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94 真相

楚云升上樓后,先去了樓頂小將封印青甲蟲收了回來,果然現這只青甲蟲的身體,向外擴張了近十公分左右,他為了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接連釋放出其他四只青甲蟲小作為比較。
  雖然它們個體間本來就有不同的大小差異,但并不明顯,此時五只放到一起,就突出了吃了“螞璜蟲”的這只青甲蟲,體型已經成了五只中最大的一只。
  顯然和它剛才進食了大量“螞橫蟲”有關,具體的原因,楚云升希望能從古書上找打答案。
  就在這個時候,樓頂下傳來埃德加痛苦地**聲,接著就是乒乒乓乓的撞到家具的聲音。
  他連忙收好封獸符,回到二樓。只見埃德加嘴里冒著血沫子,眼珠翻白,雙手卡托著自己的腦袋,像是要將腦袋從脖子上推開一樣。
  不論楚云升怎么喚他,他都始終無法清醒。接著,埃德加竟然據自己的腦袋放在桌子上,伸手掏出他的匕。朝著脖子就要朵下去,如果不是楚云升眼疾手快,他早就被自己給痛死了。
  楚云升從未見過如此荒誕的情景。心電急轉之下,以飛快的度,將埃德加用物納符中繩子綁得結結實實,為了防止他咬斷**自殘,連嘴也堵上了。
  卻不料,埃德加的脖子嘎吱吱地作響,無故地像是被人拉緊了一般。若非六甲符當即起效,壓制住脖子的“伸長”楚云升毫不懷疑埃德加的脖子非被拉斷了不可。
  楚云升第一反應就是和那些人頭怪物有關,但他對那種新認識的怪物一無所知,無法下出定論,接著又想到,從人頭怪物出現,一直到被楚云升殺滅,埃德加幾乎沒有任何機會接觸到人頭怪物,唯一在廚房靠近過他們的那只,還被楚云升當頭就一腳踏死,埃德加離它“十萬八千里”呢!
  而且,即便是那只的話,為何自己毫無反應,而埃德加卻會中招?
  楚云升仔細再一想,這期間小他和埃德加只有一段時間是分開的,當時他在屋子外面,埃德加在屋子里面拿著槍和那些幸存者對峙。
  會不會是在這段時間被那些人陰了?
  楚云升越想越覺得可能,對他和埃德加來說,不管人頭怪物,還是抱子蘑菇,都是是第一次遇到的東西。但對這里的韋存者來說,可能已經和宅們打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交道,會使用某種毒素,并不奇怪。
  加上那些人始終陰陽怪氣,就好像自己耍吃了他們一樣,左一個**,右一個魔鬼,敵意濃濃,會對埃德加下手,也并不奇怪。
  另外,在他表示他們可以暫住在一樓等到第二天后,這些人依舊寧愿冒著黑暗的危險,仍要離開小樓,恐怕正是做賊心虛的表現。
  雖然埃德加和楚云升并沒有多少深厚的關鼻,但作為除了白衣女人”和自己逃出來的人,勉強能算上“自己人”那些個幸存者能對埃德加下毒。就能對自己下毒,其心邪惡。
  楚云升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尤其是如今黑暗當行的時代,法律和道德的淪喪消失,能保護自己的,只有劍和血!
  所以,他當即帶著捆著埃德加躍上樓頂,四下放槍,接著暗能槍擊中目標燃起的火焰,很快便現尚未逃離多遠的這些幸存者。
  楚云升聽到過這些低聲耳語的內容,那個老頭和女孩是他們重要人物。
  他們以為自己聽不見,豈不知自己的五官在境界的提升和六甲符的輔助下,就是他們再微弱一些。只要楚云升凝聚深思,一樣都能聽得見。
  擒賊先擒王,楚云升一路掠過那些試圖阻攔自己的幸存者,直奔夾住一老一少、拼命奔逃的壯漢。
  他的度又怎么能是這些普通人類能夠相比的?這還是在他未啟動二品能戰甲的情況,如果身披戰甲。那些幸存者,甚至連他的影子都撲捉不到!
  楚云升很快便追上了壯漢,一腳向回踹開了他。
  巨大的力量,使得壯漢騰空飛了起來,一老一少,分別重重地摔在地上。
  此時,楚云升的黑洞洞的槍口,筆直地指著吃痛低聲**、將將聰起來的少女,她的明亮的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說,是誰干的!”楚云升舉著暗能槍,像后將她頂了頂,握緊扳機。厲聲道:“我說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們非要逼老子殺人!”
