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208 小情人

楚云升一席話,無疑讓這一屋子的人徹底醒悟過來,眼前這個天行者,根本就無視他們任何的想法和反應。
  這是一件讓人自尊心嚴重受挫的事情,這里在座的,甚至還有一位曾經的億萬富豪和一位外地的政府高官,這種落差感,幾乎讓他們感到窒息。
  小四頓時窘迫起來,面對一棚子人的目光齊齊盯向他,他仿佛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件對不起塞子的事情一樣。私下地背叛了他們站到了天行者的一邊,天可憐見,自己就被叫來開個會而已,半點意見都沒表過。
  “地,地圖已經弄好了這個詭異的時候小四不敢和楚云升對視目光,趕緊從衣服里將地圖掏出了,像是拿著一個燙手的山芋一樣。
  “謝謝你小四!”楚云升展開地圖,蕪城附近的抱子森林地形都畫的十分詳細,還有許多蠅頭字的注釋,包括飛頭怪的位置,以及蜈蚣飛行怪經常出沒的地方等有
  這樣的地圖,對楚云升幫助相當的大,所以他一聲謝謝,絕非客氣話。
  。不用,不敢,這是應該的,只要您的用的上就行。”小四連忙搖手道。
  “這個世界上,沒什么是應該的!等價交換,兩只煙換你一副地圖!”楚云升從口袋里又掏出一只煙丟給小四,加上之前的一根,剛好兩只。
  “倫農先生,真的不用,您曾經救過我們的余”小四現在覺得自己在棚子里夾在雙方中間特別尷尬,就像在架在刀尖上一樣。
  走到他一旁的黎析,從背后搗了搗他,低聲聲:“讓你拿著,你就拿著。”
  有黎析話小四不敢再多說半句,趕緊退到眾人的身后,心臟忤忤直跳。
  “你們繼續開會。我和埃德加先走了!楚云升做事從不拖泥帶水,地圖拿到手,這里也不用再呆,當下轉身就走。
  到了門口,忽地覺得旁邊一人眼熟,看著手中的地圖才想來,正是單于雄和他交談時指認的那個億萬富豪,自己忙著要地圖,倒是忘了這茬,若是能順路搞到充足的陽光時代的糧食。那就再好不過了。
  “這位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們是否可以出去談一談?”楚云升當即轉身道。他從不敢小視這些當年可以在經濟界叱咤風云的人物,現在在寨子里沒地位,并不能說明什么實質的問題。
  他現在反倒是開始相信吳為建的那句話:這個塞子能存活到今天,完全是因為吳為建對單于雄手下留情而已。
  現在吳為建死了,單于雄這個塞主大概也當到頭了。
  說白了。大概這些幸存者到處推舉單于雄做塞主,也許根本就是因為吳為建的緣故。
  “當然,倫農先生,您先請!”張戶禮貌地點了點頭,拉開棚門,伸手說道。
  他的職業性動作和語言,讓楚云升啞然,仿佛又回到了和那些大客戶打交道的陽光時代,不同地是雙方的位置調換了一下。
  不過,楚云升沒邁出去。因為門衛正站在一個神情楚楚的女孩,井眸幼。
  “倫農先生,我可以和您聊一下嗎?。井眸幼小聲地說道,她已經換上一身男人的衣服,但很破舊,也有一些污垢,卻反付出她露出衣服外**的干凈。
  “可以。不過你需要等等。我要先和他談一會。”楚云升指著身后的億萬富豪,平平地說道。
  他想女孩來找他,無非是問清楚她自己的清白,畢竟自己當時弄光了她的衣服,那一簇荑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正常的女孩子總歸是要來問問的。
  不過這事不急,他也沒把她怎樣,連碰都沒碰到她一下。
  這時,卻聽到埃德加嘀咕道:“黎,真搞不懂你們的想法。這是多好一個事情啊,要是倫農先生真的看上了你們的那個姑娘,說不定他會因此而留下來,你們想想看,一個級的天行者啊,你們還用整天擔驚受怕嗎?差點忘了,根據我最新的研究,天行者和天行者之間的后代,很大幾率還是一個天行者。我告訴過你的,我是一個動物學家
  他才說道一半,整個棚子就鴉雀無聲,等到快要說完,靜得連一根針掉下來都可以聽到的程度。
  “埃德加。你他娘的瞎說什么東西?信不信老子今晚就把你送回粘液區去!”
