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204 藏糧

二研究部研制的暗能槍,不論是型跡是7型,其原理基糊哪處津立在槍中所建立的類似電磁導場一樣的暗能量場,以及特制的暗能子彈。
  子彈的問題,楚云用自己的火兵符與其結合,他使用起來,已經不再需要,但暗能量場則需要通過總研究部的能量機器進行充能,才能繼續使用,否則一旦能量盡失,對于楚云升來說,封印的這種暗能槍和普通槍支將毫無區別。
  如今,埃德加用過的型,和自己一直再用的2型,槍中的暗能量場裝置已經頻頻報警,能量即將消耗完畢,而楚云升對總研究部的裝置機制一竅不通,埃德加又是一個動物學家,兩人就是抓破腦袋瓜,也造不出可以對暗能量場裝置充能的設備。
  對楚云升來說,總研究部的那套東西是另外一套體系,他自己卻有著自己的體系。即是古書的體系,只有這套體系,才是他最為熟悉,最有把握的東西。
  只要有適合的元氣源體,再搞清楚如果讓它運作,楚云升就能制造出完全不同的新的暗能槍,就像他手中這只冰凍槍一樣。
  這只冰凍槍,雖然沒有運用和楚云升一樣的符文科技,但其運作原理和結果現象很相似,比如都不需要使用子彈,比如它內部楚云升能感覺到在吳為建開槍的時候,有冰能量集合,等等,”
  盡管這其槍很有可能是白衣女子一方的,但并不妨礙自己從“它們。身上,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偏偏這些東西,不論是白衣女子還是斗篷人似乎都不愿意人類能夠學會。
  在楚云升遐思之際,單于雄捻起武破的塑料飯盒中的一片蟲肉,猶豫了一下,雖然赤甲蟲的肉和迷霧之城中的肉蟲的肉不同。并不像人肉,但不知是為何,他始終沒有吃,放回了盒子,尷尬一笑道:
  。倫農先生,您剛才不是問我,為什么吳為建總是來找我嗎?還有,為什么我一直保存著兩張照片,其實原因很簡單。在黑暗時代降臨前,很多人已經做出了準備,我就是其中的一個,不過我們都猜中了災難,卻沒有猜中是這樣的災難!”
  “已經到了今天這個地步,這些事情已經不重要了楚云升想起自己在太陽消失前,曾不停地告訴身邊許多同學、好友、同事。甚至冒著被冠以破壞社會和諧穩定的罪名而遭到跨省通輯的危險,在互聯網上過古書中所預言到的大難小不過,那個時候,大家都當他瘋了,連姑媽和余海,以及幾個同窗好友,都不相信他,除了勸他好好休息,然后繼續上班過日子之外,根本就沒人聽他的。
  單于雄不置可否地說道:“小其實從幾年前。就有許多頂層的人士,通過各種渠道或多或少地知道一些模糊的事情。不僅僅是各國政府,許多富甲名流,都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大肆并積極準備了充足的食物和防御性的地堡,比如力釁美利堅就有人設計了可抗地震、生化危機之類災難的地下封閉式城堡,”
  楚云升打斷他,質疑道:,“我想,就算你曾經有一定的軍方背景,這些頂層的秘密,在陽光時代,你也接觸不到吧!”
  單于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道:“的確。我這樣的人是不夠資格知道這些事情,況且那時候,這些都是猜想,沒有一個人敢證明一定會出現大災難。
  倫農先生,您能相信嗎,為什么我始終堅持災難前一定有人預知到?不僅是因為我們塞子里面就有一個曾經的億萬富豪。他親口承認大災難前得到過模糊的消息!等會,我可以叫他過來,你可以問他。
  更令我震驚而至今無法相信和想象的是。當年機場不明飛行物出現后,我一直關心這方面的事情,在力口年的時候,我的的確確曾經在互聯網上搜索到一條被淹沒的信息小那人的帖子,幾乎預言到一切所生的事情,連時間都比傳說中精確精準,還有蟲子,那帖子說過太陽消失后,會有異空間的生物入侵到現在,我都忘不了那個帖子,他根本就是知道一切事情!”
