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97 人性難測

老天有眼,終干,終千找到你們了!”年輕人彎著樂撐著膝蓋,仰著頭,上氣不接下氣地喘道:“蕪城的魔鬼來了”嗯?眸幼這是怎么了?”
  “一言難盡,你先說他們怎么會找寨子的?”張子招連忙從地上跳起來,將昏死的井眸幼交給同伴。驚道。
  “寨子里出了內奸,叛徒!”年輕人憤恨地怒道。
  “誰?是那個**養的”。張子招立刻激動道,寨子里可是有著一百多條的人命。
  “孫大遷,這***一定是挨了不餓,見你們延遲了一天沒回來,昨天早上偷偷潛出塞子,逃到蕪城那幫**那邊去了!”年輕人握緊拳頭,眼中像是要噴出火來一樣。
  “怎么會是他!?會不會弄錯了?”張子招不愿相信,帶著一絲希望再問道。
  “招哥,我們知道他救過你,但這世道,這世道,,人心難測啊!”年輕人重重地點了點頭確定道。
  張子招頓時蔫了下去。
  “大遷這孩子,一向老實內向,都能做出這種事情!難道老天真的不給我們這些人活路了?人人都要變成魔鬼?”秦仁伯嘆息道。
  “招哥,寨主說原路不能走了,大遷知道路線,一定會埋伏人截住你們,只能走秘道!寨主等你回去商量是守,還是全體撤退,現在還能頂住一段時間年輕人看看大家小聲地在張子招的耳邊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眸幼也拖不起了”。張子招見付立兢連秘道的事情都知道,說明事情已經非常緊急了,寨子的唯一秘道,只有他和寨主兩人知道,這是他們保命的唯一退路。
  “眸幼沒事吧?”付立饒緊張地問道。
  張子招痛苦地搖了搖頭,不愿回答,從昨晚開始,接連的打擊,讓他心力交瘁。
  “你們受傷了?大力也受傷了!?”付立兢心痛地說道:“我來抱眸幼吧!”
  說完伸手從同伴手中接過昏死的井眸幼,忽地看見后面跟著的楚云升和埃德加兩人,連忙向旁邊的黎析驚問道:“黎哥,他們是?。
  “路過的。”黎橋看了楚云升一眼,沒敢多說。
  “他們有槍!不會是付立兢連連退開幾步道。
  “不是。你不要管了,趕緊縣路吧”。黎析擔心又怕楚云升惹毛了,擺了擺手道。
  付立兢警惕地望了楚云升和埃德加一眼,抱著井眸幼,道:“那就趕緊走吧!”
  有了微光,周圍的景象也逐漸清晰起來。楚云升和埃德加足足愣了幾秒鐘,才恢復過來。
  “糾四引”埃德加臉龐抽搐,若不是他黑色的皮膚掩蓋著臉色,一定非常難看。
  先映入他們眼簾地,一株高達兩層農家小樓房高度的“大蘑數”乳白色的“蘑菇柄”足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大,黃色的“蘑菇傘蓋。布滿了類似“菌褶”一樣的紋路。
  “大蘑數。的下方,長滿一簇一簇的綠色柔軟藏狀植物,以及一部分較為突兀的球狀詭異生物,長長的細桿。鮮艷的紅色球體,十分醒目。
  傘蓋下,簇藕群上,細微的輕風中,時而有著許多絮狀的物體,自由飄落下來,漫天地飛舞,宛若童話的世界,異常的妖美。
  “它們很美麗,卻美得致命!一個普通人,只要吸入哪怕一點那種飄絮,肺部就會腐爛而死”這里曾經死過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也死過很多的蟲子,很多很多的蟲子黎析在埃德加身邊,失神地說道。
  “也是抱子瘴毒?”楚云升怔怔地說道,從金陵城到蕪城,在地圖上并沒有多遠的距離,卻如同兩個世界一般,就像迷霧之城之區別于恐怖之城,匪夷所思。
  “是的,以前有個從廬城逃出來的天才大學生,她試驗出很多種類的抱子瘴毒,并且奇跡般地找到一種可以使用的菌絲,但后來。聽人說她自己卻餓死了,也有人說她中了瘁毒死在抱子森林,總之后來。就沒有人再見過她。”黎析惋惜地說道。
  楚云升估計這些大概都是在蟲子堵絕整個華東地區通往金陵城所有道路后,生的事情,在金陵城的人,不論是總指揮部,還是黑暗武士,從那之后,對外面的世界都一無所知。“倫農先生。請你們戴上這個吧,這是經過特殊的菌絲浸泡過的圍巾,可以防止部分的抱子瘴毒進入呼吸系統。
  。黎析從同伴的背包中,取出兩條和他們嘴上圍著的一樣的布條,遞給楚云升和埃德加,道。
  “埃德加,你戴上,我不需要這個楚云升并非逞強,他的身體對毒素的入侵防護十分強悍,像廚房那次輕微的中毒,他幾乎都沒有感覺到。
