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99 孢子的世界

“嗚”,嗚,”
  幸存者們越往前走,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抱子植物就越來越多,顏色也逐漸精彩紛呈起來,周圍幽靜如同森林,昏暗的植物世界深處,偶爾傳來未知的生物咕咕、咕咕地空幽聲。
  楚云升有一種錯覺,而且這種錯覺十分的強烈,仿佛他已經離開現代文明的地球,置身在另外一個不可思議的抱子植物世界,和一群拿著弓箭棍棒的“土著”穿梭在一片靜謐地原始抱子森林。
  有巨型的“蘑菇。”有長著毛刺的“藕棍。”有血紅的“雞冠。”有頂著紅色大球的細細長桿。有長在地上的綠色抱體”
  微光從植物的頂端,絲絲地透射進來,婆娑的飄絮像是飛舞的棉絮,充斥在這些抱子植物間,如同幽靈一樣游蕩,形成一個安靜而又神秘的世界。
  沙,沙,沙
  腳下有著一層細軟的植物碎片,按照黎析的說法,它們都含有大量的抱子癢毒,現今,他們就是踩在一片劇毒地海洋上。
  幸存者們帶著楚云升走的這條小道,狹窄且幽暗,僅夠三人并肩行走,在這條通道的前端,是一抹淡淡的微光。雖然并不強烈,但比起昏昏的通道,又亮的出奇。
  長家村原是亭白鎮的一個自然村,散落在抱子植物間的農房只能見到一小部分房屋的影子,其他都被從地上冒出來的各種抱子植物。或掀翻,或覆蓋,或分解,早不見原狀。
  穿過“光”的通道口,便是豁然開朗的長家村,濃郁地抱子森林,在這里空出一個缺口。灑灑地微光從天頂上宣泄下來,整個村莊沐浴在一片晶瑩的神采之中,像是一隅世外桃源一般。
  “咕,谷,”小四看了他的隊長一眼小聲地學著那些幽林深處的空靈聲,如果細微地聽,在聲調上又有些變化。
  長家村寂默如石,沒有任何反應。
  “咕”谷,小四在張子招的點頭下,繼續學了幾聲。
  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招哥,我過去看看吧”小四咬著唇說道。
  “不行,太危險了,蕪城的魔鬼說不定就埋伏在里面!”張子招搖了搖頭道小四幾次打出暗語。絲毫沒有反應,要么寨子里的人不在這,要么就躲在某個地方,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不敢出來。
  “萬一塞主他們來過。又已經走了呢?得去看看,寨主如果來過,一定會留下一些隱秘的暗記刁小四閃動著眼神道,這并非沒有可能,如果寨里的人在這里久等他們不歸,又有蕪城的魔鬼威脅。很可能再次轉移了。
  張子招沉思了一下,點了點頭,交代道:小四,一定要小心,有情況自己趕緊跑
  他最后一句話,實際上再提醒小四,如果有埋伏的話,千萬不要回跑,將隊伍的位置暴露出去。
  蕪城的魔鬼長時間的**威,在他心里如同一塊沉甸甸地石頭,讓他形成一股洪流般的思維定勢,竟然忘記了他們的隊尾。還有一個準備撲捉“螳螂”的“黃雀
  另楚云升驚訝地是,張子招如此說,小四竟也未覺得有什么不妥,反倒是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看這情形,這樣的事情,在他們之間,可能生很多次了,大家都約定俗成,形成了習慣。
  “埃德加,你在隊尾守著,我去隊頭看看。”楚云升總覺得后面有人,但他又沒有小老虎那種能耐,確定不了真假,埃德加身封六甲符。普通的子彈暫時還打不死他。在后面頂上一時半刻,不會出什么問題。
  “你們還有誰會用槍?,小楚云升環視四周道。
  幸存者們,包括張子招都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們在陽光時代前,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不要說槍,就是弓箭這玩意,和楚云升一樣,都從來沒摸過,當然小時候玩耍的那些不算。
  只有黎析點了點頭,道:“我不能算很熟,但也不太生疏,以前大都是理論上,”
  “這個時候不要說廢話。”楚云升從棉大衣里,將埃德加同伴遺留下的手槍掏了出來,附上一盒彈夾,交到他手上道:“一旦打起來,子彈無眼,我未必有空估計到你們的安全,自己保護好自己。”
  一眾幸存者驚的眼珠子就要掉了出來,這個來歷不明的天行者,這件棉衣就像魔術師的道具大衣,又或者是“小馬哥”的風衣,怎么裝的下那么多的東西?這也太神奇了!
