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95 致命誘惑

、之回來,!請假取消!明天放假,飄火繼續加油碼字!州
  幸存者們猜錯了楚云升的來歷和身份。而楚云升則把埃德加中毒的責任錯推到了幸存者們的頭上。
  真相大白,氣氛頓時變得尷尬起來。
  “奇怪。真是奇怪,為什么他的脖子還沒被拉斷?明明抱子已經開始酵生長,現在應該切斷脖子才對,怎么會是這樣?”秦仁伯蹲在黑人埃德加身邊,摸著埃德加的腦袋,異端疑惑地說道。
  “倫農先生,您的朋友也是一個天行者嗎?”秦仁伯扭頭對楚云升說道,黑人中毒到現在。早已過了第二階段斷頭,但不尋常的是,黑人的腦袋仍然好端端地在脖子上。除了天行者,他實在想不出還有別的原因。
  “我有辦法控制他自殘你們有辦法替他解除毒素嗎?”楚云升含混不切的問道,雖然六甲符可以控制住埃德加的頭部自行離體。但按照幸存者們所說。抱子瘴毒在埃德加的腦袋里生長成一只成蟲的話。即便脖子不斷,他也活不了了。
  “如果在昨天,老頭兒我還有能力救他。但現在我也中了幕毒。并且他腦中的尸蟲就快要成型了。我已經無力將它吸取出去。唉。老天作
  “我,我可以試一試。”井眸幼忽然開口,生怯怯地說道。
  她一出聲,楚云升這才意識到,這個女孩還被自己作為人質勒在懷里,單薄瘦弱地身體。緊貼著他灰色的棉大衣,胸口因為呼吸不暢而微微起伏。
  “不行,眸幼,你的能力不夠抵御這些瘴毒!”張子招聞聽此亥,忽地抬起頹然的面孔。乍然變色。連聲說道。
  “你真的可以?”楚云升松開井眸幼,遲疑地說道,如果不是情勢危急。他也不是沒有辦法,古書的強大。非同小可,只要有時間。他就可以想辦法篆制出能夠驅除此毒的驅毒符!
  但埃德加沒有多少時間了,即便是自己最終成功篆制出來適合此毒的驅毒符,估計埃德加也撐不到那個時候,不出意外的話,那時蟲子已經成型,而埃德加早就已經死翹翹了了
  因為,其他幾種驅毒符,楚云升現在根本不會篆制,尚有一部分關鍵字符都還未弄清楚!
  他希望這斤,女孩說的是真的,畢竟他還不想見到埃德加跟著自己闖出了蟲山墳海,卻不經意地無故死在一只不起眼的“螞蠟”蟲身上。
  “倫農先生,我一定盡最大努力救您的朋友。”井眸幼順了順氣,干咳一聲,點點頭說道。
  “眸幼你瘋了。上次你救二拐,昏迷了兩天兩夜,差點死掉。閻王爺開恩才撿回一條命!黑人傷的比二拐當時還要重啊!”張子招見楚云升放開井眸幼,急忙將她拉到一邊,雙手鉗住她的雙肩,搖晃著她吼道。
  “招大哥,沒事的,我的能力提升了,你先放開我,弄疼我了。”井眸幼輕輕地說道。純凈地眼眸中,尚未干涸的眼淚。泛起楚楚地晶瑩;
  “你騙我,怎么會突然提升了?你,”張子招絲毫不信地反駁道。
  “是真的,招大哥,天行者的能力,你不了解,真的是提升了。”井眸幼倔強地爭辯道。
  此時,楚云升忽然開口插言道:“你們如果能救我明友一命。我不會讓你們白救!”
  幸存者們齊齊望向楚云升,不明所以。
  “食鹽!”楚云升從棉大衣內“掏出”清晰地說道。
  在閃動的火光下。塑料包裝袋上“中鹽”兩個字,異常的**。幸存者們相顧而視,這東西太具有**力了!
  鹽。黑暗時代,最為緊俏的物資之一。甚至比食物都難以搞到。
  幸存者們的眼神流露著他們內心的渴望。他們已經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咸味是什么樣子了!
  “奶粉!”楚云升繼續拋出更為重量級的物資,對成*人來說。奶粉沒有十分分量,但對有嬰兒的群體,奶粉的殺傷力,無可抵擋。尤其是在已經沒有米湯米粥可以代替奶粉的世界。
  幸存者們快要抓狂了,楚云升聽他們說起過,他們有一個寨子。似乎有很多人,說不定里面就有嬰兒。
  楚云升看得出來,這群幸存者很特殊。很團結,大概是一起經歷過長時間的黑暗危機,逐步走到一起志同道合的人。
  在那些明知必死,卻還敢擋在所謂“天行者”的自己的追擊的道路上。讓楚云升想起了一叮,人一趙山河,同樣一個明知必死而必為之的人。一個有著強烈信念的人。
  這樣的人,對新生生命的呵護,遠高于一切。幸存;;;一泊”二隱地騷動,目米中只經誘出急切的渴望。如同溺水!代,凹訓直漂浮的木被,
  最終楚云升拋出一個終極**。瞬間擊潰了幸存者們所有的心理防線,就連一直強硬異常的張子招小也不**微微顫抖起來!