  “不要,別,這位,這位大哥。我和她交換,你頂著我腦袋!”張子招氣喘竭竭地跑過來,赫然見到楚云升拿槍頂著井眸幼的腦袋,驚駭欲絕地求道。
  “下毒的是我,你抓我好了!小四挺著**向前移動,狠了狠心道。
  “不是他,是我,抓我好了!”又一個冒出來打著膽氣,強壯膽子說道
  “是我,抓我!”
  “抓我!”
  當他們紛紛挺身而出,不顧一切相互爭奪下毒“兇手”之名的時候。歷經過無數劫難場景的楚云升,也不由得楞了一下,這樣的事情,即便是他,也還是第一次見到,竟有人搶著送死!?
  最不可思議的是,不是一個兩個如此。竟然是一群!
  見他們越靠越近,楚云升迅恢復思維,冷哼一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一把拉過槍口下的女孩,勒在左手彎里,右手拖著暗能槍橫移一指,對著那邊在火光下隱約可見的一棟房屋,一連開了三槍。
  呼呼呼!
  沒有磚瓦起飛,沒有巨聲爆響。卻令這些韋存者們魂飛魄散,因為,僅僅三槍,那棟房屋已經焚為灰燼!
  “你們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既然能下毒,就能解毒,立刻給他解毒。否則你們沒有一個可以活下來!”楚云升氣憤地說道,自己殺光了人頭怪物,客觀上也有利于這些幸存者的安全,他們不感謝也算了,竟然還對自己的人下毒,這難道就是人心?
  “倫,倫農先生,您的朋友中的應該是尸蟲的抱子癭毒,不關他們的事,請您放過他們,我們真的沒有”楚云升懷中的井眸幼此時忽然開口,輕弱地說道。
  “尸蟲?抱子癢毒?”楚云升第一次聽到這些名詞,不太明白,眉頭一凝,忽地提高聲音疑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埃德加整天倫農先生、倫農先生的稱呼他,時間長了,習慣了,楚云升在下意識中,卜毋記紋個倫農井甘當成自只的另外一個名字“是我聽到的,您的朋友這么稱呼過您井眸幼小聲地說道。
  “倫農先生。我們的確沒有下過毒。請您相信,您的朋友一定是吸入了尸蟲的抱子葬氣,才中的瘴毒。
  ”黎析接過井眸幼的話音企圖解釋道,并瞪了小四一眼。
  明明他們根本就沒下過什么毒,但為了救下井眸幼,急切之下小四居然順著這個天行者話,承認是自己下的毒。這不是落人口實嗎?還帶的其他人一起激動地承認自己才是下毒元兇,越說越亂,非把大家全部害死不可!
  “對的,不是我們下的毒,這位,倫農先生,只要你放了她,我保證想辦法就回您的朋友。”張子招剛才也差點被繞暈了,此復才連忙否認道。
  “你認為我會相信嗎?先給他解毒。我再提醒你們一次,你們沒有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如果有人一兩句話就能讓楚云升信以為真的話。那么除非是從他已故的老爹老媽口中說出來的,眼前這個男人。不久前還對自己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的樣子,現在倒裝成了孫子還能相信他的話?