  “對了,為什么你們沒有用蟲甲做盾牌?還有槍,怎么都沒搞到過?”楚云升將暗能槍的槍口黑洞洞地對著長家村,隨著小四的腳步而移動,無意間又問道,他記得在迷霧之城的時候,普通人就知道用蟲甲作為盾牌,這些在這里活了這么久,不應該不知道吧。
  “昨天逃命的”那東西實在太原守是有的,但午彈早沒”丫飛槍桿,早廢了。”黎析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噓!”楚云升伸手食指,截斷黎析的話音,道。
  隨著小四逐步地逼近長家村幾棟尚且殘存的房子,平靜地天地元氣,毫無征兆地如漣漪一樣波動了一下,來源正是那幾棟房子。
  楚云升收回手指,扣緊扳機小將槍身向上抬了抬,做好射擊的準備。
  其他幸存者見狀,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張弓搭箭,握緊木槍。
  嘩嘩!
  一棟房屋忽然出一聲驚響。在四周靜謐盎然地世界,十分唐突。
  辦…
  一條龐大地綠色“蜈蚣頭”從屋頂的磚瓦窟窿中,懶洋洋地鉆了出來,四下打量了一下,長長的身軀一點點從房屋里面延伸出來。
  它很快便現闖入它“**”的小四,三人大小的“蜈蚣頭”垂直探了下來,“瞪著”這個膽敢吵醒它的人類。
  小四雙腿直接一軟,一**跌坐在地上。胡亂地蹬著兩只腳,拼命地向后面移動,從楚云升的位置,能很清晰地聽到他的哭腔。
  這個怪物,楚云升是第二次遇到,第一次是在天空中,正這種長達十幾米的飛行怪物,迫使他和埃德加不得不緊急降落。
  楚云升的暗能槍立刻鎖定這種怪物的頭部,就在這時,秦仁伯在后面說道:“不要開槍,不要放箭小它網蛻完皮甲,不會攻擊其他生物,不要在這個時候激怒它,否則它會不死不休!”
  果然,秦仁伯剛剛說完,那只飛行怪物昂起了頭顱,身體形成一咋。反型。一溜煙地竄入了天空,在微光下,盤旋而上。
  張子招等人,趕緊從通道口中鉆了出來,一路小跑至小四跟前,擔心道:小四,你沒事吧?”
  誰能想到,這個巨形怪物,竟然跑到這里來蛻甲?
  不過好在它的出現,可以證明蕪城的魔鬼不會在這里設法,據秦仁伯說,在它蛻甲前和蛻甲時,絕對不會容忍其他異類生物靠近。
  “**,嚇死我了,**,嚇小四胸口起伏不定地反反復復地重復這句話,看來是嚇壞了,他感覺自己褲襠都濕了!
  “埃德加,看樣子,你猜錯了,現在這里沒人有,后來報信的那個人說謊了。”楚云升似笑非笑地看著埃德加說道。
  “我就知道是這個狗一日的。叫你出賣我們,叫你出賣我們!”二拐一腳接著一腳踹著孫大遷,怒道。
  “你干什么二拐!還不給我躲一邊去!”張子招一把拉開紅了眼的二拐,厲聲道。
  “招哥,這慫…,行,算我沒說。”二拐見張子招瞪著他。氣鼓鼓地閃到了一邊。
  張子招深吸一口氣,從地上將孫大遷扶了起來,道:“大遷,你救過我的命,我張子招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但一個塞子人的命,不是我能抗下來的!如果是你干的,我會親自送你上路;如果不是你干的,做兄弟的我虧你太多,到時候,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孫大遷嘴被布條堵著,只能冷哼一聲。
  “去秘道吧。”楚云升望了望他們身后的黝黑地通道,冷冷一笑道。
  如果后面真有人跟著,且能保持很長一段距離不讓自己準確覺的話。只能是一個風能二次覺醒的黑暗武士。
  “倫農先生,真的沒有問題嗎?”這次問的不是黎析,而是張子招。一旦進入秘道,寨子的最后一絲生路,將會暴露給蕪城的魔鬼,他就再沒有反悔的機會。
  “我來走最后,他們跟上來,也只能從后面上來,通道就這么寬。除非我先死掉,他們才能沖到你們跟前,你還有什么疑問的嗎?”楚云升并沒有直接回答張子招,而是反問他道。楚云升將話說到這咋。份上。張子招也不敢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休息異刻,便立劾招呼眾人,再次上路。
  這次已經換做張子招帶路。秘道的位置和如何走,這里的人這有他知道。
  通道越走越窄,最細的地方僅僅夠一人通過,最寬的地方也不過兩人的個置。
  眾人每走一步都膽戰心驚,不僅是因為那些漂浮在密林中的飛絮,更因為在這條通道的兩側,那些僻幽的抱子森林的黑暗深處。時而飄過一陣陣紅紅綠綠的“燈籠”詭異到極點。
  莫約半個小時后,張子招忽然揚起右手,止住后面的人,昏暗地通
  音調和小四當初出的一模一樣!
  “是自己人!”
  “一定是寨主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