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98 黃雀在后

。你們兩人中必定才一個是內奸,在說謊話我不知道是誰,但現在承認還來得及,想請楚,你們一句話,后面才著上百條的人命張乎括伸手止住眾人,咬破了啃唇,艱難地根道:”如果都不承認,你們兩個個部耍死!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傲會冤死你們其中一個好兄弟,但我不會讓背叛寒乎的人得逞,他必須陪葬!。”把他們倆個都因起來!”張芋恭擇手喝今道。
  。張乎括!你你!就算我沒救過你的命,我冒著生命危險出來通知你們,你竟然耍殺我,你的良心給拘吃了!”孫大遷一下子激動起來,一邊被因養,一邊掙扎著叫道。
  。括尋我不是叛徒,孫大遷才是!他昨天早上出的寨乎,下午蕪城的魔鬼才道,他又怎么知道寨乎守不住?還說寨主交代他通知你去長宗村?”付立兢急道:”對了,秘道,秘道,寒圭說只才你和他知道才秘道,我耍騙你,怎么會知道才私道?你殺了我沒關系,我的命本來就死了,是你和暉幼欺給的,但如果你信了他,那是耍害死所才人的!”
  ”我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時間一到,我在大家面誓:自己承認的,我只耍他一條胳膊,放他一務生路!如果都不承認,你們兩個全部都要死!。張子掃充耳不聞,一臉無特地說道。
  ”子掃!”黎析皺了皺眉頭靠近說道。
  ”老黎你耍說什么我知道,我是隊長,一切聽我的,所才罪責戒一個人來背!他們倆都是我的好兄弟,冤死其中一個,我比你更心痛!但我們不能帶著叛徒上路,他會泄露我們的行蹤,這是唯一的辦法,一百多務人命啊!”張乎拈面孔痛苦杠曲她說道。
  ”我想他們不會才人承認的,我們和秦爺一起育量一下,接下來怎
  幸存者們聚集到一起迅她畜量起對策,楚云升和埃穗加作為外人,留在隊尾,而那兩個”摳信者,”被困在隊尾,連嘴巴都被堵上了口
  ”如果一定耍你選你會選擇相信那一個?”楚云升瑞起暗能樸,又問起埃德加道。
  。這個難題倫農先生,如果一定耍我選的估”,埃德加思索了片亥,認真她說道:。雖然我不太喜歡擾太人,但他們中流傳過一個二戰時期的才關人性經典故事,寓意告訴人們:許多人認為,耍贏得他人的忠誡,最好的辦法是給其恩惠。其實,這是對人性的娛解,在現實中真正對你忠誠的,都是曾徑圭動恰過你恩惠的人!
  如果一定要我來傲出選擇的韶我會選那個后來的人,而不是先的那個年輕人!。
  說完,埃德加裁想越覺得白已說的才道理,臉上浮現出自信的表特口
  卻不料楚云升若才所思,忽然韶鋅急轉,脊然一笑道:”狹照你的意思,我們兩人之間,你可以信任我,但是我不可以信任你!對嗎?”
  估音甫落埃穗加偵如月被人當頭敲了一根乎,用才還自信的表精瞬間就摻了下來,呆若木雞,一臉沮喪,真想扣自己幾個大嘴巴,這張破嘴,一不留神,又比他一媽的說錯估了!
  。,!倫農先生,瓶,我不是那個意思”埃穗加結桔巴巴她說道。
  楚云升拍了拍他的肩膀徑直走到幸存者們跟,道:”我是否可以問你們幾個問題?”