  這時,剛才被摔暈的老頭,被人扶了起來,順著氣,虛弱地說道:“你們讓開,讓我看看那個黑人小伙子。還有沒有的救,子招,你啊,唉”
  “秦爺,你身體內的舞毒未除,根本救不了他,再說,你還沒看明白嗎,這咋。天行者,蕪城的魔鬼,他們什么時候在意過同伴的死活?不過是故意找的借口要玩我們,就算救活,他一樣不會放過我們的!”楚云升的極端強勢,讓張子招終于拋了最后一絲幻想,攔住秦仁伯,抱著大家同歸于盡的必死決心道,他即便是死也要讓魔鬼們付出代價。
  “放手!子招,你被仇恨蒙蔽了眼睛。這個倫農先生絕對不會蕪城的魔鬼,蕪城中什么時候有過這種力量的天行者?這樣的人需要和那些魔鬼混在一起靠吃人肉為生嗎?”秦仁伯痛心地說道,這個誤會本來在小樓中便可消除,當時他已經覺了黑人中毒的癥狀,只是張子招攔住了他,而且他身體內抱子舞毒還在膨脹。也無力挽救這個黑人小伙。
  “秦爺說的不錯,他太快了,太強大了。擁有這種力量的人,又怎么會搞不到食物,他不用任何防毒措施。到現在也沒有絲毫中毒的癥狀。試問蕪城的那些魔鬼能做到嗎?”黎析點了點,重新恢復了自己的判斷。
  “那,那個黑人呢?蕪城中那個,二拐見到過了!”張子招其實心中已經有了結果,但是他的每夜折磨他的那種血淋淋地場面,讓他鉆入了一個死胡同。
  “黑人?在我們的眼里,老外都長得差不多,更何況是黑人,二拐。你敢肯定蕪城的那個黑人,就是他嗎?二拐!”黎析將劉傳民從人堆里糾了出來,道。
  “我,我,我,有點記,記不清了”劉傳民結結巴巴地說道。
  張子招聞言臉色一陣蒼白,憑白的踉蹌了一下,頹然無力地哀求道:“倫農先生,我求求你,不要傷害眸幼,她是無辜的,都是我的過錯,我胡亂猜忌,你要殺,殺我好了,求求你不要傷害她。”“這一套對我已經不管用了!我的確不是你們口中的蕪城來的什么魔鬼,但你們如果不能證明不是你們下的毒,最好立刻把毒解了!”楚云升試過火性的驅毒符,對這種“抱子瘴毒”毫無作用,否則也不用和這些羅嗦下去,雖然他現在有點開始相信。可能是自己搞錯了,這些人也許真的沒有下毒,因此語氣上緩和了許多。
  聽到楚云升親口以不屑的口味言明自己并非來自蕪城,黎析深深地松了一口氣,道:“倫農先生,請您仔細地回憶一下,是否有飛頭怪在您朋友面前釋放過黃色的抱子瘴氣?”
  “不錯,有過一只,但離他的距離很遠。”楚云升并不想撒謊,的確有過一只,如果證明和這群幸存者無關,他不是那種無惡不作的人,自然會放過他們。
  “這種黃色的菲氣中,含有大量的尸蟲原生態抱子,一旦擴散到空氣中,人類在沒有任何預防措施下吸入氣管,這些抱子將穿過氣管細胞壁。在人腦中酵生長,最終形成一只可以寄生并控制人腦的尸蟲,就是您看到的那些飛頭怪!”黎析仔細的解釋道,他隱隱地覺得,這個天行者可能對抱子癢氣一無所知,所以才導致這樣的誤會,他必須抓住這個機會,將誤會解除。
  “那為什么我會沒事?偏偏他就會中毒?”楚云升搖了搖頭道,六甲符對元氣能量和實物攻擊有防護作用,對毒素的入侵,效果并不十分明顯,尤其是呼吸道進入的,而戰甲只能防護被覆蓋的個置,鼻孔透氣的地方,自然照顧不到。
  “你可是天行者!有些天行者。攝入少量的抱子瘴毒,并不會被寄生。這位秦大爺,和您懷里的小姑娘。都是這種天行者,不過他們的能力很弱。”黎析最后仍不忘加了一句道,仿佛怕楚云升惦記他們一樣。
  楚云升經他們這一提醒,才猛然想起,自己的二元天融元體的境界。和一元天儲元體的時候不同。融元體是可以主動排毒的,在突圍進入開區小鎮的時候,自己身中那么強烈的劇毒,融元體依能夠和火性毒素打個平手,可見其強大。
  少許的抱子母毒,根本就不會是融元體的對手,甚至直接被融元體殺死!
  但埃德加只是一個普通人,當時在廚房的人頭怪物的確散了黃色煙霧,難道就是那個時候被吸入的?
  “對了,一旦中毒了,抱子生長的時候,控制人類的大腦神經層,中毒的人,將會出現細微的癥狀一時不時的,面孔上會浮現詭異的笑被,黎析生怕遺漏了什么,補充說道。
  “不用說了,我知道了。”楚云升已經很清楚了,自己猜錯了。
  他清楚地記得和這群人忽然遭遇的時候,埃德加在說完“我們是人”那句話后,臉上出現過一絲極為古怪詭異的抽搐笑容,陰森森地,當時自己以為是膽小的埃德加被嚇的神經錯亂了。
  這個時間點非常重要,說明這些幸存者根本沒有時間下毒!
  埃德加中的猜毒是廚房的那只“