  楚云升轉身一把從后面將埃德加糾了出來,呵斥道。
  埃德加其實比楚云升還高出半個頭,卻在楚云升的單手鉗制里,像一只小雞一樣被拎來拎有
  “信,信,信!倫農先生,開個玩笑,您看這位漂亮的女孩臉都紅了埃德加連忙求饒道。
  》川,再給我胡說八道,大家現在就分道揚鐮!”楚云協重小硬是將埃德加背后嚇出冷汗。
  他雖聽不懂“揚鍍”是什么意思,但聽得懂“分道”的涵義,埃德加心里頭比誰都清楚,倫農先生沒有他,絲毫不會有任何影響。但他若是現在就離開倫農先生,八成活不下去,另外兩成還得看這個寨子收不收留他。
  “對了,你怎么稱呼?”楚云升松開埃德加,忽然轉身對億萬富豪問道。
  “張戶,弓長張,門戶的戶張戶倒是很平穩地說道,心理素質很好。并沒有接不上口。
  “行,大家都節約時間楚云升走出棚子,將小四交還給自己的地圖展開,舉著電筒道:“我知道你搞了一個地堡,存儲了許多食物,具體位置我已經知道,你先確定一下,然后告訴我你的地堡細節,和存儲的食物種類以及位置。最好畫出拜。
  。我不會讓你白白提供信息小那是你的東西,但是你現在拿不到,這輩子也不一定有機會回去,我用可以食用的蟲肉和你交換,但分量不會有多少。”楚云升直截了當地說道,這不是陽光時代,他目前占有全部的談判優勢,甚至掌握對方的生死,自己開條件,他只能答應,否則什么也撈不到。
  。倫農先生,我的地堡很復雜,如果你有紙和筆的話,我可以把分布冉畫出來張戶很聰明,連分量是多少都沒有問,直接同意了可以先畫圖。
  。你一邊畫,一邊和我說楚云升點了點頭,從棉大衣里。掏出一個記事本和鉛筆,天氣太冷,水筆都被凍住了。
  “塞主,我們怎么辦?,小二拐挫了掛單于雄道。
  單于雄苦笑一聲,無奈道:“先把子招關起來吧,讓他避一避倫農先生,等他穩定一段時間再說。”
  “寨主,招哥是寨子里本地人的頭啊,咱們寨子里三分之二都是本地人,他們要鬧起來,怎么辦?二拐擔憂地說道。
  “能怎么辦?你覺得是得罪他們本地人好,還是得罪倫農先生好?”單于雄向棚外楚云升的位置努了努嘴道。
  “說得也是,不過就怕倫農先生走了之后,他們,”二拐嘆了一口氣道。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小現在能活到那天就算那天吧,這世道,你還指望能活到一百歲?”單于雄豁然一笑道。“那到是,不過,槍大多數在我們手里!希望大家太太平平地和睦相處下去吧。”二拐揮手招來大力,出其不意地打暈了張子招,兩人架著他出了楓子門,迎頭碰上井眸幼。
  “二拐,你們要把招大哥帶到那里去?。小井眸幼凝眉問道。
  。小井,這是保護招哥,再讓他這么犯渾下去,真惹火了倫農先生,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二拐所言非虛,倒決計不是匡井眸幼的話。
  “招大哥心地是好的,等會我找機會向倫農先生說說情,你們別關招大哥太久了。”井眸幼擔憂地看了看一邊神情專注在圖紙上的楚云升,心里著實卻沒有什么把握。
  “這就是全部的分布圖了,倫農先生,我儲存的糧食,基本都是真空包裝,現在氣溫又這么冷,大部分應該還可以食用,希望您能順利找到它們!”張戶提起鉛筆,直了直腰。悵然地吸了一口氣,又道:“如果您能找到,我想請您幫個忙
  “說說看?。楚云升凝視著地圖,說道。
  張戶像是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當時鉆地的蟲子來襲,我全家都死在了地堡里,只有我還有我的一個小**,活了下來。她是個女孩,被墻壁卡死在一個小隔間里,里面的糧食只夠她吃一年,那堵墻是普通人無法撬開的。
  我當時想盡了辦法也無計可施,緊跟著又出現了蟲子,只好丟下她獨自逃命,我想。如果她現在還活著,沒有被蟲子吃掉的話,糧食也快到頭了,如果您能去找到地堡,請一定答應我把她救出來。拜托了!”
  小三?楚云升偏了偏頭,**口而出道。
  。算是吧張戶尷尬地笑了笑道。
  “小行,如果她還活著,我會幫你把她救出來楚云升也不廢話,這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以千辟劍的鋒利,配上元氣,無墻不斷。
  “謝謝!”張戶雙手合十拜
  “埃德加,將里身上帶的蟲肉都交給他。”楚云升想埃德加揮了揮手,轉頭又向井眸幼道:“輪到你了,有事快說吧,節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