其來的離火符殺的猝然而死,而這只,竟然在最后關頭,楚云升趕到前半拍,將身體一節一節隆起,然后突然地自爆開來,一團團綠色煙霧。從它破開的身體中迅猛地彌漫擴散。
  圍攻它的青甲蟲,當場就有一半死亡,另外一半竭力試圖飛離煙霧區。
  四只二型青甲蟲,立刻同時發動攻擊。
  原始形態的青甲蟲,遠不是二型的對手,很快就有四只被二型勾住身體,定在空中,讓槍法平平地楚云升能夠一發擊中的冰凍它們。
  如此,最終也只捉住了這四只,其他幾只都驚慌失措地飛向了遠處。楚云升擔心附近可能有蟲子大規模交戰的戰場,不敢催令二型青甲蟲去追擊,一次能捕獲四只已經是難得了!
  楚云升兜里只有備用的兩張封獸符,他一直沒有時間去大量準備這種消耗極大的元符,在塞子里的那段時間,不是忙著滋養受傷的封印蟲,就是忙著篆制可以保命的攻擊元符,封獸符只草草地備制了兩張。
  物納符不能吸入活物,楚云升唯有滑到山坳中,臨時趕制。
  等他搞定這四只新的青甲蟲,天空中的微光幾乎就要消失殆盡。一旦全部陷入黑暗,根本辨不清方向。
  乘著最后這點微光,楚云升收起斗篷,大量本體元氣充沛向戰甲,以他最快地速度順著高速公路。如流光飛矢!
  徐家營鎮是一咋,普通的小鎮,連名字也十分普通,具備著本土特色。距離楚云升和埃德加他們分開的地方并不遠,在他全力高速突進下,終于趕在微光徹底消失前。進入了小鎮。
  在一棟矮樓下,楚云升找了他們,以及房車,秦奇英還在車上。
  矮樓的大廳里,燒著一個小火堆,一個臉色嫵媚的女孩,用身體蹭著埃德加的手臂,嗲聲嗲氣地道:“博士。你就我讓上去洗個澡吧,人家好長時間都沒洗過了,不信。你聞聞!”
  “**!”曾經舉槍攔住埃德加,叫嘎子的男孩,低聲地罵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