  楚云升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寒顫,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這么久。就是在金陵城那么長時間,也從來沒有人向他提起看見過那則消息,他原以為看了帖子的人要么一笑了之。要么已經斃命日久了,沒想到眼前就坐著一個見過自己帖子的人,不過單于雄又猜錯了一件事情,自己當時也只能預見到開頭,后面的事情。他同樣不知道會是什備樣。單于雄指著一個裹著臟兮兮羽絨服的男人,道:“他就是我說的;一當年物價飛漲,老百姓只知道是陽四,晏通貨膨脹,勺誰知道是他們這些巨富,在后面大量買進各種糧食,連綠豆和大蔥他們都不放過,可惜、可笑的是。他們根本沒想到是什么樣的災難,我們寨子里的這位,曾經在地下建立過大型的存儲基地,澆注各種抗震防核設施,結果卻輕易地被地下鉆出來的蟲子攻破,全家都死在里面,只有他一個人逃了出來,”
  楚云升這倒是有點相信了,不要說別的,單是金陵城,中央區的那些達官貴人,似乎從來不愁糧食問題。就連整天把食物危機放在嘴邊的孫教授。楚云升也沒見他們幾個老頭餓瘦過。方家的“大少爺”甚至可以有余糧圈養奴隸”,
  而且,楚云升雖然不是軍事方面的專家,也知道金陵城的部隊似乎不應該有裝備核彈的,在這個國家,核武方面是有專門的部隊管理,但金陵城偏偏有。還核爆過一次。
  許多事情可以證明,頂層的人士有可能是預防地,只是他們不知道會生那種災難,才會像后來出現的那樣“猝不及防”蟲子畢竟出了人類“災難。定義中范圍。
  不過這些事情,孫教授,祝家,第九主力師等等,他們都從來沒有告訴過自己,也許他們認為已經沒有必要。也許或者在他們的眼里,自己距離頂層還很遠,仍然屬于可以被控制的一類。
  楚云升冷冷一笑,他已經根本無所謂他們告訴還是不告訴自己,他從來也沒準備有那么地相信和信任他們,說謊的人,每一個都會有很多的理由。
  不過,楚云升現在很奇怪,這個單于雄和自己第一次見面,說了這么多的東西,究竟是為了什么。
  看見楚云升略帶疑惑地眼神望著自己,單于雄猶豫了一下,從懷里透出一副地圖,直白道:。倫農先生,不瞞您說,寨子里那位億萬富豪藏糧的地方,我們都知道了,但我們這些普通人去不了,太遠了,我也知道這里留不住您,這份地圖上圈好了那個位置,作為我們答謝你救命之恩
  這時,他停頓了一下,咽了口氣道:“現在天氣這么冷,我想糧食也不會那么快變質,如果它們對您還有一些價值的話,我懇請您,看在這份糧食的份上,幫我們一個忙
  。先說說看,是什么事!”楚云升沒去接那個地圖,他的確缺少足夠的糧食,足夠他找到金陵城的陽光時代的糧食,但也不是非要不可,他可以繼續吃蟲肉,還餓不死。
  單于雄點了點頭,誠懇道:”對我們來說,這猶如登天,但對您一個天行者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吳為建雖然死了,他身邊的那個老狼也死了,但蕪城它們的一伙,還有兩個天行者,沒有了這把槍,它們不會是您的對手
  楚云升伸手接過地圖,看到埃德加帶著小四匆匆地趕過來,隨即打斷道:“我知道了,晚些時候,你讓那個億萬富豪過來找我,我需要確定一下這事情的真實性,和詳細情況,如果一切屬實,那么,成交!”
  單于雄,又或者說是這些幸存者們,如今最擔心的莫過于楚云升走后。蕪城那剩下的兩個天行者小將頂了吳為建的位置,繼續為禍這里,和以前沒有分別。他們依舊要生活在擔驚受怕的世界里。
  就是沒有這件事,楚云升也是要去蕪城找魔鬼軍團“取”車。順帶滅絕這些已經**離人性的**。并不困難。
  楚云升自從申城逃難之始,始終都是能順手幫的上的不會太吝嗇,但有危險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冒充英雄,同樣,自己該得的那份也不會推辭,譬如這份藏糧地圖。
  埃德加那番猶太人的窩言故事,或許有些極端,但并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給別人恩惠和幫助,未必能換回對方的信任和忠誠,就像這個塞子里的叛徒付立兢,可笑之極。
  黑暗時代,人命如草芥,信任和忠誠。遠比陽光時代的鉆石還要珍貴得多!
  “倫農先生,我們可以出了。小四緊張地說道,自從楚云升鬼斧神工地瞬殺一群魔鬼軍團后小那些曾經和楚云升生沖突過的幸存者,才現原來自己當時在農家樓房那里是多么的幸運。
  “你可以在黑暗中看見道路?”楚云升收起思緒,很奇怪地問道。
  小四看樣子并不像是覺醒的天行者,楚云升卻聽其他幸存者稱,小四可以在黑夜中行路,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