  一個白色的瓶子,瓶身上赫然印著:維生素川
  “我們救”。井眸幼不知從哪里來的力量,或許是張子招呆滯下放松了鉗制,她一舉掙**出來,捋起耳根的飄散地長,清澈的目光中流露出堅強和翼望。
  楚云升沉默地點了點頭,他知道這個女孩一定會答應!
  隨著距離陽光時代越來越遠。黑暗時代越來越久,那些富含維生素的蔬菜水果等等,早已滅絕,即便搞到一些其他食物,勉勉強強艱難地活到現在,那些普通人,不得不面對一個惡魔的詛咒:壞血病!
  靠著古書,有著“先見之明”的楚云升,陽光時代的時候,準備了大量的維生素,但其實他自己并未服用過多少,在進入二元天融元體的境界后,維生素對他的身體的限制越來越少。
  直到了金陵城,他才知道成千上萬的普通人類竟然死于缺乏各種維生素和陽光而引起的種種怪病。尤其是壞血病。
  在金陵城,維生素,和各種儲備的糧食,武器彈藥。藥品等,被列為特級物資,只有中央區和軍隊的士兵,才能得到一些少量的供應。
  普通人只能自求多福,否則等死而已。
  如果此時,埃德加尚且有意識。看見楚云升竟然拿出一袋食鹽,奶粉為他“救命”一定會感動到無言以對。
  但如果是一瓶維生素,埃德加頭上的血液都會凝固。他根本不會相信,即便是在金陵城,作為一個小小的初級研究員,他也不值這咋,價錢!可惜他現在意識全無。自然看不到這個奇跡。
  當然,對于楚云升來說,埃德加并不能算得上一個重要的人,但埃德加一路上對他至恭畢敬,前前后后地“伺候。他一切吃住問題,時間長了,人總歸是有感情的,能救他一命,楚云升并不會太吝嗇。
  尤其是,實際上楚云升物納符中的維生素的儲備,遠多于他現在手上的陽光時代的食物,這還不算他當時離開寫字大樓時,給姑媽、丁顏他們留下的大部分,畢竟這東西正常消耗的分量,遠少于食物。
  相對于這小小的一瓶維生素,楚云升更加心疼前面一袋食鹽和奶粉。而且現在維生素對他也沒什么用。
  能用他換回埃德加一條命。對楚云升來說,不過是廢物利用了一回,但對幸存者們和埃德加來說,珍貴到令人指的維生素來換埃德加的命。完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偏偏現在就生了!
  張子招此時只能祈禱井眸幼的能力,真的如她所說提高了,他現在沒有任何的理由再阻攔井眸幼,因為眸幼的母親,正瀕死于壞血病的邊緣!
  “眸幼,如果,如果實在不行,千萬不耍勉強,好嗎?”張子招篡住井眸幼的小手,近乎乞求地說道。
  “招大哥,我知道你關心我。謝謝”。井眸幼輕輕地點了點頭道。
  小井,慢慢來,不要急,照爺爺教你的那樣去做,子招這次說的沒錯,實在不行,真的不要勉強,我們并不需要那些東西,你明白?。秦仁伯嘆息一聲道:“**媽知道的話,也不會希望你為她而冒險,在她心里頭,只有你這個寶貝丫頭
  “我會的,秦爺爺!”井眸幼抿了抿嘴道,看了楚云升一眼,隨即。沒有任何遲疑地走到躺在地上的埃德加身邊。
  楚云升倒是覺得奇怪,從黎析的口中得知,這個女孩和那個老頭都是天行者,雖然力量弱了些,但總算是。
  所謂的天行者,他也大概猜到一二,基本上和金陵城的黑暗武士一樣。都是對覺醒的人類的一個稱呼。
  作為黑暗武士,運用能力,最多是能量耗盡、力竭衰弱而已,休息幾天就會恢復,不至于如此一般,仿佛生死抉擇。
  所以,他并不相信這個女孩會因為幫助埃德加解毒,而她自己出現意外這樣的事情,普通人類比如說張子招,對黑暗武士的了解,很多時候都是盲目而無知的。
  一抹柔和的綠色光芒,自井眸幼的掌心中散出來,點點灑灑地籠罩在埃德加的頭上,她的周圍木元氣的能量。輕微地活躍起來。
  “木能黑暗武士?”楚云升**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