  當然這不是他不戴防毒圍巾的緣由,他不可能靠這個東西過一輩子,或者靠它穿過這個地區,需要另想其他的辦法,但先就要盡快搞清楚這些抱子癢心…柄業,而用自只的身體尖少量接觸這蚊炮子瘦毒,根據以刪兒與反應,是最快,最直接的辦法。
  “真的不需要?”黎析驚訝地望著楚云升,隨即想到他殺了那么多的飛頭怪,似乎也絲毫沒有中毒的征兆,并且他剛才還宣稱過自己可以解毒,天行者,有時候就是這么神奇,令人意想不到。
  “不用,和我說說蕪城的魔鬼是怎么回事吧!”雖說不戴防毒圍巾,楚云升卻不會掉以輕心,一邊分神警惕融元體的動靜,一邊岔開話題道。
  一直聽這群幸存者們談論到蕪城的魔鬼,而且使用大量諸如**、惡鬼、無惡不作、兇殘之極”的詞匯來形容,每每提到蕪城魔鬼的時候,他們的情緒,不是驚慌。就是充滿仇恨,仿佛不共戴天的死敵一樣。
  “他們是人。又不是人!簡直就是一群**!倫農先生,如果你見過它們的惡行,就會同意我的觀念,它們饑餓的時候,可以吃”聽到楚云升提起蕪城的魔鬼,黎析明顯地楞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極端的復雜。
  “等等,又有人來了!”楚云升打斷了黎析,提高聲音道。
  埃德加的暗能型步槍中的特制子彈,經過粘液之地一戰,只剩下不足舊,楚云升已經把它收了回來,將埃德加原同伴遺留下來的全自動步槍交給他,權作防身之用。
  “什么人?小四在隊伍的最前端,射出一支弓箭,喝問道。
  從昏暗的光線中。一個模模糊糊地身影,跌跌撞撞地艱難行走,聽到小四的一聲喝問,身形晃動了一下,一頭栽倒在地上。
  “我去看看!小四向張子招打了眼神道,這個人倒在兩簇藕狀植物之間的唯一通道上,幸存者們必須要經過這條道路。
  這條通道的出口是一條由眾多抱子植物形成的三叉路口,一條通往原路,另外兩條其中一條,通往塞子的秘道。
  “小心一點,弓箭手,投**準備掩護。”張子招點了點道,如果是蕪城魔鬼的陷阱,去查看的人越少反而越安全,所以他立刻同意了小四前去打探。
  楚云升不是風能黑暗武士,能夠預警的范圍全憑他特殊的修煉辦法,能夠感知天地元氣的不規則擾動,如果是小老虎在這里,恐怕已經提前很遠就會出警報,而且,有沒有人埋伏小老虎一探便知,它一直是楚云升強的“預警系統”可惜現在。他連小老虎和整個金陵城的生死都不知道。
  只要不是斗篷人同黨或者是白衣女子,楚云升并不擔心,普通的黑暗武士。也就是這里的天行者,他想應該無需動用千辟劍,只消暗能槍就能搞定。
  沙,沙,頭
  小四的腳步聲,壓著一眾幸存者們的心跳聲,一步步逼近倒地的人影。
  “招哥,是大遷,孫大遷!”小四揮了揮手,詭異地說道。
  孫大迎是那個叛徒!
  幸存者們立刻騷動起來,四下張望:他怎么會在這里,難道他帶著蕪城的魔鬼來捉他們了???
  “不要慌,小四,把他帶過來!”越在危險的時刻,張子招反倒恢復了冷靜,沉著地說道。
  片刻小四扶著一個身形消瘦的男子,眼睛四陷在眼眶里,嘴唇干枯。左手臂中了槍,血液染紅了半個袖管,喉嚨有氣無力地蠕動道:“水,水,”
  “二拐。給他水!”張子招立刻道。
  “招哥。他。他是叛徒!”二拐擰著眉頭說道。“給他水!”張子招提高聲音,威道。
  二拐嚇了一跳,不敢違抗。嘴里嘟嚕著臟話,將裝著水的塑料瓶子。靠在孫大遷的嘴邊,捏開嘴唇,灌了進去。
  “咳,咳,有,有,叛徒。有叛徒!”孫大遷劇烈地咳嗽幾聲。斷斷續續地說道。
  “誰,誰是叛徒?”張子招眉頭一跳,湊近孫大遷的耳邊,聽道。
  “寨主說,不要進寨,在長家村等他們。他們都會撤出來,守不住”孫大遷的聲音十分虛弱。
  “到底怎么回事?”張子招凌厲地目光來回掃向付立兢和孫大遷,冷道,他們一個說要進塞,一個說要在長家村集合”必然有一個說的是假話。
  “招哥,你懷疑我?我命都是大家救的。第一次是你,第二次是眸幼。這種斷子絕孫、忘恩負義的事情,“我。行,你要懷疑我,現在就一刀捅死我,反正我的命是你給的,你拿去也是應該的!”付立兢像是受到了奇恥大辱,拔出刀子,斬釘截鐵地說道。
  “埃德加,你覺得他們誰在說謊?”楚云升忽然轉頭對黑人悄悄說道。
  “倫農先生,有您在,誰說謊都不重要,結局都是一樣!”埃德加裂開嘴,“智慧”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