  。當然可以倫農先生,您猜說。”黎析此亥比張乎拓更加請楚,只要眼這個天行者肯出手幫他們,他們或許菲夠度過危機。
  ”第一個問題,你們所說的蕪城的魔鬼是否才流車?。楚云升先問的問題今幸存者們一甥,看起來是非帶奇怪的一個問題。
  實則不是,如果他們才汽豐的話,肯定早就將蕪城的汽油牧集一空楚云升則可以直接且只能在這些人頭上打主意,當然省去了他和埃德加去蕪城四處拙尋所耍浪費的時間。
  ”才,不但才訖豐,還才機松,是從椒退的部隊遺留在最初和蟲子的戰場上的。”黎析點了點頭,肯定道。
  ”伙,這樣的話我們就才了一個共同的目標,下一個問題,為什么蕪城的人一定耍龔擊你們,而且我聽你們的意思,似乎落在他們手里,你們就活不了命?”這個問題,楚云升月剛在問黎析,被后來報信的人所打斷口
  ”他們就是一群舍獸和畜,筒單地說落在他們手里,女人會被輪、奸折磨,男人和老人會被強迪嘗武各種才姜的莆絲,為他們尋找新的食物來源,小孩,小孩黎析頓了頓,目射寒光道:。小孩和被厭倦她女人,會被他們當做糧食逐浙吃掉!。
  楚云升點了點頭如此被稱為含獸也并不為過,金陵城中那些露宿嶄頭、無家可歸的流民,也經常會生
  二一長,杯中孩午凡經蒲失的本恃,還才那個箕洛的妹汛廠引詳差點被餓到極端的人吃掉。
  ”我們的寨子才一百多個人,在他們的眼里,就是一堆的食物尤其是秦爺和小井,他們也想得到,所以落在他冉手里,只才秦爺和小井可能會活下來,其他人都會死!。黎析直言不諱道。
  ”就是死,我也不會和他們為伍,他們巳經不是人類,是一群瘋乎!”毒仁伯連連拇頭道。。最后一咋,問題。”楚云升拈了非面的兩人道:”既然如此叛徒直校帶蕪城的人過來把你們劫走,不就軒了,這老頭和那個小始娘都在,何必大費周章,梅出這么多的事特來?。
  。他冉想一網打盡,寨乎才一條私道,只才我和寡主知道怎么走沒第三個人知道!寨乎里的人只要從那里揀退,抱乎植物遍布荒野,他們根本就無法再找到!。這次說話的是張乎拈,他回頭看了隊的兩人又道:
  ”所以他們兩個都才嫌疑付立兢讓我們走秘道,如果他是叛徒,寨乎唯一的生路就會被蕪城魔鬼知道;羽大遷讓我們去長家村,也是一樣,那里原先是我們的一個秘密招點,如果他是叛徒,付立兢說的就是真話,寐圭如果見戒們沒才從私道回來,一定會派人秘密去那里打拆,他們只耍跟著我們,就能找到所才的人。”
  ”看來你們的保密工作沒才做好所才的私密似乎每個人都知道口
  ”楚云升直言了當北的說道:。去長宗村!不耍期塑你們的版徒會圭動括認,他現在就在賂,精你不會真的殺他們都邯起來帶走!到了長宗村,如果沒人,再走秘道進入寨子,誰是叛徒一路了然,叛徒就該直接處死,北臣就應該值得尊重!”
  ”可是,倫農先生,蕪械的廉鬼跟來怎么辦?我們不能害了寨子的人口”黎析其實多少還是才些桓心楚云升一個人對付不了那么多的蕪城魔鬼更何況,對方也是才天行者存在的口
  ”你們還能才更好的刃法嗎?相信我是你們唯一也是最優的辦法!”楚云升說完又疥充了一句:”丑語說在面,戰斗結束后,他們所才的物資,全部歸我!包括汽豐!。
  黎析和張乎括這下乎算是個明白了眼前這個天行者所說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出”蝶榔捎蟬黃雀在后”的把戲,偏偏他們這些人沒得選,只能做好這個撣,才才活路。
  楚云升從祝漬蝶口中略俄了解白京女人的一些精況,加上這個女人曾輕在舍陵城外出手救過周庭韻等人,樓照特理來說就算她也是從南邊突圍出來,也不會和一群吃人的**攪渾到一起。
  取出白衣女人的威脅,僅僅是人類覺醒的黑暗武士即偵是令陵城的黑武王也不是自己的對手,楚云升自信還是能夠應付得了的。
  他至少還才這五只青甲蟲可以輔助戰斗冰因符在粘恢之地,也只月了兩張,還才三張,他不相信,蕪城的天行者可以強大到棋比斗篷人那種程庭。
  即使是斗篷人,也月樣被楚云升的冰困符封住!
  三分鐘并沒才到一群人重新開始上路,不月的是,這次大郁沉炔寡言。
  ”倫農先生感謝您又欺了我一次,如果我還能見到妻子和孩乎,我一定會告訴他們,我們的恩人”埃穗加從幸存者的口里已輕得出,楚云升竟然拿出菲生素,來交換他的生命,當時他就傻了,更加深深她為自己說出那番”擾太人”寓言,而感到惶恐不安?
  。說這些廢估毫無意義,蕪城的事擠結束之后,你可以留在這里考慮一下。”楚云升說估的聲音不高不低,除了埃德加能聽見,周圍幾個幸存者也都斷斷續續地聽到,心里不**全都脊汗直流:這個天行者也太白信了一點,仿佛蕪械的兇神惡煞的魔鬼乙經像是砧板上的魚肉一樣簡羊口
  幸存者們這樣想不足為奇他們事實上根本沒見過楚云升真正的可怕之處,但埃穗加卻知道,一個能從蟲山攻海中沖出來的人,一個能令群蟲畏懼的人,是個什么樣的實力?
  因此,他根本就沒才懷疑過倫農先生是否能牧栓掉那些什么蕪城的魔鬼連想都沒想過。
  他的肚袋里只才楚云升最后那句估”你可以留下”埃穗加就是一個傻乎,現在也知道跟著楚云升才是最安全的才是最才希望活得更久一些。
  ”倫農先生,雖然我不知道您耍去郵里但是我可以替您開豐,做飯,放啃等等,另外我還是一個強壯、才專業知識、通宵多國語言
  ”前面就是長家村了,大宗小心”張乎括打著手勢,在隊伍面壓低聲音道口
  埃穗加乖乖她閉上了嘴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